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两百零二章 江湖路远不如乘风归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零二章 江湖路远不如乘风归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江湖道,走得越远,同道知音越是难觅。

    漫天白雪下,两个孤独于世界之外的男人跋涉于阴山深处。

    “为什么不趁机杀了他们?”

    “因为杀了他们,就会有更厉害的人物来继续他们的任务。”许扬尘道:“贫道不能确定下一次来的人是谁,与其如此,不如留着他们,心里还更有数些。”

    李牧野又问:“我一直不明白霍泽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别告诉我是这仇结的还不够深。”

    许扬尘道:“有人警告他,如果他敢踏入华夏领土一步,会有一些厉害人物包括跟他同级别的曹林加入到追杀他的行列里,他虽然位列武榜六大天王之一,却幸亏是之一而不是唯一。”

    “这一路你已经教了我很多东西。”李牧野道:“从您这里,我大开眼界,才知道世间千奇百怪,物性各有千秋,徒手打穴,混物成毒,若用之得当,杀人或救人只存乎一心,您以天雕为眼,以地鼠为耳的手段我已经学会了,还有那些诱发对头心梗的混毒食克方子我也已烂熟于心,另外还要谢谢你送的百宝囊,有道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别急!”许扬尘笑了笑,道:“说实话,李先生对奇门诡术的领悟力的确让贫道十分意外,那些左道小术虽难登大雅之堂,却也是历代祖师观物性,察经典累积的智慧结晶,贫道原以为没有三万里行程你是不可能掌握的,却不料想这才出来不到五千里,你便已经能将其中大部分运用得法了,入手之快,着实出乎了贫道的意料。”

    李牧野道:“或许是少年时学了一些千门技巧,总算有些根基,又跟这一行有缘吧。”

    许扬尘道:“我教你的这些都只是皮毛之术,却并非道,左道一门还有不传的修性命的养生之道,暂时还没办法传授给你,这道虽然不及术能直接作用于人,却是道门修行养命的根基,习之得法,可以强健精神,感知自然万物变化……”

    李牧野听出他有拉自己入左道门户的意思,道:“我俗事缠身,归心似箭,恐怕没办法接受您的美意。”

    许扬尘微感到失望,道:“缘法未至,强求无益,随便你好了。”往前一指,又道:“前方百里之地有一座独峰,我那位精通飞天夜甲之术的道友就在那里隐居,跟他见过面以后,你就可以自行离去了。”

    “这个什么飞天夜甲你说了好几次了,究竟是什么鬼门道?”李牧野奇怪的问道。

    “鲲鹏展翅,扶摇九万里称王。”许扬尘流露出悠然神往之色,道:“我这个道友出身夜甲小奇门,江湖人称青云之首,乃是文榜上大大有名的术士之一,说起他这一门的来历,还要追溯到唐朝年间。”

    当年大唐盛世,物华天宝,万邦来朝。彼时有夜叉之国,在流鬼国以北,即今天的东西伯利亚,靠近白令海的地区。其国人非鬼非魅,溯源考究,其人亦是夏后氏苗裔。据新唐书记载,唐代太宗时,有流鬼国使者入长安称臣献表,言说其国以北有夜叉国,人皆彘面獠牙,不通商贸,通晓飞行奇术。

    不光有夜叉国,在古代还记载过夜叉城。

    新唐书西域传中记载,苏都识匿国又叫东曹国,旧有夜叉城。即今天的塔吉克斯坦西北列宁纳巴德与撒马尔罕之间的乌拉求别。该城旧有夜叉,其窟尚在,叫夜叉窟。夜叉窟旁有人居住,多达五百余户。其王族传承有飞天秘术,得其法便可以扶风万里,展翅飞翔于天际。太宗闻讯,传召相见,而后封做九万里王侯,青云之首。

    李牧野听到这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忍不住插言问道:“这个飞天夜甲秘术就是你之前跟我提及过的飞行翼装吧,真的可以不借助外力飞起来?”

    许扬尘摇头道:“关于这一点贫道也不知其所以然,只是见识过鲲鹏道友施展奇术腾地飞起的样子,以贫道所见,那翼装借风力翱翔有余,展翼腾空让一个人飞起来,应该还另有诀窍。”

    李牧野越听越奇,在好奇心的驱策下,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在一座悬崖边,紧挨着峭壁建造起一间石头垒砌的房子。李牧野跟着许扬尘找到这里,见到了这位文榜前十,绰号青云之首,本名陈鲲鹏的大术士。

    据许扬尘在路上介绍,陈鲲鹏原本是在外山一座道观居住,当年破四旧的时候为保护一件祖传宝物与民兵起了冲突,被乱枪打成重伤后飞遁而走,幸亏遇到了许扬尘出手搭救,而后二人结庐山中成为挚友。陈鲲鹏曾有意将身上传承的秘术传授给许扬尘,却因为材料不全,未能如愿。

