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翻脸无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八章 翻脸无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世上够资格对他构成威胁的人极少,二姐向我借的那位恰恰是其中之一。”陈炳辉说:“我能理解她对你的不信任以及对阿纳萨耶夫这个人的怨念,但我不能接受她这么激进的决定,所以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阿纳萨耶夫的实力深不可测,究竟有多强,李牧野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只知道很可能比老楚还高一个级别。陈淼手下没人是他的对手,否则她也不必绕这么大弯子把自己弄到雅库特去。听陈炳辉这么一说,似乎心里头有点谱了。

    “当年那件事不是他做的,那个美国人也已经死在了他手上。”李牧野道:“陈二姐为什么就不肯放过他呢?”

    陈炳辉道:“这都是他通过你转述的一面之词,没有实际证据,对二姐而言,这个仇疙瘩结了这么多年可没那么容易解开,而且你如果换个思路去想这件事,就会想到一旦阿纳萨耶夫倒下,你手里的王牌少一张是小事,雅库特的政局会立即发生巨变才是她更希望看到的结果。”

    “懂了。”李牧野道:“我想她已经在那边找到了一个够资格取代阿纳萨耶夫的合作拍档。”

    陈炳辉道:“这是你自己的猜测,我可什么都没告诉你。”又道:“二姐跟我借不到人,就去为难林静,然后周家就大包大揽出手了,后面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

    “一个周静翻不起多大浪花来。”李牧野不在乎的说道:“我懒得跟她计较罢了。”

    “她当然不够资格做你的对手。”陈炳辉道:“实际上,以你今时今日的实力和未来发展的潜力,五年以后,共和国商场上够资格做你的对手的人不会超过双手之数,但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吗?”

    “大哥希望我做什么?”李牧野问。

    陈炳辉道:“商场如战场,这个战场可以是国内商人之间的角逐之地,也可以是国际上那些活在阴影里的顶级商人之间争取地区利益的战争之地。”

    “就像那个什么柴尔德家族?”李牧野苦笑道:“大哥,你会不会太瞧得起我了?”

    陈炳辉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现在当然没这个可能,但不代表未来没有机会,我们已经卧薪藏胆储备了近三十年,未来的十年将是共和国方方面面高速发展的十年,我们不但需要战略级武器,更需要战略级的商人。”

    “不是还有那些中央直辖的国企吗?”李牧野问道。

    陈炳辉道:“国家当然不会让他们闲着,但我们军情局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去支配那些正部级的国企巨头,而且有些上不得台面的生意也不敢指着他们去做,就算他们做到了,那也靠的是我们的能力,而我所谓的战略级商人,其实是够资格跟我们合作的,能独立完成交易,并且可以自己应付来自外部安全威胁的商业组织或个人。”

    “这就更不简单了。”李牧野道:“恐怕要建立起的是一个真正能达到国家级实力的商业王国!”

    “怎么样?”陈炳辉看着李牧野,反手在胸前轻轻拍了拍,道:“兄弟,这样的事业还不够你折腾一辈子的吗?”

    李牧野平静的:“我愿意试试。”

    “你打算从哪开始?”

    “我若不争,万事皆休,我既要争,则寸土必争!”李牧野道:“不久前有人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件东西,我得拿回来!”

    陈炳辉道:“好气魄,不管你想争什么,算上我一个,大哥一定帮帮你的场子!”

    ??????

    上午十点半,温州,红叶家园小区。

    商务车里,李牧野正悄然注视着小区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幢别墅。吴润土穿了一身土布褂子,打扮十分乡土,正一头汗从里边匆匆走来,拉开车门上车,一边擦汗一边抱怨道:“这南方城市里的气温跟我们山里真没法比。”

    “见到王红军了?”李牧野问道。

    吴润土点头道:“见到了,跟你一样留着小胡子,说话比你随和多了。”

    李牧野道:“随和不给你工资管个屁用。”又道:“把那些设备都交给他了?”

    “都给他了。”吴润土道:“他还让我转告你说,一定把事情办好。”

    李牧野点点头,满意的:“成,你先下去吧,暂时吃的住的都找张翼德给你安排去,有事我会再找你。”

    吴润土瞧了一眼商务车后排其貌不扬的中年眼镜男,点点头,稍作示意后便下车走了。

    李牧野回身对袁成德说道:“你觉得怎样?”

    “不怎么样。”袁成德把手上的资料放到一边,道:“龙达的实力太强,几乎可算是国内目前第一流的财团级民营企业,咱们已经得罪了周家,就不该在这个时候多树强敌,这红叶集团跟金源正何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你要问我的意见,还是放弃掉算了。”

    李牧野道:“从何晓琪的立场看过来,你这么说没毛病,但我问你的意思是希望你站在我的角度去分析得失利弊,我的想法是拿回控制权,把红叶集团做大。”

    “做到多大算大?”袁成德问道。

    李牧野道:“非常大!”

