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疯不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疯不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安寺依山而建,是一座小有规模的寺院,门前钟楼雄伟壮观,具有元明时期的建筑风格。两扇厚重的木门上布满了铜钉,院子里正对大门的是一棵巨大的古松,挺拔苍劲的树身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何锟铻穿了一身居士服饰站在树下的石桌旁。李牧野拾级而上,转过一道弯儿,林木山色忽然在眼前消失,就看到了他站在树下,似乎已经恭候多时。

    “让你久等了。”李牧野走过去,回望来路,道:“怎么选了这么地方见面?”

    “年轻人的体力真好。”何锟铻道:“你是八点钟到的山脚下,不到一小时就走到这里,我每年冬季都会来这里住些日子,每一次上山都是个巨大考验,没个大半天根本上不来。”感慨完年纪差异,又招呼李牧野坐下,说道:“茶是山上自产的松针茶,你慢慢品尝,所以选在这里见面,其实是因为我要在这里住到春节。”

    “咱还是直接一点吧。”李牧野道:“你,或者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应该是你究竟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吧?”何锟铻不动声色道。

    李牧野一笑,道:“咱们还是彼此都坦诚些吧,我有所图但并非一定要图你们什么,你对我却是志在必得。”

    何锟铻面皮微红,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道:“是白小姐把你引荐给我的,一开始我只是把这事儿看成是一个必须办成的任务,但后来通过接触发现跟你合作其实是一门非常好的生意,之后你带着那些孩子们出海,回来以后你就出名了,老沈就跑来向我打听你的底细。”

    “你没说,他就自己登门来问了。”李牧野说道。

    “是的。”何锟铻道:“其实我已经猜到他一定会去找你,老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商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傲气,外表谦虚和蔼,内在却是个恃才傲物的主儿,能入他眼的人并不多。”

    “你打发闺女去我那里暂住,就是想到了沈培军会试探我,所以故意给我留下一个找到你的机会?”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晓琪去你那里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想去。”何锟铻道:“我其实是希望晓琪能有正常的取向,可是能让她看得上的男人并不好找,从她十八岁起我就在物色这样的人,三年来也就遇到你一个,所以我才会违心的鼓励她接近你。”他说到这叹了口气,又接着道:“我知道你不会把她怎样,而且我也一直有安排人暗中保护。”

    李牧野:“你觉得我要真想做什么,你安排的人能管用?”

    何锟铻:“你不是没做什么吗?”

    李牧野:“说实话,你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了。”

    何锟铻:“说实话,你更让我另眼相看才对。”

    李牧野:“再相互吹捧下去,我就没法吃饭了。”

    何锟铻:“那就说点有用的。”

    李牧野:“何晓琪以为你派她来我身边是做卧底的。”

    何锟铻“她一直都想在我面前证明自己的才干。”

    李牧野:“你很清楚她有多大能力。”

    “很多时候我连自己的主都做不了,又怎能保护一辈子?她以后得靠自己,当然是越早成熟越好。”何锟铻看着李牧野,道:“我首先是希望她终身有托,如果不可以,至少该遇到一个好老师。”

    “你这样的人本不该听凭别人摆布。”李牧野与之对视说道。

    “人在江湖岂能尽如人意。”何锟铻苦笑道:“那个疯女人不是对任何人都如同对你那般友好的。”

    “我本以为你会借着还船的机会提出合作,满足白雪对你的要求。”李牧野道:“却没想到你会把何晓琪派到我身边。”

    “合作是迟早的事情,我更在乎的是晓琪的未来。”何锟铻道:“你应该比我清楚,像你我这种人,事业发展的越快就离那一天越近,别看我现在风光无限,其实还比不得张海潮那傻逼,这辈子想求个全身而退都是奢望啊。”

    李牧野想起了李奇志曾给自己讲过的沈万三的故事,还有后世的胡雪岩。道:“你是明白人。”

    何锟铻叹了口气,道:“这几年公司发展的太快啦。”

    李牧野道:“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的名头太响。”

    何锟铻看着李牧野,道:“你的事业发展的比我还快,可名声却不显,尤其是你在俄罗斯眼看就要闯下大名堂的时候竟能急流勇退,就这一点便比我强了许多。”

    李牧野道:“你琢磨钱袋子,我琢磨人心,这时代四平八稳,注定不属于你。”

    何锟铻叹了口气,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做不到张海潮那么下作去入赘。”

    “没人能万寿无疆,活的再长,若是心里头不痛快也是没意思,张海潮之所以戾气那么盛,想来在家里的日子也不会太痛快了。”李牧野道:“跟他比,你的修养要高深太多了。”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何锟铻摆手道:“我的才具其实很有限,也就是胆子大一些,如果不是遇到了一个聪明人,根本走不到今天。”

    “早就听人说你背后有个高人,我一直以为是陈淼,看来另有其人?”

