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九十一章 论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一章 论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男人,要牢记仇恨,因为原谅并不会真的能让人变得更好。但还要学会适时的选择妥协,因为有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真是至理名言唯一选择。偶尔也还是要学会释怀,因为有的仇恨尽管给我们带来痛苦,却也会带来欢乐和纠结。不懂得释怀就只能自寻烦恼,因为这样的仇恨往往是我们最亲爱的人带来的。

    叶泓又,据说比老鲁还大四岁,可看上去却要比老鲁年轻的多。鲁源四十八了,叶泓又五十二岁,但看上去说他三十二都不会有人怀疑。很难想象面前这个面容清俊,眼神鹰顾狼视的中年人是一个蹲了十五年苦窑年过半百的老家伙。

    见面的地点在静安区一家本帮菜馆,店面不大,内有乾坤,无论是菜品还是店内装修都十分考究。

    叶泓又给李牧野第一印象是首先他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真正讲究品质和品味的人并不一定要有好多钱,但一定会在自己能力范畴内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住必整洁温暖。

    等待上菜的时间里,他拿出一副扑克牌放在桌上。手一抹,摆了个梅花阵。向李牧野做了个请的手势。

    所有梅花牌面向上,一副牌变成了一朵梅花的样子。这是很高妙的手法,同时也是一个旧江湖老千之间较量手法比较常见的考验。叶泓又这是要看看李牧野的本事。

    “如今时代变了,不时兴旧江湖那一套了。”李牧野把手按在扑克上,反手一转,所有梅花牌面都变成了红桃。

    “开庄做局不需要太高明的手法,只需要这里足够聪明。”叶泓又指了指脑袋,接着道:“但我在加入以前必须称一称你的斤两,才好对你的能力做出评估,一个浮躁的老千是练不成这么老道的手法的。”

    李牧野道:“你觉着我这两下子如何?”

    叶泓又笑了笑,满意的点头道:“很不错,已经是顶尖水准的手法,没有十年苦功达不到这个水平。”

    李牧野道:“你眼光真厉害,我十三岁入行,如今整整十二年。”

    叶泓又盯着李牧野的手,道:“好手,时代变了,年轻人还能练成你这样的手法非常难得。”说着,忽然出手握住了李牧野的手。五根钢钩似的手指同时发力,李牧野疼的微微皱眉,忙运起力道猛地一翻手腕,五指对五指,两只手握在了一处。彼此同时发力,叶泓又屈指去压李牧野的合谷穴,李牧野陷入被动,食指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翻转,捏住了对方的三间穴。

    这几下较量全凭手法,攻击对方手上薄弱部位。谁都没占到便宜。

    叶泓又忽然主动收力,抽回手问道:“你的手法是跟李奇志学的?”

    李牧野点头坦然道:“如果你介意,吃完这顿饭咱们就可以分道扬镳,鲁源转给你的定金也不必给我了。”

    “好气魄!”叶泓又赞了一句,笑道:“你师父我都不在乎,还会怕你坑我吗?”说着,哈哈一笑,道:“我现在好像连被坑的价值都没有了。”

    “你不过是生不逢时,运道不济罢了。”李牧野注意到他手腕上戴着一块劳力士金表,笑道:“而且,貌似你混的并不像老鲁说的那么惨嘛。”

    叶泓又看了看手腕,笑道:“不过是老江湖撑门面的习惯罢了,这玩意在东南亚非常保值,老江湖们都爱戴,真有个马高镫短时,拿出来随时可以兑换成钱,跑路也好翻本也可,比较方便。”

    李牧野看了一眼手腕上狄安娜送的百达翡丽,这倒是一条很实用的江湖经验。

    叶泓又看了一眼李牧野的手腕,笑道:“你这块不成,不是说它不值钱,而是它太值钱了,识货的江湖客给不起钱,不识货的给不上价钱,跑江湖还得戴劳力士。”

    “我师父现在已经不戴劳力士了。”李牧野淡淡的说道。

    叶泓又神情一僵,随即露出微愠之色,道:“你是说我不如他?”

    “我是说你还停留在旧江湖岁月里。”李牧野毫不留情面的:“你过气了,以你的手法去任何一家赌场都可以混个不错的饭碗,但也仅此而已,跑江湖,吃不饱也饿不死,如果你甘心情愿永远过这种日子,那我无话可说。”

    手法再高明也只是一锤子买卖,新的时代新的技术,叶泓又这种人,去到任何一家赌场后,都不要想再去第二次。

    “一个二流老千,弄个国外末流品牌商品,弄到国内来,顶个值销的噱头,训练出几十个不入流的小骗子,几个月内就能敛财上亿!”李牧野继续刺激着他:“这就是你所处的新时代,知道跟你一个级别的李奇志现在是什么人吗?”

