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宫白宝这厮蹲过大牢,跑过码头,会一点装神弄鬼的手段,也见识过旧江湖里真有本事的高人,算得上是江湖里趟过来的人物了。李牧野的计划并不复杂,之所以能唬住他,全凭的是叶弘又和鲁源商量出来的这些具体的细节。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来安排每一步环节,把每一种可能影响到宫白宝判断力的细节都考虑到以后,贯彻到整个计划当中。

    还没见到叶弘又,他就已经怀揣了一半的朝圣心情,认定了这个未卜先知的叶神医必定能手到病除治好儿子的病。

    房间里点着檀香,最顶级的南洋货,沁人心脾。叶弘又盘腿坐在蒲团上,手边放着一本半尺厚的大藏经,当中露出一片金镶玉的书签,看样子是合卷不久,刚看到某处。不必看经书内容,只看厚度就让人肃然起敬。

    看面相不过三四十岁的叶弘又穿了一身居士道服,手上提着一串绿松石的珠子,面露和善微笑看着宫白宝。眼神中透露出看破世情的睿智,一指对面的蒲团,道:“坐。”

    宫白宝拘谨的想要施礼,却被叶弘又阻止。

    “恭敬在心而不在形式,我若有德,你自然崇敬,我若无能,纵然你此刻多礼,稍后也会无礼,所以不必多礼。”

    “叶大师,请您无论如何救救我儿子。”宫白宝不敢坐下,跪在蒲团上拉着儿子的手说道。

    “你不必着急,这孩子不是短命之人,得的是杂症而非药石无救的绝症。”叶弘又招手把那孩子叫道近前,探手在孩子额头上摸了摸,道:“神光浑浊,是着了邪秽之物。”又看了看宫白宝,问道:“这孩子是不是经常头疼抽搐?每当犯病,形如癫痫,必定痛苦难当?”

    “一点都没错呀!”宫白宝竖起大拇指赞道:“您真是神医,就这一摸就知道孩子的症状,看来我儿子是有救了。”

    叶弘又摆手道:“那却未必,暂时只能帮他缓解痛苦罢了。”说着,将手压在孩子的额头上,问道:“什么感觉?”

    小男孩儿道:“暖和,热乎乎的,现在好像又凉丝丝的了。”

    叶弘又满意的点点头,提起毛笔来,一旁的扎里蒙干立即送上宣纸一张,在上面刷刷点点写了个方子,道:“这孩子的病来的蹊跷,我也不能根除,只能开个方子缓解一下痛苦,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就自然不会再有痛苦了。”

    “什么意思?”宫白宝眼睛瞪的老大,看着叶弘又寂然无情又似悲天悯人的眼神,颤声问道:“仙长,我儿子难道就没救了吗?您刚才不是还说这孩子不是短命的相貌吗?”

    叶弘又道:“业障不在他身上,却报应到了他身上,你有一笔不义之财来的太黑,损了阴德,坏了天道伦常,但你有七杀星庇护,那复仇的执念报应不到你身上,所以才找到了这孩子头上,这是命数,除非有巧殊菩提女搭救,否则,这孩子无论如何都留不住了,你还是趁着年纪未老,再做打算吧。”

    无情的挥挥手,对扎里蒙干说道:“送宫先生出去,招呼下一位吧。”

    宫白宝哪里肯去,赖着不动,道:“我都五篇儿的人了,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哪他吗还能种出第二根苗来啊,老仙长,您还是行行好,给弟子指点一条明路吧,我要怎样才能救我儿子啊?”

    “你是舍命不舍财的性子,这办法对你来说太过为难,所以我才不想告诉你,徒增你纠结烦恼。”叶弘又叹了口气,又道:“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儿上,我就多一句嘴,替你分说一下。”

    宫白宝赶忙伏地磕头,道:“求老仙长指点迷津。”

    “你多年前在码头集市以装神弄鬼的江湖手段巧取豪夺了一处产业,当年被你夺了家产的那户人家后来出了白事,那人家倒没什么,只是他门户中世代供奉了一尊保家的妖孽对此耿耿于怀,那东西奈何不得你的七杀命宫,便把仇恨记下,最后着落到了你儿子身上。”叶弘又煞有介事道:“现在此物盘踞在你儿子命宫当中,吸收孩子的真命阳火,只等阳火一灭,这孩子便魂归极乐世界去也。”

