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八十二章 胜利大逃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二章 胜利大逃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时值四月,等待的日子里,高加索地区的春季悄然来临,山谷里开满了野花。

    李牧野惬意的坐在石头房子的屋檐下,看着瓦西里的几个儿子在草地上练习摔跤。品尝着新鲜的蓝莓果酱,身边的桌子上摆着安德烈派人秘密送来的法式面包和意大利乳酪。

    瓦西里的妻子在山外的城市里工作,一年到头省下来的微薄收入甚至不能为孩子们添件新衣服。安德烈在李牧野的授意下通过基里琴科的渠道把百货商店开到了格罗兹尼。瓦西里的老婆被安排进去主持局面同时负责联络事务。

    之所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儿,也是不希望被提莫夫察觉到自己的小动作,尽管这点小事儿并不足以构成任何影响。但李牧野还是秉持老千们宁肯绕行百里绝不犯险百米的原则这么安排了。

    基里琴科是乌克兰人,从那边走货运进车臣共和国,甚至要比莫斯科还方便得多。这家伙现在尝到了跟小野哥合作的甜头,在金钱的作用下,主动放低了自己的姿态,一向对李牧野以老板相称,并且几乎是言听计从。

    楚秦川名义上是给李牧野打工的,实际上却有着浓厚的国内背景。跟他之间既是老板和雇员,又是师父和朋友的关系。

    狄安娜是李牧野的老婆,真实身份却是俄罗斯国家安全局的精英特工。这小妞扮鬼像鬼,完全无法捉摸。李牧野迷恋她的身体,但在精神层面上对她并不信任。

    李牧野管不了这俩人,并不代表彻底放弃对公司的掌控。

    基里琴科,彼得洛维奇,白鹏和安德烈,以及远在雅库特的所有工作人员,其实都还牢牢控制在手心里。

    秘密调动一些资源对李牧野来说还算不得难事。

    春日洒在身上,山谷里清凉的微风袭来,整个人都沐浴在惬意舒适的感觉里。如果没有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这样住在山谷里其实也还不错。李牧野想到。

    可惜叶甫根尼将军的儿子杜尔姆已经在路上了,留在这里的时间也已经不多。杜尔姆回归,会跟叶甫根尼做一次正式交接。而后叶甫根尼就会言而无信,之后就轮到李牧野粉墨登场,绑架叶甫根尼救出众人。在杜尔姆的配合下,最后把罹患绝症的叶甫根尼带回莫斯科接受审判。如果不出意外,叶甫根尼会死在医院里结束他枭雄的一生。

    瓦西里拿了两罐啤酒从屋子里出来坐到李牧野的身边,说道:“不去看看你妻子吗?山洞监狱那边的条件很坏,关了这么长时间,可有的她受了。”

    “让她受点罪也好。”李牧野不在乎的说道:“这娘们儿鬼心眼太多,磨去了锐气,再折腾没她身上的傲气,然后我再借这个机会收拾她服服帖帖。”

    瓦西里道:“我遵照你的意思,安排了德米配合你演一场戏,你觉着什么时间合适?”

    ??????

    狄安娜最近的日子十分不好过,尽管对阶下囚的生活早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低估了这鬼地方的艰苦程度。根本不需要她所想象的虐待拷打,只要无限期的关押下去,吃那种能砸死人的黑面包和干巴巴味道感人的老鼠肉,喝限量供应每日不足五百毫升的水,虽然她住的是单人间,可如厕的木桶却要一星期才有人给倒一次。那滋味,怎是一个痛苦能了得。

    比较起来,卡尔平们的日子则要更容易些,性别的差异让他们更容易适应这鬼地方。现在,他们几个每顿饭都能吃大半块黑面包,并且已经能够熟练使用那根搅屎棍来如厕了。

    这几天是狄安娜的生理期,她向来准时,李牧野掐算着日子决定选在今天去探视她一下。去之前先要做一些准备工作,为了不被她瞧出破绽来,先画了个大病初愈的妆。叫来专职勤务兵瓦西里上校,二人一起来到山洞监牢外。

    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边传出狄安娜愤怒又虚弱的声音:“去你吗的,混蛋!你敢碰我一下,我会让你永远失去对女人的兴趣。”一个粗豪的声音带着浓浓醉意叫道:“啊哈,真是个辣妹呀,我就喜欢你这种辣货色。”

    这就是德米,那个把李牧野等人带到这鬼地方的矮汉子。李牧野和瓦西里一起走进山洞,径直来到羁押狄安娜的牢房外。只见门开着,酒气熏天的德米正摇晃着身躯,向身带镣铐的狄安娜迫近。

    “去你吗的吧!”李牧野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飞起一脚将德米踢翻在地。

    瓦西里紧跟进来,掏出手枪,喝道:“住手,停下来,不许再动手,否则就打死你!”

