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七十六章 阿穆尔雌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六章 阿穆尔雌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次日,李牧野特意命老崔上街买了一份此前从不关注的报纸送到房间来。

    头版头条的位置上清楚的刊印着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报业和珠宝业大亨查尔莫夫昨晚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害!警方于昨天午夜时分在路上发现了他的汽车,一起遇害的还有他的司机某某某。凶手作案手法极其残忍,现场采访人员带回来的图片显示,凶案现场简直惨不忍睹,司机被一刀割喉;而查尔莫夫的尸体却被肢解成了数十块。

    狄安娜还在高卧,赤条条躺在那儿,像一只无害的小白羊。李牧野走进卧室,坐在椅子上看着她,阳光从窗外照在她身上,散发出圣洁的光辉,此情此景,美的令人心醉神迷。

    真的会是她做的吗?李牧野想到了昨晚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起身走进浴室,她昨晚脱下的猎装还在那里,拿起来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忽然感到脊梁一阵阵发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你心有玫瑰,细嗅猛虎。”不知何时,狄安娜已经站在了浴室的门口,轻声说道:“英国佬的诗虽有意境,但放在我们这块土地上却太虚伪,反过来说才是俄罗斯的风格,我的味道是不是让你感到反胃了?”

    李牧野一动不动,脑子里却想起了初遇狄安娜时的情景。惊鸿一瞥的瞬间,她正在做一个难度极大的芭蕾舞动作。当时不以为然,这时候再回想起来,才惊觉她的动作虽然标准,却没什么美感,反而有一种力量感。在那之后的每一个环节里,她一直诠释的是一个柔弱单纯的少女形象,表现近乎完美。

    “反胃倒还不至于。”李牧野放下猎装,道:“只是还有许多困惑不解的地方。”

    “查尔莫夫出局了。”狄安娜道:“就价值而言他不如你。”顿了顿,又道:“而且他太愚蠢了,如果他足够聪明,在古尔诺夫死的时候,就应该主动退出历史的舞台,而不是妄想恢复他所谓的寡头荣耀,更不该私底下跟车臣人眉来眼去。”

    李牧野看着她,忽然又想起那天楚秦川说的话来,原来老楚早已从那晚的事情经过中猜到了她的来历,甚至是想到了提莫夫安排整件事的目的就是要让她跟自己结婚,所以才会有那突兀的一问。

    “杀人就杀人,为什么要把他肢解掉?”李牧野不解的问道。

    狄安娜走过来拿起猎装丢进浴盆里,又拾起内衣一件件穿在身上,最后在角落里找出那把黄金手柄镶嵌宝石的短刀,从容说道:“寡头时代他玷污过伊莲娜,这件事关乎家族荣誉,我只好用这把家族传承的宝刀来洗刷他带来的耻辱。”

    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故事。

    “伊莲娜知道吗?”李牧野看着她,忽然有点心疼。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仇恨驱使,这样绝顶美丽的少女,本不该是这样子的。

    狄安娜摇摇头,道:“作为女人,她很坚强,但作为母亲,她不该知道真相。”顿了一下,又道:“有些事只能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不允许说的事情,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吗?”

    “柳辛斯基先生希望咱们结婚后,新公司可以尽快成立。”狄安娜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如果你连俄罗斯的女婿都不肯做,他们也只好放弃你了。”

    “你呢?”李牧野问道:“我想知道除了工作因素外,你是怎么想的?”

    狄安娜笑了笑,道:“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不能说自己有多爱你,但起码不讨厌,尤其是经过昨晚以后。”她细数李牧野的优点:“够英俊,也够强硬,能给女人带来被征服的体验,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肯为我花那么多钱。”

    李牧野道:“除了英俊,其他应该算是身为男人的基本硬件吧。”

    “却不是哪个男人都拥有的。”狄安娜道:““那些喜欢把爱情和诗歌挂在嘴边的都是些油嘴滑舌的废物,除了在女人肚皮上占便宜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她继续说道:“我的太曾祖父曾经是俄罗斯最出色的勇士,他年轻的时候跟一个鞑靼人学会了一些配合呼吸和类似瑜伽动作来锻炼身体的方法,然后代代传了下来,到我父亲这一代时,他却选择了诗歌和远方。”

    “时代变了,从前的谋生技巧渐渐失去了价值。”

