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六章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女人似水,而水最宝贵的品质是纯净和温柔,比较起来,纯净是天性,温柔是修养。一个心直口快纯净善良的坏脾气女孩儿和一个温婉知性老练圆滑的好脾气女人,其实各具风情。但对男人们而言,前者更容易吸引成熟睿智的男人,而后者则对情窦初开的少男们更有诱惑力。

    张娜身上就有一种纯净清透的气质,她简单直接,内心世界里充满了正义感,容不下半点肮脏。她善良真诚,琉璃一般剔透,永远都不会被凡尘俗气浸染。恬静安然,傲骨铮铮,不追名逐利,不妥协从俗。所以难能可贵。

    “谢谢你的关心。”张娜对着青年男子说:“我没看到你说的那个周静,我们在吃饭,你要不要坐下来?”

    “这几位是?”青年男子注意到旁边的其他人,很有礼貌的问道。

    “都是我的同事,小孙你见过的,这位是我们的护士长芳姐,那两位是小杨和小高。”张娜挨个介绍了一下。

    青年男子的目光停留在李牧野身上,转而问道:“这位是老板吧?”

    李牧野伸出手来,道:“我是李牧野。”

    青年男子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一起,李牧野感觉到他用了一些力气,不动声色的增大握力。青年男子主动收回了力道,自我介绍道:“我是刘麒。”

    “我是她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李牧野一指张娜说道。

    “我知道你,我也是她哥,我们曾定下婚约六年,就算她现在想做出改变,我会尊重她的选择,但并不想改变我的初衷。”刘麒针锋相对的说道。显然他是知道小野哥跟张娜之间的过往。说完这句话,刘麒坐到了张娜旁边的座位上,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式,点点头,赞了一句地道,对着李牧野:来碗米饭。

    门口又有急促脚步声,周静推门闯入,一眼看到了刘麒,神色间闪过一丝倔强,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刘麒起身道:“抱歉,打扰各位了,我有事先行一步,改日再摆一桌向各位赔罪。”说着,又对张娜说道:“工作辛苦,多注意休息,如果你爸妈那边来找麻烦,随时告诉我。”最后又加重语气:“放心,一切有麒哥呢。”

    李牧野先目送本来气势汹汹的周静一下子以一种文静的方式离去,再看着这刘麒泰然自若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跟张娜面前秀担当,立即意识到,野哥这次遇到强敌了。

    跑车轰鸣声远去,张娜和同事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李牧野回到橱窗后面悄然观察着她。

    装傻的女孩子未必真聪明,这世界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情多了。貌似真傻的姑娘也不一定就不谙世事,有时候只是因为性情高洁,对那些小聪明的举动不屑为之。

    ??????

    从元旦到春节。娜年滋味的生意渐有起色,主要功劳应该记在乌兰珠和鲁少芬两个漂亮女孩子身上,其次是老崔这个外形独特已极的老毛子大汉,最后才轮到老板的手艺。

    何晓琪在老袁的帮衬下地位依然稳固。她自从发现了这个地方后几乎天天都来光顾。尽管已经成为李牧野法律上的妻子,但实际上却一直过着独守空房的日子。每次光顾,自不避免用幽怨的小眼神狠狠盯老板几眼。

    尽管怨念无尽,这位曾经为所欲为的娇娇女却也不敢公然挑明跟李牧野耍脾气。这场婚姻关系,只是为了保障她的安全而产生的,如果她想奢望更多,最大可能就是失去现有的一切。

    偶尔孟凡冰也会跟着林翔宇一起来品尝一下李牧野的手艺。多年前李牧野就是在煤城开餐馆把她吸引的,如今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想不到李牧野又捡起了老本行。就目前为止,她对李牧野的印象还停留在搭上何晓琪的一混子这个层面上。所以,在娜娜面前也不必担心她多嘴。

    白雪进入金源正何的董事局后,虽然安插了一些人进来,但同时也找其他方面给集团发展带来了许多便利。偶尔李牧野会去她那边住一晚,彼此都是老水旱码头,欲多情少,相互满足的同时还可以促进沟通,何乐而不为。

    王红叶有日子没打电话过来了。红叶集团南迁以来,王红叶虽然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来碰面,但每天都有坚持电话联络。似这种连续多日不来电话的确有些不寻常。

    这一天,经过院子里的花棚看见美人蕉叶子泛红,忽然想起王红叶来,决定主动打给她。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牧野,是你吗,有什么事吗?”

    她怎么了?李牧野第一印象是病了,随即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是病了根本没必要对自己隐瞒,依着她的性格反而更会小题大做撒娇邀宠才正常。不是病了那就是有别的事影响了她的状态。

    “不是我有什么事,而是你有什么事才对吧?”李牧野猜测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王红叶声音低沉压抑,带着一种绝望中的哀伤情绪。

    李牧野模棱两可道:“出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爸被双规,我妈被隔离审查,这样的事情我告诉你又能怎样?”王红叶按捺不住涌动的情感,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李牧野一边听一边宽慰,好一会儿才听她继续说道:“牧野,我对不起你,真的很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龙达集团的影响力太大了,眼看着要过年了,我爸妈都还在煤城接受隔离审查……”

    全明白了。

    李牧野举着电话沉吟良久,问道:“你答应他们什么条件了?”

