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零八章 别人伤身他伤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零八章 别人伤身他伤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爱情的发生有时候真是毫无道理可言。而且一旦形成了某种情怀,就会让人变得盲目和不计代价。

    吴三儿面对小芬一巴掌拍碎大理石的威慑,居然又一次对李牧野做出了摇头的表态。

    这王八蛋居然对这坏女人用情这么深?此事大大出乎了李牧野的意料。他看着吴三儿,这老家伙腿肚子都在颤抖,却仍强自拦在江雪茹身前。

    “真看不出你还是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主儿。”李牧野一指江雪茹,问吴三儿:“你看上她哪儿了?”

    吴三儿尽量挺胸扬脖,让自己看上去无所畏惧,道:“江老师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我十分仰慕她。”

    李牧野点点头,又看了看江雪茹,问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这辈子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

    江雪茹被问的一头雾水,狐疑的看着李牧野,下意识的反问:“我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关系。”李牧野忽然有些意兴阑珊,这个女人所表现出的健忘反应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绝情。二十年前的李牧野模样跟现在比变化很大,但却并非无迹可寻。作为亲生母亲,面对面坐了这么长时间,她只要在这二十年当中稍稍惦记过这儿子,也断然不会忘记的这么干净。他站起身对小芬吩咐道:“给他拿五万块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五万块钱?”吴三儿一下子没管住嘴巴,秃噜出一句来。

    李牧野道:“我知道你不服气,还想着要通过别的渠道办了我,没关系,我这个人向来讲理,给你这五万块钱就是汤药钱,完事儿以后你不服气,该怎么办还可以怎么办,不过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往北走,那辆车是我的,黑道白道你可以随便想办法。”说着,一指那辆特工一号,起身向外便走。

    小芬和老崔赶忙快步跟上。

    身后吴三儿碍于江雪茹在身边,强撑场面叫道:“小子这话是你说的,我跟你没完”江雪茹打断了他的话,说:“三哥,算了吧,别生气了,这小子同意赔钱就是已经服软了,咱们这个岁数了,跟个毛孩子没什么好计较的。”

    李牧野行至门口,听到这句话后忽然顿住脚步,回身看了一眼,四目相对的瞬间,江雪茹选择了回避。

    ??????

    “大叔,那女人究竟是谁?”小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满足我的好奇心,你今天的表现简直太奇怪了,在我心里,你可不是那么容易失控的人。”

    “一个忘记很多年又忽然想起的人。”李牧野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观,有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曾经很重要,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还跟我打哑谜,那好,我就猜猜看。”小芬扳着手指分析道:“重要的人,肯定不是你姐,首先年纪就不对,而且大姐待你那么好,你们相遇了怎么会认不出对方。”

    “别猜了,那是我生母。”李牧野叹了口气,问道:“是不是有点意外?”

    “简直太意外了。”小芬深知李牧野底细,知道江雪茹当年做了什么事,也知道李牧野和李牧原姐弟两个是怎么长大的,更知道李牧野因为李牧原的不幸经历,对那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怀有怎样的恨意。所以她没有用任何语言来安慰心爱的男人。她只是对着他张开了怀抱,用女人温柔的胸怀来温暖男人的心。

    “我从没想过要找到她,也从没放弃过找回姐姐。”李牧野道:“可惜天不从人愿,以军情局的能量满世界寻找都找不到姐姐的踪迹,我就这么瞎冲乱撞却让我在这里遇到了她,真他吗是个笑话。”

    “大叔,你还恨她吗?”

    “谈不到多恨了。”李牧野道:“恨是因为还有期待才会恨,自从我决定对那个欺负我姐的流氓拔刀,就已经对她彻底死心了。”

    哀莫大于心死,没有期待自然无所谓爱恨。

    小芬叹了口气,道:“大叔,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我觉得你还是有一点点在乎的,不然你又何必给她那么多难堪。”

    “我他吗难道还要认下她,然后扑到怀中大哭一场吗?”李牧野没好气的说着,忽然来了脾气,一个怪蟒翻身将小芬按在床上,对着圆润饱满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

    “哎呦!”小芬发出一声痛呼,却紧紧的抱住了男人。

    良久。

    “好些了吗?”小芬看着受伤野兽似的男人蜷缩在那里,目光温柔的像流淌的泉水,指尖在男人精壮的肌肉上划过,轻声道:“不够的话,随时还可以继续,不用太怜惜我。”

    “对不起。”李牧野忽然翻身坐起,将她紧紧揽入怀中,疼惜的看着她身上刚才粗暴方式留下的痕迹,懊悔的:“我错了,我他吗就是天字一号的大混蛋。”

    “没关系的。”小芬笑的甜蜜,语声更温柔:“大叔,我喜欢你用任何方式爱我,真的,这点疼跟练功的苦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可练功的苦跟看着你难过我却帮不到你的滋味比起来又更加微不足道了。”

    李牧野惭愧的:“我何德何能?”

    小芬执着不悔:“你是我的天下无双!”

    李牧野心下温暖,抱着她:“我不会再为那个女人难过了。”

    小芬小鸟依人:“你会为她难过才是让我感到高兴的事。”

    李牧野诧异:“为什么这么说?”

    小芬笑道:“因为我喜欢这样的你,那个几乎不会犯错的男人只会让我崇拜,而这个也有脆弱情感的男人则满足了我身为女性疼爱关怀自己所爱男人的需要。”

    “我是天字第一号的混蛋,你是天字第一号的小傻瓜。”李牧野用手指丈量着小芬的长腿,道:“你上辈子一定把我害惨了,所以这辈子才来还债的。”

    “不对,是我上辈子对你不够好,所以这辈子又追来继续爱你。”小芬调皮的捏住李牧野的鼻子,道:“大叔,不管你遭遇了什么事,开心的和不开心的,都要记得跟你的小助理一起分享一起承担啊。”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天色将晚的时候,车速慢了下来,最后停在里内蒙境内的一段国道旁边。

    下了车,老崔把后车舱的外雨棚打开,支起烤肉的架子,仨人开始准备晚餐。

    天风飒飒,月朗星稀。

    在这样的夜色下,在熊熊炉火中,人间烟火的香味扑鼻而来,一种真实的仿佛虚幻的存在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老板,牛肉我要三分熟的。”老崔指着大块黄牛肋肉,一脸期待的说道。

    李牧野说了声好,转而问小芬:“你呢?要不要试试你崔哥的重口味?”

    “才不要。”小芬道:“我要吃口感好熟透了的。”

    肉烤好了,就着白鹏管理的酒厂生产的最顶级的伏特加,老崔喝嗨了,从车里拿出把吉他来,一边唱一边喝。小芬也兴奋的跟着音乐翩翩起舞。以她夸张的长腿和窈窕的身姿,轻灵曼妙的舞蹈动作,的确很容易让人忘却一些烦恼事。

    这俩人存心在逗小野哥开心。

    李牧野十分配合的笑着给他们鼓掌。

    “大叔,要不要陪我来一曲?”

    “还是算了吧,我就看着你跳,挺开心的。”

    “老板,再来一瓶,喝好了睡一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了。”

    “你少喝点,明天不休息,直接出境了。”

    “明天晚上这时候就能见到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