    袁成德想了想,道:“你用了非常两个字,那想必是很大了。”点点头,又道:“好,那我就说几句自己的想法。”

    “但讲无妨,恕你无罪。”李牧野笑道。

    袁成德道:“你要把红叶集团拿回来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为人,王家兄妹虽然对你不住,但从情感的角度出发,还是要比一般人更让你放心;二是出于发展的需要,完善产业布局,要在房地产和基建工程方面有所作为。”

    “说下去。”

    袁成德推了推眼镜,继续道:“发展房地产业是响应国家政策,搞基建工程同样离不开国家的订单扶持……以老板你的性格,几乎是没可能吃回头草勉强女人的,所以我想你这是拿到了尚方宝剑,同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你看的透彻。”李牧野道:“接着说,决策性意见已经不需要了,我要具体的建设性建议。”

    袁成德道:“说实话,我很高兴,但也很担心,做生意讲究的是做熟不做生,不懂不做,不精不为,你决定插足的领域水太深,尤其是基建工程,跟政府部门联络太紧密,而且所有竞争对手没一个简单的。”

    李牧野道:“退堂鼓已经被我撤了,你有冲锋号吗?”

    袁成德笑了笑,道:“老板成竹在胸,豪气干云,我这个狗头军师也不能干看着,我的意见是想要拿回红叶集团,龙达集团的态度是关键,林国学很看重的那两块地不是已经进入到开发项目审核阶段了吗?让洪文学设置一些障碍,在项目审批过程中拖一拖他。”

    “洪文学的力度有限,恐怕拖不了多久。”李牧野说道。

    袁成德道:“县官不如现管,这种事那些做官的比咱们会办,关键就看洪文学想不想给咱们办事。”

    李牧野坏笑道:“我现在分分钟可以捏死他,这家伙不敢龇毛。”顺着袁成德的思路又想了想,说道:“那块地距离军港挺近的,咱们还可以通过军方渠道给洪文学提供一个借口。”

    袁成德道:“这个思路好,涉及到军方,龙达集团的能量再大也没用,建设港口的周期长,并且对季节是有要求的,龙达集团肯定是着急上马项目,只要他着急,那后面就好谈了。”

    李牧野道:“拖他小半年,就等于把他的计划延迟一年,龙达肯定不能接受,据我所知,红叶集团对他们来说其实可有可无,如果出售红叶集团就能立刻通过审核,我想他们多半不会拒绝。”

    袁成德道:“只是这样一来,你可就把林国学给得罪了。”

    “是你得罪的。”李牧野笑道:“因为收购红叶集团股份这事儿我打算交给晓琪来办,不然怎么能快速把红叶集团做大?”

    袁成德先吃了一惊,随即略作思索后愁眉苦脸道:“我这回才算彻底明白你的意图,你是要把红叶集团拉进沪上商圈,参与到浦东开发和沿海新港等工程项目当中来。”

    李牧野道:“管理权可以交给王家兄妹,但大股东必须是我可以绝对信任的人。”

    袁成德对这个绝对信任的说法很认同,道:“王家太善变,王红叶对你的感情远不如晓琪真挚热烈。”

    李牧野道:“红叶集团现在的盘子还很小,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流入,根本不足以操作沿海新港这么大的基建工程当中来,更不要说跑到这两年地价一年翻一个跟头的浦东去抢饭吃。”

    “咖位差的太远了。”袁成德道:“虽然说市场机制下大家公平竞争,但这句话其实是针对业内同级的企业而言的,如果咖位不够,市场也会自动划分出等级来。”

    李牧野道:“让晓琪主导这件事,从沪上商圈拉进来几位不方便公然在工程基建这大碗里抢肉的大佬,把红叶集团的盘子往大了做,背景搞的复杂些,不怕没机会拿到门票。”

    袁成德道:“基建工程全部都是政府主导的,往昔都是专属于国企的大蛋糕,企业级别动辄正厅,这帮人有一个牢不可破的圈子,根本容不下太大的民营企业参与进去,否则龙达集团也不至于跑到东北去搞港运物流基地。”

    李牧野道:“你想的很周全,但是我有充分的把握进去分一杯羹。”

    袁成德道:“您还是说的具体些,不然我这心里没底,不好操作。”

    李牧野道:“沿海新港里有专属于军方的区域,这部分的工程订单是不对社会公开招标的,我有十足把握拿到!”

    袁成德思索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您是不是在跟军方合作?”

    李牧野婉转回答道:“盛宣怀,胡雪岩,都跟军方合作过,你知道我对钱并不痴迷。”

    袁成德面色一肃,沉声道:“袁某明白了,但愿能与老板一起为这时代略尽绵薄之力!”

    李牧野笑道:“你也别把我想的那么高尚,人这一生怎么活都是一辈子,我不过是机缘凑巧被推到这个位置上罢了,总之,咱们顺势而为,尽人事听天命。”忽然看一眼时间,话锋一转问道:“那个叫陆建波的进去有半小时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