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一十八章 再见乌兰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八章 再见乌兰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来区分世间万物就只有两种,能吃的和不能吃的,能吃的做食物,不能吃的可以先拿来炼药,不成再图谋他用。紫龙木血的特点是既可以作为入味的调料又可以作为药材治病救人。

    把紫龙木血在烈日下暴晒,吸取了日之阳性去其阴煞毒素后,取剩下的干饼研磨成粉,与肉食混合,可以让生肉顷刻软烂熟透香飘十里之外。群兽闻到了味道,吃草的野兽都会想要开荤而富于攻击性。

    若是想将紫龙木血拿来入药则恰恰相反,需在月华之下浸润成膏状,不能单独食用,否则会造成血管阻塞,一定要混入黑米粉和白玉核桃的粉末后才能入药。

    黑米原产南洋,过去交通不畅时代算是比较难得的东西,如今已经是寻常超市里就能买到的普通货色,而白玉核桃就比较特殊了,要树龄五百年以上的终南山小龙纹核桃木,以雪山融水直接浇灌,在白露未曦秋霜冷的时节摘取树冠白皮如玉的果实,连皮一起捣碎入药。这东西含有强烈毒素,可以综合紫龙木血的药性二者势同水火,所以需要黑米来黏合。

    这树还有个别名叫阎王木,说的是这种树通常露在地表的跟长在地下的部分天差地别,地表看上去只有半尺高,地下便是一百五十丈,若地表露出一尺来,那地下的部分就有三百丈。岂不是要生长的阎王殿里去?所以又叫做阎王木。

    皮日修说,取紫龙木血是有讲究的:挖地三尺只取一钱,必须用金子做导引管钉入树干,且一根导引管只能用一次。每三尺一取,由地表往下,取多少次随能力,每次取多了就会影响紫龙木血的药性效果。以紫龙木血为药引炼成的药丸对治疗血液方面的疾病有奇效。

    这些专属于虫地师门户的奥秘,皮日修若不说,谁能想象得到其中细节如此讲究。李牧野心下凛然,碍着小芬身上的毒还没解,更加不敢违拗他的意志。立即吩咐人制造黄金导管。

    隧道已经封锁,整座山的周围都被划分为禁区,甚至联络了远在莫斯科的狄安娜找了军方的关系来做这件事。打电话的时候自然要听一听宝贝闺女的声音,顺便关心一下孩子妈。

    取紫龙木血的过程持续了三天,主要是这棵树大的罕见,从地表到那个热泥浆池有两百多米,机会难得,当然要物尽其用。黄金导管当日就做出来数百根,从上往下,李牧野和老崔亲自动手在皮日修的指挥下尽取紫龙木血两百多钱。

    取的过程中还遇到个小问题,就是多少才算是一钱?

    钱这个重量单位早已被弃之不用多年。

    从秦皇大一统,定下度量衡的规矩开始,一直到民国,中国人沿用的都是十六两秤,又叫十六金星秤。

    是由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加福禄寿三星组成十六两的秤星,告诫做买卖的人要诚实信用,不欺不瞒,否则,短一两无福,少二两少禄,缺三两折寿。

    南宋杨辉有首“斤价化两价”的歌诀:“一求,隔位六二五;二求,退位一二五;三求,一八七五记……”意思就是一两等于0.0625斤,二两等于0.125斤……以此推算,这一钱大约是三点七五克。为此还专门做了几个小器皿。

    最终换算下来,两百多米的紫龙木最终也只取了七百多克紫龙木血。皮日修将其一分为二,给了李牧野一部分,拿去日晒成食材调料,剩下的他自留起来炼药。之所以这么安排,也是有其中深意的。

    霍氏的不夜城修建在方圆数十公里的地下溶洞区,范围极其广大,以之为核心,又在地表区域划分出森林猎场,良种牧场,果蔬棚户,畜牧养殖等区域。皮日修自称以秘法感应到猰貐兽的存在,却并不知道这猰貐兽藏在具体哪个地方。但他知道这猰貐兽最是贪吃,尤其对紫龙木血炮制的肉食毫无免疫力,只要嗅到了味道,必定会不顾一切的循味而至。

    他的计划是需要一个人以日部虫地师的手段冒充厨子打入其中内部,先锁定猰貐兽的位置后再见机行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来当然最好,如果不成,就算明抢也要得手。

    李牧野对此没什么异议,至于找谁扮演厨子混进去根本不用去选择,此事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怎么可能再找个不相干的人来。所以,小野哥决定亲自来干这件事。

    出发前,皮日修要先给李牧野就虫地师门户的一些皮毛之术做了个突击培训。

    李牧野心里没底,特意给远在津门,如今已在显赫名利圈中颇有名望的叶泓又打了个电话。本意是想问问他关于虫地师这个门户他知道多少。却没想到叶泓又竟然知道皮日修这个名字,并且反问李牧野,李老弟可知道江湖文榜?李牧野一听就明白了,这个皮日修看来也是江湖文榜上的人物啊。叶泓又说不但是,而且排名比较居前,并且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叶泓又说虫地师这个门户分为日月两部,其中日部多以厨子身份为掩护行走江湖,而月部则多为游方郎中。这个皮日修就是个游方郎中。当年在江西的时候,有异宝出土,叶泓又那时候才不过十二岁,跟着道人师父前去夺宝,结果遇到两个虫地师术士斗法,一个是日部,一个是月部,那个月部的虫地师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是皮日修。

