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一十二章 逃出生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一十二章 逃出生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美丽女人迷死男人,放蕩女人爽死男人,温柔女人爱死男人,有才华女人勾死男人,眼前这个专门打死男人。

    傍晚时分,一座地下河贯穿造成的溶洞中。

    这大妞不是一般凶悍,为防万一,李牧野用她自己的衣服和裤带把她五花大绑后才出手把她弄醒,不是为了救人,只是想从她口中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另外留着她的小命是想用她做人质。

    “咳!”霍静珊在剧烈咳嗽中醒过来,睁开眼,一双浅蓝色的眸子如湖水般澄净。

    李牧野跟她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举着手枪目不转睛看着她。尽管已经捆的结结实实,还是不能完全放心。

    “你是李牧野?”霍静珊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境况,却没有什么惊慌的表现。

    显然,这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强大的女人。李牧野点点头,道:“我现在已知道你叫霍静珊,如果你不能提供些别的有价值的东西,我就准备送你去见阎王爷了。”

    “那样的话你惹大麻烦了。”霍静珊从容的说道:“我三叔带了几百人过来,有呼雷豹的猛兽兵团在,你被找到只是迟早的问题,留着我做人质,你才有机会走出扎门山区,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言之有理。”李牧野正用短刀劈柴,向她摆手示意:“说下去,除了那个呼雷豹外,你三叔身边还有什么牛逼人物?”

    “李牧野,你不要心存侥幸了,这里已经是外蒙的地盘,不会有人来接应你的,你那两个同伴就算逃出去了,短时间内也不要想能召集到同伴来到这里接应你离开,这里可是扎门魔域,地表到地下有许多层,是世界上地貌结构最复杂的山区之一,我三叔在这边经营多年,别说是区区小股佣兵部队,就算是共和国的正规军没有几万人也不要想攻进来。”

    “难怪我的手机打通了电话,他们却没办法锁定我的位置,原来是这鬼地方有许多层的缘故。”李牧野道:“你喊霍森三叔,那一定是霍泽先生的掌上明珠了?”

    李牧野的手机是防水的,功能不多,但胜在信号强大,自带太阳能充电系统。昨夜脱困后便循着水道来到这里躲避。一来隐秘,二来此地有地热温暖,三来稍作休整联络一下小芬。确认她和老崔是否突围成功。

    在电话里得知昨晚二人仗着特工一号超强的性能突围出第一道封锁后又遭遇到步战车封锁,很快被缠住了,正难分难解的时候对方忽然鸣金收兵,二人这才脱险。老崔已经联络到了张金亮和五十名貂熊佣兵兄弟,但他们却因为磁场干扰没办法通过手机定位锁定小野哥的位置。

    “我只是父亲上百个儿女之一罢了。”霍静珊语带不屑的说道:“李牧野你不要想着能用我要挟父亲,霍家的儿女多的不值钱,他可不是那种为了儿女情长不顾团队大业的小男人。”

    “你一会儿说让我留着你做人质才有机会逃离,一会儿又说你在你父亲眼中没什么价值,你到底想让我相信哪个?”

    “在我三叔眼中我当然有一些价值,但在我父亲眼中我的价值是有限的,这二者之间矛盾吗?”这大妞儿似乎对自己当下的处境严重缺乏认知,气定神闲的说道:“李牧野,我得承认你的奸诈和冷静的确超出了我们对你的评估,以你区区不入一流的实力居然能从我手中逃掉,简直堪称创造了奇迹,可你的奇迹也就仅此而已了。”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李牧野扬起脸看着她,手中短刀点着她说道。

    “就凭我已经挣脱了你加在我身上的束缚!”

    随着嘣的一声!霍静珊已经将李牧野用她外衣割成的布条崩的寸断,整个人霍的一下站起,猛扑向李牧野。

    砰!

