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功夫再高也怕下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功夫再高也怕下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单纯和信任是美德,让人成熟的却往往是复杂的欺骗和背叛。

    霍静珊按照李牧野教的跟太平会的秘密联络人结束联络后,整个人都被一股阴郁的气息笼罩着。

    他们拒绝了她的要求,并且非常坚决甚至蛮横的命令她必须按照原本计划去做,否则,他们就会放弃营救计划。

    她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李牧野,事情全让小野哥说中了,这个事实对她造成了很大打击。以她的阅历,还很难理解这世界为什么如此残酷。

    李牧野没有安慰她,却道:“如果你们还想救出自己的母亲,从现在起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

    霍静珊只是涉世不深,并非天生愚蠢之人,相反的,她一直都是个挺有心计的女孩子,所以才会付出巨大的努力练成这一身厉害功夫,这种情况下,她已经不能确定自己该相信谁,这当然也包括在她看来诡计多端的李牧野。所以她淡漠的说道:“我是够蠢的,可我蠢了一次,就不会再蠢第二次,太平会不值得信任,凭什么你就能让我相信?”

    李牧野苦笑道:“我要跟你说因为我是个好人你会不会打我一顿?”

    霍静珊道:“你趁着我还对这件事抱有希望以前最好给我个靠谱的理由,否则我就只好结束这一切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牧野,又警告道:“别再想着用你那些小手段来对付我,吃一堑长一智,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话音未落,李牧野已经扬手丢出一团粉末。霍静珊不愧是已臻化境的功夫高手,李牧野扬手的瞬间,她已经横身躲避开来,一跃跳出老远,机敏的避开了李牧野洒出的迷魂粉。

    有些道理光用嘴巴讲怎么都没用,只有打赢了才能站得住。

    李牧野骤然发动偷袭,又岂会只有这一把迷魂粉。趁着她跳出去的瞬间,迅速从百宝囊中取出麻痹毒针戒指戴上。这凶丫头太厉害,小野哥自忖只凭实力恐怕挡不住她三招两式。除了这防不胜防的毒针戒指外,还给她准备了一枚五毒打穴丹暗藏在左手里。

    霍静珊显然察觉到了李牧野戴戒指的小动作,却只做不知,烟尘稍散,她便闪电般又跃过来手足并用向李牧野发动攻势。从李牧野骤然出手的一刻起,她就已经下定决心终止这个计划,并且灭掉所有知情者。

    “看针!”

    霍静珊飞起一腿踢过来,李牧野用左手招架的同时,忽然抬起右手对着她面门一比划。霍静珊迅速向后一仰,李牧野这一下却是虚的,趁着她动作稍微受到影响的机会,左手翻腕一抓,拿住了霍静珊的脚。

    “你找死!”霍静珊冷厉的断喝一声,整个人猛地跃起,横身转体飞起另一条腿猛踢李牧野的当胸。

    这一下势若雷霆,根本不是小野哥的实力能够抵挡住的。千钧一发之际,李牧野不但没有退缩躲避,反而用双手抓住了霍静珊另一只脚,奋力脱掉了她的鞋子。

    霍静珊全力以赴志在必得一腿凶狠的踢中李牧野的当胸,感觉似乎踢在了某种柔软又极其有韧性和弹性的物质上,心中正觉得奇怪时,忽然感到另外一只脚底传来一阵剧烈酸麻的感觉,半边身子瞬间僵硬酸软,心道一声不好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跟触电似的麻痹倒地。

    李牧野被她一腿踢出半米远,一击得手,却不敢稍有得意,暗道一声好险,如果不是身上穿了一件飞天夜甲抵消了八成以上的力道,估计这一脚就要了小野哥的命。

    “你大爷的,想杀老子灭口?”李牧野毫不怜惜的窜过去,一屁股骑到霍静珊的身上,扬起手来想给她一耳光,迟疑了一下又放下,不能打脸,被人看出来会很麻烦。可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心念一转,起身把她翻了过来,把裤子扒了,拿起那只刚从她脚上脱下的鞋子,用鞋底子对着粉白饱满的屁股狠狠打了十几下。

    霍静珊悲愤不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千万小心下还是着了他的道儿,眼看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伤心绝望外,再无其他选择。想到母亲和那些决心跟她一起离开不夜城的兄弟姐妹,她的心里跟刀割似的难受,奋力挣扎之余,原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料李牧野似乎并无弄死她灭口的意思。

    她虽然缺乏历练,却并非愚蠢之人,李牧野这十几巴掌打在身上肯定不好受,却已经说明了小野哥的态度。如果想要弄死她,根本不必这么折腾。

    “这叫略施薄惩,帮你涨涨记性。”李牧野从她背上站起身,问道:“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吗?”

    霍静珊半身酸麻动弹不得,但嘴巴还能说话,她眨巴着眼睛说道:“好吧,你要说什么?”