    宫白宝面色大变,心中暗自骇异,那是多年前的旧事,这位叶先生却如同亲历一般,言之凿凿,半字不假。他赶忙往上磕头,跪爬一步到了叶弘又近前,道:“老仙长,罪人知道错了,但请瞧在罪人家中三代单传的份上给罪人指点一条明路吧,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必定甘心情愿。”

    叶弘又先是为难,而后长叹一声道:“难得你一片赤诚,又爱子心切,我就给你指一条化解之道,走不走悉随尊便。”接着又道:“祸从财来,当从财去,首先你要捐资以求厚德,就是捐款做慈善来积德洗刷你的罪孽,其次你还要把带来祸端的物产以不高于买价出售,这出售有个讲究,买家只能是巧殊菩提女,只有这样,那祸根才会甘愿离开你儿子的身体。”

    又叮嘱道:“切记,一定不能高于当初的买价。”

    宫白宝生出一丝疑虑,问道:“您让我捐款,这钱是由您替我借花献佛吗?”

    叶弘又宝相庄严,道:“是要搞一个正式的捐款仪式,把这笔钱捐给真正需要的人,这才是真正积功德。”

    但凡江湖骗子,前面铺垫再多,到了这一刻都难免会露出狐狸尾巴,但这位叶大师显然不是那道道,人家根本不沾手。

    “我明白了。”宫白宝心底下佩服,唉声叹气道。

    “卖了灯具城没有问题,可我上哪去找这个什么巧殊菩提女啊?”宫白宝道:“还请老仙长再指点的具体些。”

    叶弘又道:“这巧殊菩提女本是文殊菩萨俗家女儿转世,天生的七窍玲珑心肝,生于南方菩提木下,天赋妙相,无与伦比,绝非芸芸众生可相提并论,只要她出现,便很容易认得出来。”

    宫白宝道:“这可为难了,长的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我上哪儿知道谁生了一副七窍玲珑的心肝啊?介不是要了我亲命了嘛,老仙长,您行行好,再指点具体些成吗?”

    叶弘又不悦道:“你这个人太无赖,我已经把话说的十分明白,这种事情讲究的是缘法,你却偏偏要老夫逆势而为道破天机来助你,真是十分讨厌!”说着,隔空一挥手,挥出一股子清香热气扑在宫白宝的脸上,这家伙只吸了一口,便脑袋一阵眩晕,恍惚中听到有人对他说道:“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救你儿子的人早就高价联络过你了。”

    宫白宝粗鄙无文,李牧野用通讯器对他说的前面半句根本没听懂,但后面那句听明白了。他被叶弘又一下子拍迷糊了,眼睛看着叶弘又嘴巴不动,耳朵里却听得真而切真,再看其他人都毫无反应,似乎只他一个人听到了那句话,顿时瞬间生出听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神谕的错觉。

    隐蔽的房间里,小芬抱着李牧野的胳膊,笑的前仰后合,道:“你们这计划也太坏啦,宫白宝这回看来是没跑了,一边给你们数钱,还要一边对你们说谢谢,这个江湖真是太好玩儿了。”

    李牧野道:“还是老叶的手法高妙,这最后一手神谕用的巧妙,但换做别人来肯定会穿帮。”

    小芬道:“也亏他能想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无限通话器放进宫白宝耳朵里这一招,这样一来,宫白宝自己就会去找兵兵姐了,冰冰姐给他高价,这家伙都不敢要啦。”

    李牧野道:“接下来还要让他捐出一大笔钱来,跟电视台合作,弄一个公益活动,让老叶上去耍几手古彩门的戏法,兵兵姐也跟着凑个热闹捐点款,找周伟业出面请几个社会名流跟着凑点份子钱,全都用做慈善事业。”

    “具体做什么慈善?”

    “随便,支持希望工程,或者支援西北地区的沙漠化治理,反正就是要踏踏实实的做事,不能让人挑出半点毛病来。”

    小芬会意的点点头,道:“大叔这是真要把叶伯伯打造成万家生佛了。”

    李牧野道:“是作为一个文化符号,成为咱们牧业集团精神的代表。”

    “行霹雳手段,怀菩萨心肠。”小芬温柔的依偎过来,道:“大叔,我真是太崇拜你了。”

    李牧野道:“别把我说的那么高尚,有一天让你看到我狠起来坏起来的样子会失望的。”

    小芬摇头道:“不会,跟你身边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不是刚出校门的孩子了,懂得单纯的好人做不了大事的道理。”

    李牧野道:“宫白宝进套子了,接下来拿下灯具城,改造一番后,咱们第一家连锁餐馆就可以开业,你别看现阶段这餐馆生意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在未来,我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面。”

    “为什么?”小芬不解的问道:“不管是车臣的石油宝石,还是雅库特的黄金钻石,哪一门生意不比这生意好赚钱?”

