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零八章 事要多知酒要少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八章 事要多知酒要少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忘却不愉快的事情,才是寻找快乐宝藏的地图。

    平心而论,李牧野亲手炮制的饭菜并不算特别好吃,但孟凡冰却吃出了一脸的幸福。

    李牧野捧着一本俄文版的托尔斯泰老先生的巨著,坐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悠闲的看着。

    “何晓琪今天泄愤似的在我店里买走了十套女装。”孟凡冰道:“全都是最贵的,抵得上淡季时一星期的营业额了,全是拜你所赐,我看你适合去我店里工作。”

    “保持安全距离,对你没坏处。”李牧野将书本合上,看了她一眼,道:“我的意思是你跟我保持好距离,不是说你跟那位何大小姐。”

    孟凡冰埋头收拾残局,想象自己是一个被婚姻生活呵护着的幸福女人。听到这句话后顿时着恼起来。忽然有些不甘,我凭什么这么在意你李牧野给的这点小恩小惠呀?你身上哪点比我强了?混到这个地步还狂什么狂?

    她丢下收拾了一半的残羹剩饭,不客气的对李牧野说道:“既然你要保持距离,那咱们不妨算算细账。”

    李牧野笑道:“不就是想让我收拾碗筷嘛,直接告诉你,没戏!”看一眼时间起身道:“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如果你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在四点半之前致电给我,否则,我会接着准备晚饭。”

    “把你这块假货丢了吧,回头我送你一块浪琴。”孟凡冰看着李牧野的手腕说道。

    李牧野嘿的一笑:“管它真假,时间准就成,我还是凑合戴吧,毕竟是别人送的,不过还是多谢你的美意,我先去办事了,你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你能有什么事?”孟凡冰敏锐的想到了白雪,不悦的说道:“上午给你打电话的是机场那个女人吧。”

    李牧野点点头,赞道:“就数你透着精明。”

    孟凡冰阴阳怪气道:“怪不得说话底气这么足了,原来是找到新饭辙了。”

    这句话说的有点损,几乎等同于在说李牧野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李牧野笑笑,没跟她计较。

    “别忘了,你给我惹的麻烦还没完呢。”孟凡冰看李牧野准备出门了,忍不住提醒道:“林翔宇和周平还会再来的。”

    李牧野顿住身形,回身一笑:“你见过吃软饭的还要兼职厨师和保镖的吗?”

    孟凡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住在我这里的那点心思,今天上午你走以后,张娜给我打电话了。”

    “她说什么了?”李牧野半信半疑的看着孟凡冰。

    “她说过些日子会陪她姑奶来上海参加一个活动。”孟凡冰心有不甘的说。她是懊恼自己终究还要靠张娜这两个字才能短暂留住这个男人。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李牧野连续发问,口气稍显迫切。

    孟凡冰更加不悦,道:“我现在全告诉你了,你还会回来帮我吗?”

    李牧野的心性修养早已修炼到八风不动的境界,尽管对张娜的消息有着无比的渴望,却至少在表面上保持着平静,点点头,道:“林翔宇和周平那件事我会尽快替你搞定,然后你要把张娜跟你通话的细节告诉我。”

    ??????

    一百一十六米长的黄浦之星号游轮,VIP包房内。

    白雪穿了条淡金色旗袍,绣着团花,充满华贵优雅的神韵。在她斜对面坐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身材粗壮,相貌粗犷,皮肤粗糙,还戴了条十分夸张的大粗金链子。

    李牧野走到包房门口时正听到他粗声粗气的说道:“白小姐,您是第一次跟我办事,我就多说几句,我是个大老粗,不会那么多弯弯绕,从塘沽到营口,您随便打听去,甭管那一路跑船的兄弟,都知道我这个人最讲义气。”

    “谁对我好,我就为谁两肋插刀涌泉相报。”他接着说道:“当初要不是陈局拉我上岸,我何锟铻也不会有今天,不管你们让我跟谁合作,也不管是否有利可图,只要是陈局一句话,要我老何再把脑袋别裤带上都没问题。”

    给自己辩护的人,告发了他自己。托尔斯泰老先生这句话跟叶泓又另外一句市井俚语有异曲同工之妙。义气不是用嘴巴说的。凡是拍胸脯讲义气的家伙,多半都是些没义气的家伙,至少不是因为义气在跟人办事交往。

    李牧野对这个人印象不佳,推门而入。

    “我来给二位做个引荐。”白雪起身,一指何锟铻,道:“这位是何大哥,陈局的朋友,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又一指李牧野,道:“他头衔太多,我就不一一介绍了,李牧野,我的铁瓷闺蜜。”

    李牧野抱拳道:“久仰何大哥的威名,如雷贯耳的商界传奇,如今总算见到真人了。”

    何锟铻不敢托大,赶忙起身,满面堆欢看着李牧野,抱拳还礼,道:“我也就是个窝里横的怂人,你老弟扬威莫斯科,在老毛子的地盘上打下一片天下,那才是真本事呢,安娜珠宝现在可是贵金属宝石行业里势头最猛的新星。”

    寒暄过后,分宾主落座。

    李牧野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环境。第一印象只有四个字:金碧辉煌。

    何锟铻笑呵呵问道:“李老弟,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怎么样,我这条船可还能入你法眼?”

