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九十三章 好女在腿,好汉在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三章 好女在腿,好汉在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历史上有许多闻名遐迩的女将,被评书演义的牛逼哄哄,力能扛鼎,拳能立马。真正的生活中,李牧野对世界上是否存在过这么虎的娘们儿是有怀疑滴。今天算是找到标准答案了。

    擂台上那个七十五公斤级的散打健将被揍的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不是因为技不如人,实在是鲁少芬的力量太蛮不讲理。没有多少套路可言,基本就是西洋拳击加一点腿法,拳套用14盎司的,对击打的冲击力是有所保护的。对于职业散打运动员而言还是比较容易防御,关键可怕的是那双大长腿。

    戳脚这么阴狠毒辣的功夫是不能用在这里的,否则一下子踢中腿骨或肚子,不死也得重伤。可就算不用戳脚去伤人,她这双大长腿抡起来以后还是让人非常吃不消。那小伙子满身腱子肉,就挨了三腿便捂着胳膊下来了。

    拳如暴风,腿似毒龙。李牧野十分谦虚的想到,老子上去未必能吃得消。这丫头练的是排球,她要是参加职业格斗比赛,应该分到男子重量级那个组去。女人脑袋挨上一脚会出人命的。

    她站在擂台中央,飞扬跋扈的看着台下,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找到了李牧野。鲁少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牧野低头系鞋带,似乎没注意到她在挑战自己。于是这丫头就喊道:“李叔,我可听乌兰珠说了,你能把老崔追的满屋子跑,怎么?不屑跟大侄女过招吗?”

    李牧野抬头瞄了她一眼,又迅速低头去鼓捣另外一只鞋的鞋带。

    乌兰珠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道:“要不我替他上去陪你打一场!”

    鲁少芬摇摇头,道:“虽然你是专业的,但我答应过我奶奶,不练习格斗项目,也绝不跟女孩子一起站在拳台上。”

    乌兰珠还想再坚持,李牧野知道实在躲不过去了,一把拦住了她,道:“这丫头不是冲你生的气,你上去了她也不会真跟你打。”说着直起腰来,走向擂台。

    “等一下!”看热闹的俱乐部成员中,一个二十来岁,看上去十分孔武有力的男子扬声冲台上问道:“少芬,这人谁啊?我们这都排了老半天,他凭什么一来就上台跟你打?”

    李牧野隔着一座擂台都闻到了一股子酸味。感情这丫头在这个俱乐部里还挺抢手的。

    鲁少芬显然是认识此人的,回应道:“这是我李叔,我爸爸的好朋友,受我爸之托专程来看我的,他还在这边买了房子,让我住到他家里呢。”

    我操,这孩子良心大大的坏了。李牧野已经能感受到这番话之后,擂台对面射过来的目光里浓浓的敌意。

    古语讲唯小人女子难养也,果不其然,更坏的紧跟着就来了。

    “大城子,你是不是想跟我李叔过两招啊?”鲁少芬大声说道:“我李叔可是真正的武林高手,实战中打磨出来的,跟你们这些学院派根本不是一个路子,不是我小瞧你,就凭你的拳头,挡不住我李叔三拳两脚你信不信?”

    这人是个暴脾气,被鲁少芬这一激将,立即按捺不住,脱了外套登上拳台,麻利的戴上护具,道:“我就不服这个劲儿,那个什么,你叫李什么?我叫宋西城,91公斤级的拳击手,你敢不敢上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拳脚有多厉害?”

    这货长的跟黑铁塔似的,个子有一米八五,胳膊腿儿粗壮的跟椽子一样,形容人强壮跟牛犊子似的这句话放在他身上显然不合适,这货瞅着跟牛犊子它爹一样强壮,而且还是一头明显带着怒意的公牛。

    李牧野盘算着怎么才能拖延到老崔赶过来救场,根本不打算应战。站在台下一动不动,道:“小老弟,你别臭来劲,我要不是刚从北边过来,有些水土不服,这会儿早上去把你扒拉下来了,今儿算你捡个便宜,野哥没什么状态陪你玩儿。”

    这宋西城脾气不好,嘴巴也挺臭的,看鲁少芬似乎并不反对他挤兑这个什么李叔,他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继续挑衅道:“哎,我听你口音是东北的吧,你们东北人不是号称没有你们不敢打的吗?全是嘴巴上的功夫吧?姓李的,我今天就公开向你叫号了,你不应战也成,在那里喊一嗓子,你们东北爷们儿全是怂货,我就当没见过你,要不你趁早滚出这里。”

    这就有点没意思了,李牧野低着头,忽然歪脸瞥了鲁少芬一眼,这丫头有点赌气,眼神接触的时候回避了李牧野的目光,显然也是有些愧疚的,只是之前被李牧野气到了,这会儿则有点骑虎难下的意思。

    “那就比划比划吧。”李牧野懒洋洋的伸了一下懒腰,甩掉衬衫,示意乌兰珠帮自己带上拳套。鲁少芬提醒道:“别忘了护具!”李牧野笑眯眯看着她,小丫头算你有良心。摆摆手,忽然昂起胸膛,不可一世的:“打他用不到那玩意儿。”

