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蛛丝马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七章 蛛丝马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霍小妹,你别犯傻,我已经想道外面接应你们的人是谁了。”李牧野再次语出惊人,不给霍静珊说话的机会,迅速说道:“如果你能帮我印证这个猜测,我就可以告诉你,我来到这里并非出于偶然,这件事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局。”

    霍静珊不动了,全神戒备死盯着李牧野,道:“你先说,我听听你说的对不对再说。”

    “接应你们的人是来自中国的太平会的人对不对?”李牧野毫不迟疑的说道。

    对于这个猜测,李牧野有八成以上的把握。首先,皮日修是受太平会委托来找自己麻烦的,正是因为他在铁路施工现场搞事情,李牧野担心何晓琪和白雪的安危才不远万里跑到这儿来的。其次,皮日修以盗猰貐兽为由,让自己混进不夜城来,但自从混进来以后,他却反而一直按兵不动,却是这个霍静珊主动找到自己,一步步把小野哥迫到现在的境况。

    如果说只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为什么那只猰貐兽偏偏就在她那里?

    霍静珊一下子变了颜色,眼睛瞪得老大,道:“你果然知道。”

    李牧野察言观色,待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不禁在心里暗叹,自己看来是掉进太平会布置的另一个局当中了。

    皮日修要得到猰貐兽是假,把小野哥骗进不夜城,帮助这些霍族二代子女救人才是他们的目的。或许,这也不是太平会最终的目标。以太平会的野心和洛珈王武榜六大天王之一的实力,既然针对不夜城在做布置,就绝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帮助霍静珊姐妹们营救几个毫无价值的女人。

    “那个人是不是一姓皮的面容清瘦的中年人?”

    “之前是有过这样一个人。”霍静珊给出肯定的答复,又道:“不过我不确定他姓什么,只知道他代表太平会来联络我的,后面不知出于何故联络人又换成了城里的某个人。”

    “太平会怎么会找到你们的?这么大的事情,他联络你,你就信任他?”李牧野仍有疑惑。

    霍静珊道:“我信任的人不是他!”

    李牧野道:“事到如今,你必须跟我说实话,否则我没办法做出准确判断,太平会究竟是想帮你们还是要利用你们做一件超出你们想象的大事,如果是后者,对不夜城和你们而言,都可能是一场灭顶之灾。”

    “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霍静珊怀疑的口吻说道:“我凭什么因为你的猜测,却要去怀疑我更应该相信的人?”

    这是个信任度的问题,也是个心理倾向的问题。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更愿意相信对可能对自己有利的结果,而不愿意接受基于客观事实做出的理性判断。很显然,霍静珊是更愿意相信那个来自太平会的她更愿意信任的人。

    李牧野想了想,道:“因为我跟你父亲和太平会的首脑都是一类人。”说着,悄然在手上沾了些药水涂在脸上,轻轻揉了几下后,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

    “啊!”霍静珊嘴巴张的老大,先是大吃一惊,随即勃然大怒,喝道:“原来是你这王八蛋!”

    “冷静,冷静!”李牧野竖起一只手,巧舌如簧道:“你先听我说,我已经把自己的真实身份都告诉给你了,这还不够说明我的诚意吗?”

    “我管你什么诚意,你这王八蛋上次把我害的那么惨,我今天跟你没完!”霍静珊说着,一下子跳过来。

    李牧野苦笑不已,不得不佩服女人的脑洞和思考问题的方式。站在原地不动,道:“你要打我一顿出口恶气就只管动手好了,但我得提醒你一句,那件事如果你真的按照皮日修的计划去做了,很可能会造成让你不能接受的后果。”

    霍静珊抡起的腿几乎碰到了李牧野侧脸的汗毛,却忽然顿住,道:“你让我看你的真面目,我就该相信你吗?”

    劲风扫过脸颊,生疼的感觉。李牧野惊魂之余暗自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起码我已经对你毫无保留了,你别忘了这里是不夜城,而我可是霍森兄弟的大敌。”

    “你说的好像有一点点道理。”霍静珊长居不夜城,涉世不深,但为人却很警觉,并不完全接受李牧野的说法,又问道:“你凭什么认为太平会的人是要利用我们救母亲这件事在谋划什么大事?”