    到后来,许扬尘年纪日增,待材料齐全时,他已经体魄沉重难以回头,终于与此术无缘。陈鲲鹏引以为憾,曾有过承诺,这件飞天夜甲会一直给许扬尘留着,直到他物色到自认合适的人选便以秘术相授。

    出乎李牧野意料的是,这陈鲲鹏是个身材高大体态匀称的中年人,而并非之前所想象的骨瘦如柴,身材瘦小枯干。

    见面后,两个道人之间十分热络。也许是出于江湖规矩,许扬尘没有把李牧野的身份来历做特别详细的介绍,只是说这便是我找来的传承你飞天奇术的人。陈鲲鹏也不多问,与许扬尘寒暄几句后便把李牧野单独叫到一旁,除了将一件奇轻无比,蓝蕴如烟,金线穿梭于内的马甲交给李牧野外,还传了一个轻身的药方。

    方用:茯苓、桂心各三两,研末,天然土蜂胶制丸如手指肚儿大,日服三次,每次五丸,甜酒水冲服,三至五日见效。

    陈鲲鹏说这方子的道理是用茯苓把人体多余阴沉之水从小便利掉,然后以肉桂充人体一身之阳气来轻身。长久使用,经年累积药性,可达到轻功练就身如燕,跃上金鞍马不知的境界。

    这陈鲲鹏性情孤僻,对外人戒备心极重,虽然以祖传秘术传授,却并无意与李牧野建立什么师徒关系。全凭的是当年一句承诺,便尽心竭力毫无保留的把飞天夜甲的秘术传授给了李牧野。

    解释了药方子的用法和原理后,又传授了飞天夜甲的使用门道。如何练习肩背肌肉骨骼,如何挂甲锁甲,又如何振翅御风借力,其中细节无不交代一清二楚,直到确认李牧野完全掌握了才作罢。

    这飞天夜甲像是用气凝胶之类的东西制成,色如蓝,形如烟,穿在身上几同无物。一双膜状飞翼薄若烟尘,以一种极纤细的金线穿梭为骨,收放自如,收起时折叠贴背完全看不出,展开后长达一丈五尺,薄如蝉翼,宛若烟云。白日里都很难分辨,夜幕之中更加难以看清楚。

    接连数日,李牧野一边服用轻身的药,一边在陈鲲鹏指点下学习这飞天夜甲秘术,直到这一天,陈鲲鹏认为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学下去了,才对许扬尘招呼一声,而后便十分不近人情的向李牧野下了逐客令。

    许扬尘打算在山中与陈鲲鹏盘桓些日子,于是便送李牧野单独离山。

    “回去以后请向秦川兄转告,所托之事,贫道竭尽全力,奈何道止于此,未能竟全功于一役,只以微末之技,勉力一搏,总算不负所托,故友昔日恩情已了,翌日重逢再无牵碍,当可把酒言欢,弟扬尘子日思夜盼,望兄速来相见。”

    又叮嘱李牧野道:“五千里辗转,承蒙不弃粗陋浅薄,举盏邀月共谋醉,嬉笑怒骂皆如昨日,只恨冬风飞雪万里寒凉,吹来酒客乡愁,醉猴儿滋味犹在唇边,佳客惆怅别离,与君相识,幸何如之?愿你此去鹏程万里,商通四海八极,以商道扬我华夏文明大道,雪百年遗恨,便不枉秦川,鲲鹏二兄及贫道一番苦心。”

    陈鲲鹏性情古怪,临别无一言相赠,待李牧野踩在悬崖边的归程时,这性情古怪的家伙却忽然跳过来,飞起一脚踢在小野哥的屁股上,扬声叫道:“既已学会了飞,何苦还让脚底板受罪?”

    飞天夜甲如本能般展开,李牧野乘风而去!

    鞭炮声中,一队高跷表演队伍穿街而过,锣鼓喧嚣,热闹非凡。

    旅途中的李牧野驻足观看,这时候忽然看到街对面一个中年大汉在人群中一闪而过,顿足停身,目光炯炯看过来,冲着李牧野比划了一个手势,指了指镇子外。

    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李牧野是故意暴露行藏让他找到自己的。

    镇子外,咸东平单枪匹马等候着,他显然也瞧出来李牧野是有意暴露的。既然已经做出这样的选择,自然不会再继续东躲西藏。所以,他很放心的等候在这里。

    “一笔写不出两座江湖,大家同道一场,你们何必这般咄咄逼人呢?”李牧野走到咸东平面前十米外站定,道:“这大正月的,你我都只能独在异乡为异客,却是何苦来哉。”

    “废话就不必说了,泽大爷要你的脑袋,不带回去,我没办法交代。”咸东平道:“只是没想到跟你一起的人会是许道人,一时大意,却害苦了两个兄弟,现在人还躺在医院里,这笔账还要着落到你头上。”

    李牧野心知不能善了,多说无益,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圈儿,道:“脑袋在这里呢,怕你没本事拿去。”说话间,手中多了一柄蓝刃轮柄的短刀。

    “来吧,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所谓江湖武榜前五十人物的真功夫有多厉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