    李牧野道:“贸易这种事,咱们赚了就有人赔了,所以赚的越多越惹人恨,黄金珠宝和石油都是天然出产的消费品,真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当吃当喝,所以本质上这叫投机,赚这样的钱不但让人妒恨,还让天嫉妒,这个天就是民心所向。”

    “太深奥了,我理解不了。”鲁少芬苦笑道:“是不是有点可笑?堂堂复旦高材生,居然听不懂一个半文盲说的道理,大叔,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啊?”

    李牧野没有理会她后面的问题,继续说道:“那我就说的再简单点儿,这黄金珠宝为什么值钱?家有藏金乱世不慌,这东西能保值的确不假,但这东西的储量真的可以作为货币基础来决定货币价值吗?在我看来,这就是扯淡,真饿极了的时候,一块面包和同等大小的金块,你选哪个?”

    “肯定是面包。”小芬道:“我大概明白一些了,所以金银珠宝的价值并不在本身的稀有程度,而在于需要它们的人对它们的认可。”

    “饱暖思欲,本质上这东西就是用来填满那些基础生存需要得到极大满足的人的欲壑的。”李牧野道:“这种生意做得再精也只能成为商业领域里的工匠,永远成不了大师。”又道:“除了黄金宝石生意外,还有一些比如军火和眼镜假牙之类的暴利行业,不是说不能做,而是心里要有个底,在满足了自身对金钱的需要后,还是该有更高追求才是立身成事之本。”

    “你说的有道理,可我们女孩子还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小芬有点担忧的:“你会不会觉得我肤浅?”

    李牧野摇头笑道:“怎么会呢,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说这个生意不好,只是想告诉你这样的生意只能把财富集中到口袋里,却不能提升身为生意人的格局,一个出色的商业家,应该是商业领域里的大师,而不是投机的巨富。”

    “那什么样的生意人才算商业领域里的大师?”小芬听的眼睛放光问道。

    李牧野道:“把文化和理念作为产品卖出去的才算大师,德国人的机械,瑞士的钟表,法国的料理,意大利的皮草和时装,这些都是脱胎自衣食住行的大生意,美国人的快餐文化改变了全世界的节奏,日本人将这些文化特点与本民资文化结合,创造出所谓创新型文化,同样卖到了全世界。”

    “文化输出带来的是认同和尊重,甚至是崇拜,是除了军事手段外第二种征服手段。”李牧野继续说道:“强势的文化可以让一个民族变的强大而有活力,而弱势的文化则会迷失自我,就比如当今国内社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崇洋媚外的思想?问题从晚清时期就开始了,战争的失败让国人不认同自身的文化,否定自我成了一件时髦的事情,但我们当初真的是输在了文化上吗?历史上的中华文化兼容征服了很多强大外族,可是唯一保留下来的古文明。”

    小芬流露出恍然之色,道:“这不是袁先生经常说的东西嘛。”

    李牧野点头道:“老袁真是个高人啊,他对我说,真正的大生意离不开五种元素,衣食住行和文化属性。”

    接着道:“这个文化属性概括很广,医药文化,餐饮文化,书法文化,尚武文化等等,归根结底是代表民族精神内核的强势文化,就比如餐饮业的文化,我们讲究的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对味道和食材的追求精细到了极致,表面看这是复杂奢侈的行为,其实也可以因陋就简,让最简单粗鄙的食材发挥出最好的味道来,如果这样饮食文化能够输出到世界去,那么接受这种文化的人认可接受我们的方式,习惯甚至依赖于我们的文化,那么带来的认同感就会帮助我们占据领导地位。”

    小芬痴然凝视着,道:“这也就是陈大哥希望咱们做的事情吧?”

    李牧野点头道:“这才是商业兴邦平天下的大事业。”又道:“任何资源都可能会枯竭,唯有强势的文化才是一直生存下去的根基,汉民族从黄河流域的一个小部落发展至今,经历了无数次战争,兼并,融合,历练出今天最具兼容性和生命力的文化传承,餐饮文化在其中是有大贡献的,这样的生意,你还觉着这是小买卖吗?”

    “大叔,忽然好想给你生个小猴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