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让往事随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六章 让往事随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进入夏季,京城持续高温,连续打破历史记录。

    曹妃甸的龙达大厦,九楼会议厅里,空调的冷气开到了最大,也没办法驱散陆建波身上的燥气。

    进门的时候在大堂他遇到了给他留下终身难忘的耻辱记忆的软饭男。本指望能在会谈的时候找回一阵,却没想到那个软饭帝根本没参与到会谈当中来。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除了软饭男没出现这事儿之外,林国学在会谈开始后所表现出的与原计划完全不同的审慎和退让更让他感到烦躁和不理解。他看着对面金源正何的几位谈判代表,希望能从这几个人身上找到想要的答案。何晓琪在他看来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说的那些话完全是照本宣科。而其他人虽然各具才干,但无论是气场还是担当都不足以对林国学产生这么大影响。

    他转脸悄然看了林国学一眼,真想问一声,这究竟是为什么?

    谈判已经接近尾声,双方都各自准备了一份对自己更有利的股权转让协议,但最终落笔生成法律效力的却是金源正何准备的那份让陆建波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的协议。可惜,签字生效的人不是他,而是他上首坐着的老辣精明的林国学。

    协议签署后,他迫不及待的跟在林国学身后,一路追到了办公室。

    进门便问:“林董,您为什么临时改变计划,同意了对方那么多过分条件?”

    林国学站在办公桌前背对着他,良久不语,突然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摔在地上。

    “你以为我愿意吗?”林国学忽然转身,目光中难掩怒意,道:“旅大那两块地因为靠近军事禁区,工程项目被总参保密部门叫停了,洪文学那个鼠辈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就在今天早上已经结束了双规管控回到国土资源厅,陆建波,你来告诉我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

    陆建波一下子傻眼了,张口结舌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国学的声音降了下来,道:“建波,你是我的左膀右臂,龙达集团这几年的发展脚步你是一步步跟着走过来的,所以你应该很清楚我林国学的为人,如果不是为了一直以来的梦想,我绝不会妥协半步,但今天,我却为了龙达集团这最关键的半步,一口气让了几大步,你能理解我吗?”

    “说实话,我不想理解您!”陆建波道:“可我最知道您为了建立完备的仓储物流网络付出了多少,旅大项目建成后,龙达集团就有了一飞冲天的翅膀了!”

    林国学缓缓点头,道:“你说对了一部分,如果你知道我已经在这三年当中买下远洋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就更能够体会我如此迫切的心情了,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在那里建成一座储运能力达到三百万吨的原油转运仓,那么接下来咱们龙达集团能得到多少央企大单?从委内瑞拉到中东,从非洲到亚洲,这是多大的生意?”

    “十年!”林国学负手挺胸,昂然说道:“只要再有十年,我就有把握将龙达集团的产业规模做到亚洲第一世界前列!”

    陆建波低头道:“我懂了,的确不值得为了一个红叶集团浪费哪怕一天的时间。”

    林国学忽然深沉的:“但如果是为了争一口气,还是值得做一些事的。”

    陆建波一抬头,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

    林国学道:“我知道你上次派了曲少锋去找那个人的麻烦。”

    陆建波道:“结果很不理想,曲少锋父子两个都丢了一只手。”

    林国学道:“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恰恰说明了我们的这个对手很不简单。”

    “您的意思是咱们之前对他做的那些功课还有遗漏的地方?”陆建波懊恼道:“看来我们低估了他?”

    林国学道:“当然,王红军说的那些话都是实话,但每一句都有所保留,王红叶是个被爱冲昏头的女人,根本看不清楚那个人的真面目,他们兄妹提供的情况只能作为参考,绝非最终答案。”

    陆建波道:“看来我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人了。”

    林国学点头道:“我希望你做的工作指的就是这个,咱们现在还没时间理会他,但终究有一天会再跟他对上的,按照金源正何现在的发展速度,说不定这一天会很快到来。”他顿了一下,又道:“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真是让人羡慕的年纪啊,对比那个何晓琪,你真的相信他会是个吃软饭的?”

