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九十八章 层层扒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八章 层层扒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美差其实不美,苦差未必真苦。老鲁说的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因为糖衣吃多了就会遇到炮弹,就算没遇到炮弹,让人羡慕嫉妒恨的黑锅至少背定了。而苦差干的多了,人是会增值的。这个社会,增值和背黑锅比,哪个更甜,显而易见。

    上午,白雪的办公室里。

    “你让我假扮你老公帮你糊弄人?”李牧野瞪着白雪,一脸的为难。

    白雪面无表情,严肃的点头:“临时下来一个紧急任务,需要一位具有极高牌技的人配合,局里不是没有这样的人手,但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局点了你的将,我也觉得合适。”

    “我觉得不合适!”李牧野大声道:“我求着你们的时候,你们什么过分的条件都敢提,现在轮到你们需要我帮忙了,就这么想黑不提白不提的白用我?有这好事儿吗?”

    白雪对李牧野的态度很不满意,心里想着老娘都豁出去了,你这混蛋占着便宜还敢有异议,怒道:“你搞搞清楚,这是组织派的任务,若不是实在没有合适人选,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个小屁孩子假扮夫妻?”

    “白大姐,这组织是你的,我可没拿国家一毛钱工资。”李牧野道:“咱们在商言商,帮忙不是不可以,但不能白帮。”

    白雪不耐的:“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李牧野不过是临时起意这么说的,这会儿人家答应了,他反而缺乏准备,想了想才道:“我想知道我姐姐的下落。”

    “这个办不到!”白雪干脆的:“你换一个条件吧,你姐姐是自己从雅库特离开的,我们也一直在找。”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爱找谁就找谁去,我爱莫能助。”李牧野比她更干脆的拒绝道。

    白雪道:“你以为我们想找到叶泓又和淳于兵兵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李牧野不忿道:“你们可以试一试。”

    “这任务很急,你确实是目前唯一的人选,如果你坚持拒绝,我也没别的办法了。”白雪走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取出一张内存卡来,道:“上次季雪梅设计你那件事还没有最终的调查结果,我这里除了有证明你清白的监控资料外,其实还有跟季雪梅有关的通话录音记录……”

    “别,这事儿过去了,我已经不打算计较了。”

    “可法律的尊严就跟你的原则一样不可撼动。”白雪把内存卡丢在桌上。看着李牧野唇角撇起一丝冷笑。

    李牧野走过去,手按在内存卡上,白雪立即把手按在李牧野的手上。

    “好吧,白大姐,你赢了,这事儿我应下了。”

    白雪缓缓抽回手,道:“楚老说的没错,你这个人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他还说过,我不可能永远二十二岁。”李牧野把内存卡收好,道:“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白雪道:“具体的任务是这样,你跟我假扮夫妻去玫瑰凯莉酒店,有一对南朝鲜夫妻会在那里跟我接头,内容是对方在省城发展了一个内线,拿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情报打算出售,这些情报是跟奉飞正在进行的重点工程有关的,无论如何不能泄露出去,我们的任务就是拿回情报,同时确保情报不会被那俩人扩散出去。”

    “这种事情直接抓人不是更简单?”李牧野道:“既然已经知道人在哪里,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情报工作是一个复杂精密的事情,我们要做到的是百分百确保情报不失控,抓人简单,难的是确定这一点。”白雪道:“总局提供的情况是他们已经联络了不少感兴趣的买家,我们必须在不惊动这俩人的情况下拿到买家名单,确保这些买家拿不到情报,或者就算拿到了也别想离开这个国家。”

    李牧野有些怀疑:“你们凭什么肯定他们手里会有这么一份名单?如果根本没有这玩意,岂不是白耽误时间?”

    “名单一定存在!”白雪十分笃定的:“而且只能保存在某张加密存储卡里,我们侦听了他们的电话,也秘密监控了他们的电子账号,种种迹象表明,他们联络了许多买家,每一个买家的要价,以及所需的资料内容都不相同,那些精密图纸都是带有专业术语标记的,他们不是电脑,没可能记得那么清楚。”

    “看来你需要的是一个精通赌术的僚机来配合你取得名单?”

    白雪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两个人当中,女的相对简单些,但男的是老手,身上破绽极少,我们一直秘密布控没敢惊动他,那个男的真名叫郑允智,是个超级赌徒,赌瘾极大,牌技尤其高超,身手也似乎不错,如果那份名单真的存在,最有可能在他身上。”

    “你的意思是,咱们也去住那里,跟他们交朋友玩牌,然后趁机找出那份名单来?”

    白雪道:“他们联络了很多买家,打算搞一次秘密竞拍,在此之前,他们不会离开省城,咱们的时间宝贵,最好今天就展开行动!”

    “就当是高尚一次吧!”李牧野慨然应允,又道:“你得给我点时间回去准备一下,你知道的,我那边还有一场局刚进行完上半场,接下来还有半场,你得容我把活儿干完了。”

    白雪面无表情道:“别来这套,洪文学已经是你嘴边的菜,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你不是跟他有过节吗?这时候打发你那些无赖兄弟登门纠缠,好好折磨他些日子不是更出气?”

