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牧歌飞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九章 牧歌飞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乌兰珠的嫂子们,除了脸盘子大一点点,腰粗一点点,皮肤糙一点点,个头高一点点外,别的方面也都不怎么样。跟她们放在一起比较,更衬的乌兰珠美若天仙。

    草原上的娱乐生活相对匮乏,但这儿的人都富自娱自乐精神,个个能歌善舞,一位叫斯琴的大嫂子,三碗酒下肚后就开始放歌,关键是她端着碗对着小野哥唱个没完,唱一首就得干一碗,一口气把自己唱趴下了才算完。又换了一个叫高娃的过来,照旧是这个套路,热情饱满的堪比她胸前一对篮球,又唱了八大碗。

    李牧野醉了,在乌兰珠家的毡包里,被一群女人的歌声灌醉。那优美又饱含凄惶情感的天籁之音,那苍凉辽阔又富于激情豪迈精神的歌声,最后还有乌兰珠不着寸缕的舞蹈。

    “哥哥,不,情哥哥,我是你的小妹妹,我长大啦要从你的鸟窝里离开了……”

    李牧野安心住下来,山丘间猎狼,马背上放羊,随时随地都与乌兰珠快活似神仙。

    草原,酒,战马和博尔济吉特氏的女人,让李牧野忘记了烦恼。忽然开始理解李中华当年为什么会选择留在雅库特了。这个世界太纯净了,在无尽辽阔的原野上牧羊,纵马狂奔到精疲力竭,随便躺在草原的某个地方,两件狼皮袍子并到一起便是一个愉快的午后。

    阳光明媚,难得一个没有风的午后。

    塬上两个雪白的身子滚在一起,塬下传来路过的小孩子们得意中带着羞涩的笑声,那些孩子们还没有野草高,有男孩儿也有女孩儿,乌兰珠说这些孩子代表了尔古纳草原的未来和希望。她指着其中一个叫巴雅尔的十岁男孩儿说,他就是科尔沁王族的后代,再过八年我就嫁给他。

    李牧野有点尴尬:“他看到你现在跟我一起这个样子不会吃醋吗?”

    “怎么不会。”乌兰珠道:“别看他现在是个小不点,醋劲可大了,再过两年能喝酒了就会掐人打人啦,到时候我就不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现在我跟你一起他也没办法,谁让他是小不点儿呢,而且他虽然嫉妒,但也会因为有一个有魅力的妻子而感到骄傲的。”

    “真是古怪又可爱的风俗。”李牧野起身将裤子拉回身上,又把衣服一件件穿起来,道:“咱们一起的时间不多了,说吧,还有什么需要哥哥做的,兄妹一场,我能满足你的就一定会尽量满足你。”

    “我们要赚钱,很多很多的钱,有了钱,尔古纳的男人们才会从城市里回来,男人们回来了,女人们的歌声里才有真正的快乐。”乌兰珠道:“我们会养马牧羊,阿妈们做的奶皮子是天下最好吃的,我们还会打猎捕鱼……”

    “这些事你们已经做了上千年,任何时期都不足以让你们很快富起来。”李牧野打断她的话,道:“这几天我替你想过了,你们要搞特色旅游项目,骑马射箭打猎烤全羊玩猎狗训猎鹰,总之什么好玩儿你们就搞什么项目,除此以外,还要做进出口贸易,货源由牧野国际贸易提供,不要再继续游牧,在旗里盖一条民俗商业街专门做这个。”

    “那要好大投资的。”乌兰珠期待的看着李牧野。

    “我们在东边有个修铁路的项目,以国家投资为主,我让他们往这边倾斜一下,给你们搞一批风力发电取水设备先改善基础设施,再运一批工程板房来,这些都可以算到外事局的合作企业身上,咱们花不了多少钱。”

    李牧野继续帮她规划:“各家的蒙古包都要改善条件,既要保持蒙古包的固有传统特色,还要增加现代化的元素,网络和电力供应是必不可少的,姑娘们如果出于自愿也可以提供一些特别的服务项目。”

    “哥哥这话若是在国内说,一定会被认为很无耻。”乌兰珠笑道:“草原上没那么多繁琐规矩,只有自由和随心所欲,只要看对了眼,就没什么不能做的,我想那些小浪蹄子肯定喜欢的要命。”

    “就像你说的,塬上的日子过好了,男人们自然会从城市里回来的,骑马叼羊摔跤喝酒,活跃你们的项目同时保护你们的成功果实。”李牧野道:“到那时,说不定哥哥哪天有空了就来看你。”

    “哥哥,有件事我很抱歉,必须先跟你说清楚。”乌兰珠手按在小腹,道:“我这个月没来了,如果生出孩子也要喊巴雅尔做爸爸,而不能认你做爸爸。”

    “这也是你们这里的规矩?”

    “孩子在这里出生就是长生天赐予草原的未来主人,我们不在乎他们从哪里来,却在乎他们是不是属于这里。”乌兰珠道:“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和承诺,永远不要把真相说出来。”

    “按照我原本的设想,你应该一直留在内地的城市里生活,找一个合适的男人组建家庭,永远幸福的生活。”李牧野温柔的说道:“这是我一个做哥哥的能给你的最好的,可我没想到你却有更伟大的人生规划,哥哥敬重你的选择。”

    “哥,你就快要离开这里了。”

    ??????

