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零六章 纨绔子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六章 纨绔子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是谁?”进来的是个长发青年,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粗壮的大个子,皮肤黝黑,肌肉发达孔武有力的样子。长发青年进门就看到了李牧野,却并不理会,只盯着孟凡冰逼问。

    “你又是谁?”李牧野横身挡在孟凡冰身前,如许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看似清瘦的身躯标枪般笔直。

    “我他吗问你呢,这小白脸子究竟是谁?”长发青年声音陡然提高,怒瞪着孟凡冰,迈步向前迫近。

    “孙子,你是不是只敢跟女人对话?”李牧野往前一步,探手掐住了这小子的脖子。

    “他就是林翔宇。”孟凡冰在身后说道:“跟他一起来的这人就是周平。”又对那俩人介绍道:“这是我同学,专门从家乡过来看我的。”

    “什么意思?”林翔宇挑衅的目光毫无所惧盯着李牧野,道:“你把手给我拿开,我跟这娘们儿掰扯完了再跟你谈。”

    孟凡冰道:“林翔宇,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电话里已经说清楚,你再废话我就报警。”

    “报警?”一旁的周平轻蔑的笑了笑,道:“你赶快报,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过去,警察来了能把你带走?”

    孟凡冰不服气的拿起了电话。李牧野转脸笑道:“不用那么麻烦。”

    林翔宇趁李牧野回头的机会忽然奋起力量,想要从李牧野的掌控中挣脱出去。他大声叫骂着,挥起拳头直奔李牧野的眼珠子抡过去。李牧野歪头避开,同时手腕一翻,抠住了他的下颚骨,发力一捏便将他的下巴掰脱臼了。转而抓住这小子的胳膊,把他当沙包抡起来丢在地上。林翔宇下巴脱臼,说不了话,只能哼哼唧唧啊啊嗬嗬的乱叫。

    那个看似孔武有力的周平见好友吃了亏,按捺不住冲了上来。这家伙身大力不亏,李牧野看准时机,一蹲身的功夫钻到了他身前抱住了这小子的腰部,发力一举,就将他整个抱起来,一转身狠狠摔在地上。

    陈炳辉说过,打架的时候,以少打多,以小打大,最忌讳就是心软和缠斗。如果决定了出手,就必须下狠手,不要顾虑会不会出人命,因为这个时候首先该担心的是自己的安危。人在冲动情绪的支配下,激情勃发,动起手来就很难保证准头和力道。以少打多是这样,反过来更是如此。与其承担被一群冲动的野兽乱拳围殴的风险,不如先发制人掌握主动。

    周平的身体很壮,这一下被摔的不轻,却并未让他完全丧失还手能力。李牧野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对准这小子的下巴就是一记右直拳。周平被打的有点发懵,李牧野的拳头雨点般倾泻下来,先两拳封眼,然后就是乱拳将他生生砸晕了。

    ??????

    “我叫李牧野。”

    客厅里坐着三个男人,孟凡冰则在一旁的厨房门口,坐在餐桌旁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李牧野看了看鼻青脸肿的二人,道:“有什么不服气的,可以随时再来找我。”

    拍了拍周平的肩头,又道:“就冲你挨了揍以后没一句脏话这一点,难听的重话我就不多说了,怎么回事你们自己心里头有数,做人未必一定要做好人,可就算是强盗坏蛋也得讲究个道义,吃软饭也就算了,还他吗动手打女人,不跟他好了,就登门来闹事儿,就这种水准的王八蛋你堂堂九尺汉子,还跟他做朋友?”

    “别扯这些没用的,打不过你,哥们儿认栽。”周平道:“你抢我兄弟女人这笔账还没完,你要够狠就把我们俩留在这里,否则出了这道门,爷还会回来在会会你。”

    “你这口音有点牛逼。”李牧野笑道:“可惜干的事儿却不大爷们儿。”转脸又看向林翔宇,问道:“服不服?你要是服了就点一下头,我把下巴给你推回去,要不然你就这么淌哈喇子吧。”

    林翔宇张着嘴,很痛苦的样子,犹豫了再三,终于点点头。李牧野一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左右晃了晃,疼的这小子眼泪鼻涕一起流,看他遭的罪差不多了,才突然一发力将他的下巴托了回去。

    “哎,姓李的,你敢不敢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住在哪里?”林翔宇斗志全无,肉烂嘴不烂问道。

    李牧野没搭理他,却对周平说道:“朋友,你看你这哥们儿,这他吗是在追女人吗?吃软饭吃到断不了奶,这种无情无义的废物,你值得陪他一起丢脸吗?”说完,递了一支烟给他。

    烟灰缸里抽剩下半截的烟头还冒着烟,周平忽然起身,拍了拍林翔宇的肩膀,道:“大宇,这哥们儿说的没错,这事儿你办的确实不仗义,咱们从家里出来,你追求音乐事业也好,我想打职业比赛也罢,都是为了咱们自己那点想法,坚持不下去大不了回家去,犯不上干这么下作的事情。”

    林翔宇沉默不语,良久才突然抬头看向李牧野,道:“哥们儿,能不能也给我一支烟?”

