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狠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狠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血雨腥风东山雪,英雄末路疑无路。

    俄罗斯最不缺的就是血和雪,最容不下的是英雄。这块土地太冷也太遵循丛林法则。

    “你究竟想要什么?”李牧野看着对面的柳辛斯基,脱口问道:“相安无事不是挺好吗?”

    “如果一个人抢走了你心爱的女人,杀了你的兄弟,你会怎么对他?”柳辛斯基说道:“在这个肮脏的官僚体制里,任何事都能因为利益而得到谅解,无论多丑陋的小丑都有机会窃居高位,是时候需要一个英雄站出来了。”

    李牧野:“谁抢了你心爱的女人杀了你的兄弟?”

    柳辛斯基:“别急,很快就会让你知道的。”

    “你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李牧野讥嘲的笑了笑,道:“别自我感觉良好了,柳辛斯基,你就是个唯利是图一叶障目的疯子罢了,我理解的英雄应该是虔诚的卫道者,纯净而坚决,而你全身上下都是食腐的味道,就好像一只皮毛光鲜,狡猾肮脏的骚狐狸。”

    “李牧野,你就不想知道我要把你们带到哪里去?”柳辛斯基没有计较李牧野的嘲讽,却话锋一转说起了仨人当下处境,道:“忠诚的瓦西里终于倒下了,这个老头子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死掉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只有你还得活下去,直到联邦法庭给你定下不可饶恕的罪状。”

    “你就这么有把握将全部真相掩盖?”李牧野顺着他的口气问道。这时候手腕的特制手表已经启动机关,微型锯齿刀正在切割捆住自己的铐子。

    柳辛斯基对李牧野的小动作毫无所觉,自信的说道:“我不需要掩盖全部真相,事实非常清楚,你的队伍杀害了主席阁下,杀了你,我就是这个国家的英雄,在赞美和掌声中坐上央行行长的宝座,然后我会调整对雅库特地区的财政政策,切断那该死的混蛋的财路,再用你的脑袋给他致命一击,你说我的计划完美吗?”

    “原来你念念不忘的仇人是阿纳萨耶夫。”李牧野想起了霍山曾说过拿自己的脑袋给某人,顿时一切都了然了。柳辛斯基与阿纳萨耶夫有不共戴天之仇,念念不忘报仇,所以才策划了这个一石二鸟的局。

    “冤有头,债有主,你跟阿纳萨耶夫有仇,拿我的脑袋管什么用?”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柳辛斯基道:“你应该很清楚是谁把你跟那个人的关系透露给我的。”

    一定是陈淼那个疯娘们儿干的。

    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李牧野暗叹一声,道:“看来你办成这件事的好处很多,难怪你愿意冒这么大风险。”

    柳辛斯基看一眼窗外,对驾驶员吩咐道:“可以了,找个合适的地方降落。”转而又看向李牧野,得意的笑笑,道:“狄安娜会根据卫星锁定的通话位置找到你们之前出现的地方,而我已经为你们选好了新的坟墓,现在是时候说再见了。”

    直升飞机很快降落在一块开阔地上,柳辛斯基跳下飞机,指挥他手下的走狗们把负伤的马尔科夫和瓦西里从另外一架直升飞机上搬下来,李牧野背负着双手,看上去是被锁住的,其实这时候手铐已经被锯断。只是不知道手表发出的无线信号狄安娜是否收到。

    李牧野跳下飞机,环顾四周围,眼前的局势不容乐观,这是一片开阔地,四周围只有一些凸起的石块勉强可以做掩体,而对方却有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而自己却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根本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干掉。看来只能是擒贼先擒王了。李牧野悄悄观察柳辛斯基的位置,这家伙有些得意忘形,并没有很强的戒备心。

    霍山被人抬着从另外一架飞机上下来,他中了李牧野的暗算,当胸中弹。出于自信他从来不穿避弹衣,如果不是袖珍手枪的威力有限,这老家伙早被打个对穿了。此刻,他面若白纸,眼中仍闪烁着桀骜的凶光。等着看李牧野人头落地。

    李牧野一看到他就知道不能再犹豫了,柳辛斯基正阔步走向霍山,在不知道霍山伤情的情况下,决不能让柳辛斯基走到他身边。李牧野双脚落地,身边立即有一名武装分子端枪迫近。李牧野趁其不备,突然出手用铐子钩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扯,生生扯开一道口子。同时干脆利落的从他手里夺走了冲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柳辛斯基背后。

    “都不要动,否则我立即打死他!”李牧野用俄语大声喝道。同时用冲锋枪的枪口用力捅了柳辛斯基的脑袋一下,警告道:“告诉你的人别轻举妄动,否则先打爆你的头。”

    变生肘腋,大大出乎了柳辛斯基的意料。他面色一变,道:“李牧野,你别冲动,把我打死了你也别想活下去。”

    李牧野嘿嘿冷笑,道:“你是在质疑我不敢开枪吗?”话音落,突然枪口一转对准了躺在担架上的霍山。

    啪啪啪啪,连续两个点射,枪口一转又指回了柳辛斯基。

    就这么一瞬间,叱咤远东数十年的猎神霍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李牧野的枪口下。

    “你打死了霍先生?”柳辛斯基大惊失色,道:“李牧野,你闯大祸了!”