    “开枪!”李牧野无畏的挺胸挡在狄安娜身前,道:“今天谁想动我老婆,就先弄死我。”

    瓦西里道:“李先生,你何必要这样呢?你是即将被释放的人,何苦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冒险?这个女人真实的身份是安全局特工,她不值得你为她做任何牺牲。”

    “去你吗的!”李牧野破口大骂,大声道:“她是我老婆!”

    再强悍的女人在生理期的日子里,也会受到心理暗示的影响,理所当然的把自己认为是弱者。如果一个老千想欺骗女人的感情,这几天的女人是最容易对男人产生依赖和求保护心理的。

    狄安娜经过这些日子的折磨,从生理到心理都已经脆弱疲惫到极点,德米刚才过来的时候她甚至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这会儿见到男人坚强的臂膀横身在前面,忽然的一瞬间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心理防线一松,整个人垮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德米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把夺过了瓦西里手中的枪,抬手对准了李牧野的脑袋,怒道:“他吗的,"biao zi"养的混蛋,你是不是活够了?”枪口又往前递了递,几乎要顶到李牧野的脑袋。

    “住手!”瓦西里大叫道:“德米,你不能杀了他,这个人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接下来他也会跟着那几个小子离开,这个女人哪也去不了,到那时,还不是你想怎样便怎样?何苦为这一天半天的时间惹将军动怒?”

    德米不忿的吐了一口浓痰在李牧野脚下,骂骂咧咧一番后,说道:“你说的没错,不值得为了他让将军不高兴。”

    瓦西里道:“满足你的愿望,让你们做最后的道别,李先生,我提醒你一句,时间宝贵,你更不应该浪费在跟德米生气这种蠢事上。”说着,一挥手,跟德米两个一起离开了。

    监牢里只剩下李牧野和狄安娜。

    “你怎么样了?”李牧野凑过来关切的问。声情并茂,脸上写满了焦灼和关心。又问道:“这些日子他们虐待你了吗?”

    狄安娜好一阵子才稳住情绪,道:“没有,就是一直这么关着。”又反问:“你怎么样了?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李牧野不在意的样子:“我一个男人受点皮肉之苦不算什么,就是在床上养伤躺了几天。”又补充道:“要不是安德烈送来一些物资,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我。”

    “你总是这么有办法。”狄安娜已经完全乱了方寸,依偎在李牧野怀中,黯然神伤道:“刚才那个混蛋说的话是真的吗?莫斯科已经同意跟他们做交易了?是不是我的名字不在交易之列?”

    “放心,无论怎样我是绝不会丢下你一个的!”李牧野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没办法唯心的承认自己有多爱你,但对于婚姻的责任我是绝不会放弃的,如果他们不肯一起把你也释放,我也坚决不离开!”

    “你这又是何必呢?”狄安娜大受感动,颤声道:“听到你这么说,我就已经觉得自己没有白来到这世界一回了,我不要你陪我一起死在这里,我要你回到莫斯科去,好好活着,永远记住曾经有一个叫狄安娜的傻女人嫁过你也爱过你!”

    “不,你不会死在这里的!”李牧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宽慰道:“我也不会死在这里,如果他们不肯放你跟我一起走,我还有最后的办法!”

    “什么办法?”狄安娜认定了李牧野是在宽慰自己,尽管内心中一万个不相信,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

    交易时间是次日,地点选在了格罗兹尼。

    这天早上,李牧野在狄安娜哭泣惜别中登上吉普车,跟卡尔平等人一起被拉往交易地点。临行前丢下狠话,等着我,一定带你一起离开。狄安娜并不当真,却还是下意识的点头,宁愿在绝望中保留这一点虚幻。

    破败的石油大街上,政府方面派出的代表遵照约定把杜尔姆交给了游击队武装的代表。就在交易接近完成的时候,瓦西里突然翻脸,掏枪打伤了卡尔平的一条腿。

    双方爆发激烈枪战,游击队准备充分,在短时间内占据了上风,而就在周围待命的政府军向这里集结的时候,一架武装直升机出乎意料的出现,强大的火力将政府军一方牢牢压制。最终把杜尔姆和包括李牧野在内的人质们一起带走了。

    山中,直升飞机降落后,从希望到绝望的卡尔平等人痛哭哀嚎,三十岁的杜尔姆神情坚毅走下直升飞机,跟风烛残年摇摇欲坠的叶甫根尼紧紧拥抱在一起。父子两个在短暂的交流过程中做了最后的诀别。

    李牧野看准时机,按照计划里约定的,骤然出手打倒了瓦西里,夺下他的手枪,扑过去将叶甫根尼控制在手中。

    在杜尔姆的配合下,完全不抱希望的狄安娜终于也被释放,惊喜若狂中跟着李牧野等人一起登上直升飞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