    短刀上的轮式手枪毫不犹豫开火了,准确命中了霍静珊的当胸,把她整个人打的倒翻出去。与此同时,李牧野右手戒指里的牛毛针也瞬间发动,牛毛针含有强烈麻痹类毒素,而轮式手枪的弹头则含有溶血类蛇毒,虽达不到致命含量,与牛毛针一起使用却可以大幅度提升牛毛针的威力。

    霍静珊先是当胸中枪,尽管她极力后翻避过正面冲击,却还是受了伤。而李牧野暗算得手后却毫无收手的意思,又在电光石火的瞬间给她补了一下牛毛针,可怜这位霍小姐根本来不及发挥身上的厉害功夫就又着了道儿,这次却是瞬间连中两种毒素,麻痹毒素在溶血毒素的辅助下,顷刻间让她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李牧野一个健步窜上去,抬脚踩在她正在流血的丰满胸脯上,因为溶血毒素的作用,虽然只是皮肉伤却一直在流血。霍静珊疼的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嫌命长还不容易?”李牧野手持短刀蹲下身子,用刀尖压在她脸颊上,阴狠的:“老子既然能捉住你一次,就有本事再捉你一次,但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再给你翻身的机会了。”说着,刀子往下,直接划开了霍静珊身上的衣物,从上到下一件不剩,把她剥成了没皮的白羊。

    男怕打脸,女怕剥衣。再强的女人到了这时候也会变的脆弱。

    霍静珊哭了,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李牧野,咬牙切齿道:“姓李的,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个女人,你真是男人的耻辱!”

    “废话留着以后慢慢说吧。”李牧野从身上避弹衣的内衬里找出带有凝血剂的急救速干纱布,直接用手指将嵌入胸口的子弹挖出后,迅速给她包扎上。

    轮式手枪几乎没有枪膛,并且受到口径和装药量的限制,子弹的威力有限,加上霍静珊功夫修养高深,比较常人她的身躯要坚韧的多,又及时避过了正面冲击,所以造成的创口并不是非常致命。包扎好以后短时间内便无大碍了。

    李牧野再次把她捆起来,只是这次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不但剥光了她的衣服,并且还特意参照岛国动作片的方式弄了几个反向关节的绳结。自己又狠命的发力拉了几下,确认不能再挣脱了才作罢。

    “臭女人,白长了这么可爱的皮相,比老虎还凶狠。”李牧野用布条编了根绳子套在她脖子上,威胁道:“你一定不希望自己这个样子被拉到大庭广众之下吧?”

    霍静珊一语不发,只是用冷飕飕的目光死盯着李牧野。

    一个女人沦落到这个地步,什么尊严都没了,只剩下一腔怒火和无尽仇恨。如果有机会,她一定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李牧野忽然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她身上,道:“可你现在起码还活着,易地而处,我若落到你手上就只有死路一条,你觉着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下,我对你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很难理解吗?”

    “哼!”

    “随便你怎么生气吧。”李牧野道:“总之我这么做也是被你逼的,打又打不过你,只好用些无耻的手段来限制你。”

    “姓李的,你一定不得好死!”

    “多谢你的美好祝福,我一定按照你指点的方向努力活到死。”

    “你起码给我套一件贴身的内衣,否则我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我怕你穿上衣服立刻又不老实了。”李牧野道:“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全身上下的东西都在你眼皮子里装着呢,哪找衣服给你穿去?”

    “你祈祷你别落到我手上。”她蜷缩在李牧野的外衣下,瑟瑟发抖说道。

    “都到了这步田地就别扔狠话了。”李牧野走过去毫不怜惜的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道:“逞口舌之利的下场就是这样,懂吗?”

