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一十章 哑巴吃饺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章 哑巴吃饺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不怕的多半是给自己壮胆的,底气足的人不需要自我麻醉。

    “李牧野,我们可不是怕你。”林翔宇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主要是吃了你一顿好的,再跟你约架就有点不老合适了。”周平也跟着附和:“太不仗义了,没有这个道理。”

    林翔宇又说:“要讲找朋友帮忙,我们肯定能找到更多,可我们不想这么干。”

    周平又附和:“对,太不仗义了,没有这个道理。”

    林翔宇看了老崔一眼,又道:“咱中国是礼仪之邦,这外国友人不远万里来到咱们这做客,总不好一见面就先捶人一顿。”

    周平摸着隐隐作痛的良心,道:“这么干太不仗义,没有这个道理。”

    李牧野道:“说到仗义,我得多说你们哥俩几句,堂堂男子汉,怎么就非跟一个女人过不去?”

    “你也没比我高尚多少。”林翔宇抢白道。

    李牧野冷笑道:“我就是再龌龊下作,也跟你吃软饭还打女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懂吗?”

    林翔宇按捺不住想要发作,看一眼老崔,又低下头没吭声。

    李牧野继续道:“男女之间,如果是真心喜欢就该好好待人家,我这个老同学,别的不敢说,在钱的方面绝对不吝啬。”

    “就是裤腰带有点松。”林翔宇又按捺不住说道:“我大小也是个公众人物,她做的那些事儿,一点面子都没给我留。”

    “你算哪门子的公众人物?”李牧野道:“你看哪个像样的公众人物需要跟你似的忍饥挨饿?没有她的资助,你连三五天都撑不过去,说你吃软饭这有什么毛病吗?”

    “她给我钱花,那是因为我们在谈恋爱,我迟早会有出头之日,到时候十倍百倍的报答她。”林翔宇不忿的说道:“可她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应该遵守妇道,先前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也就罢了,现在都把你领家来了,你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

    “这就是你先前对她动手的理由?”

    “我那也叫动手吗?”林翔宇委屈的叫道:“就不轻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恨不得把我脸都撕碎了,我还没说什么呢,她倒一气之下跑香港购物去了,一走就是一礼拜,我能不生气吗?结果一回来就说分手,还把我哥们儿车的轮胎给捅了,这事儿换谁能就这么算了?”

    果然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看林翔宇这一脸的委屈,再联想起孟凡冰那大小姐脾气和风流性子,比较而言,倒似乎他的话真实度更高些。李牧野是来帮孟凡冰解决后顾之忧的,这事儿归根结底还在孟凡冰身上。她明显是腻歪了林翔宇这个伪文艺青年,动了始乱终弃的念头。却没想到这小子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这才跑出去躲了一礼拜。

    在男女感情这件事上,孟凡冰绝对是个强势的主儿,连李牧野扪心自问都不敢说当年曾把她给降住了。更何况今时今日,她已经事业有成,有了很好的物质基础,而这个林翔宇却只是个依附在她身上的十八线小歌手。

    这么细算起来,在这件事上,还真不好说林翔宇的过错有多大。

    “我看要不然这样吧,这事儿上的是非对错咱们就不论了,那天动手打人的是我,你们哥俩吃了点亏,我在这里先给你们陪个不是,然后你们哥俩提个要求,我尽力满足你们。”

    林翔宇看一眼周平,又看了看巨熊似的老崔,打架的念头已经熄灭,但不代表别的想法一点没有。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对孟姐是真心的,我觉得如果提钱就是对这段感情的侮辱。”

    李牧野道:“她现在心思已经不在你这儿了,你再纠缠下去也没意思啊。”

    林翔宇道:“你误会了,我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我就是说跟她之间的事儿还没完,但我不打算再用这种方式去打扰她。”

    “你换个别的方式也不成呀。”李牧野哭笑不得,道:“咱堂堂男子汉能不能别做那破裤子缠腿的勾当呀,一次性解决,利利索索多干脆!”

