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厨艺江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厨艺江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残忍是一个贬义词,运用起来却是相对的。对亲人朋友无辜者残忍叫没人性,对敌人不残忍就是对自己和亲人的残忍。人在江湖,学不会正确理解这两个字迟早会淹死在江湖中。

    看着摆在盘子里的两只血淋淋的残肢断手和李牧野冷漠残忍的神情,鲁少芬忽然意识到自己对江湖和这个男人的所有幻想都错的离谱。

    李牧野看着她,眼神逐渐温暖,宛如地狱归来。

    “会不会很失望?”

    鲁少芬抿着嘴,先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是有一点没办法接受的感觉,但又好像能理解其中的缘由。”

    李牧野道:“说说看。”

    鲁少芬道:“废了两只右手,他们两个一身功夫差不多就废了,自然没办法再来找麻烦。”

    李牧野点点头,道:“说的不错,但还不够详细,这事儿我回头跟你细谈,咱们谈完以后你再决定毕业后选择怎样的生活。”转而又对张娜歉然一笑,道:“又让你看到哥哥的阴暗面了。”

    张娜歪歪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是搞临床医学的,现在步入社会也有几年了,生死离别没少见识,知道很多事不一定是我们自愿选择才会去做的,每一行都有自己的无奈,作为妹妹,我只是希望摆在盘子里的手永远不是哥的。”

    “天不早了,我让老崔送你回医院。”李牧野道:“放心,只是人家来了却一段过去的恩怨,我已经金盆洗手,今天的事情绝不是常态。”

    “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张娜轻轻一笑,道:“史珍珍女士住在太平洋酒店九楼9036套房,你要见她最好趁早,这两天刘麒表哥就要送她回美国了。”

    李牧野道:“我明天斗厨完事后就去拜访她老人家。”

    张娜走到门口时忽然顿住脚步,一拍脑门儿,道:“瞧我这记性,都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李牧野忙问:“什么事?”

    张娜把小手伸出来,手心向上,道:“借我点钱,揭不开锅了。”

    李牧野先是一愣,随即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心中暗忖:干妈刚走,她缺钱却没跟她说,刘麒也来过了,她也没跟他说。本来以为看过今晚的事情她会对自己彻底失望,可现在,她在遭遇困境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小野哥。

    “干嘛呢?”张娜端着手,道:“想什么呢?是不是还要问我借钱干什么呀?”

    李牧野打开收款机,把里边的整票全都拿出来,问道:“用多少?”

    张娜道:“这个月工资一分没剩全还账了,距离下个月开资还要二十多天,我个人开销其实不大,买学习材料,护肤品,偶尔吃点零食,逛街买个小物件什么的,七七八八算起来有三千块钱足够了,前提是没遇到意外情况。”

    李牧野看了一眼手里的钱,道:“这些你先拿着,一会儿让老崔带你去提款机取一些。”随口问道:“你在这上班算医疗合作项目还是医院正式聘用的?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怎么都不够花呀?”

    “当然是正式聘用啦。”张娜掰着手指算道:“标准月薪一万多,七七八八的补助全算上大概两三万,要说花销是足够了,可我现在主要在急诊值班,动不动就给昏迷病人垫付抢救诊查费用什么的,有的能还,有的不能还,一个月遇上几个赖账的就入不敷出了。”

    果然是人生何处不江湖?这种事情也就张娜这个从米国回来的干得出来,估计现在整个医院里她都已经善良耿直的没朋友了。李牧野微微一笑,宠溺的抬手轻轻抚了抚她额头的短发,道:“没事,不是还有哥在这呢,缺钱就来家里拿。”说着吩咐老崔这就陪张娜去取钱。

    四个人收拾停当先后离开,李牧野和鲁少芬并肩往回走。

    午夜的街头,黑暗中闪烁着霓虹的光芒,宁静又透着神秘的色彩。

    “这个江湖没有我想的那么光明,但依然很浪漫。”鲁少芬看着长街尽头仿佛在舞动的霓虹灯光线感慨的说道。

    “但要比你想象的危险的多。”李牧野看着暗夜无光的苍穹,悠然说道:“也要复杂的多。”鲁少芬道:“今天算是见识到危险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复杂在哪里了?”