    一晃儿在尔古纳草原生活了大半个月。混进不夜城那件事仍没有半点眉目,李牧野不着急,皮日修却不能不急,几乎每天都打来电话催促追问事情的进展。

    当春天的风从南边吹到塬上时,齐天兄弟的车队终于来到尔古纳草原上收羊和战马了。

    齐天比八年前看上去老了一些,两鬓斑白,稍显老态,相貌气质却似乎更凶悍了。齐地的变化不大,还是当年在火车上初遇时差不多的样子。名义上,这哥俩还都算是李牧野系统下的人,小野哥没正式倒下以前,还轮不到他们造次,所以对乌兰珠也十分客气。

    这一天,李牧野易容改扮,亲自炮制了一顿全羊宴来招待贵客。香气弥漫了整个塬上,蒙古包都被浸润的充满诱人气息。齐天兄弟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全羊宴。哪怕是在不夜城,品尝号称天下第一羊的黄金烤羊也远远逊色。

    三碗酒下肚,齐天举着杯子来见李牧野,问:“你是哪来的厨子,怎么会烤出这么好吃的羊肉?”

    李牧野说:“我叫李三柏,是个走江湖的流浪厨师,最近刚从南美的潘帕斯高原归来,这种烤羊肉的方法是从那边学会的。”故意说的远一些,让你想追根问底都没有机会。

    这李三柏确有其人,在日部虫地师中也算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不过早在二十年前便于北美死在皮日修之手。

    齐天并未深究,说道:“跟我走吧,就凭你这手艺,有一个地方会让你成为百万富翁的。”

    于是李牧野就顺理成章的欣然接受了。

    皮日修说的没错,用紫龙木血日晒而成的调料对肉类食物有着难以描述的提升作用,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转化作用。有了这玩意,普通厨子也能做出大师的水准。这种味道,只要是吃过的人,就没有办法不去渴望下一次再吃到这味道。

    临来之前,为求逼真,皮日修曾对化名李三柏自称是日部虫地师的李牧野进行过一番有针对的特训。结合杜撰好的李三柏过往经历,把他这些年浪迹世界所见所闻尽数说于李牧野听,以免小野哥吹牛的时候露怯。

    虫地师分作日月两部,其中日部的人最喜以厨子为身份行走江湖,这类厨子又叫做走厨。不属于任何厨艺流派,也不登楼入馆,专门从事操办红白喜事,以看不出多精湛的厨艺却能做出让百家千户满意的味道。自己也趁机品尝千家万户的饭菜。过去有句老话,叫厨子不偷五谷不收,又叫三年大旱饿不死厨子,所以这是个看似不起眼,却十分吃香的行当。

    虫地师一门中有一部奇书叫做虫经要术法,分作上下两部,上部详细记录了日部虫地师必修的菜谱和特殊手段,皮日修为了让李牧野能顺利得手,临来之前还专门紧急特训了一番。李牧野本就有这方面的爱好,又跟着多位厨艺大师学过些百味调和的手段,加上紫龙木血的神效,做出来的味道自然更胜过了一般的日部虫地师。

    按照皮日修的设计,齐天兄弟吃过李牧野做的烤羊后便一发不可收,果断决定请李牧野回去担任厨师。忍着离别的伤怀辞别乌兰珠,跟着哥俩上车离开了尔古纳草原。

    彤云漫天,霞光飞渡,一路向着太阳沉沉的方向行进,行至半路,天色已晚。

    齐地专门来找李牧野谈话,见面便问:“李师傅是中国人?”

    李牧野从容道:“华夏祖根在齐鲁,如今浪荡四方,四海为家。”

    齐地道:“李师傅年纪不大,怎么想起要过这种浪迹四方的日子?又怎么流浪到尔古纳草原上来了?”

    “江湖浪人,生如浮萍,随遇而安,寻的是心安处,求的是个自在。”李牧野道:“实不相瞒,我是有江湖师承的,不过像我们这种牛鬼蛇神在国内是很难找到机会的,之所以跑到尔古纳草原来,不过是因为道听途说这边有个大户是做全羊宴连锁生意的,于是过来碰碰运气罢了,来了以后发现走错了地方,又花光了盘缠,就只好随遇而安了。”

    霍森的黄金帐在欧美地区遍地开花,早已名声在外,李牧野这番说辞很容易站稳脚跟。

    “原来如此。”齐地呵呵一笑,道:“当年国内那场大运动的确让很多江湖高人不得已离境出走。”又问道:“不知道李师傅方便不方便把师承门户相告?”

    李牧野故意警觉的反问:“齐老板问这个做什么?”

    齐地道:“不瞒你说,这次邀请你回去的人虽然是我们哥俩,但我们其实是有意把你引荐给另外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那人也是江湖世家,见多识广,跟旧日江湖同道多有联络,若是李师傅门户中有什么不便处,最好还是先说清楚了好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