    王红叶道:“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和那两块地,还有联姻。”

    “联姻?”李牧野问道:“谁跟谁联姻?”

    王红叶道:“龙达集团的副总,也是第二大股东,叫陆建波,三十八岁。”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李牧野想了想,道:“龙达集团的确非同小可,但我有一个完整的计划足以与之抗衡,已经有把握争取到沪上商圈里一些同仁的支持,如果你……”

    “李牧野,过了年我就虚二十九岁了。”王红叶打断李牧野的话,道:“我绝对相信你在商业上的能力,但我没办法接受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个人情感经历,我也相信以你跟那个白处长的关系是很有机会把我爹妈捞出来的,可是我宁愿拿自己做交易也绝不接受她的帮助,这件事算我又一次对不起你好了,就这样!”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李牧野颓然将电话放下,自嘲的笑了笑,设计洪文学,配合陈淼算计郑允智,机关算尽,好不容易为红叶集团争取到一个有利的局面,他吗的,忙活来忙活去,到最后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五分钟后,电话又响了,王红军打过来的。

    “你他吗最好找一个像样的借口,不然老子现在就过去打出你牛黄狗宝来。”李牧野对着电话破口大骂道:“你妹子是女孩子,关系到她父母安危,个人的终身,有她自己的考量也算有情可原,你他吗知情不举算怎么回事?如果我早些知道消息,这件事根本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王红军道:“我绝对相信你有办法搞定,但作为哥哥,我最怕的恰恰就是这一点。”

    “所以,你就眼瞅着老子苦心孤诣为红叶集团设计的未来三年上百亿台阶的计划泡汤?”李牧野没好气道:“你他吗是个男人,怎么能学女孩子感情用事呢?”

    “然后呢?”王红军道:“就算你帮红叶渡过了眼前这一关,又帮着红叶集团虎口拔牙联手沪上商圈从龙达集团嘴里抢下一大块肥肉,之后呢?你会跟红叶结婚吗?你的心里只有一个张娜,无论你带给红叶多少财富,都没办法改变一个事实,就是你永远都不会给她想要的婚姻。”

    如果把女孩子比作一杯水,王红叶这一杯早已被家庭耳濡目染熏陶成了一杯白葡萄酒。看似纯净,其实别具滋味,不能说不好,只能说她适应性要比水更强,当然成分也更复杂的多。

    王红军问:“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有些话当面说好些。”

    李牧野便让他来饭馆见面。

    两个半小时后,傍晚时分,王红军飞车从苏州赶过来。

    饭馆还没开门营业,李牧野在电话里让他来后厨见面。

    炉子上烧着一大锅杂贝,切了一大盘子卤味牛腩。两瓶白酒,各自为战。

    王红军:“要杀要剐你随便,为了我妹妹,也为了咱们之间的兄弟义气,哥们儿今天豁出去了。”

    “傻逼,喝酒!”李牧野给他倒了一杯,也给自己满上。

    哥俩一饮而尽。

    李牧野夹了一块牛腩给他,道:“尝尝哥们儿的手艺。”

    王红军看着李牧野,似乎想从这张脸上找到喜怒情绪反应,看了半天,叹了口气道:“哥们儿,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不然你给我龙肉我也吃不下。”

    “吃不下没关系,听得进去就成。”李牧野问道:“我说话你现在还能听进去?”

    “听不进去我就不过来了。”王红军道。

    李牧野点点头,道:“本来我打算借着旅大那两块地在龙达集团身上咬下一大块肉的,他们从大前年起便开始在全国布局在仓储物流行业里占据霸主地位,旅大是整个东北地区最重要的海上贸易出口,就因为这个,所以他们对那两块地志在必得,只要咱们能顶住他们第一波攻势,接下来就不难从他们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王红军道:“一开始我没想这么长远,后来才知道这里头的事儿,但一切都晚了。”

    李牧野道:“甭拿这话甜和我,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妹子能摆脱我才故意知情不报的,这事儿我不怪你,男人看重事业,女人更在乎婚姻,我跟你妹子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未来,你们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我能理解,事到如今,就是有点可惜也有点不甘心,可惜的是红叶集团,不甘心的是我还没来得及交手就先输了一阵。”

    王红军面皮泛红,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后说道:“牧野,哥们儿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个什么料我心里有数,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李牧野,我王红军这辈子也就是个土鳖的材料,根本就没机会看到这么大的天地,更别说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了,我欠你的太多没法还,只好耍个无赖,拿这一百多斤来抵债。”

    “你打算怎么抵债?”李牧野笑看着他:“肉偿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