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九十章 俺拿你当朋友你拿俺当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章 俺拿你当朋友你拿俺当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爱在嘴巴上可以叫甜言蜜语也可以叫花言巧语,爱在手上可以是一束花一枚戒指也可以只是一束花一枚戒指。爱在心上,可以是润物无声的事无巨细的关心也可以是轰轰烈烈的生死托付。

    枪响的刹那,小芬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大锤狠狠砸中,感觉整个世界都因为自己的冲动幼稚犯下的错误崩塌了。可她很快就又听到了第二声枪响,那是李牧野的袖珍手枪发出的独特声音。车里开枪的中年人脑袋开花,当场死掉了。

    李牧野咳嗽了一下,单手按胸,吐了一口血,道:“他吗的,好像骨头裂了。”

    “你没事?”小芬欣喜若狂的看着男人。

    “废话,十几万英镑买回来的装备,若是连这么一支手枪发射的子弹都扛不住,这钱不是白花了吗?”李牧野没好气的一边说,一边把她挡在身后。迅速看一眼车里的情况,一共四个人,剩下的两个东倒西歪被卡在里边,也在奋力挣脱,面对李牧野的枪口都停下了一切动作。

    后车门只能打开一道缝,小芬过去双手抓住,用蛮力发力一扯,竟生生将后门扯了下来。将车里的两个人拉了出来。

    李牧野示意鲁少芬先把两个人的武器拿下,再去看看后面那辆车的情况。抽空给叶弘又和淳于兵兵打了个电话。

    小芬从后面拉出来的两个人身上搜出两把枪,又跑到第二辆车那里看了看,里边只剩下微弱的求救声,车辆变形太严重,里边的人都成了人肉罐头。

    “只有这两个活口了。”小芬关切的看着李牧野的胸口,问道:“大叔,你这里感觉怎样?”

    “没事。”李牧野抬手在她头上轻抚过,温和的说道:“下次不要这么鲁莽了,你可是我的全权小助理,整个集团属你权利最大,以后有的是大事要你去做,做大事的人光有大本事还不够,还要有一颗大心脏,每逢大事有静气,才能不慌,不乱,不错,做出正确的选择。”郑重的:“记住了,有的错误可以挽回,有的错误却再也没机会修正。”

    小芬默然不语,只是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这个男人在惫懒无赖,无耻好色,不务正业的外表下,却藏着深不可测的内心世界,无所畏惧,深情脉脉,却从不会让你感受到压力。

    “大叔,等找回我爸,我一定豁出一切的去爱你,不管你喜欢唱后什么花都随便你了。”

    李牧野暴汗。

    两个活人躺在地上,一脸懵逼看着这俩人。

    小芬过去踢了其中一个一脚,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鲁源和那个道人?”

    俩人面面相觑,谁也不吭声。

    还真挺硬气的,鲁少芬又怒又急,看见其中一个胳膊受伤,过去一把抓住受伤的手臂,猛然发力一扯,骨头立刻断了,只连着皮和筋被拉的老长。这个人疼的惨叫连连,满嘴叫着朝鲜话。

    小芬见他都这样了还不老实交代,更生气了,一发狠,又打算去挖他的眼睛。

    李牧野道:“别弄了,这俩王八蛋根本没听懂你说什么。”说着,过去用蹩脚的朝鲜语对另一个人问了相同的问题。

    这次果然有效果了,另一个人回答说他们是奉命前来找鲁源的,之前那人所说的道人叫权乧限,是南朝鲜新天地教会的三个教主之一,奉了教母秋神劫的命令带人前来,说是要从鲁源手里找一个什么宝贝,这件东西本是天地神赐予秋神劫的,却意外的落到了鲁源的手里,所以他们要来找回去。

    李牧野把这厮的话翻译给小芬听,把她气的破口大骂,一派胡言,我爸哪来的什么宝贝,这个什么新天地教会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牧野说,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太值得玩味了。

    秋神劫?

    这名字听着就不像真的,秋?还他吗神劫?李牧野砸吧滋味,忽然联想起王宝书找叶弘又那件事。道:“几乎不差几天,先是叶老哥和淳于大姐遇到王宝书带人找麻烦,接着是咱们赶到这里遇到了这些南朝鲜人来找鲁大哥的麻烦,这事儿我怎么都觉着不像巧合。”

    “大叔的意思是怀疑这两件事之间有关联?”小芬问道。

    “只是觉得这个秋字可疑,想起了从前的一个老朋友,你爸隐居在这里多年,知道他过往的人并不多,能找到的人就更少了,这事儿透着邪乎。”李牧野道:“还要等叶老哥过来了再一起合计合计。”