    叶泓又傲然道:“他已经不配做一个江湖人了。”

    “你错了!”李牧野道:“人家是进入到了更高层次的江湖里了,不是因为他的本事大过了你,而是因为他与时俱进,找到了开启这时代财富保险箱的秘钥。”一指桌上的扑克牌,续道:“一副牌,玩一招瞒天过海,可以骗过多倍摄像机,没有十年苦练名师指点绝对办不到,这是真本事,一招空盆变蛇,不过是个糊弄外行的小把戏,肯定不入你法眼,可李奇志拿这一手骗来无数财富,这叫什么?”

    叶泓又表面不屑:“旁门左道!”却忍不住又反问:“你说是什么?”

    李牧野道:“这就叫买方市场决定了我们能提供什么样的商品,这年月你支个路边赌局,最多能骗俩人,然后就没人理你了,但如果你在电视里冒充个什么专家毫无技术含量的胡乱白话一气,说不准就能骗成千上万人。”

    叶泓又默不作声的听着。

    李牧野继续说道:“我给你打个比方,就你这面相,把身份证往镜头前一摆,再说点驻颜养生的道道,管保你几个月就扔了劳力士,换上我这块手表。”

    “你这是想让我拆桥头,学李奇志欺师灭祖呀。”叶泓又忽然带着怒意说道。

    李牧野针锋相对:“我是想让你明白,祖师爷没生活在这个时代,师门大义当不了柴米油盐。”

    “术不远道,就算是坑人为生也要有底限!”叶泓又道:“我这辈子怕是戴不上你的百达翡丽了。”

    李牧野完全没料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赶忙把话往回拉:“你别生气呀,我就是打个比方,并不是真让你去做那低层次的大忽悠,咱们这场局针对的是一个贪财好色的王八蛋,到时候全仰仗着你的本事呢。”

    叶泓又道:“这还像话!”又道:“我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只是江湖人没了江湖道义就不配叫人了,人这一辈子托生一回,就是学怎么做人的,活到老学到老,不能学来学去最后学成了王八蛋,连人都不是了。”

    “说得好!”李牧野赞道:“再怎么无耻也就是个混蛋,这王八蛋是不能做的。”

    叶泓又道:“我就凭本事等待机遇,正如当初李奇志和鲁源他们遇到了你提供的机会,今天我也算遇到了一个机会,你这个局我入了!”顿了一下,接着又道:“我把话放在这里,最多十年你再看我和你师父各自的下场,我和老鲁这样的可以金盆洗手,你师父跑金銮殿上挖坑当江湖,迟早有他兜不住的时候。”

    “妥了!”李牧野道:“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等我再找一个流将,咱们就下手!”

    叶泓又问道:“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李牧野摇头,道:“本来有一个不错的人选,可这人去了南朝鲜整容以后就失联了。”

    “秋雪花的确不错。”叶泓又道:“不过我有一个更好的,就是稍微有点难请,因为人现在还被关着呢,刑期还有一年。”

    “太久了,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李牧野眯着眼看着叶泓又,道:“你说这个人真有那么好?”

    叶泓又点点头,道:“这娘们儿天生丽质,扮神就是女神,装鬼就是鬼,秋雪花最多有她五成功力三成美貌。”

    “你的朋友,应该不年轻了吧?”李牧野不无疑虑的问道。

    “四篇儿多了。”叶泓又道:“不过你要是见到她本人,告诉你十八你都得信。”

    “她犯了什么事进去的?”

    “杀人!”叶泓又语出惊人:“跟我一样判了十五年,中间因为重伤害又加了三年。”

    “她杀了谁?”李牧野有些好奇。

    “把她亲爹宰了!”叶泓又道:“姐妹四个,被那老畜生祸害了三个,眼瞅着要对老四下手,被她一瓶老鼠药给送下去了,后来她就逃门在外遇到了我们,混了几年以后,忍不住想回家看妹子,结果被她姐姐给举报了,就他吗为了她身上区区两千块钱!”他叹了口气,又道:“这娘们儿你要是能给弄出来,这事儿基本就成了!”

    “她被关在什么地方了?”

    “怎么?你真有门路捞人?”叶泓又惊喜的看着李牧野。

    “关键还要看值不值!”李牧野转转眼珠,稍作思索,道:“我得先看到人以后再做决定。”

    叶泓又道:“人就关在苏州,离上海很近,我敢保证,只要你看到了她本人,绝对不会再考虑别的人选!”

    李牧野想了想,道:“那就后天吧,明天我约了人去看房子。”

    叶泓又:“那就一言为定!”

    李牧野:“后天早上还在这里,咱们不见不散,我倒要看看这大姐到底是怎样一个红颜祸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