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一十三章 俺把你来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三章 俺把你来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古往今来,中华大地都不乏人与兽结交互助的奇闻异事。江湖门户善于此道的不在少数,千门中就有杂戏驯犬之法。而许扬尘所在的左道门中也有驯兽之术,讲究的是万物有灵,生克有序,非有缘之兽不伏,入门即为同道,故此无缘不收。

    当日许扬尘说起江湖掌故时还曾提及世间有个伏兽奇门,门户当中传承了一部奇书叫做伏兽经。此书记录了百兽好恶习性及与之相关的百草秘方,习之有成便可伏百兽为兵。只是传承条件严苛,需选有熊虎之威的天赋异禀者才能传承。

    眼前这巨人,长得是熊罴体态,狮子鼻,鲶龙口,火眼虎眸,形如巨兽一般。正是这一门户人物典型的体态相貌。

    李牧野打量多时才用蹩脚的蒙语否认道:“我是从乌兰邦托过来做买卖的。”

    巨人道:“做什么买卖?”

    “买狗的。”李牧野淡定的回答道:“在那边开了个狗肉馆子。”

    巨人浓眉一紧,用厌弃的眼神看着李牧野,义愤填膺道:“吃狗的蒙古人会被长生天惩罚的,你是汉人吗?”

    在草原,杀狗、吃狗肉、剥狗皮和睡狗皮褥子的行为,都会被草原人视为忘恩负义,不可饶恕的罪孽。草原上的男人都贪酒,常有骑马人喝醉了酒,摔下马冻死在雪地里的事情。其中有的人没有死,就是因为带了狗。是狗奔回家,叼着女主人的皮袍,叫来人才把男主人从深雪里救回家的。在额仑草原,家家都有救命狗,包包都有被狗救过命的男人和女人。

    李牧野的好友白鹏就是蒙古族,齐天兄弟也是蒙族,结交多年,彼此尊重对方习俗的原则下,对他们的民族风俗非常了解,之所以故意这么说,其实只是想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李牧野瞧出这巨人是属狗的性子,一根肠子到底装不住二两酥油的性子。有意激怒他,所以看也不看他。

    这巨人见李牧野对他的质问不屑一顾,顿时恼火起来,指着李牧野说道:“你一定是汉人,你们汉人没有游牧业,也没有多少猎人,能吃的东西都让你们打光了吃光了,所以你们不知道狗的好处。”

    “我是汉人又怎么了?”李牧野顺着他的话头跟他扯淡,稍作回应反问道:“狗有什么好的?”

    巨人愣了一下,随即道:“你们汉人的人口多,不冷清,不需要狗来陪人解闷,怎能知道狗的好?”

    李牧野道:“人多了就不寂寞了吗?”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说的也有一点道理,有时候人的确还不如狗可靠。”

    巨人心性鲁直,已经被带偏到沟里了,深以为然,点头道:“就这句还像话。”又道:“你们这些汉人啊,不但吃狗而且还恨狗,编排了很多狗的坏话,我在中国学过几年本事,光骂狗的话就听过十几种: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狗屁不通,狗仗人势,狗急跳墙,鸡狗升天,狗眼看人低,狗腿子,痛打落水狗,狗坐轿子不识抬举……”

    “喝杯酒,慢慢说。”李牧野给他倒了一碗酒递到眼前说道。

    巨人也不客气,把酒碗接在手里,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道:“我叫呼雷豹,你叫什么名?”

    “巧了,我也姓呼。”李牧野胡扯道:“我叫呼孟猊,孟是孟子的孟,猊是狻猊的猊,就是狮子的意思。”

    “呼孟猊?”巨人挠挠头,吧嗒滋味,道:“听着有点奇怪。”又道:“我这个呼是从呼勒都氏演变来的,你这个汉人的呼又是怎么来的?”

    李牧野心道,从他吗大忽悠那儿来的。嘴上却文绉绉改用汉语说道:“我这个呼源于传说,出自远古时代贤人呼子先,属于以先祖名号为氏,在史籍列仙传中记载:有仙人呼子先。在其后裔子孙以及门人弟子中,有以先祖名号为姓氏者,称呼子氏、子先氏,后呼子氏省文简改为单姓呼氏。

    这番话一半来自阅读,另一半则是信口胡诌。全部的秘诀只需一个字就能概括:拖!在千门中,这个拖字诀经常会用到。当需要回避某个敏感话题时,就故意把话题扯的山南海北,越远越好。拖延时间,泯灭对方对之前话题的兴趣。甚至是在不利的局面下拖延到本方援兵赶到。

    呼雷豹对此毫无所觉,这会儿他聊性正浓,兴奋的说道:“我是在乔巴山出生的,我姓呼,你也姓呼,咱们虽然不是同族,却是同姓,这实在是太巧了。”

    李牧野于是又趁机招呼他吃羊肉,随即又点了一盆羊肉,叫了两大壶酒,另外给那俩人也点了两盆羊肉两壶酒。

    蒙人心性简单好交友,一碗酒下肚就是朋友了。呼雷豹很高兴,立即敬酒表示感谢,一个劲儿夸李牧野够朋友。俩人推杯换盏,喝的热热闹闹。李牧野随口问道:“呼兄弟,你是做什么的?”

