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一十四章 西伯利亚二月的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四章 西伯利亚二月的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戏红尘,皆因薄情客。叹江湖,常见无义人。

    叶弘又常常慨叹人心不古,江湖路上义气越来越少,他这话说的再对没有了。李牧野从巨人呼雷豹口中打听到了两个名字,齐天和齐地。这哥俩因为跟李牧野有交情,所以能从牧野农业以优待朋友的价钱买到粮食。

    那条几乎让李牧野全军覆没的路线正是齐天提供的。而这位蒙古王爷却早已是不夜城的座上宾。即便是最没有想象力的人也很容易会把这两件事联想到一起。

    李牧野现在更担心的其实是白鹏。

    齐家兄弟如果有问题,那给他们提供粮食的白鹏会不会也有问题?如果昨晚的袭击得手,小野哥奔赴西方极乐世界,接下来牧野农业会不会成为白鹏的自留地?他一个人肯定办不到,除非联邦高层有人支持他。假如事实果真如此,那就有点可怕了。

    饭馆外传来机械轰鸣声,十余辆军用吉普众星捧月似的簇拥着一辆Gmc商务越野车停在门口。

    李牧野低头揉脸的时候,小芬和老崔一马当先走了进来。呼雷豹和两个蒙族汉子则有点傻眼,紧张的看着。

    “把这仨人带上。”李牧野长身而起,已经恢复了本来样貌,随手脱去没了内衬的外衣,从老崔手里接过一件新外套穿在身上,又道:“有帐不怕算,咱们先继续行程,该来的自然会跟上来。”

    小芬走过来,趁着帮忙打理衣襟的机会,上下仔细检查了一番,长出一口气,问道:“真没受伤吗?”

    “中了几枪,但都是淤伤,问题不大。”李牧野道:“要不是突然下的一场大雪影响了狙击手的视线,估计真的就见不到你们了。”说着抬手在小芬嫩若糖饴泪痕犹在的脸颊上轻轻抚过,宽慰道:“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该河死井死不了。”

    “我知道担心也没用,可还是管不住自己。”小芬柔声道:“我完全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就想把这件事告诉给晓琪和安娜姐,可又觉得那么做是对你的不信任,而且于事无补,不过平添她们的担忧而已,后来你突围后打过来电话,我才算稍微安心了一些,大叔,下次真的不要让你的小助理承受这么大压力了,我宁愿一直陪在你身边生死都在一起。”

    “我会尽量避免下一次,不会再让你伤心了。”李牧野抱着她,宛若怀抱明月,珍而重之的说道。

    呼雷豹探头探脑看着,忽然问道:“你就是李牧野?”

    李牧野回身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是的,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李牧野,对不住了呼兄弟,之前刻意隐瞒了身份,否则咱们也没机会坐在这里把酒言欢这么长时间,接下来可能要更对不住你了。”

    “你骗我!”呼雷豹勃然大怒,棒槌似的手指头点着李牧野,叫道:“你们这些汉人果然一个好东西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骗你?”李牧野冷笑反问道:“如果不是有人要陷害我,我会出现在这里认识你?”

    “我们不是朋友了。”呼雷豹十分硬气的说道:“你是森大爷的敌人,我要把你脑袋拧下来!”说着,突然猛扑过来。

    李牧野纹丝不动看着他,身后老崔的拳头迎着呼雷豹的来势撞了上去,呼雷豹赶忙用手去挡。轰然一声巨响,拳头跟巴掌撞在一处,呼雷豹一下子被打的倒飞出去,竟生生将干打垒的房子撞破个大窟窿。

    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扑向老崔,却是那只鬃毛鬣狗见主人被打,顿起护主之心,张开血盆大口直奔老崔后颈要害咬过来。眼看就要咬到,屋子里忽然亮起一抹刀光,血光飙起,那鬃毛鬣狗巨大的狗头飞起老高还没落地,小芬已经收回长腿。刀光一闪即墨。

    老崔头也不回跟着呼雷豹从窟窿里钻出去,李牧野在后面扬声叫道:“这个人别打死,留着我还有用。”

    车上,李牧野梳洗整洁,披着外套,坐在那里享受小助理的按摩服务,看着对面皮破血流灰头土脸的呼雷豹。

    “还不服气是吧?”李牧野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轻浮的把烟喷在呼雷豹的脸上。

    “我服气这女的,还有前面开车的老毛子。”呼雷豹闷声答道。言下之意却还是对李牧野这个骗了他的人不服气。这厮就像一个被扒了裤子的暗娼,还提着裤带喊着自己跟那些公开卖的不是一回事。愚鲁蠢笨到此地步,果然世间罕见奇人。

    李牧野轻轻一笑:“他们两个却都对我服气,你又怎么说?”

    呼雷豹愣了一下,道:“你是大老板,会骗人,不是真正的勇士。”

    李牧野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落到了我手里,想活下去,还是想跟你那两个手下一样被活埋,全在你一念之间。”

    “我肯定想活下去啊。”呼雷豹抬头道:“你要埋我要挖很大的坑。”

    这货的脑洞果然清奇,找自救理由的时候角度果然刁钻。

    李牧野与身旁的小芬相视一笑,转而又问道:“霍森的不夜城对外开放吗?”

    呼雷豹摇头道:“不夜城建在地下,规矩是不允许外人参观,除非有人引荐,一般人很难找到地方,上面的马场,牛羊养殖场倒是管的不太严,猎场是会员制,擅入者会被当做猎杀对象有去无回,森大爷有一支几千人的卫队专门干这个。”

    “几千人的卫队?”李牧野想了想,记得好像听狄安娜说起过,这蒙古国一共不过两万军队,这霍森自己就养了数千私人武装,难怪可以在这片广袤土地上无法无天。

    小芬问道:“大叔问的这么仔细是有什么打算吗?”