    李牧野断然拒绝了,道:“你这种人不配抽我一支烟。”

    林翔宇不服气,道:“你丫别跟我装,我就不信你出现在这"biao zi"家里是为了爱情。”

    李牧野道:“错了,是为了友情。”又道:“而你,更不配谈爱情,你他吗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打着艺术的旗号耍流氓也就罢了,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他吗舔脸动手打女人,你说你不是废物是什么?”

    “哎,哥们儿,你别过分了!”一旁的周平听不下去了。

    “滚一边去。”李牧野不屑的:“就是你这种哥们儿把他惯得,今天你们也就是遇到我了,换做别人才懒得跟你们说这么多,直接打懵逼了送公安局去,让你们丢人丢到姥姥家去。”

    林翔宇攥紧了拳头,忽地愤然说道:“姓李的,我算你对我的评价是准确的,但你他吗说错了一件事,就是我对孟姐的感情是真的,想要跟我的女人多了,不是跟你吹,倒贴也有人抢着来,可那些扭捏捏捏的臭"biao zi"我一个都瞧不上,只愿意留在孟姐这里,你他吗敢说这不是爱情?”

    这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傻逼青年呀。李牧野哭笑不得,忽然意识到有些话跟他是没办法说清楚了。转而对周平说道:“今天这事儿就到这里,打也打了,闹也闹了,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我他吗懒得跟他废话了,你虽然没比他精明多少,可总的来说还算个汉子,我给你个面子,把门钥匙留下,这人让你带走吧。”

    周平起身扶起林翔宇走到门口,回头道:“这事儿没完呢。”

    二人斗志全无,带着不甘离开,大门关闭。

    孟凡冰靠着防盗门,长出了一口气。

    “这回你满意了吗?”李牧野看着她道:“我就问你一句话,在机场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把我带回家替你排雷?”

    “也可以是他们揍你一顿,替我出口气。”

    “吗的,真不愧是最毒妇人心。”李牧野嘿嘿笑道:“现在我把他们俩打跑了,你是不是很失望?”

    孟凡冰点点头,道:“我确实没想到你能把那俩人打跑,当时就是想让他们俩恨上你,所以我才跟林翔宇说你是我的追求者之一,然后在地下车库的时候我故意指引你到周平的路虎车那里。”

    “所以,人家没占你车位?”

    “我的车位在另外一边。”孟凡冰昂起脖子,理直气壮道:“你不能怪我,他们来之前我给你机会了,可你没有把握。”

    李牧野嘿嘿一乐,道:“对,我算你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拿起衣裳,又道:“闹到这个地步,我看你也不打算留我在你这里住了,我就不等你下逐客令了。”

    “你要去哪?”孟凡冰着急道:“这事儿还没彻底了结,你跑了他们就得管我要人。”

    “合着,你还打算赖上我了?”李牧野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道:“我这管摘瘤子,还得管术后康复?”

    孟凡冰道:“你也看到了,这俩人都不是善茬儿,回头你一走,他们再来找麻烦,看不到你,说不定一怒之下就把我给毁了。”她加重语气:“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吓唬你。”

    “他吗的,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老子这辈子迟早死在你们这帮坏娘们儿手里。”李牧野转身回到客厅里,把衣服往沙发上一丢,大马金刀坐下,道:“还站在那干什么呢?开饭吧,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哦。”孟凡冰布置晚餐,看了李牧野一眼,不满的:“你就在那里等我喂给你吃呢?”

    李牧野纹丝不动,道:“你野哥刚活动完筋骨,你还不该伺候伺候我?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不管你了。”

    “好,好,好!”孟凡冰连说了三声好,道:“李牧野,我算你狠。”

    李牧野张开手臂,向后一躺,舒服的样子:“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你这资本主义的小日子过得不赖呀。”

    孟凡冰道:“你饿了就先吃吧,我刚下飞机又干了这么多活儿,再不洗个澡我就得抓狂。”说着,转身进了卧室,不大会儿,只披了一件十分暴露的睡袍出来,摇晃着多姿的身躯走进洗浴间。

    “我去,你就不能去楼上洗?”李牧野故意低头装成摆弄饭盒的样子,眼睛早贼忒嘻嘻的不够用了。

    孟凡冰从洗浴间里探出半个光溜溜的身子,挑逗道:“最好看的时候早被你看光光了,这眼瞅着快要人老珠黄奔三篇儿了,还怕你看吗?你要难受可以进来一起洗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