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一百零五章 忆少年孟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五章 忆少年孟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喜欢惹麻烦的人往往不擅长解决麻烦。不喜欢惹麻烦的人一旦惹了麻烦,总是能很快找到解决之道。原因无他,皆因为动手前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方案。

    李牧野不怕事儿,可也不想随便得罪人惹麻烦,却在不经意间中了孟凡冰的圈套。从她得意的坏笑里李牧野猜到了这辆路虎车的车主可能并非她说的那个样子。

    二人把车停好,乘电梯上楼。

    走进孟凡冰的家,映入眼帘第一件物品就很有冲击力,一件"qi qu nei yi"被随手丢在客厅的入口处。关键部位还被撕破了。李牧野装作没注意到,直接迈了过去。孟凡冰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道:“我出去这两天,林翔宇那王八蛋肯定又把乱七八糟的女人带回来了,这狗改不了吃屎的货,我跟他没完。”

    屋子里跟被盗过似的。李牧野有点饿了,丢下孟凡冰自己收拾客厅,径直来到厨房,成套的组合橱柜和进口的双开门冰箱都找了个遍,竟连一颗鸡蛋都没看到。

    “别找了,我打电话叫外卖,你要吃什么?”孟凡冰在客厅里大声说道。

    “本来还想给你露一手呢。”李牧野回到客厅,笑道:“看来只有等明天了。”

    孟凡冰神秘的一笑,道:“那可未必,你不是从小就特能打架吗?王红军那伙人都传说你一个能打五六个,一会儿要是有人来找麻烦,可就全看你得了。”

    “怎么?”李牧野笑问道:“是那辆路虎车的事儿?”

    孟凡冰含糊的:“都有可能,反正你有点心理准备就对了。”

    等外卖的时候配合孟凡冰搞了一下室内卫生,忙活了半个小时,屋子里看起来整洁多了。女人住的地方卫生底子不会差到哪里去。之所以乱成这个样子,看来多半是跟那个叫林翔宇的小明星有关。

    客观的讲,李牧野此刻的地位就是个房客。人家孟凡冰不计前嫌主动收留,虽然算不得雪中送炭,但这份情得承。对于李牧野来说,接下来很长一个阶段都会是无所事事的状态。能跟孟凡冰这样的故友凑在一起聊聊天,也是件惬意的事情。就算她对自己有点小情绪,或者说怨恨,想要找机会整蛊报复一下也无伤大雅。

    “我知道自己中了你的圈套。”李牧野半躺半靠在沙发上,看到孟凡冰正对着一架钢琴发呆,接着说道:“孟大小姐,当初我对你有些做法确实过分了,你想坑我一下出口气没关系,可你也得让我做个明白鬼吧,我为你得罪的人,这人具体什么情况你是不是得告诉我一下啊。”

    孟凡冰回眸一笑:“怎么?你怕了吗?”

    李牧野道:“怕倒不至于,不过就是有点好奇。”

    孟凡冰起身走向酒柜,取下一瓶酒,转头对李牧野介绍道:“这瓶酒的售价是五千多美金,相当于四万多人民币,它是人头马出品的路易十三干邑美钻品系的一种,是白兰地酒中陈年佳酿的极品,无论是水晶雕花的酒瓶还是镶嵌在水晶栓中心的钻石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这瓶经典之酒是唯一的。”

    她说着,打开了这瓶酒,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脸陶醉的样子:“真是好酒啊,这瓶酒我是在两年前的拍卖会上买回来的,一直留着没舍得喝,当时我不确定是在等着把它留给谁,直到今晚把你请回家里,才算找到了打开它的理由。”

    李牧野淡定的:“酒是好酒,可你真能确定是留给我的吗?”

    孟凡冰没说话,又取出两只酒杯,同样品相不凡,稍微触碰,声音清脆的让人心情愉悦。按照西方人的习惯倒了两杯,将其中一杯递了过来,道:“给你两个选择,喝下这杯酒,你就还是我孟凡冰的男人,无论接下来你要面对什么样的麻烦,咱们一起扛,或者不管接下来有什么问题,你自己解决。”

    李牧野接过了酒杯,放在唇边停顿了一会儿,先吸了一口酒的气息,赞道:“确实是好酒。”又在孟凡冰带着怒意和失望的目光注视下把酒杯放下了,道:“可惜我在俄罗斯那边时间太长,已经习惯了那边的烈酒味道,它的品味太高了,不适合我。”

    孟凡冰唇角微微下撇,不悦之色毫不掩饰,道:“李牧野,你都混到这地步了,还在我面前端这臭架子,有意思吗?”

