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妖红,大师和老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九章 妖红,大师和老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大哥,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温暖了别人寂寞的寂寞男人。”<

    “那个白雪又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靠践踏别人的情感,摧毁别人的信仰,嘲弄善良,来坚定自身邪恶三观的坏女人。”<

    “为什么你可以接受这样的女人,却不能接受比她好的多的女孩子的感情?”<

    “因为对我来说她只是个寂寞的女人,无所谓好与坏,而比她好的多的女孩子还是个孩子,同样无所谓好与坏。”<

    “我今天化了妆,你注意到了吗?”<

    上午八点半,李牧野刚结束容器里的特训,正准备去冲洗一下的时候,鲁少芬就跑来了。<

    “嗯,只要视力没问题都能看到。”李牧野指了指小芬涂抹的过于艳红的嘴唇,忍着笑意道:“白雪的性感不是化妆化出来的艳红,而是活出来的妖红,你有专属于自己的风采,不应该刻意模仿她。”<

    “我才没有刻意去模仿她呢。”鲁少芬大失所望,噘着嘴道:“这身衣服花了我俩月的生活费呢。”<

    鲁少芬马上要去见白雪,目的是取支票办理股权交割认定手续。出发前专门跑来打扰李牧野。黑丝绸裤裙,性感的前交叉露肩背上装,跟乌兰珠两个精心捣鼓了一早上的艳而不浓的妆容,完美修长的曲线,结合在一起,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妖艳与清纯完美融合的意境。<

    李牧野昧着良心说道:“还是运动装更适合你。”又加重语气叮嘱:“少穿短裤,多穿长裤。”<

    “你比我爸还啰嗦。”鲁少芬一脸败兴,但还是决定换一身让李大哥看着喜欢的更适合她的衣服去。<

    ??????<

    何宅,门口几个安保人员正在吴润土的指点下打熬身体。<

    袁成德坐在门前的水沟边独钓苦夏一抹清凉。<

    李牧野自己开车过来,从车上下来直接走到袁成德身边。<

    “好大的局面啊。”袁成德身不动,头不回,手却在微微颤抖,说道:“龙达集团已经为红叶集团注册办理了全套的港务建设资质,连设备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差一个工程项目了。”<

    “项目已经有了。”李牧野道:“还缺一个让人放心的主事者。”<

    “王红军没有问题。”袁成德道:“其实那个位置谁去坐都一样。”顿了一下又忽然问道:“你从金源正何账面上转走的钱好像不只是用来收购红叶集团的?”<

    “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李牧野道:“之前答应阿辉哥,要在餐饮业搞些事情。”<

    袁成德道:“所以我说好大的局面啊,而我却忽然发现自己竟有些跟不上你的思路了。”<

    李牧野道:“不是跟不上思路,而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在俄罗斯遇到一些事情,不得不修正一下当初的目标。”<

    “难道还不够大吗?”<

    “那要看怎么说了,如果咱们的对手只是龙达集团,之前的目标肯定是够大了。”李牧野道:“但如果放眼世界去满足阿辉哥对咱们的期待,那就显然不够看了。”<

    “我大概能领会你那位朋友的意思了。”袁成德竟有些兴奋,道:“这是个对抗的世界,国与国,人与人,构成了这个商业称王的时代,我们不能只是局限于一城一地。”<

    “我这次出去无意中接触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李牧野道:“忽然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想听听你的看法。”<

    “说出来,咱们共同讨论。”<

    “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除了各国政府外,还存在另外一个秩序,时刻维系着整个世界的运转?”李牧野问道。<

    袁成德沉吟了一下,道:“政权可以更迭,元首们也可以换届,但有些大财团却始终发挥着影响力。”<

    李牧野道:“我这次在俄罗斯,偶然跟某个这圈子里的大人物产生了交集,当时这个人策划了一个针对联邦杜马主席的谋杀行动,我不幸作为其中一个环节被卷入其中,由此才发现咱们距离那个圈子已经很近了。”<

    袁成德道:“看来是你在俄罗斯那边的事业发展的太快了。”<

    李牧野点头道:“是的,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人做事的方法和可能产生的结果。”袁成德顺着李牧野的思路说下去:“谋杀一个政治人物,来控制一个国家的政策经济走势,这样的玩儿法超出了咱们之前对商人力量的理解,我想这才是你感兴趣的。”<

    “我就是好奇,中国有没有这样的人物?如果没有,我是不是可以试一试?”李牧野笑眯眯看着袁成德,道:“老袁,你难道不觉得这是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儿吗?”<