    船当然是好船,黄浦江上独一份儿。不过就布置而言是有一点点粗鄙和刻意的追求豪华,显得庸俗了。

    李牧野当然不会这么说,含笑道:“好船,上船的时候那个法国管家特有礼貌,还有那几个白人美女服务员,都很有格调,这就是实力呀。”

    白雪笑道:“你们两个就别相互吹捧了,我刚从舟山那边带回来的海鲜,再不品尝就错过最佳时间了。”

    何锟铻呵呵一笑,赶忙招呼侍应生把早准备好的海鲜端上来。

    “也不知道你老弟的口味轻重,所以就决定刺身吃法了,这玩意不需要考虑咸淡。”何锟铻招呼李牧野,说道:“今天是白处长搭桥,让我有这个荣幸认识你,合作的事情能不能谈成是次要的,最主要是咱们先交个朋友。”

    酒是一九九零年份的滴金白葡萄酒,与海鲜最是般配。白雪主动执瓶给二人倒酒,道:“牧野,今天这买卖谈的怎样我管不着,可这酒你必须喝出滋味来,这可是一百五十万美金一套的白葡萄酒,从一八六零年到二零零三年,全部年份的好酒都被何大哥买回来了,今天特别选了最好年份的九零年这瓶。”

    李牧野察言观色发现这老何皮笑肉不笑,透着那么一点点勉强。心中一动,举起杯子干脆的一饮而尽,道:“我先表个态,买卖跟谁做都是为了赚钱,其实选哪个合作方并不重要,最重要是心情,何大哥这脾性跟我一样,都是爱交朋友的人,只此一点,我就觉着这事儿能谈。”

    白雪笑道:“你还没听何大哥讲找你谈什么生意呢,就敢说能谈?”

    该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这种环境下,不会谈特别具体的商业动作,能来就已经给了白雪面子,这就是合作的基础。计较细节那是职业经理人们操心的事儿。坐在这里首先要谈的是合作方向。至于这个方向具体要怎么谈,李牧野是想先看看何锟铻的意思。

    何锟铻是个迷信好汉长在嘴上这句话的商人,他用带一点点胶州湾口音的普通话说道:“俺们山东人不管是谈生意还是谈交情,都喜欢在酒桌上谈,今天本来是想请你老弟去俺那办公楼的,可白小姐说你老弟做事低调的很,她定了在这艘船上谈,俺一高兴,就把这艘船停业一天,专门供咱们畅所欲言,随便谈。”

    “我听说何大哥是有自己的矿山的?”李牧野单刀直入道。

    何锟铻道:“有是有,可储量不大理想,而且是挖一铲子就少一铲子,在国内我们这种私有矿,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比不得那些国有大矿们呀,国家有黄金部队,地方上有保护政策,所以特别好的矿脉基本上轮不到我们,金源正何在市面上的黄金饰品,其实一多半都来自国有矿。”

    他停顿了一下,招呼李牧野吃菜喝酒,然后继续说道:“还是你老弟结棍呀,挖自己家地里的宝贝,怎么也比不上去别人家地里挖来的划算。”

    “所以陈局才会给你们搭这个桥呢。”白雪接过话头说道:“国家鼓励中国商人走出去,外事局就是你们的联络站。”

    李牧野道:“你们可不止做这点工作。”又对何锟铻说道:“就现在的局面看,雅库特那边的金矿开采情况不能算乐观,一个是因为安娜珠宝的销售渠道还相对狭窄,另外就是开采难度确实太大,雇佣当地人的成本居高不下,从俄罗斯其他地方请的工人去了以后根本无法适应那边的工作环境。”

    何锟铻表面认真听着,却没有接过话头的意思。

    白雪给他夹了一口菜,说:“老何,这可是陈局亲自定的海鲜,你得多吃。”

    何锟铻立即恍然,忙说道:“我在兴安岭那边有一座规模不大的冶炼厂,人没有几个,但场地并不小,如果矿源充足,其实还可以扩建,这不是白处长说那边要修铁路了嘛,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为了避免冷场,也为了分担风险和资金压力,就打算从国内引入一批商人去那边帮助开发建设,我就想把我那冶炼厂利用起来,如果你那边有好的矿源,我这里从提炼分离,到加工成型,乃至分销渠道都没问题。”

    白雪立即附和道:“老何大哥做外贸可是一把好手,如果你们能成功连线,正可谓是强强联手了。”

    李牧野基本上理清楚这事儿的脉络了,何锟铻是走私起家的大亨,那几年国家对这帮人收拾的特别狠,如果不是陈淼把他拉上岸来,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这货基本上对陈淼的指令没什么免疫力。通常情况下,对于搞企业的人来说,能跟国家的强力机构扯上关系绝非坏事。而这何锟铻算是陈淼手里一张好牌。

    因为提莫夫的关系,陈淼对李牧野几乎没什么直接的掌控力。反而是李牧野借着狄安娜的手,以及阿纳萨耶夫几乎无条件的支持,牢牢掌握着在雅库特地区的全部产业。陈淼这是不甘心啊,修铁路把手伸进来还不够,死活都要拿到绝对的控制权才满意。这娘们儿步步紧逼,真他吗当小野哥是吃素的了。

    要不要答应他呢?李牧野有些犹豫。同意不同意的好处和坏处都比较显而易见。跟何锟铻合作可以扩充国内销售渠道,加速安娜珠宝的发展,还有利于额尔金矿业迅速扩大产能。但坏处是何锟铻是陈淼的一颗棋子,一旦落进来势必会让自己对陈淼的依赖进一步加深。

    “牧野,你来到上海不就是想为安娜珠宝打开国内市场吗?”白雪适时地说道:“有何大哥助你一臂之力,相信你会更容易打开局面吧?”

    李牧野心中暗自不爽,她对这事儿怎么这么热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