    据说女人对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是有着特别的情感。孟凡冰是个豪放又不甘寂寞的女人,但她终究是女人。除了对第一个把她征服的男人念念不忘外,她还是个自负魅力过人,征服欲极强的女人。却在李牧野身上,她从未得到过想要的。

    就像十八岁那年一样,她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和不解。当年的李牧野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今天的你也没高端多少,凭什么一而再的拒绝我?

    李牧野温柔的看着她,良久,忽然笑了笑,道:“我必须承认,在你身上我没少耍混蛋,那时候也的确没怎么把你放心里,你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但我们俩并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孟凡冰不满的问。

    李牧野道:“哪哪都不合适,你走进我心中,是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进来的,如果你非要改变这种关系,那我也只好跟你说再见了,虽然我最近的确有些寂寞,也确实想跟你这样一个故友把酒言欢一番,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咱们只是朋友关系的基础上的。”

    孟凡冰道:“李牧野,我真的就那么让你瞧不上吗?”

    李牧野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主要是知道自己给不了你想要的,你这个人适合做朋友,如果做"qing ren",对我来说就有些为难了。”

    “因为张娜?”孟凡冰还不甘心,又问道:“还是因为我的生活作风问题?”

    “都不是。”李牧野道:“实不相瞒,我不是没有其他"qing ren",也并非每一个"qing ren"都是贞洁烈女,但她们全都跟你不一样,你和我是从小的同学,彼此太知根知底了,缺少了神秘感,就这一点,我便不能接受你完全走进我的生活。”

    “你说的话我听不大明白。”孟凡冰道:“反正你就是铁了心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李牧野点头道:“我今晚跟你回来,只是因为我们是彼此了解的好朋友,在你面前,我可以展示最真实的一面,可以放下一些沉重的东西,很轻松的生活。”顿了一下,又道:“但如果我们回到"qing ren"关系,那一切的味道就全变了,我会太在意你的感受,过度去保护你,甚至让你失去自我天性,把你变成另外一个女人,因为只要那样我才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听上去有点可怕,甚至是恶心。”孟凡冰扣上了酒瓶盖子,道:“不肯便不肯,还偏偏说这么多让人汗毛竖起的怪话,我孟凡冰也不是找不到男人了,非要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说着把酒瓶放回原处,又举起酒杯道:“已经倒进来的就不能再倒回去了,别浪费了,咱们干一杯,就算只是为了友谊。”

    李牧野陪她喝了一杯,笑问道:“接下来该告诉我那辆路虎车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孟凡冰表白被拒,表面淡定,内心却仍很失落,一下子难以平复心情,稳定了一会儿,才道:“路虎车是林翔宇一哥们儿的,这王八蛋叫周平,可不是什么好鸟变的,家里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就知道很有钱,特别流氓一王八蛋。”说到这儿,她似乎有些后悔了,担心的样子:“要不然你今晚找个酒店躲躲吧。”

    “你觉得我是那种朋友遇到麻烦时躲出去的人吗?”李牧野神态自若的样子:“这个时候把你一个女孩子丢在家里,而我这个始作俑者却畏刀避剑,那可不是我李牧野的风格。”

    “李牧野始终是李牧野。”孟凡冰感慨之余又劝道:“不过你还是听我的吧,这王八蛋的车在这里,林翔宇那畜生就肯定也在,一会儿物业把轮胎的事情汇报给他们知道,这俩王八蛋肯定来拆你骨头,你就听我的吧,他们要是嗨大劲儿了,真的会下死手打出人命的。”

    “这个林翔宇不是你男朋友吗?”李牧野问道。

    孟凡冰略显尴尬,点点头,道:“我那时候也是鬼迷心窍了才找他当男朋友,这混蛋不但嗑药,而且还喜欢动手打女人,我这次出门前跟他提出来分手了,然后他就在电话里放话说要毁我容,这种事之前也闹过,我最后都妥协了。”

    “这可有点不像你性格呀。”李牧野半开玩笑说道。

    孟凡冰叹了口气,谈何容易,等你真正见到那人就明白了。

    门铃响了,李牧野起身去开门。外卖,全是东北菜。李牧野主动把钱付了,然后跟孟凡冰一起布置餐桌准备晚餐。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这姓林的小明星有钥匙,孟凡冰嘴巴说的挺横,真到了这时候却害怕起来。李牧野从她下意识回避的眼神和瑟缩不已的身体语言上就瞧出端倪,这娘们儿这是又要跟小野哥撇清关系了……

    忽然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结棍人物能让她这么担心受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