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零六章 突如其来的邂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零六章 突如其来的邂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什么不虚与委蛇先答应下来,咱们现在的麻烦够多了。”小芬仗着男人的宠爱,无所忌惮的问道。

    “因为我虽然无耻,却并非无底限。”李牧野侧卧着,头枕着长腿小助理的光滑富弹力的大腿,眼睛看着车窗外的景观,嘴里念叨着:“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什么意思?”小助理低头看着男人的睫毛,弯下身子轻轻吻了一下。

    “小的时候家里暖气冻坏了,冬天屋子里冷的厉害,我姐就这么抱着我一边数日子一边哄我睡觉。”李牧野道:“我是从苦日子活过来的,对这个世界本没多高的奢望,这时代的野心家已经够多了,不缺我一个,老袁曾对我说过,当财富和资源过度集中时,后果就是绝大多数人的不幸换来极少数人的为所欲为,如果我同意加入太平会,只会加剧这种演变进程。”

    “只是暂时应对一下,缓解一下袁老师身上的压力。”小芬道:“你知道的,最近政商两界好多人都在找咱们的麻烦,袁老师虽然有才干,咱们的人手也能勉强应对,可这么下去总归不是办法,而且国内国外都是对头,压力实在太大了。”

    “大叔,我知道你心里头最在乎的不是成败,我也最欣赏你这一点,其实我只要能陪在你身边也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小芬的手温柔抚摸着男人的额头,继续说道:“可有很多人还是在乎的,袁老师在乎,老崔也在乎,晓琪和安娜姐更在乎,我们不可以这么任性的,汉高祖不也曾归顺于霸王麾下吗?”

    “你是想说大叔缺乏大人物的胸怀,忍不得一时之辱?”

    “我只是有些害怕看到你四面楚歌的样子。”

    “刚才不是还把大叔比作刘邦吗?”

    “可你现在行事却越来越像霸王一样任性。”

    “我要是霸王,你就是我的虞美人,咱们生死都在一起,倒也不错。”

    “我当然愿意与你同生共死,可咱们俩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咱们要是败了,安娜姐和小安琪怎么办?还有你姐姐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娜娜姐结婚以后生活的不幸福怎么办?我爸爸养我这么大,差不多已把我当成了他的全部,他又怎么办?还有老崔和貂熊佣兵两百多名从太岁村出来誓死追随咱们的青年又如何?”

    小芬认真的:“大叔,考虑一下吧,咱们没必要树立那么多强敌呀。”

    “你说的全对,唯一错的地方就在于看不出火候来。”李牧野抬起头,示意她躺下来,然后把她挽入自己的臂弯儿,继续说道:“太平会现在招揽我是以居高临下的态势做的,霍泽也好,利维拉尼也罢,来找我麻烦,也是以相同的态势来的,归根结底,咱们的实力还没有被正视认可。”

    “这有什么关系呢?咱们只是想缓解一下当前的压力。”小芬一翻身,趴在男人身上,掰着手指头计算道:“只要缓过这几个月,牧野农业的资金就能回流,牧野商贸在欧洲主流市场刚见起色,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兑现盈利预期,让财报看上去更好看,进而刺激农工银行的股价继续攀升,咱们也才有更充裕的资金开辟雅库特和车臣地区的独有资源,同时为国内的红叶工程集团和金源正何提供资金保障……”

    “你说的都对,但是现在火候未到,无论有多大压力都必须抗住。”李牧野道:“理解不了是吧,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说太平会为什么死乞白赖的一定要把我拉进去?利维拉尼当初对付我又是为了什么?”

    不等小芬回答,李牧野自问自答道:“当然都是为了利益,太平会派了一个南峰园的孟庆夫出来,这人的资产已经号称数百亿,在太平会中的地位却还不是第一等的,咱们入会又能怎样呢?我想不会高过孟庆夫,所以就算投靠了太平会,也只会是被盘剥的二等公民地位。”

    小芬若有所思,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又道:“他们现阶段对咱们的实力还缺乏认知,就算加入了太平会,也不会改变什么,甚至只会让他们更变本加厉的针对咱们,只有扛过了这一段,让他们真正见识到咱们的实力,派出够分量的人物亲自来招揽,才是合适的谈合作的时机。”

    “小脑瓜真聪明,一点就透。”李牧野夸赞道:“就算只是虚与委蛇,咱们也该把自己卖出个匹配的价钱来。”

    “可是这样一来,要面对的风险就太大了。”

    “国内不让步,国外却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李牧野道:“咱们这次出去就是去减压的。”

    “减压?”小芬不可置信的:“怎么减?你杀了霍山,又杀了利维拉尼家族那么多人。”

    “尽人事,听天命。”李牧野道:“不管是利维拉尼还是霍泽,至少知道我们的实力,在俄罗斯和远东,我们还是有些实力和底牌的。”

    ??????