    袁成德道:“这也是一个十分危险,淘汰率极高的圈子。”<

    李牧野问道:“老袁,你怕吗?”<

    袁成德道:“我可以接受籍籍无名,但绝不接受碌碌无为。”反问:“你作为带头人才是首当其冲承担最高风险的人,这条路上跟随你的人未必都能走上巅峰,你可做好了失去掉队成员的准备?”<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离别的人。”李牧野道:“借黄霑一首诗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王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挎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袁成德轻轻一叹:“一将功成万骨枯,古往今来皆如是。”<

    李牧野道:“这个无聊的世界永远不缺追求梦想的人,缺的是豁出性命搏一个功成名就的机会。”<

    袁成德看一眼远处跟着吴润土练拳的几个年轻安保人员,有所感悟道:“开棺材铺的管不到扎灵幡的,脚长在自己身上,走什么样的路都是各人自己的运道。”<

    “现在由我直接控股的产业有农工银行,牧野国际贸易,牧野农业,间接控股的有安娜珠宝,金源正何,红叶集团,以及额尔金矿业,崔氏安保,接下来我们还会有连锁餐饮业。”李牧野道:“我本不是野心勃勃之辈,走到今天全因为一个女人,到如今却身系成千上万人的饭碗。”<

    “一路走来,最深切的体会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我首鼠两端了。”李牧野不胜感慨继续说道:“然而追本溯源,我不过是个江湖浪子,做国际贸易我不如安德烈,基里琴科之流,搞农业管理也有大把人才比我强,可以说无论是哪一行,如果由我亲自来管理,都不会有今天的发展规模,到如今越来越体会到没文化带来的局限性。”<

    “汉高祖刘邦,领兵打仗不及淮阴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如张子房,治国兴邦不如萧何。”袁成德道:“你皮厚心黑,工于心计,善谋人心,虽然出身草莽,却谨守道义信诚,得了几分天理运道,这就足够了。”<

    他继续说道:“我袁成德这辈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除了读书外,其他一无所长,如果不是遇到你,我依然还只能是那个躺在笼子里的疯子,遇到你以后,我才算有了一个把自己从书本里领悟到的东西施展出来的机会。”<

    闻弦声而知雅意,这样的聊天节奏真是没办法不让人感到愉悦。<

    李牧野需要的是一个能总揽全局的帮手。这个人必须熟知历史,了解世情,对古往今来的商务发展历程了如指掌,任何方面的具体业务都能如数家珍信手拈来,有陶朱之才,无孟德之志,这样的人才可谓是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

    话说到这里已经非常明白了。李牧野是打算把袁成德从何晓琪身边挖出来,给他增加更多的担子。袁成德也领会到了李牧野的意思,并且没有拒绝。<

    暖风熏熏,杨柳依依。潺潺流水,惺惺相惜。<

    两个男人,一个太公钓鱼,一个求贤若渴。<

    袁成德终于收起鱼竿,道:“俄罗斯那边的产业我了解太少,金源正何没什么好说的,就从红叶集团说起吧。”<

    李牧野虚心受教洗耳恭听的样子。<

    袁成德继续说道:“如果你对世界经济史有足够的了解,你就会知道经济发展是存在必然的周期性和规律性的……”<

    李牧野打断他的话,赔笑道:“那个老袁,掉书袋的部分就略过去吧,咱们直接捞干的。”<

    袁成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重新组织语言,道:“简单点说就是经济危机的爆发和经济高速增长这两种现象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当单纯的资本运作型经济过度蓬勃的时候往往就意味着经济泡沫已经被吹的太大,最终危及到实体经济,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全面性的经济危机。”<

    李牧野眨巴眨巴眼睛,摇头道:“还是不大理解。”<

    袁成德没好气的:“就是股票价值虚高,与实体经济的价值不对称到了一个临界点,当民间财富被过度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由这少部分人制造出的虚假繁荣难以为继后,就会爆发出真正的危机。”<

    李牧野这回有点明白了,点点头,道:“你说下去,我还没蠢到家。”<

    “具体的表现就是物价虚高,消费萎缩,生产力停滞,失业率暴增。”<

    袁成德道:“打个比方,一栋房子实际价值只有几十万,却被你们这些有钱人炒到了几百万上千万,随之带来的影响就是与地产业相关的行业股价暴增,资本市场出现短暂的繁荣,一少部分人财富剧增后过度消费,进而引发物价升高,最终导致绝大多数没能力有需要的消费者没办法去消费,形成恶性循环后,只要一个爆发点被引燃,就会诱发完全的经济危机。”<

    李牧野道:“现在的股市貌似就挺热闹的。”<

    袁成德点点头,道:“不但是国内如此,世界资本市场也是如此,以我所见,就当前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距离爆发全面性经济危机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年,这是市场经济运行的必然规律,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来这么一次大清洗。”<

    “然后呢?”李牧野道:“虽然你说的这些我既不大能理解,也不怎么相信,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的判断,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跟红叶集团的业务有什么关系?”<

