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谁温暖了谁的寂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九章 谁温暖了谁的寂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是一块无暇美玉,只有巧夺天工的匠人才配得上拥有你。你就像虞美人,渴望得到的是横亘于天地间,按刀问苍穹,飞扬跋扈的雄魂。而李大叔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的混子,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的铜板。我从十四年前离开学校步入社会,走到今天,从骨子里说,很多时候是这个世界选择了我,而不是我在主导这个世界。”

    “你以为我渴望的是项羽,但其实我更崇拜的人是刘邦。”她极尽温柔的依偎在男人怀中,道:“在我心中,李大叔就是安得猛士,驾驭千乘的真豪杰,你的强大在魂在胆在心在智,所以你才能做崔大哥那样勇武之士的老板,我崇拜你不是因为你的武力强大,只是因为你那时候在拳台上展现的勇气,智慧,甚至是无赖都超越了我见过的任何男人。”

    “被你夸的我都快飘起来了。”李牧野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道:“可我还是不能现在就接受你的感情。”

    “为什么?”

    “你说呢?”

    “就因为你是李叔叔?”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老鲁。”

    “可你看也看过了,抱也抱过了,总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就当是长辈对你的关爱吧,这不是还来得及回头吗?”

    “来不及了,安娜姐说的对,爱惜自己,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你这个人一半纯情,一半滥情,我这辈子不敢指望前半部分了,不能连后半部分也错过了。”她忽然转身,把李牧野牢牢按住。

    “这是在飞机上,老崔就在前面,保不齐一会儿就过来了,你这坏丫头不能仗着比李叔叔有劲儿就乱来。”李牧野奋力挣扎,却绝望的发现根本没办法撼动这双看似线条柔美却异常有力的手臂。

    “我就是好奇看看,那东西到底有多厉害,怎么就让安娜姐恨不得死了似的叫唤。”鲁少芬憋红了脸儿,身手去拉裤子。

    “越来越不像话了,到底是叔叔给你检查身体,还是你检查叔叔身体?”李牧野抓住了她的小手极力抗争道。

    “你光说不练全是嘴把式,我要落袋为安才放心。”鲁少芬手腕一翻,又把李叔叔的手压制住。

    “你当咱们这是做买卖呢?还落袋为安。”李牧野不挣扎了,板着脸看着她。

    “好吓人!”她仗着蛮力得手后睁着大眼睛死盯了一会儿,然后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说道:“看到了,难怪安娜姐要死要活的。”说着,竟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流氓。”小野哥奋力挣扎出来,把裤子提好,一脸悲愤道:“老鲁博学敦厚,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野丫头。”

    “少拿大辈儿压人。”鲁少芬笑嘻嘻占据了小野哥的座位,道:“忽然发现,原来安娜姐才是最聪明的女人,早知道堕落的感觉是这么开心,我再也不想做什么乖乖女了。”

    “狄安娜这个坏女人,就那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把你给教坏了。”李牧野坐到了她先前的位置上,又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老鲁没点头之前,决不许你胡来。”

    鲁少芬把刚才做坏事的小手放在鼻尖嗅了嗅,道:“原来男人就是这个味道。”

    哗啦一声,前面机舱的门一开,老崔忽然探头问道:“什么味道,你们吃什么呢?”

    鲁少芬脸儿通红,反问道:“崔大哥,你饿了吧?”

    老崔点头,道:“一开门就听你说什么味道,你们吃什么呢?”

    鲁少芬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道:“好吃的味道,可惜现在吃不到。”

    老崔一头雾水,好奇的看着李牧野。

    “滚蛋,就他吗知道吃。”李牧野没好气骂道:“到家了想吃什么都有,在飞机上凑什么热闹。”

    老崔被骂的一脸委屈,嘟囔道:“那还要一个多小时呢。”说完转身回了前面,顺手带上了舱门。

    这款湾流私人飞机是农工银行的产业,之前一直是柳辛斯基的专属座驾,现在落到了李牧野手里。空间不大,但内置豪华,舒适度很好,很适合十几个人的商务飞行。飞行速度也很快,要比一般的国际民航快一些。

    天色将明时,李牧野一行三人回到了娜年滋味饭馆,何晓琪已经等的热锅上蚂蚁似的。一见面就带着哭腔说道:“大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我接到电话去处理一些事情,走的时候还特意把吴润土留下了。”

    李牧野面无表情听着,安慰道:“没事,不关你事,我之前就知道刘麒会有动作,他对娜娜没什么恶意,这件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转脸看乌兰珠,问道:“你哭什么?”

    乌兰珠道:“当时我就在病房里,那些人当中有几个身上带了枪,而且他们人多势众还有枪,吴润土也没办法,当中有个人身手特别厉害,还把琪琪格给踢伤了。”

    “能踢伤琪琪格?”李牧野吃了一惊,琪琪格是一只成年大山猫,名为猫,实为豹。动作迅捷,牙尖爪利,战斗力远胜野狼,更非家狗之流可比。反应速率是人类不知多少倍,能把这猛兽踢伤的人可不简单。问道:“什么样的人干的?”