    点射得手,解决了霍山这个潜在的最大威胁,李牧野一下子放松了许多。用汉语骂道:“他吗的,说的好像他之前有打算放过老子似的。”转而用俄语对柳辛斯基说道:“不要废话了,让你的人别轻举妄动,把我的两个朋友交给我。”

    柳辛斯基冷笑道:“交给你又能怎样?瓦西里被霍先生打伤后又中了一枪,马尔科夫也只剩下半条命,凭你一个人能把他们带回莫斯科?”

    李牧野不理他,把枪口压的更紧。柳辛斯基疼的受不了,忙指挥手下:“按他说的做。”

    瓦西里的手铐被打开,立即挣扎踉跄到马尔科夫身边将主席先生抱起,俩人相互搀扶着来到李牧野身边。

    柳辛斯基道:“你让我做的已经做了,现在可以把你的枪拿开了吗?”

    李牧野嘿的冷笑,道:“柳辛斯基先生,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向我证明你自己的智商出了问题?”

    柳辛斯基道:“这种情况下,我绝不接受被你带着走进大山,而你也不敢把我放开,难道咱们就这么僵持下去?”

    李牧野盘算着时间,故意拖延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柳辛斯基道:“这四周围全是我的人,你们根本没可能走脱,除非搭乘直升飞机,我会驾驶飞机,你带着我上飞机,再带上这两个人,咱们飞回圣彼得堡去,马尔科夫的卫队在那里,到了那你们就安全了,我可以拿上全部财产离开这个国家。”

    “你凭什么认为到了地方我们会放了你,任凭你带上全部财产离开这个国家?”李牧野质疑道。

    柳辛斯基道:“只要马尔科夫活下来,他一定会接受的。”

    李牧野道:“对我有什么好处?”

    柳辛斯基道:“我可以签署一份协议,把名下的农工银行股份无偿转让给你,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完全脱离了我的掌控,霍山先生死了,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我劝你也跟我一样,放弃一切野心吧,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

    他看上去不像是在演戏。李牧野有点好奇的问道:“这个霍山死都死了,还值得你这么害怕?”

    柳辛斯基道:“霍山死了,他的兄弟还活着。”

    “不就是霍森吗?”李牧野不屑的:“一个商人,就算手底下有几个厉害人物,也不至于让你这么恐惧吧。”

    柳辛斯基道:“霍森手下有一支格斗家组成的卫队,的确非常厉害,但还不至于让我这么畏惧,真正值得恐惧的是霍泽!”他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闪烁着惊怖的光,咬牙道:“你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太少,所以根本没办法想象地下秩序里那些可怕的家伙是怎样的存在,霍山死了,所有参与到这件事当中的人,个个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他吗的,故弄玄虚,你倒说说,这个霍泽究竟是做什么的?”

    柳辛斯基道:“无知又无畏的年轻人,既然你问起,那我就告诉你他是怎样的人。”

    “这个霍泽在地下秩序里被称作是杀手之王,一个杀不死的魔鬼,论个人战力,霍山只有他三分之一的实力,论团队力量,他拥有一支金牌杀手团队,每一个成员都是最出色的杀手,从未有过失手记录,所以这个杀手组织又被称为是定义了地下世界恐怖之源的存在。”

    “地下秩序?”李牧野看着他,道:“能说的具体些吗?”

    柳辛斯基道:“具体解释起来非常简单,就是那些藏在看不到的地方来掌控这个世界的人组成的圈子,他们有的是富豪巨商,有的是谍报巨头,有的是黑手党魁首,有的则是宗教首领,他们不站在政治舞台上,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政治舞台上那些人的命运,他们没有显赫的威名却有最可怕的力量和影响力!”

    李牧野默然倾听着,一边听一边结合自身的见识来思索判断他说的这些话是否合理。

    “那个圈子里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几乎可以无所不为,雇佣杀手暗杀不符合他们理念的政治人物,利用宗教信仰和学者来煽动蛊惑民众思想,掌握核心科技力量和顶级的人脉资源来操控经济走向,甚至能借助一些大国政治家之手来操纵战争!”柳辛斯基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我们能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事情都跟这个圈子有关。”

    这时候已经隐约听到了机械轰鸣声从远空渐渐迫近,李牧野看一眼时间,应该是狄安娜赶到了。

    “最后一个问题,阿纳萨耶夫在你说的这个地下秩序圈子里算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