    袁成德道:“这就要说到经济高速增长周期的话题了,太专业的就不跟你说了,我就跟你讲一讲这个经济高速增长周期是靠什么拉动的,一言蔽之,基础建设!”<

    李牧野恍然道:“这就明白了,红叶集团不但有房地产开发的资质,还有港务隧道桥梁施工的工程资质,如果国家大力搞基础建设,对红叶集团来说的确是个发展的良机。”<

    袁成德道:“实际上,国家现在已经在做这方面的技术储备和精准规划了,只是你不关心时事政治,所以一无所知罢了。”<

    李牧野谦虚的挠头,偷眼看着他。这个险些进入国家级智囊团的人物,看上去貌不惊人,甚至是有些寒碜,但这颗脑袋瓜子里装的东西却比小野哥多太多了。<

    “经济危机不是世界末日,一旦经济危机爆发,真正受到冲击并不是最底层的老百姓,因为无论是否爆发经济危机,这部分人都已经生活在最底部了,物价虚高的时候他们没钱,经济断崖式下行的时候他们照样没钱,到了那时候,只有那些资本市场虚假繁荣时期一头扎进去的小的投机者才会纷纷破产,这部分人只是少数,他们进入赤贫状态会造成很大舆论影响,但不会对整个经济社会构成致命性影响。”<

    李牧野道:“这个我知道,就好比陈伯那个整天以股神自居的傻逼儿子。”<

    “就是这个意思。”袁成德道:“我刚才跟你说的这些其实并算不得什么高深的学问,接下来要说的才是重点,经济危机引发萧条,失业率激增,进而催生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坐在家里骂娘,但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执政当局而言,都是一个巨大危机,为了不让局势蔓延恶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们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在短时间内挽住颓势,增加就业,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回暖。”<

    李牧野若有所悟道:“所以就要搞基础建设,这行业是劳动力密集度最高的,带动相关行业也多,并且还是改善民生环境,彰显执政能力的好事。”<

    袁成德给了一个孺子可教的微笑,点头道:“这样一来,红叶集团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李牧野道:“是啊,听你这么一分析,我赌这口气强留下红叶集团还真做对了。”<

    袁成德道:“虚假繁荣时期,各行各业开足马力生产,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产能过剩,一旦泡沫破灭,大清洗过后,老百姓还是老百姓,坐庄的人依然坐庄,物价会落下来,那些被资本运作冲昏头的企业会倒闭,而这个时候那些始终专注于实体经济的企业就有了机会。”<

    李牧野眼睛一亮:“那些因为资不抵债而倒闭的企业会留下大量的廉价库存!”<

    袁成德道:“一旦经济回暖,这些库存的价值就会再凸显出来,而红叶集团要做的就是在现阶段内专注于实体经济建设项目,多积累工程经验和产业资本,当机会到来的时候才可以展示出强大的爆发力来。”<

    “这就是广积粮,深挖洞,缓称王嘛。”<

    李牧野兴奋的:“老袁,你他吗太有才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李牧野的萧何子房!”<

    ??????<

    从何宅回来后,李牧野便打算致电给陈炳辉询问工程项目的事情,正琢磨措辞呢,却意外的先接到陈炳辉打来的电话,说有个事想请他帮忙。自然是慨然应允。<

    阿辉哥倒没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需要李牧野相助,就是他那里的一个老兵退伍以后去上海投奔儿女,结果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没能如愿留下来,如今落到流落街头的地步。这老兵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复原拿到的钱全部分给了一双儿女,自己却宁肯流落街头也不想拖累孩子,求助的电话打到了陈炳辉那里,意思是希望能找个工作。<

    李牧野一听这事儿就想到了远在雅库特的那个丢下一双儿女的混账男人。两相比较,简直天地之差。果断满口应承下来,随即又问起工程项目的事情。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鲁少芬刚好从外面回来,李牧野立即带上她一起按照陈炳辉提供的地址去找那个老兵。<

    在一座立交桥下,李牧野和鲁少芬见到了阿辉哥说起的那位老兵。<

    他当时正对着桥墩子在撒尿,白发萧萧,佝偻着腰杆,穿一身没军衔的绿军装,据陈炳辉说在部队服役的时候他是一位搞技术的老兵。也只有这个兵种才会有人干到他这个年岁。<

    肮脏,猥琐,老眼昏花,酒气熏天。<

    完全跟小野哥隐约期待的超级老兵王形象不是一回事。<

    看来是老子想多了。<

    李牧野暗自思忖着,走上去说道:“我是陈炳辉的朋友,您就是曹班长吧?”<

    “我是曹林,曹操的曹,林冲的林。”老头子睁着浑浊的醉眼看着李牧野,声如滚雷自我介绍道。接着不悦的口气:“怎么这么久才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