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顾茅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顾茅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群体环境中,拥有话语权的都是那些威望足以服众,身份背景相对高深的。李牧野现在已经知道那天在船上表现活跃的长发少女叫沈心茗。她的父亲就是海上大亨,羊毛业的商业巨子沈培军。

    都说富不过三代去,然而沈心茗家传到她这一代却已经富了四代。

    沈培军看上去四十岁的样子,实际上已经年过五旬。沈心茗的母亲叫茅馨平,是著名的沪剧大师,七八十年代曾红极一时。还拍过几部电影。气质,修养,模样无不是上上之选。比较而言,她的女儿更多继承了她的气质和修养。

    夫妇二人是以感激的名义登门的。

    李牧野因为提前接到了沈心茗的电话,所以穿着上没有似平常般随意,起码穿了一条长裤,上身套了件高尔夫球衫。

    他们选择在上午十点半拜访,这个时间点是有些讲究的,如果见面后相谈甚欢,忘记了时间,一两个小时后就到了午饭时间,可以借机继续聊下去。假如反之,则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谈话时间控制在半小时内,只需夫人在一旁提醒半句,你还有个会要开,或者你该去见某医生了,得体又合理,早聚早散都不尴尬。

    彼此分宾主落座,李牧野招呼夫妇二人喝茶。沈氏夫妇则向李牧野表达了谢意。

    寒暄过后,沈培军注意到茶几下面的一层放了一本很厚的书,居然是俄文版的战争与和平。

    “听小女说李先生曾经求道于俄罗斯?”沈培军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到过莫斯科,那时候是去学习老大哥的先进经验的,说起来已经是快三十年前的记忆了,那时候我也就心茗现在这个年纪,还只是沈氏毛纺厂的一个技术员,当年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么大的国家说解体就解体了。”

    这句话有三层意思,第一是打开话匣子,以共同的经历为话题拉进彼此距离;第二是让李牧野意识到他的年纪和阅历足以担当其长辈;第三则有一点点诱导李牧野谈及在俄罗斯经历,进而试探李牧野道行深浅的意思。

    李牧野道:“我是两千年末的时候到的俄罗斯,跟您当年去那边时候的年纪差不多,不过我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当年的铁律如山秩序井然,做贸易的除了要面对安全风险外,还需去平衡政治关系,而我的文化底子浅,一个语言关就费了老大功夫,蹉跎了几年也没什么成就,小本经营,有我没我都能做,加上思乡心切,所以就回国了。”

    这个回答非常含蓄,貌似说了一切,其实什么都没说,就算日后捅出真相也不会尴尬。

    “李先生是东北人?”茅馨平问道。

    “煤城。”李牧野道:“前面二十年,差不多都是在那里过来的。”

    “那里的特种钢非常出名。”沈培军道:“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厂搞扩建,我还去过你们家那边批钢材。”

    李牧野道:“老工业城市,如今已经有点跟不上时代发展了。”

    沈培军慨叹道:“我认为不能这么看,我们的老工业区对国家是有大贡献的,国家的战略重心现在是东南沿海,迟早有一天还会转回去的。”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李牧野四平八稳的说道。

    “李先生这次来到上海是准备在这边定居吗?”茅馨平趁着沈培军品茶的空隙,适时地加塞问了一句。

    “不,我暂时还没有打算好在哪里定居。”李牧野干脆的回答道。

    “是这样啊。”茅馨平有一点点失落,但很好的掩饰过去了,道:“其实男儿志在四方是好的,不过也不一定非要真个四海为家嘛,人这一生还是要叶落归根,有个家心里才安稳,你说呢?”

    “阿姨您说的特别好。”李牧野道:“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的。”

    沈培军许是觉得妻子表现的有点过了于热切了,轻轻咳了一下,道:“李先生年纪轻轻,从海外归来,想必是有他自己的一腔抱负的,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啦,我们都已经跟跟不上年轻人的思路啦。”

    李牧野道:“您太客气了,我可是早听过沈家的大名,我在呼纶贝尔的时候见过沈家在那边收羊毛的采购员,公买公卖做事十分地道,牧民们都以能把羊毛卖给你们而骄傲呢。”

    沈培军微微怔了一瞬,随即笑了起来,踢皮球是商场里打交道比较常见的手段,李牧野年纪轻轻,便踢的这一脚好球,谈笑间不动声色便把话题带回到沈家上面,就这份从容和机智便是女儿她们那些年轻人比不了的。他笑着说道:“我听人说你在呼纶贝尔的时候是做煤矿生意的?”