    狄安娜摇头道:“只有软弱的人才会这么想,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在伊莲娜还没跟他离婚前,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一贫如洗的环境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在喝酒,偶尔会写一些永远不能发表的诗歌,那时候伊莲娜在裘皮商店里工作,靠着精湛的手艺养家,还要经常忍受那个废物的殴打和辱骂。”

    二人在不经意间回到卧室,李牧野适时的递给她一杯酒。狄安娜喝了一大口,继续说道:“有一天,伊莲娜在店里做工,一个有钱的大亨来到店里给她的"qing ren"选裘皮,看到了她。”

    “查尔莫夫?”李牧野下意识的猜测问道。

    “是的!”狄安娜道:“当时我九岁,那天晚上伊莲娜回来的很晚,满身酒气和伤痕,几乎在痛苦中死掉,而那个没用的男人却只是拿走了她带回来的钱,整整半个月没有回家!”

    李牧野问道:“伊莲娜是怎么挺过来的?”

    “是提莫夫先生帮助了我们。”狄安娜说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为了妈妈所做的一切!”她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示意李牧野继续倒满,然后又说道:“从那时起,我决心靠自己的力量保护伊莲娜,后来我找到了太曾祖父留下的东西,包括那把短刀,拼命的练习,十二岁那年提莫夫先生看到了我的独特本领,便秘密招募了我。”

    “你和伊莲娜的命运也是从那时候起发生改变的?”

    “是的。”狄安娜说道:“提莫夫为伊莲娜引荐了柳辛斯基先生,他出资帮助伊莲娜收购了她工作的皮草行。”

    “后来呢?”李牧野问道:“你父亲没有再找你们麻烦吗?”

    “没有后来!”狄安娜的口气忽然冷了起来,有些焦躁的:“那个废物已经死了,那样的人不配身为男人,甚至都不配活在这世界上!”

    李牧野看着她愠怒的神情,联想到查尔莫夫惨死时的样子,忽然有所领悟。忙转移话题,问道:“尼古拉斯真的曾经是你的恋人吗?”

    “他只是一个任务目标。”狄安娜说道:“提莫夫先生当时给他设了一个圈套,本意是想让他成为美国间谍的,但最后却没能成功,那枚彩蛋里的内容是我复制下来的,因为不足以扳倒古尔诺夫,所以就被保留下来了。”

    一切事情都能串联起来了。李牧野恍然大悟,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狄安娜道:“如果那天晚上你没有拿走彩蛋,或者你一怒之下干掉了尼古拉斯,整件事都不会发展到今天的阶段,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怎么对我产生疑心的?别否认,我们交往了有一个月,如果这么长时间里我还不能察觉到你的迟疑,还有什么资格执行这个任务?”

    “你出现的时机,地点,以及近乎完美无缺的表现。”李牧野道:“对别人而言,也许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但对我来说,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越完美的局就越会引起我的疑虑。”

    “说到底还是因为你太狡猾谨慎。”狄安娜笑道:“真是一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

    “环境是最厉害的老师。”李牧野道:“你成长在一个充满暴力的环境中,所以学会了用暴力的手段解决问题,而我却曾经成长于一个充满了谎言的世界里,怀疑一切,几乎是那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具备的本能。”

    “提莫夫先生对你还是心存感激的。”狄安娜主动改变话题:“查尔莫夫一直想要干掉你,贝尔戈米曾经很支持他的意见,提莫夫先生却始终反对他们这么做,一年前,查尔莫夫擅自作主张针对你搞了一次行动,提莫夫先生知道以后非常不满,但贝尔戈米跟他不在一个系统内,而且这件事柳辛斯基先生是默许的,他也没办法追究。”

    “柳辛斯基只是个银行家,难道权利会比提莫夫还大?”李牧野有些奇怪的问道。

    狄安娜道:“如果你知道提莫夫先生之前在圣彼得堡安全局担任副局长的时候,柳辛斯基先生当时就是局长,你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柳辛斯基先生从圣彼得堡安全局调离后才去了城市商业银行。”

    一切真相大白,接下来不可避免的又要回到最初的话题,谈婚论嫁。不合时宜的查尔莫夫死了,仇恨不是他唯一的死亡原因。看不清形势才是他最致命的错误。现在轮到李牧野认清形势了。

    结婚还是死亡?

    李牧野看着狄安娜摆弄于股掌间的短刀,再回想昨晚的滋味,貌似没什么好犹豫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