    何锟铻回首看了一眼山门。

    李牧野不由大为好奇:“难道这位高人在这里?”

    ??????

    高人并不高,就算不区分男女以全体国人平均身高为标准,眼前这个四眼仔也是拉后腿那个序列当中的。而且这个高人有点年轻,貌似比李牧野大不出十岁去,而且长的猥琐无比。头颅特别大,眯眯眼,大鼻头,雷公嘴,一脸的痘子。身上衣邋遢肮脏散发着臭烘烘的气息,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竟是被关在笼子里的。

    何锟铻探手一指说:“你也看到了,是个精神病。”

    精神病怎么会成为改变何锟铻命运轨迹的高人的?李牧野诧异之余凑到笼子边好奇的打量这个人。

    “当心他吐你一脸口水。”何锟铻提醒道。

    “没事。”李牧野摆摆手,对着笼子里的高人问道:“请教贵姓高名?”

    “我不告诉你。”四眼仔傻笑起来,露出满口黄板牙,嘻嘻哈哈冲着何锟铻勾勾手指,道:“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何锟铻有点诧异他怎么没冲李牧野吐口水,往前凑了几步问道:“袁成德,你要告诉我什么?”

    “你再凑近些,我悄悄告诉你。”疯子袁成德说道。

    何锟铻摊手苦笑,主动把身子凑到笼子外。

    “呸!”一口青黄色的浓痰吐在他脸上,笼子里的袁成德拍手称快,哈哈大笑道:“傻瓜骗傻瓜,你比我傻瓜。”

    何锟铻显然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不动声色的取出手纸擦掉浓痰,对李牧野苦笑道:“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子。”

    李牧野点点头,道:“看样子病的不轻。”

    何锟铻道:“别看毛病大,明白的时候却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你慢慢说,我听着呢。”李牧野看着笼子里的袁成德说道。

    “说起来他也是个可怜人,九十年代初那会儿国家搞了个超级天才计划……”

    袁成德是湘西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这小子从小就聪明,有过目不忘的天赋,五岁上学,九岁就跳级到中学,十五岁那年被选进科技大学的超级天才培训班,可谓是少年得志,前途无量。

    曾几何时,也是整个社会都羡慕的一小撮成功人士之一。

    何锟铻介绍起袁成德的过往,不胜唏嘘感慨,说道:这小子十七岁那年爱上了一个学姐,苦追不得反因为长相问题被羞辱一番,一怒之下就把那女孩子鼻子给咬掉了,打了一场官司后,学校认为他情绪太不稳定,把他给退学了,父母因为失望透顶,就决定放弃他,全力培养他弟弟。那一年他们家突然失火,父母和弟弟全都烧死了,只有他安然无恙。

    那件事以后,他父母的单位领导可怜他,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这小子就在图书馆里天天看书,有一天突然从图书馆里跑出来,大白天追一个小姑娘耍流氓。被众人扭送到派出所以后就成了疯子。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李牧野更关心的是这个人究竟高在哪里。

    何锟铻道:“因为是疯子,所以没判刑就给放了,工厂把他给开除以后,这小子就开始流浪生活,辗转讨饭来到上海,而后被这寺庙里的澄空大师收留,以抄经为生,当时我还在跑船,听到澄空大师替人解惑的名声,便来寺庙里找成空大师请教,我对大师说想要金盆洗手回头是岸,还没等大师说话,他在一旁忽然放下毛笔说了一句,彼岸在前,回头不如上岸。”

    “什么意思?”李牧野一下子没能理解。

    袁成德忽然说道:“意思就是他在苦海里走的太远,没机会回头,只能指望彼岸在前。”

    这貌似又正常了?

    何锟铻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当时大师也是这个意思,我就决定不回头继续做海上买卖,后来陈淼找上门来请我帮忙从南洋接货私运一批设备,那件事办成了,我才得到了一个上岸洗白的机会。”

    “一头猪被养的又大又肥,眼看着就能吃肉耗油,却妄想回头是岸?养猪人和屠夫们会答应吗?那时候你身上唯一的价值就是那条别人不敢走的海路,走下去就是你的宿命,唯一的活路。”袁成德扬声说道。

    “那你倒再说说看,我现在的活路在哪里?”何锟铻眼睛一亮,激动的问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