    乌兰珠气呼呼道:“那人说话的口气有点怪,满嘴都是我听不懂的屁话,说什么跟你有梁子,还说什么他有个师弟在你这里丢了里子和面子,然后他要找回去,反正全是半黑不黑的土话,我听不大明白。”

    “你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李牧野瞧了老崔一眼,道:“这个人多半是李洛文的师兄,应该是被刘麒请出来专门对付咱们的。”又问道:“琪琪格伤的怎样了?”

    “没大事。”乌兰珠反问道:“大哥,你怎么不问问娜姐被他们带到哪去了?”

    “不用问也知道。”李牧野道:“慢了一步,这会儿人多半已经飞美国了。”又解释道:“之前小芬接了个电话,应该是周静打过来故意通风报信的,刘麒准备了私人飞机要把娜娜接回美国治疗,我们当时立刻动身往回赶,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那大哥你怎么好像不怎么着急呀?”何晓琪诧异的问。

    “刘麒对你娜姐没什么恶意,她去了美国只会更安全,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我有什么好着急的?”李牧野沉着的:“我最近麻烦缠身,恨不得你们全都离我远远的才放心。”

    老崔道:“那些人身上有枪,会不会跟小利维拉尼有关?”

    “不会。”李牧野摇头道:“他肯定会来找麻烦,但不会这么快,这些人可能是刘麒在本地找的黑道人物。”

    何晓琪道:“本地黑道混的最好的就是老何了,沪上黑道最猖獗那几年,那些所谓黑道大佬或多或少都跟海上生意有关联,几乎没人不来我家拜码头,最后一场风暴来袭,能上岸洗白的也就那么几个,可接走娜姐的那些人我却一个都不认识。”

    “问一问周静就知道了。”鲁少芬说道:“在没确定娜姐就是被刘麒派人接走以前,还是要先做一番调查再做结论。”

    何晓琪自告奋勇道:“这事儿交给我来办,人是我看丢的,一定最快速度落实消息。”

    李牧野宽慰道:“你也不必自责,我跟你们娜姐之间的感情不是你们理解的那样,她为了我可以豁出性命去,我也可以同样为了她做任何事,但并不表示我就一定要拴着她一辈子,这件事其实不用落实,因为除了刘麒外,别人也犯不着花这么大代价抢她,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究竟是哪路人马敢配合刘麒在太岁头上动土。”

    现代社会,通讯便利,一个电话什么都问明白了。消息很快回馈过来,周静亲口证实的确是刘麒带走了张娜。并且说起了一个李牧野之前也不知道的内情。

    四年前,张娜曾经为张淑兰女士捐赠过造血干细胞,那之后,她就已经成为张淑兰女士全部遗产的唯一继承人。实际上如果她愿意,随时都可以接替张淑兰成为新的董事会主席。但张娜一直没有接受这个安排,并且还曾经提议,如果有一天姑奶奶决定退休,她坚决支持刘麒坐上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这也是刘麒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小心翼翼的原因。

    只要她一直拒绝,就算不跟刘麒结婚,刘麒也有机会坐上那个梦寐以求的位置。

    而如果她嫁给了别人,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张娜是个纯粹的人,她说放弃继承权就一定会放弃。但并不表示张淑兰愿意接受她这个任性的决定。而对于刘麒来说,光是得到董事会主席这个位置还不够,最重要的是还要继承张淑兰在北美多年经营下的人脉根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雷迪亚珠宝的完整性。所以,他可以接受张娜悔婚,却绝不肯坐视张娜跟李牧野旧情复燃。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无论张娜是什么态度,他都必须在养祖母面前表现出对娜娜全心全意的态度和唯一性。

    周静的眼中,刘麒是一个控制力极强的超级男人,是一个魔鬼,一尊神。在他的主持下,雷迪亚珠宝在亚洲高端市场的竞争中已经击败了所有同业,牢牢占据着最大份额。她让何晓琪转告李牧野,不要再试图跟这个人为敌,因为这个人在商场是出了名的对敌人冷酷无情。

    他也是那种可以让周静这样的女子甘心情愿为君妾的强者。

    何晓琪复述她的话时想到了狄安娜,跟那位安娜珠宝的创始人比起来,周静也就是个庸脂俗粉的水准吧。想到这里又不免有点得意,我何晓琪选定的男人可一点也不比那个姓刘的差。

    “所以,现在我们最需要担心的不是张娜,而是那个为虎作伥帮着刘麒办事的黑帮?”李牧野问道:“周静有没有告诉你那伙人究竟是哪路神仙?”

    “太平会。”何晓琪道:“那些人,包括那个要挑战崔大哥的功夫高手,都是来自这个叫太平会的帮会组织。”

    “太平会?”李牧野咀嚼着这个名字,问道:“知道来历吗?”

    何晓琪摇头道:“第一次听说。”又忽然有些迟疑的:“不过还有个消息,对你来说是最好的消息,对我来说却是最坏的,真不想告诉你……”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