    这个问题比较直接。李牧野不好兜圈子,点头道:“是的,小本经营,中途被一位感兴趣的大买卖家收购了。”

    沈培军道:“我知道,听说是中电的一位大股东叫陈垚买走的。”

    陈垚是陈淼的亲妹妹,也是阿辉哥的姐姐之一。同时还是中电合作股东之一。陈家还姐弟四个,阿辉哥还有个大姐叫陈鑫,是专门跟各大卫视合作搞娱乐节目的大咖。但不管是陈鑫还是陈垚,都得听陈淼的。

    李牧野点头道:“是的。”

    沈培军道:“说起呼纶贝尔来,我就不免想起我们厂九十年代的时候在外蒙曾经跟人合作投资了一座养殖基地,本来是为了出产一些专供的高品质羊绒和驼绒的,良种和技术引入都完成了,气候条件和草场都十分合适,可却没估算到那边政局不稳,结果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统统打了水漂,到现在都还闲置着呢。”

    李牧野低头喝了一口茶,趁着这一点点时间稍作思考,初次见面,沈培军为什么会提到这么重要的商业信息?是单纯的试探?还是他对自己的底细有所了解,故意要这么问来开启合作的话题?他刚才提到了陈垚,莫不是也跟陈淼有关?

    “那真是挺可惜的。”李牧野给了一个毫无营养的回答。

    沈培军道:“是啊,的确是非常可惜,后来逼的我们不得不跑到澳洲重选场地,又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来运作这件事,尽管也取得了一点成功,但运营成本却比在外蒙做这件事要高出整整三倍,如果不是为了能在国际高端羊绒线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我说什么都不会做这赔本赚吆喝的笨生意。”

    “您太客气了,这可不是什么笨生意。”李牧野道:“我认为面料对于男装的意义远远胜于设计和裁剪,因为华而不实的花花公子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女人们对美负责就足够了,所以判断男人是否成熟富于魅力的另一标准,就是看他是否注重服装面料重于服装款式,就这点而言,您的决策是具备前瞻性的。”

    “说得好啊!”沈培军笑道:“真说到我心里去了,我的董事会那些鼠目寸光的股东们就不具备你这样的战略眼光,一天到晚死盯着利润报表斤斤计较,总喊什么中国人不适合做太高端的生意。”

    “您太夸奖了。”李牧野谦辞道:“股东们有他们的利益考量,我只是以旁观者事不关己的角度说几句心里话而已,不过如果我是您的股东之一,我想我会支持您的做法的。”

    “为什么?”沈培军感兴趣的:“能说的具体些吗?”

    李牧野道:“我是做贸易的,对什么东西好卖,什么不好卖是有一些研究的,就目前国内的经济状况看,高端绒线制品在国内的市场确实非常有限,这是由成本和市场认知度决定的,可是若换成发展的眼光看,现在布局高端市场绝对是可行的,国内经济发展势头迅猛,未来可期的同时也带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尤其是加入世贸后。”

    “是啊!”沈培军被说到了心里头,点头道:“狼来了,可我们却没还没有足够的思想认识。”

    “国内的低端市场基本呈饱和稳定状态,高端市场却在持续增长的态势,随着经济发展,个人收入增加,追求品味生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李牧野道:“提早布局,哪怕一开始亏一点,只要树立起品牌形象来,当未来高端绒线成为市场主战场时,才不至于陷入被动。”

    “你这番话真应该去我们的股东会上说给那些老顽固们听听。”沈培军击节赞道:“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的宝贝女儿的名字里就有一个心字,怀春少女总是很敏感。沈心茗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立即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自己,顿时羞红了脸。

    李牧野道:“不过是门外汉的一家之言罢了,夸夸其谈,毫无建设性,当不得您的谬赞。”

    “不,不,不!”沈培军连说了三个不字,道:“保守者永远不缺盟友,进取者却总是孤独的,生意场上尤其如此。”

    李牧野道:“既然承担了您这么高的评价,那我就班门弄斧多说几句有建设性的意见,错了对了您都姑妄听之。”

    “你说。”沈培军示意女儿倒茶。

    沈心茗乖觉的拿起紫砂壶给李牧野倒了一杯茶,递到身前道:“李大哥,你喝口茶再慢慢说。”

    李牧野接杯子的时候不免要碰到她的手,指尖接触的瞬间,她羞涩的低下头去。茅馨平流露出会意的微笑,沈培军却轻轻蹙了一下眉头。

    李牧野将这杯茶一饮而尽,道:“那我就斗胆多说几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