    又问了几句,这小子所知有限,什么宝贝不知道,那个权乧限被他吹成了撒豆成兵的活神仙,掐诀念咒就能让人死无葬身之地,满嘴胡说八道。

    小芬愤恨难平道:“这些江湖人怎么这么可恨,我爸老老实实在家窝着,他们也不肯放过他。”说着,又担忧的举目四顾,道:“这伙人在这附近寻找,说明我爸和那个权乧限应该离这里不会太远……”

    李牧野的电话响了,叶弘又打来的,他找到鲁源了。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想把我当岳父,老子他吗疼死穷死也不用你一个子儿。

    鲁源受伤了,多处烧伤,摇摇晃晃,站着都吃力,但依然保持着齐鲁大汉的倔强和硬气。看到李牧野和女儿肩并肩手拉手跑过来的时候,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闺女说带了喜欢的男人回家来看他,原来就是这个王八蛋。

    江湖人讲江湖规矩,师门排辈一丝不苟,鲁源的年纪比李牧野大二十岁,但毕竟曾经兄弟相称。作为一个老江湖,他当然知道李牧野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做朋友当然是一等一的,但若是做女婿,打死老鲁也接受不了。久看中文网首发

    老鲁拒绝了李牧野的搀扶,小芬过去抱住了老爸,父女两个都没说话,神情一样的倔强,执拗了两下,老鲁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远远不是女儿的对手,几乎是被闺女抱着下的山。

    “你什么也别跟我说,只要是跟这小子有关的,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这次回来的正是时候,赶上家里出了这事,东西全烧干净了,我就抢出来你奶奶的骨灰坛和灵牌位儿。”老鲁嘴巴不停的碎碎念道:“俺打算带着你奶奶搬到城里住,你也别回上海了,就留在青岛找份工作,咱们过点平平淡淡的太平日子比什么都强。”

    鲁少芬道:“这一下子就死了好几个,还咋过太平日子?”

    鲁源道:“咋不能过咧,咱家都被烧光了,还不许正当防卫?”

    李牧野看一眼老叶,问道:“你们看没看到一个南朝鲜道士?”

    叶弘又道:“净顾着看你跟鲁胖子的笑话了,都把正事儿给忘了,见到那老小子了。”

    李牧野诧异的:“人呢?”

    淳于兵兵道:“跟老叶比赛玩火。”比划了一下手,道:“已经随风散去了。”

    鲁源冲着叶弘又一抱拳,道:“多谢叶大哥救命之恩,要不是你赶过来的及时,俺这条命交代在这里了。”

    “屁话!”叶弘又摆手道:“咱们多少年的交情,当初在泰国那次,要不是你玩命把我背出来,老子这会儿尸体都成化肥了。”说着,一指李牧野,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真要谢还得谢咱们这李老弟,要不是他找到线索叫我们俩过来,咱们哥们儿就错过去了。”

    淳于兵兵补充道:“这要真错过去,那可就是一辈子说拜拜啦。”

    鲁源白了李牧野一眼,没好气的:“俺才不谢这王八蛋呢,俺也没有这号朋友。”

    鲁少芬又心疼又生气的说道:“都伤成这样了,就少说两句吧。”又道:“就在刚才,要不是大叔替我挡了一枪,说不定你就见不到亲闺女了,真那样,我看你跟谁生闲气去。”

    鲁源闻听这话愣了一瞬,深深看一眼李牧野,又看看小闺女,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叹。

    他可以质疑李牧野对情感不够忠贞,也可以质疑这个人的生活方式充满了危险,但他没办法否认这个男人保护他女儿时候的胆量和情怀。

    终于还是忍不住嘟囔道:“都喊上叔叔了,就该晓得辈分有别,你不嫌丢人,俺还怕对不起你奶奶呢!”

    鲁少芬黛眉紧蹙,眼泪在眼眶里转圈儿,道:“你现在受伤了,俺不跟你犟,反正这是俺自己的事,不要你管。”

    “俺不管谁管!”鲁源一下子提高声音:“反了你!”

    李牧野在一旁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叶弘又插言道:“你他吗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好的闺女孝顺你,还一肚子牢骚屁话,我那儿子和闺女恨不得把亲老子当成仇人,吃老子的,花老子的,还不认老子,那个死娘们儿半死不活的都不放过老子,搞得两个孩子恨死亲老子,跟你家小芬一比,老子甭活了。”

    鲁源道:“咱们俩这情况不一样吧。”

    叶弘又不屑的:“有他吗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儿女债吗?”

    鲁源白了李牧野一眼,冲叶弘又一摆手道:“俺懒得跟你争辩,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叶弘又不耐道:“又叹气,你个老犟驴,都跟不上时代了,还操那么多闲心,刚他吗从鬼门关转回来就狼拉狗啃。”

    淳于兵兵怕鲁源脾气耿直,叶弘又飞扬跋扈,俩人顶起来,打圆场道:“鲁哥,咱们可有年头没见面了,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么个情况,你知不知道那伙人为什么来找你麻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