    呼雷豹道:“我是孤儿,本来是给有钱人放马打草过日子的,前些年遇到个汉人,说我适合给他当徒弟,就把我带到中国在阴山里住了几年,后来我师父老了,就写了一封信把我介绍给森大爷了,帮他养养动物什么的。”说着一指那两头奇兽,道:“那是阴山雪豹,另外那个是鬃猎狗,都是我养的。”

    “看着挺吓人的。”李牧野道。

    “这不算什么,森大爷在西边大山里圈了个放养基地,专门培养各种野兽给贵人们打猎的,上千斤的野猪和棕熊多的是,还有老虎狮子。”呼雷豹一边吃一边说道:“反正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全都有。”

    “养这么多动物,那一年得多少钱喂啊?”李牧野道:“你这位森大爷肯定是个大老板吧。”

    呼雷豹道:“那是肯定的,森大爷是蒙古国的贵人,管着累死几匹马都跑不完的土地,他住在三艘飞艇吊起来的房子里,那上面我去过一次,里边用的东西全都是黄金做的,那房子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什么肤色都有,一个比一个漂亮,他的纯血马场里养着最好的纯血马,吃的草料都是从澳大利亚空运来的。”

    “呼兄弟,你这吹的有点没边了吧?”李牧野吃的差不多了,慢悠悠不慌不忙的逗他的话。

    “我们蒙古汉子不像你们汉人喜欢吹牛,我说的全都是实话。”呼雷豹说道:“森大爷的买卖做到了全世界,那些中东阔佬每年都会在春季里来找森大爷做生意,还有那些欧美的大亨,最喜欢来森大爷的地盘上打猎了,我就伺候过好几次。”

    他说的要比提莫夫提供的情报详细多了,虽然不免带一点个人臆想色彩,但比较而言更直观立体。

    这是个喝了酒嘴巴就没把门的主儿,李牧野存心套他的话儿,又说道:“那要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很忙才对,怎么大老远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来了?”

    呼雷豹道:“森大爷派的活儿啊,命我带着猛兽兵团来配合森大爷的卫队捉一个汉人。”

    李牧野道:“难怪你一进门就问我是不是从西边过来的,看样子这人你们还没捉到?他干啥坏事了,这个森大爷要捉住他?怎么不找政府骑警帮忙?”

    呼雷豹嘿嘿一笑,道:“这地区方圆两百公里的骑警都是森大爷养着的,让他们干啥就得干啥,真用得上早就用了,只是那个汉人也不简单,昨晚我们布置下天罗地网都没捉到,那些普通骑警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方圆两百公里,算起来就是十二万多平方公里,比内地有些省份的面积还大。听上去有些夸张,对李牧野来说却并不超乎想象。蒙古高原地广人稀,大约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当于四十多个台湾省的土地上才生活着不到三百万的人口,以霍森的实力从蒙古政府手里弄到这么大地盘并不足为奇。

    这国家的矿产资源丰富,畜牧业发达,绝大多数资源被少数人掌握,贫富差距巨大,社会阶层两极分化十分严重。既有如乌兰珠那样的赤贫家庭,也有霍森这样的占据了许多社会资源的商业巨头级大亨。

    如今跟霍家已经势同水火,作为对手,自然是了解的越多越好。

    李牧野看一眼时间,距离跟小芬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难得遇到这个浑浊闷楞的直肠子巨人,便想趁着这点时间从他嘴里多套些内情来。于是又点了一盆羊肉叫了四大壶酒。

    “呼兄弟,我这趟真没白来,遇上你算是开眼界啦,别的不说,就那俩动物就够我涨见识的了。”李牧野一边敬酒一边继续说道:“我在这边做生意也有几年了,都不知道蒙古草原上还有像那位森大爷那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我听你这么一说,就感觉这位森大爷太了不起了,他的生意做的那么大,肯定需要很多人啊,人吃马喂一天的消耗得多大,这是大生意呀。”

    呼雷豹端起碗一饮而尽,自己又满满倒了一碗,道:“你们汉人的脑瓜子就是灵,我随便跟你说几句,你就立刻想到做生意的路子了。”

    李牧野道:“没办法,现在饭碗不好混呀。”

    呼雷豹道:“你是开饭馆的,森大爷的地方叫不夜城,里头有自己的食堂,还有自己的果蔬种植基地,鸡鸭鱼什么的也都有养殖的,供应上万人都没问题,也就粮食需要从俄罗斯那边采购。”

    这人身负奇术,又是忠勇耿介的性子,看来是深得霍森的倚重,只是为人情商不高,并未将这份信重加以利用为自己谋些名利好处。李牧野一边听一边思忖着,听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把握到了什么,连忙问道:“粮食从俄罗斯采购?为什么不从中国买?不是会便宜很多吗?”

    “森大爷的一个朋友在老毛子那边有关系,可以买到便宜又好的粮食,所以我们那都是从北边进口粮食。”

    “俄罗斯那边的粮食这几年都挺紧张的,出口管制很严格,看来森大爷这位朋友很不简单嘛。”李牧野慢条斯理的说着,忽然似不经意的随口问道:“你知不知道森大爷的这位朋友叫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