    李牧野道:“就拿今晚的事情做个例子吧。”

    “那仨人是奉命来替别人出气的,还算不得生死敌手。”李牧野行至路边的长椅旁,先细心的帮鲁少芬擦出一个位置,然后坐在旁边,示意她也坐下。脱掉身上的外套地给她。

    再强悍的女孩子也渴望更强者的温柔对待。鲁少芬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动作略显拘谨的让李牧野为自己披上外套,道了一声谢谢李大哥。

    李牧野续道:“不同级别的敌手有不同的对待原则,既然没结下生死之仇,就没必要把事情做绝了,我留下那父子两个的右手,的确有让他们短时间内失去报复能力的意思,但更深层次的意思是要让他们知道我李牧野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还有就是给天道留一线,防的是人在江湖,谁都有走窄的一天。”

    “给天道留一线?”鲁少芬歪头沉思着,摇头道:“好深奥啊。”

    李牧野道:“他们登门的时候气势汹汹,但你可想过那爷俩回到自己亲人身边后会是什么样子?一个肯为了儿子牺牲自己一双手的人,在自家人面前,多半坏不到哪去,他们干这一行是因为别无选择,找到我只是为了工作,我为了自我保护做了该做的,这就够了,至于他们以后会不会再来报复我,那就看老天的意思了,我对老天已经有了交代。”

    曲少锋爷俩虽丢下两只手,走的时候却还丢下一个谢字。也许那就是天道的回报?

    鲁少芬不说话了,她完全被身边这个学历有限的男人给震撼到了。

    这是生动又深刻的一课。

    这一课比她以往在学校里上过的任何一课都要精彩百倍。这一课的内容不能叫江湖,也不能叫天道,她绞尽脑汁想要给这一课规划个名头。最后全部思路却都迷失在身旁男人唇角撇起的一丝微笑中。有些东西,果然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一个男人,不用一下怎么能知道好与坏?

    鲁少芬痴痴凝视着,忽然冒出个她自己都害怕的大胆念头,李大哥,如果你是楚留香,我愿意做你的宋甜儿。

    ??????

    洪文学最近的日子可谓是苦乐参半。仕途上,调任国土资源厅以后,一直顶着个代理的帽子。直到最近才摘掉,本该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刻,却偏偏乐呵不起来了。身上背了数千万的巨债,每天都要偿还巨额利息,只要对方愿意,随时随地都能让他当下拥有的风光化作乌有。

    这种巨压之下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在人前,他依然极力维系着伟光正的好领导形象,但在人后,他却活的像个鬼,几乎每晚都要靠着酒精的麻醉才能睡去,并且睡着了还会噩梦不断。

    当他接到张承志的通知,说如果办好了这件事,不但可以把债务一勾销,还可以拿到全部受骗事件的录像材料时,这家伙登时便什么都不顾了,管他什么龙达集团,他全豁出去了,只要能摆脱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还有什么情况能比这更糟糕的呢?

    ??????

    洪文学遵照命令给龙达集团的港建项目设置障碍的时候,李牧野正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后厨大厅里同粤菜大师范振海比拼厨艺。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较量,一个是名垂业界五十年的厨艺大师,一个是半路出家的业余爱好者,如果不是周静一力促成,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同台较量。

    厨艺讲究色香味意形,李牧野不过得了个最初级的形和味,并且还远不能算地道。三个月的准备期全都用来给太岁村的青壮们洗脑了,因为小野哥自己心里很清楚,指望短短仨月努力所得的皮毛对抗人家老师傅数十年的浸淫的技艺大道,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这场斗厨大戏对李牧野而言完全是带着重在参与的心情参加的。

    斗厨是小,李牧野其实还怀着更深层的用意。

    老头子使出浑身解数,大勺翻的火光冲天,搞得满屋子都是香气,小片刀耍的雪花飞舞,生鲜刺身切的跟雕刻大师的艺术品似的,小野哥看得如痴如醉,早就忘记了自己是参赛选手之一。

    林翔宇陪着个中年男人坐在下面,忍不住大声提醒:“老大,你参赛呢!”