    “因为如果换做我是洛珈王或者太平会中其他某位主事人,绝不可能调动这么多资源,并且把一个重要仇敌拉下水来却只是为了做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李牧野道:“我无意冒犯,但事实就是对太平会来说,你们这些霍族二代以及你们的母亲真没多么重要。”

    “这只是你个人的看法。”霍静珊与李牧野对视的瞬间选择了回避小野哥的眼神,却收回了踢出来的腿,道:“我也有充分的理由选择相信太平会。”

    李牧野道:“介不介意把你的理由跟我说说,让我帮你分析一下?”

    “太平会的副会长是我舅舅,我妈说可以相信他!”霍静珊道:“弟弟知道了姐姐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想要搭救出来,难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这个理由的确站得住,但还不够分量。对于太平会这样的组织而言,如果只是想营救出一个女人,以那位副会长的身份完全可以用其他更容易的方式来进行。比如在某方面寻求合作,又或者拿出些资源人脉来做交流。总之,用什么办法都要比这个法子简单有效。

    李牧野知道自己有两个选择,或者说服她,让她听自己的话配合自己反制这个计划,否则就得想办法弄死她。如果是后者,杀了她以后小野哥便只剩下亡命出逃一条路可走了。后者显然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李牧野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位舅舅选择营救你母亲的时机有点问题,而且如果他真是太平会的副会长,以他手上掌握的资源似乎没有必要用这么麻烦又高风险的方式来营救自己的姐姐,更不要说还要搭救其他那么多人。”

    “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霍静珊道:“那人不是我妈的亲弟弟,不要把谁都看得跟你一样功利。”

    “相信我,古道热肠的人是走不到你舅舅那个位置上的。”李牧野道:“如果你对霍泽兄弟还有些了解,就该知道我们这种人都不能简单的用君子或小人来概括,你出身霍族,关于这方面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有些道理虽然残酷的让人难以接受,却总是更接近真相。”

    霍静珊有点动摇了,她低头沉吟不语,良久才道:“我并不能完全信任这个二十多年从未联络过我们的舅舅,但我绝对相信我妈妈的判断。”她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又道:“可现在,我又觉得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母亲对你舅舅的信任是基于二十多年前对他的了解,你母亲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一直在变,所以人也是会变的。”李牧野继续加把劲儿,舌绽莲花说道:“二十多年的时间,或许不足以改变姐弟情深,但却足够把一个曾经单纯的热血青年变成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一代枭雄,以我对太平会实力的了解,如果他真想救你母亲,根本不必要绕这么大圈子。”

    “好吧,我就算你说的有些道理。”霍静珊冷然看着李牧野,道:“可是你呢?跟霍泽和我舅舅比起来,你不过是一丘之貉,我凭什么要选择相信你?”

    “因为我跟你一样,也是被人家算计到这个局中的人。”李牧野道:“这种局面下,我们之间不必要建立多深厚的情感信任纽带,你我都是被人利用,被动的参与到这个计划当中的。”

    “现在还没确定这就是太平会搞出来的一个居心叵测的计划呢。”霍静珊依然保持着随时战斗的姿态,警惕的看着李牧野,道:“想让我相信你,除非你能证明自己的判断。”

    李牧野心念电转,从自己听到远东铁路工地出事开始,将整件事仔细思索了一遍。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顺个大概其。首先是皮日修在远东铁路施工现场搞事情,成功的将小野哥吸引到前往远东的路上,之后先遇到了李奇志的手下前来拉拢招安。被拒绝后又在蒙古国边境安排了一场伏击。

    那时候太平会的目的应该只是想要小野哥的命。后来在施工现场,皮日修也曾全力以赴想要自己的命,但是最终却损了虫王也没能得手,所以才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又弄出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也可能这本就是他们想好了的B计划。

    这当中齐天兄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现在还没办法确定的是这哥俩究竟是太平会的人,还是一直忠于不夜城只是被太平会利用的。尽管一些细节还有待证实,但大致情况应该跟自己猜想的距离不远。

    李牧野在心中笃定自己的判断,随即说道:“要证明其实也不难,你只要按我说的现在就跟太平会的人联系,告诉他们计划有变,你母亲得了急病,你需要提前启动计划并且有把握成功,需要他们接应就可以了,如果他们接受,就说明是真心想帮你们救人,如果拒绝,则说明你那位舅舅根本没把你们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霍静珊抿嘴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好,我就按你说的试一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