    “我现在要杀你害你易如反掌,你同意不?”李牧野蹲在她面前,把手按在她秀气白皙的脖子上。

    霍静珊凛然不惧,道:“是。”虽然不愿意接受,但她还是勉为其难的承认了这个事实。

    李牧野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我之间已经有足够条件建立某种信任关系?”

    这个道理很简单,拳头大的人不需要脱裤子放屁耍弄阴谋诡计来坑你。

    霍静珊道:“只能说是暂时,你两次极度羞辱我,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李牧野道:“暂时就够了,等咱们从这里平安离开以后,随便你怎么报复,不过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虽有惜花之德,却没有受虐的爱好,你若再次落到我手里,说不定我就要辣手摧花了。”

    “无耻!”霍静珊道:“你堂堂大男人,每次都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赢我,就算被你打死了我也不服气!”

    “老子的牙口好着呢。”李牧野冲她一龇牙,笑道:“都是杀人技,凭什么我就得舍长就短来讲究你?”

    霍静珊道:“你还不把我身上的毒解了吗?”

    李牧野笑了笑,从许扬尘给的百宝囊中摸出一枚解药塞进她口中,道:“记住这次教训,江湖险恶,生死之争是没有君子和小人的区别的,赢了的人活着,输了的人死路一条。”

    解药入口,霍静珊很快恢复了行动力,她愤恨不平的看着李牧野,却不大敢再试图挑战。现在她已经相信李牧野至少对她是没有多少恶意的。

    “好吧,我们暂时听你的安排。”

    ??????

    李牧野回到自己的住处,躺在床上思索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

    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另外一套秩序,不以各个国家的意志为转移,却几乎影响着全体人类的生活。像霍泽兄弟这样的人,拥有巨大的能量和资源,在这座不夜城中享受着帝王一样的生活,而在外界,他们的影响力还在持续扩张。

    还有太平会,同样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尽管目前为止,它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却已经足够让人去想象海平面以下的冰山是怎样的庞然大物。如果没有绝对实力,又怎么敢图谋霍族的不夜城?

    随即又想到了自己,事到如今,整个牧野集团已闯入到那个圈子里,人家的刀都顶到了咽喉前。如果自己还犹豫迟疑是否要参与到这场纷争中,那还不如趁早回莫斯科抱孩子去。

    争不争已经不是问题,如何争才是当前需要考虑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不管是太平会,还是霍族不夜城,都要比牧野集团的实力雄厚的多。两方面眼看正在酝酿一次正面交锋,太平会把老子扯进来,估计是想搂草打兔子捎带脚的事儿。先不去管他们究竟打算怎么做,假设有心算无心下,让他们把霍族干挺拿下不夜城,接下来就算自己在这次纷争中逃出来,也不大可能凭手上的实力单独跟他们抗衡。

    从前不知道对方的实力也就罢了,如今看到了皮日修的手段,又见识了不夜城的辉煌,对那个藏身在江湖深处的秩序圈子已经有了切身的了解,自然不能还抱着从前那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无所谓态度。

    忽然想起许扬尘的那句话来,这世上有些强大的江湖人永远走不进庙堂,而这些强者不喜欢的人也同样走不进去。

    内心中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着:不要再对平凡世界抱有幻想了,你回不去了!往前走,做一个江湖之下世界里的强者吧,不然你什么都守护不了。那是娜娜的声音,又好像是姐姐的。

    可是谈何容易,做却何难。想要成为霍泽和珞珈王这个级别的地下之王,财力人脉构成的深厚根基,个人强悍的实力,缺一不可呀。而现在,牧业集团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战力。

    武榜上五十大强者,貌似自己最大的靠山,其实也很不靠谱的依仗就是李中华,位列榜上第八的位置。排在他前面的七个人分别是独占一档的玄门第一人玄尘,以及并列第二档的六大天王。其中只有绰号‘曹少林’的曹林是共和国军方的人,通过阿辉哥勉强可以搭上关系。

    虽然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这些万人敌级别的武夫,但作为地下江湖世界中志在称王的人物,自身达不到或者身边没人能达到这个级别,便等于在硬件上差了别人一个档次。上不上榜无所谓,但一定要有这样的宗师人物坐镇才当得起一流二字。

    武榜上占不到优势,还可以在文榜方面想办法。

    本来以叶弘又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文榜上占据个不错的位置,却因为十五年的深牢大狱被排除在榜单之外。淳于兵兵跟他的情况差不多。而实力与之不相伯仲的李奇志则名列前茅,排进了文榜前十。

    有道是江湖代有人才出,如今的文榜第一人叫白无瑕,据许扬尘说,此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坤家……

    “李三柏先生是在这里住吗?”

    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忽听大门口有人对着屋子里喊道:“小弟齐地特来拜访!”

    李牧野一下子坐起,这王八蛋来做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