    车入省城,行进缓慢,对讲机发出呼叫信号,李牧野按了接通键,老崔说前面封路了,有保安说前面有大明星在这里拍戏,然后把这片街区的路全封锁了,前面有车挡着,后面也有车顶上来,看样子要堵一阵子了。

    “那就找个地方停下,咱们下车吃点饭去。”李牧野不在意的说道。

    仨人下车,出于好奇,往前凑了凑。

    李牧野随口问身边瞧热闹的另外一辆车上的人:“什么人在这拍戏,还牛逼到把路都给封了?”

    那人道:“三哥在这拍电影。”

    “三哥?”李牧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问道:“哪个三哥?”

    “吴三儿啊。”那人道:“你这口音也不是外地的,三哥是谁还用问吗?”

    小芬凑过来八卦了一句:“拍的什么戏啊,女主角是哪个?”

    那人抱着肩膀往里看着,随口道:“都市情感戏,女主角听说是个从美国回来的女演员,岁数不小了,但贼漂亮。”

    街上聚拢起很多瞧热闹的人,把正在拍戏的一家西餐厅围的水泄不通,仨人个子都高过平均值,站位也算比较靠前,所以里边的情形看的很清楚。

    那位三哥演的是一个妻子出国多年的离婚男,忠厚可靠,独自养大一双儿女,还经营起一份产业。女主角从海外归来,因为思念一双儿女,就想跟离婚男复婚,但离婚男已经跟西餐厅的女老板恋上了,大体就是这么一场三角恋的戏。

    李牧野耳聪目明,听见那个自导自演的三哥一直在给背对观众的女主角说戏,所以略约听了个大概。

    本来只是想敲个热闹,看个新鲜好玩儿,就在李牧野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主角忽然回了一下头。

    只一瞬间,李牧野便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离家多年的李中华原配妻子。也就是干妈史珍珍口中骂了许多年的坏女人江雪茹。李牧原和自己的亲妈。

    心不争气的突地跳了一下。眼神也不听话的锁定在女人身上,不会错的,就是她!

    “大叔你在看什么呢?”小芬语气带着一点不屑:“都那么大年纪了,有什么好看的。”

    “是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好看的?”李牧野在心中顺着小芬的话自问了一句。二十年过去了,她的样子似乎变化不很明显,五十多岁的人竟活出了三四十岁的风采。很多年前就已经当她不存在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就像一个被深埋多年的粪坑忽然被挖出来,扑鼻而出的臭气一下子涌上来,让人熏熏欲呕。

    看到她就想起了李牧原,想起姐姐,心中便不禁怨念横生。姐姐这辈子经历了太多不幸,而一切不幸的源头正是来自这位亲生母亲。但是怨归怨,真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却似乎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以小野哥今时今日的江湖地位和过往阅历,早已不需要再把她放在心上。

    “一个从前的熟人。”李牧野道:“忽然看到了,感到有些意外。”

    “哦。”小芬的回应里充满了怀疑:“你可不像是那种为某个突然出现的熟人出现情绪波动的人,她又不是娜娜姐。”

    “是谁都不重要了。”李牧野毅然转身说道。

    “不是因为爱,那便是因为恨了。”小芬又看了一眼那女人,忽然道:“通告上吴三儿称她做江老师,那也该有五十多岁了吧?”

    “不许问,也不许猜!”李牧野粗鲁的抓着她的后脑勺,弄乱一头秀发,硬生生捉着她准备离开。

    这时候路口忽然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循声看过去,却是一辆急救车想要通过这里。车速不慢,径直往里开,人群纷纷闪避,李牧野的车比较大所以有点碍事,老崔回到车上尽量躲避,甚至骑到了人行路上。

    救护车最终被保安挡在路上,车上值班的医护人员喝令保安挪开隔离带和障碍物遭到了拒绝。那保安自称是东北大舞台的员工,他们单位这片街区拍戏的事情已经向市政府相关单位报备,除非三哥发话,否则任何人也别想在这时间段通过。救护车上的医生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按捺不住跟这混蛋争执起来。这时候从西餐厅的剧组工作人员中走出个黑大个来,到了近前二话不说,一拳便将那年轻的医生打倒在地。

    看热闹的人群中,一个小伙子忍不住站出来问了一句,你怎么打人?那黑大个叫了一句打人咋地,多管闲事连你一起揍。说着过去对着年轻人当胸就是一脚。年轻人也不含糊,一把抱住了这厮的腿就想还击,结果从西餐厅里又冲出十几条大汉来,如狼似虎扑上去就把年轻人打倒在地。

    这群王八蛋,太无法无天了!

    李牧野一皱眉,眼看小芬就要按捺不住,赶忙冲老崔使了个眼色。

    老崔过去将见义勇为的年轻人从大汉当中抢了出来,顺手扇趴下了两个。本来已经震慑住了全场。可就在这时候,一个女人忽然不耐烦的说道:“三哥,这什么情况啊,咱们拍戏呢,艺术创作最重要是专心,不能被打扰,您不知道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