    宋西城喷着浓重的鼻息,真好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公牛,眼睛通红瞪着李牧野。

    “首先,老弟我得跟你说明白一件事,我祖籍不是东北的,闯关东过去成了东北人,我们家在那边繁衍了四代,我太爷因为在日本澡堂子里拉屎,跟小鬼子打架,一把菜刀砍死两个小日本子被枪毙了,我爷爷二十二岁进山当土匪,专门抢小日本子的移民,解放以后投降被判了八年,我爹就不说了,总之,东北人怂在一个姓张的身上了,但就是这个姓张的也至少有一个顶天立地的老爹。”

    李牧野满嘴跑火车,先用大话把这小子拍住。

    宋西城的嘴皮子哪跟得上这江湖里泡了十多年的大坏蛋的节奏,站在那里完全插不上话,只有听着的份儿。

    “你想跟我打一场,本来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年轻人都好斗,这丫头是我朋友的闺女,喊我一声叔,其实我们没差几岁,你觉着她跟我走的近了,就不是滋味了,这我能理解,可你不该一竿子把所有东北爷们儿全否了,都是中国人,学的都是中国文化,你这叫没教养,懂吗?为了不让你以后被更狠的碴子教做人,今儿叔免费给你上一课。”

    李牧野把手张开,十分轻慢的:“过来吧,让我看看你除了嘴巴臭以外,还有什么真本事。”

    此战关乎男人的尊严。三言两语过后,彼此都没了输的余地。

    宋西城目露凶光,无声的冲了上来。

    李牧野数着他迈过来的步子,接近到拳头能够得上的距离时,宋西城一拳轮了过来。李牧野不躲不闪,迎着他的拳头前冲一步,猛然墩身让过了他的拳头,同时抱住了这小子的腰,一瞬间的动作快如疾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扛了起来。狠狠掼在拳台上,骑上去,拳头如雨点般砸下。

    一拳就把宋西城的眼角打开了花,第二拳打中鼻骨,宋西城单手抵挡,另一只手挥拳试图还击。李牧野机敏的抱住他的手臂,同时用腿压住了他的脖子,反关节发力一拉,宋西城的手臂发出脱臼的喀吧声,痛苦的叫了出来。

    鲁少芬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健步过来,弯腰从后面将李牧野抱住,猛地向后拖。硬生生将二人分开。宋西城已经疼的面色惨白,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从挥出第一拳,到被打的爬不起来,竟不过十几秒钟。

    李牧野甩开鲁少芬,动作迅捷的脱掉拳套,一脸怒相,指着鲁少芬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吗?知不知道男人什么地方最不能碰?”一指台上躺着的宋西城,大声道:“尊严!懂吗?他倒下了,但是捍卫了他的尊严,就算明知道不敌,却依然敢于向强大的对手挥出拳头,这就是爷们儿,被打倒了不磕碜,苦练本事迟早能打回来,但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他是为了谁?”

    鲁少芬从未经历过这阵仗,一下子被训斥的有点大脑短路。她虽然天赋异禀,却毕竟只是个象牙塔里的小姑娘,在气场上怎么能跟李牧野这老江湖比。

    周围的看客不是宋西城的师兄弟便是常在一起玩儿的同好,本来大家看到李牧野突然使用违规手段打倒宋西城时还有些愤怒情绪,甚至都有心情上来围殴李牧野了,可听到这番话以后,反而冷静下来。

    李牧野继续大声说道:“不说是吧,我告诉你,他就是为了你!作为女孩子,任性一点没关系,社会对你们总是很包容,可是不能任性过头了,你是我最好的大哥的女儿,作为长辈,我有责任让你明白,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时候,老崔已经出现在门口,正走到拳台前面。

    李牧野道:“你不是自负能打吗?好,我今儿给你找个对手,让你明白明白,拳头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当你任性的时候,就是即将要丢面子的时刻。”转头招手让老崔上来,吩咐道:“这丫头想找人痛快的打一场,我今天没什么心情,你替我陪她打一场,不要大意也不必太客气,懂吗?”

    老崔不完全懂,但李牧野已经把拳套丢给他,丢下彻底凌乱蒙圈还有些愧疚的鲁少芬,过去将同样一脸懵逼的宋西城扶了起来走下拳台。

    走下拳台的李牧野心里头暗乐,他吗的,幸亏老子够机智,不然今天非挨一顿暴揍不可。

    一旁的宋西城说道:“大哥,你不用扶着我,这点伤对我们练专业体育的人而言不算什么,我自己能站住。”

    这就连大哥都叫上啦!

    二人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李牧野用强势的态度表明了跟鲁少芬之间没什么别的关系,众人心中的妒火也就淡了,听了那番充满雄性荷尔蒙并巧妙保全了宋西城面子的演讲后,所有矛盾都化作烟消云散。纷纷把目光投向拳台。

    拳台上只剩下了老崔和鲁少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