    李牧野笑笑,没回答,看一眼窗外的百里荒原,招呼老崔停车。打开门,一脚将呼雷豹从车上蹬了下去。

    扬声道:“滚回去替我跟你的森大爷说一声,我李牧野多谢他盛情款待,翌日有缘,必定会亲自登门去见识一下他的塞外不夜城是怎样一番奇观。”

    车子继续上路,小芬有点困惑不解:“这个人我有印象,昨晚就是他站在霍森旁边举着灯,看样子应该是霍森手下重要人物,干嘛要放他活着回去?”

    “有两个原因,第一他身上传承着一门奇术,我不希望断了传承。”李牧野为她解惑道:“第二,我需要他把我的意思带回给霍森,当日杀霍山是形势所迫,我并非是那种得理不饶人赶尽杀绝之辈,这条江湖路很宽,够大家并肩走的,没必要非得把人往死了挤。”

    “大叔,你该不会还认为能有机会跟霍家和解吧?”小芬停下按摩的动作,趴在李牧野的背上,轻声说道:“你不是常跟我说江湖路上只有敌人和朋友,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朋友的残忍,难道霍家还能成为咱们的朋友吗?”

    “敌人也是分很多种的。”李牧野道:“有的需要立刻解决,有的则需要缓一缓,我放呼雷豹回去不是指望跟霍森和解,而是要通过这件事告诉霍森,以我的实力,他想把我挤死还缺了点分量,弄明白这一点,接下来他就会把咱们在他的敌人名单上的位置往前排一排,咱们固然不能一下子解决掉霍森,他也别想着再有这样的机会一下子干掉咱们。”

    “真复杂,感觉弄清楚这些江湖道道比处理那些生意上的事情难多了。”小芬挠挠头,道:“真搞不懂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是怎么想的这么深的。”

    复杂吗?江湖水再深,无外乎人心而已。

    这件事跟太平会和李奇志无关,比起霍森,李牧野心中最忌惮的人始终是李奇志。

    李牧野把背后的椅子放倒,半躺半坐,打开窗户,让外面西伯利亚二月的冷风吹进来,闭上双眼感受着锥子般的寒意,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在这条路上走,不但要会狠和忍,还要懂得享受,风刀雨箭也是江湖的一部分。”

    东西伯利亚荒原,朔风劲吹,迎北而上,扑面而来的寒意让人根本无法想象此时已是春季。

    李牧野的车队已经离开蒙古高原,前方隐约出现一座城市的轮廓,地图显示正是赤塔。三十万人口的城市,放在国内根本不值一提,但在远东,已经是人口密集的重镇。

    蛮荒世界,萨满教比东正教还吃得开。阿纳萨耶夫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甚至大过了联邦政府。

    车队驶入,直接来到与何晓琪约定见面的酒店。

    出乎意料的,何晓琪居然不在,白雪也不在。外事局负责联络的工作人员说,铁路施工现场又出事了,路基塌陷埋了几个工人,她们两个接到消息后就立即过去处理,到现在还没有音信传回。

    李牧野听了,很不放心,立即决定出发去现场。到了这块地头,算是彻底摆脱了霍森的地盘,没必要再保持大部队行动阵型。命张金亮带着貂熊佣兵的兄弟们住进酒店,依然是老崔和小芬跟着,三人组驾驶特工一号直奔出事现场。

    出城一路向北,行驶大约四十公里来到一片丘陵山区,放眼过去,山峦起伏,但海拔最高不过六七百米的样子。根据导航和路标指示,终于找到了铁路施工线路。又沿着施工队伍搭建的桥墩基础走了七八里路,最后终于来到一座三面环山的谷地。前路被山势阻隔,入眼处能看到一片施工现场,此刻却是静悄悄的。

    最前方,山体被开凿了一条隧道,根据外事局工作人员的介绍,第一次事故就是开凿这条隧道时爆破操作不当发生的,而这次的事故也是在这里面发生的。

    老崔驾车一路开进去,沿途所见,整座工地一片死寂,一个活人都没看见。

    越走心中忧虑越盛,快要接近到隧道洞口的时候前方出现一条引水沟壑,原本架设好的桥梁却不知何故断了。

    三人只好下车步行。情况有些诡异,为防患于未然,李牧野命老崔收拾几件防身装备随身带好,老崔除了带上那支四十磅的大口径猎枪外,还带了一把二十五公斤的开山刀背在身上。李牧野也特意多带了些弹药和零碎。

    小芬寻了几块木头垫脚,仨人凭着敏捷的身手越过深沟,行进到隧道入口处,一眼就看到侧方一处宽敞所在停放着三辆吉普车,其中一辆正是李牧野送给何晓琪的那辆骑士十五世。李牧野精神为之一振,忙阔步过去寻找线索。

    刚到近前,正打算通过蛛丝马迹寻找追踪线索,却忽然从斜刺里传来一个奇怪声音,甩脸一看的工夫,一道黑影已经猛扑过来。小芬反应迅捷,飞起一脚踢过去,那黑影居然凌空躲避,险之又险的避过小芬的脚刀,最后稳稳地落在地上。

    三人一起定睛观看,竟是一只变形的大老鼠!体长80多厘米,暗灰色的毛皮,牙齿像鲨鱼一样又长又锐利,爪子畸形却很锋利,露出的尖足足有4厘米长。它没有尾巴,眼睛像两颗红宝石,发出幽幽的红光,凶狠的看着仨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