    “林董,我错了。”陆建波垂头丧气道:“是我错误的判断才让咱们这次谈判陷入了被动,如果从一开始我没有低估这个人,咱们出手再果决些,准备再充分些……”

    “过去的就过去吧。”林国学摆手打断他的话,道:“我更关心的是以后,以这个人的年纪,手段,心性,人脉网络,拥有的资源,十年后必成我们心腹大敌,所以我的意思是趁现在要尽量多的了解这个人的底细。”

    “为什么不考虑简单直接一些办法?”陆建波心有不甘,眼露凶光问道。

    “陆建波!”林国学突然提高了音量:“给我记住了,你是个商人,不是黑手党,也不是袍哥会!”许是觉得自己的口气重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和缓的说道:“要想成为一个最顶尖的商人,你要先学会爱惜自身的羽毛,既要学会泼粪,又要懂得不让粪便沾到自身上,别动不动就把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挂在嘴上。”

    “黑手党和袍哥会是什么?咱们是什么?他们是强盗,咱们是堂堂正正的商人!”林国学继续说道:“强盗的本质是破格获取,而咱们却是凭智慧去直接获取,你要知道破格获取和直接获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你没有自信和强者在同一规则下公平竞争,就只能说明你是弱者!”

    他最后深沉的:“中国已经到了需要商业英雄站出来的时代,我希望你我都能有一天站到这个时代大潮的前列,而不是自甘下贱的被挤到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男人和女人。

    男人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女人双手持刀目不转睛盯着男人。

    “你究竟想我怎样?”王红叶颤抖的声音说道:“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摆脱你的控制?”

    “你若是觉得热了,可以把空调打开,里边是洗浴间还可以去洗个澡。”李牧野头也不抬说道:“还有,把那刀子放下吧,你舍不得死,也舍不得现在拥有的一切。”

    “谁说我舍不得死?”王红叶的刀子迫近了胸膛一寸,微微颤抖着,咬牙说道:“你这个自大狂,何曾有过一天把我装进心里,我的确是对你不起,但是你扪心自问,又何曾有过一天把我放在心上?你跟那个何晓琪结婚的时候可曾用过一秒钟去感受我的感受?”

    “王红叶,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李牧野放下书,轻蔑的看着她,道:“我跟你在一起,满足的是你的情感需要,而我不但让你获得了情感身心的愉悦满足,还带给你财富和尊荣,可你是怎么对我的?”

    接着又道:“你我之间从来没有情感契约,情感上我们彼此都没有给对方任何约束,但在商业层面上,我却给了你百分百的信任,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应该让我陷入被蒙在鼓里的被动局面里。”

    李牧野用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神盯着她,她的手和内心都在颤抖挣扎,她竭力让自己看上去蛮横又坚决,终于,他从王红叶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惭愧。微微一叹,道:“你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我的确从未有过一天把你装进心里,你之前对我说这个世界太现实也太残酷,青春短暂,你玩不起也赔不起,我能理解你这句话的意思,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你背叛我的做法。”

    “李牧野,我错了,求求你不要说下去了。”王红叶忽然哇的一下大哭起来。

    “你的确错了。”李牧野道:“你错就错在从来没有真正用心的来了解这个所谓你曾用心来爱的男人,你的爱一直都是你以为的,从一开始你就把自己放在一个错误的位置上,当你第一次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找我借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所谓的真爱其实只是征服欲作祟,你从我这里得到了一切,在你看来都是理所应得。”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李牧野鹰隼一样的目光看着她,不容辩解继续说道:“因为在你心中一直存在着一个根深蒂固的阶级认知,无论我有多吸引你,在你内心深处,我始终是一个逃犯和"biao zi"生的儿子,你可以接受情感层面的卑微,却从未想过改变这种认知,所以你才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包括婚姻的选择。”

    “我,我,我……”王红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李牧野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她的脸上,心上。她悲哀的发现,自己竟找不到反驳的词汇。

    “把刀子放下吧。”李牧野道:“直观内心,你会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是个现实的女人,跟你母亲一样迷信强者,当龙达集团向你展示力量的时候,你所谓的真爱就立即变成了退而其次,而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的能量足以抗衡甚至压制龙达集团,与其用这种方式让我相信你所谓的真爱,倒不如换一个更简单实在的方式取得我的谅解。”

    “所以,放下刀子,去把自己洗干净吧!”李牧野深沉的:“就像这本书里说的,无论你经历了什么,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而你依然只能继续做你自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