    “你倒是干脆了。”林翔宇道:“可喜欢她是我的情感自由,无论谁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打算放弃,我的意思就是今后我不去找她要钱了,我也不等待什么别人的赏识和所谓的机会了,你不是让我提个要求吗?我就想请你帮忙给找个地方唱歌。”

    懂了,敢情这位还是个情种。可惜的是这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孟凡冰那虎娘们儿太现实了。

    李牧野思忖片刻,觉得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这事儿能解决到这个地步也算个不错的结果。孟凡冰就是想甩了他,同时不想留下什么后遗症。如果这小子能自食其力,摆脱经济上对孟凡冰的依赖,然后再怎么去追逐爱情都是他无可厚非的权利。至于孟凡冰接受还是不接受,那都是她的问题。作为老同学,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成,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李牧野痛快的点点头,随即便想到了何锟铻的那艘船上是需要歌手表演的,问道:“英文歌会唱吗?”

    林翔宇愣了一下,点点头,道:“我是披头士的铁杆儿,他们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唱。”

    “只要不跑调就成了。”李牧野很有把握的说道。何锟铻应该不会驳自己这个面子。想到这,立刻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的另一端,何锟铻的声音带着饱满的热情,仿佛结交多年的老友。李牧野把这事儿跟他提了,这老哥立即痛快的应承了。李牧野故意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工资待遇什么的何大哥看着办,反正这孩子我就交给你了。

    挂断电话,冲着林翔宇赔了个笑脸,道:“我这么说不是为了在你们面前拿大,主要是让对方引起重视,他搞不清楚咱们之间的关系,你们哥俩也不用主动提这事儿,他要是问起来,你们就说……”

    “你是我们家里长辈的朋友。”周平打断李牧野的话,接过话头说道:“李大哥,这件事我真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把二翔给打醒了,他现在还在家里颓着呢。”

    他继续说道:“我们哥俩儿从小学就是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他大学是保送的,读了一年就放弃了,为了唱歌他跟家里人闹翻了,这才从京城出来到这边发展,我成绩不行,就去练了专业体育,我是搞综合格斗的,国内现在没几个人玩儿这个,我家里人觉得这事儿没前途,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我学做生意去,可我根本不感兴趣,所以就从家里出来陪二翔。”

    “所以,你家里头也对你掐断了供应?”李牧野笑问道。

    周平点点头,从兜里摸出一摞子银行卡,道:“全他吗给停啦,我们哥俩好几天没吃一顿饱饭了。”

    李牧野想了想,道:“咱们也算不打不成交,反正已经帮了他,不妨再帮你一次,我推荐你去一家俱乐部,练拳带教拳,反正是混口饭吃,同时也给你一个继续发展搏击事业的机会,就当是捅了你四条轮胎的赔礼吧。”

    周平闻言大喜过望,道:“那车您就是不捅了,我也开不起,早就没油啦。”

    李牧野笑了笑,道:“这事儿也好办。”一指老崔道:“一会儿你跟着他走,先找人把轮胎补上,然后让他带你去俱乐部那边注册,费用全由他负责。”

    “这钱算我借的。”周平强调道:“等我赚到了工资一定还,还要请李大哥你吃饭。”

    林翔宇道:“我也请。”

    李牧野笑道:“等你们能完全自食其力的时候少不了叨扰你们哥俩,这点事儿在我而言也就是举手之劳,所以你们也不必太往心里过意,咱们今天就算是交了朋友,既然是朋友,相互帮忙就是应当的,我暂时对你们哥俩就一个要求。”

    周平肃然道:“李哥你说。”

    从称呼上的变化,足以看出彼此间的距离在拉近。李牧野很满意他们的反应,笑道:“把你们那狗窝好好收拾收拾,要是没什么不方便的话,我打算跟你们租一间卧室。”

    老崔插言问道:“大哥,你还不打算回家住吗?”

    李牧野道:“我回去了住哪边?跟那俩丫头一起住?我为什么躲出来你心里没数吗?跟你们一起住,那俩就得天天往你那边跑,再说,大人孩子进进出出相互打扰多有不便,我回去了,你老婆就得跟你分居住,奔三的娘们儿惹不起,知道不?”

    老崔尴尬的挠挠头,同时还很感动,道:“就是觉得……”

    “我一个人在外头,住哪里都没所谓。”李牧野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国内治安比莫斯科好的多,而且我也没那么脆弱。”

    周平和林翔宇面面相觑,从二人的对话中听出来很多让他们困惑又惊奇的信息。先是这强壮的不像人的老外汉语水平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李牧野说话的口气,分明是老板或者兄长居高临下的架势。二人都忍不住去想,孟凡冰这老同学究竟是做什么的?

    李牧野问道:“怎么样,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