    李牧野嘿的乐了出来,道:“大姐,我这活儿应该给你来干。”

    白雪一下子没能忍俊,噗嗤笑出声来,道:“赶紧回去料理一下,跟家里人交代明白了,别让你那个"qing ren"姐姐坏了事。”

    “放心,我不说的事情,她绝不会主动过问。”李牧野自信的说道:“晚上我直接奔省城,咱们在玫瑰凯莉大酒店不见不散。”停顿了一下,又道:“按照你提供的情况看,这个局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可能需要找一个朋友来配合。”

    “可以,但必须做好保密工作。”白雪慨然应允,随口问道:“你想找谁来配合你做局?”

    李牧野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扬长而去。

    ??????

    回到家,立即把小地主张承志等人叫过来。王红叶特听话,而且为了股权的事情她最近会非常忙碌,所以很容易安顿妥当。眼下最放心不下的事情就是后续料理洪文学这件事。

    这王八蛋,屡次三番想要置小野哥于死地,这次肯定不能轻饶了他。

    张承志汇报说:“昨天我带着几个兄弟登门要账,洪文学这王八蛋一开始还想耍无赖,后来看到我们手里的东西就怂了,当场表示愿意还钱,我们从他家里翻出来一些字画古玩,还有黄金翡翠,现金有两百多万,另外,还有一张九百万的存单,小野哥,我有点担心,这是不是老小子全部家底了?”

    “存单兑现了吗?”李牧野不动声色问了一句。

    李国平点头道:“全都兑现了,折腾我一上午,钱全部带回来了,我们没敢动。”

    “兄弟们都挺辛苦的,这钱留下五百万存入公司账户,作为运转资金,其余的你们看着分了吧。”李牧野道:“这王八蛋怎么欠下的钱,估计这会儿你们心里头都有数了,我没什么损失的,这老小子身上榨出多少油水来全都是白饶的,哥几个不拿白不拿,权当是开门红,兄弟给几位老哥分红了。”

    “哎我去,野哥你这也太敞亮了。”另外一个混子说道:“这可比我们家卖游戏卡赚的钱多太多了。”

    李牧野道:“最重要是合法,这个洪文学一屁股屎,没人扒他裤子他还能人五人六的装上等人,现在他的裤带攥在了咱们哥们儿手里,就由不得他继续装孙子,哥几个别心软也别客气,继续给他加把火,肯定还能榨出更多油水来。”

    张承志道:“野哥放心,我们保证不让这老小子消停了。”

    李牧野嘿嘿笑道:“看到他们家喜儿了吗?”

    李国平顿时露出鄙夷之色,撇嘴道:“老大,你该不是真冲着那个丑丫头使劲吧,长得比鞋拔子还难看,红叶吐口一口浓痰都比她可人疼。”

    李牧野哈哈大笑,道:“傻逼,你这话让红军听到能拎刀剁了你。”

    李国平正色道:“现金你不要,那些古玩字画我们也搞不懂价值几何,所以就一股脑全拉你这儿来了。”

    张承志补充:“你没回来之前我们就做主搬家来了,都搁北屋床上放着呢,回头你有空过去瞅瞅,备不住有什么值钱的宝贝,甭管好坏的,算是兄弟们一点敬意。”

    李牧野点点头,道:“成,回头有空我掌掌眼。”又叮嘱道:“洪文学这老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被逼急了兴许会狗急跳墙,他有把柄在我们手里攥着,肯定不敢公然动哥几个,但难保他不会背后下黑手,这老小子手握重权,那些地产商们为了溜须拍马什么事儿都敢干,你们进进出出的千万加小心,那些证据要多复制几分,谁遇到特殊的麻烦了,立即给他抖露出去。”

    李国平拍着胸脯,大包大揽道:“野哥你就放心吧,这老小子不敢,咱们吃定他了。”

    李牧野道:“我也觉得可能性不高,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还要注意,别让他携款潜逃了,把他老婆孩子"qing ren",七大姑八姨都摸清楚了,尤其派人盯住他的直系近亲,别让他把财产转移出去!”

    “野哥,你这是要往死了逼他的节奏呀。”张承志坏笑着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哥几个心里就有数了,你放心,把坏人改造成好人我们没那本事,可是把正当好人逼上绝路去,那可是哥几个的强项。”

    李国平不屑的:“这王八蛋算什么正当好人?”

    张承志笑道:“我不就是这么一比方嘛。”

    李牧野点头道:“你们说的都没错,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几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办,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哥几个了,大方向基本就是这样了,如果有什么变化,或者不好做决定的事情等我完事儿了联络你们,咱们再商量着办。”

    这群混蛋被王红军压制多年,基本都有了正当营生,可内心的狂野和对昔日江湖岁月的威风回忆从来没有远离,李牧野给他们找的这个新营生对他们来说简直是理想中的职业。

    李牧野目送这些家伙一个个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走了。

    洪文学这王八蛋可有的受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