    霍静珊再遭奇耻大辱,气的咬牙切齿,却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愤恨的瞪着眼睛。胸膛一起一伏,呼吸越发短促。

    “他吗的,你别把自己气死了。”李牧野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忙过去掀开衣服,看了看她受伤的部位有没有出血,又将包扎好的急救纱布揭开,不愧是腐国谍报部门出品的神器,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那伤口处已经结痂封口。

    “你,你,你还看。”霍静珊上气不接下气说道:“我,我,我跟,跟你拼了。”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急怒攻心,竟眼睛一翻,哽咽的晕了过去。

    “这就气晕过去了?”李牧野轻轻在她脸蛋儿上拍了拍,一点反应没有。

    暗自思忖:这女人一刀杀了最干脆,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又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小野哥还真有点下不去手。这人质带在身边其实并无多大意义,而且还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雷,不如就把她丢在这里,自己有飞天夜甲,并不受这里的复杂地形影响,脱身应该不难,外头天寒地冻,这洞里头有温泉流过,还不至于冻死了她。

    临走前将身上的避弹衣内衬扯下来留给了霍静珊,收拾好其他装备后单枪匹马出了溶洞,四下里空旷幽深,只依稀有野兽嘶吼从远方传来,知道不能犹豫,左右观察后选了一棵大树,手足并用迅速爬到顶端,猛然打开了飞天夜甲,纵身一跃,振翅腾空,按照鲲鹏道人传授的御风之术展开三丈巨翼乘风翱翔,奔着太阳相反的方向飞去。

    登空翱翔,巡狩九天,扑面而来朔风凛冽,一股揽月豪情油然而生。恨不得能直上云霄三万丈才痛快。可惜那鲲鹏道人早有明言,这飞天夜甲的飞行原理与大气压强有关,离地太高气压变化,飞天夜甲的龙筋丝骨就会失去支撑无法御风。说白了,这就是一件加强加大版的飞行翼装,轻身和御风都是起辅助作用的,并无其他玄奥之处。

    尽管心如明镜台,知道这飞天夜甲秘术并非什么神奇法术,也是源自物性天择的科学客观规律。可人在当空高高在上,俯瞰世间的感觉实在是很玄妙一件事,不知不觉中会提升人的眼界和境界。

    靠着双肩震动控制飞天夜甲御风飞行了大约几十里,眼看着下方出现一片民居集市,这时候身心疲惫,腹空肚饿,后背的肌肉酸麻,已经很难自如掌控飞天夜甲,这才选了个镇子外四下无人的所在降落下来。飞天夜甲收起后看上去就是一件浅蓝色马甲。

    双足落地,顿觉心跳如鼓,体力消耗巨大,精神也十分疲惫。拿出手机来打给小芬,这次小芬很容易就通过手机信号帮李牧野锁定了位置,原来前面的小镇叫喀左那旗。李牧野决定到小镇上吃点东西,休整一番,跟小芬约了大概的见面时间后,出于谨慎又拿出一枚许扬尘送的易容丹抹在脸上改头换面后便向着镇子走去。

    很容易就找到镇上唯一的饭馆,那是一座土垒灰抹白地蓝棚的干打垒建筑。看着不怎么样,但很防风。走进去只见一片空旷,随便找了一张桌子,老板娘过来招呼客人,李牧野会一点蒙语,简单沟通没有问题,捡现成的点了一盆麦饭石圆葱焖羊肉外加一大锡壶马奶酒。

    不大会儿老板亲自端上来了,热腾腾香气扑鼻。

    李牧野就着香浓的高度马奶酒,大快朵颐,吃的好不痛快!

    一盆羊肉吃了一多半的时候,饭馆又来了一伙客人。

    共计三人,两个蒙古族装扮的汉子走在两边,各自牵了一头野兽,左边一头是满身灰白相间花纹的大猫,与寻常猫科动物有别,此物生了一双蓝眸,尾巴又粗又长,爪如虎,体态似豹,顾盼之间似有高山之王的威仪灵动。右边那人牵的是一头犬科,似狼非狼,似狗又非狗,遍体花斑,鬃毛老长,体型硕大如驴,一双死鱼眼透出冷漠无情的残忍光芒。

    当中一人是个身高超过两米五的巨人,长了一张巨大的国字脸,阔口咧腮,地包天的下巴,扫眉狮鼻鲶鱼嘴,深眼窝里一双金黄的虎眸跟鬼火似的,一进门就盯上了已经面目全非的李牧野。径直走过来用蒙语瓮声瓮气问道:“你是不是从西边的山里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