    当时皮日修跟那个日部虫地师斗法,俩人本领半斤八两,最后却因为日部虫地师的虫兵稍胜一筹而败北。叶泓又的师父以左道旁门的本事坐收渔翁之利拿走了那件宝贝。从此也跟虫地师门户结下仇恨。

    一年后道人在昆仑寻宝时被雷劈死,叶泓又流落江湖加入千门四大门中的古彩门。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一次在南洋赌场里拆妆破局,突然山洪暴发,从山里冒出不计其数的毒蛇冲进赌场咬死了很多人。叶泓又仗着有左三净火护身加上鲁源拼死保护才躲过一劫。后来通过江湖传闻才知道那件事正是皮日修手笔。

    而那个时候,皮日修已经是江湖文榜上有字号的人物了。

    叶泓又提醒李牧野,此人出了名的狼心狗肺,翻脸无情,跟他合作务必要多留个心眼,他说的话绝不能尽信。并且提出来打算带淳于兵兵前来助拳。

    李牧野一口拒绝,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劝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身份已经不同以往,好不容易在富贵圈中站稳了脚跟,江湖斗狠这一套不能轻易再沾了,集团需要的是一个虚怀若谷言之必中的玄学大宗师,而不是从前那个动辄与人斗狠的江湖浪子,兵兵姐后半生全指着你呢。”

    提到了淳于兵兵,叶泓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没有再坚持。只是慨叹道:“这女人啊,带着累赘,离开了又不成,多少豪情壮志化作英雄气短都是因为女人。”

    ??????

    太阳渐渐落下山腰,山阴渐渐辽阔,苍穹茫茫,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中有羊嗥、牛啸、马嘶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混合成古老苍凉的壮歌,李牧野背着行囊,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到塬上,放眼过去,只见羊群如白云飘过、牛群缓缓行进,马群如奔雷,排山倒海般疾驰向更远处牧民家庭的炊烟。

    这是一幅天地生成的壮美图画!这是一支由生命谱写的苍凉悠远的挽歌。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偶尔也会见到姑娘。

    一个少女骑着马儿,怀里抱着一只毛管锃亮体态肥硕的大猫,在塬上飞驰而来。还没到近前,就先甩掉马镫,丢了怀中大猫不管,侧身而过的时候猛然从马背上跃下,一下子扑到李牧野怀中。

    马奶酒的香气混合着少女身上尚未褪尽的城市气息,让小乌兰珠看起来格外明媚。

    “快下来,多大的人了,不许这么胡闹。”

    “不是说以亲兄妹相处吗?我是你亲妹妹,抱一抱有什么关系?我还想亲一亲你呢。”乌兰珠说着就要动真格的。

    李牧野拿她没办法,只好把她打横抱着,乌兰珠得意的用手挽住李牧野的脖子,道:“快走,我阿妈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弄了好多好吃的,你可记得要多吃多喝,不然晚上让我两个嫂子好好招待你。”

    “什么意思?”李牧野诧异的看着她。

    乌兰珠咯咯大笑,道:“就是让我两个嫂子陪你睡觉呀,我们这边人丁少,男丁都出去讨生活了,人口基数不足,近亲结婚的越来越多,所以,只要外面来个男人都要想办法留种来优化种群。”

    “你这是逗我呢,还是真格的?”

    “你说呢?”乌兰珠调皮的捏了捏李牧野的鼻子,嘻嘻笑道:“这可是你自投罗网送上门来的。”

    马儿转了一圈又回来,乌兰珠矫健的一跃而上,探手一拉李牧野,二人共乘一骑往远处的蒙古包飞驰而去。

    “哥哥呀,让我做你的女人吧。”她忽然回身唱道:“小母羊儿长大了就会翘尾巴,天上的鹰儿褪没了黄嘴角就要下蛋啦,池塘里的公蛤蟆为什么搂着母蛤蟆腰呀,妹妹的心里呀只想着你……”

    “别胡闹了,回头让你嫂子知道,你当心她不让你回上海。”

    “我唱歌而已,胡闹什么了?”乌兰珠脸儿微微泛红,兴奋的用蒙语唱:“我呀,再也不回去那座大城市啦,这儿是我的家乡,旗里的孩子们需要我,家里的妈妈舍不得我,还有那些哥哥们天天都在为我唱情歌,可我只想把最美好的留给你。”

    “你不打算回上海了?”李牧野十分意外。

    乌兰珠认真的点头,道:“是啊,再也不想回去啦,我们博尔济吉特氏都快穷死啦,我现在学到了好多东西,是时候回来改变这里了。”双手挽住李牧野的脖子,轻轻一跃就坐到了男人腿上,道:“我的好哥哥,我姐姐被齐天杀了喂狗,我们博尔济吉特氏跟他们乞颜部早已不共戴天,我在外面学了本事回来,当然要带着族人对付他们兄弟。”

    看来是真的的了。李牧野忽然有些伤感,一晃儿,当年十四五岁的小母狼如今已经是二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甚至已可以承担起一个部族的重担。

    “哥哥不是要我们帮忙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跟齐天搭上线吗?”乌兰珠笑道:“条件就是留种,我或者我那几个嫂子,只要你留下来住一个月,别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