    李牧野如梦初醒,自嘲笑道:“早听说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只要登峰造极便各得其道,今儿算是见到真正的艺近乎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了。”说罢,依照原本计划继续炮制起自己的菜肴来。

    周静强颜欢笑陪在林志庸身边看着。林翔宇的老子出现这事儿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位林科长小官不大,但对于周家的餐饮事业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放在过去就是御膳房的大总管。几乎可以算是天下间最会吃的主儿了。以他在餐饮业的身份,大老远跑来给李牧野站脚助威,就这么一个举动就够耐人寻味了。周静察言观色,上看下看,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冲着林翔宇这张脸来的。

    鲁少芬也得了一张邀请函在下面观战,发现旧江湖不但有超乎想象的残忍,还有超乎想象的味。

    特级厨艺技师张贤贵亲自客串主持人,此刻正在介绍范振海手底下精心炮制的一道南粤菜中的小菜系福州菜里的经典:佛跳墙!正说道:酝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说起这佛跳墙那是大大有名,据说,唐朝的高僧玄荃,在往福建少林寺途中,传经路过”闽都”福州,夜宿旅店,正好隔墙贵官家以”满坛香”宴奉宾客,高僧嗅之垂涎三尺,顿弃佛门多年修行,跳墙而入一享”满坛香”。”佛跳墙”即因此而得名。

    “这道菜源自民间,却在乾隆年间登上大雅之堂。而后被尊为种田派厨师的巅峰大成之作。所谓种田派厨师,是南粤厨艺流派的一个特殊团体,以擅长发掘食材独特鲜香而闻名,崇尚自然味道,乐山爱水,喜欢就地取材,尽管把味道做到了极致,却很少有专职厨师,他们多半是农夫,或者渔夫和猎人,做出来的菜追求的是与自然浑若天成的天人合一境界。”

    李牧野又听的出神了,一道老汤白切鸡轻车熟路的做完后,卖弄了一番刀法,看着花哨炫目,其实绝非厨艺正道。这种把戏若是在电视里那些厨艺争霸的节目炫耀,绝对能换来满堂彩,但在今天这个内行大家云集的场合里,只能引来一阵暗中鄙视。厨艺到了这个层次,早应该脱离轻浮夸张的风格。

    张贤贵大为尴尬,勉为其难赞了一句:年轻人的刀工还是有些基础的。

    范厨师那边还在有条不紊又十分迅速的忙碌着,张贤贵继续介绍道:“今天这场斗厨的食材用料,以及案头家伙锅碗瓢盆全部由四海厨业赞助。”做完广告接着又道:“各位都是餐饮界的名家老饕,大家给面子齐集一堂,见证这场海清派厨师李牧野跟南粤望海楼一派的范振海大师之间的较量,实乃三生有幸之事。”

    开始重点介绍参与的客人,别人倒还罢了,按照席位点到林志庸的时候,这位张大师先肃然起敬,站在台上都似乎短了半截儿。隆而重之的:“各位朋友,接下来我要向各位隆重介绍今天到场的最重量级嘉宾,国内餐饮业最具盛名的美食家,执掌当今御膳房二十年,有着国家味道管理者美誉的林志庸先生!”

    林志庸十分谦和的站起身向周围的来自沪内沪外餐饮业的同仁们点头致意,众人则对他报以热烈掌声。

    此刻,范厨师的几道参赛作品已经几乎同时出锅,摆上托盘,递到评委席上。李牧野也跟着装模作样的把自己做好的几道菜端了过去。

    林志庸被第一个请上评委席,原本的评委中是没有他的,但既然他来了,其他人便只好让贤出一个位置来,而且还必须是首位。大家都知道,这位嘴里的这条舌头可是代表了吃货的最高境界。

    第一口先品尝了范振海的菜胆炖鱼翅,美美的吃了一大口。其他两名评委也跟着吃了一口,却没忙着夸赞,纷纷看着林志庸,等他先表态。林志庸不动声色,用筷子夹了一口李牧野的白切鸡,吃在嘴里品味一番后, 扬声赞了一句:好!

    周静刹那间面色通红,一脑门子汗流了下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问题在回荡:“这个李牧野究竟是何方神圣?”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