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七十三章 蜜桃的诱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三章 蜜桃的诱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人们开始想要奢望更多时,往往意味着失去更多的风险正在靠近。

    李牧野看着侧面的摩托骑士被吉普车剐蹭后失去平衡,一头扎到路边的林子里,最后被一张早准备好的大网捆住。叹道:“闻屁想屎吃,太贪婪的人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跑车停了下来。

    狄安娜骇异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跳下车,疯狂的奔着摩托骑士的方向跑过去。

    李牧野跟着下了车,从容不迫走到近前,彼得洛维奇汇报道:“是尼古拉斯。”

    “先把人带回去,我要问他几句话。”李牧野走到狄安娜身边,用力抓住了少女雪白细嫩的手臂,道:“不必担心,他暂时不会有什么事。”

    狄安娜用力挣扎了几下,待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后,终于转而哀求道:“求求您,不要这样对待他,事情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只是想拿回一些曾经属于他的东西而已。”

    “拿回东西不需要手枪。”李牧野道:“真相到底如何,还要跟他聊过才知道。”

    古尔诺夫庄园,主楼天台上。

    一把椅子上,一个年轻男子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李牧野正在打量着他。手中把玩着一个造型别致的法贝热彩蛋。

    这玩意有个很牛逼的来历。

    法贝热彩蛋是指俄国著名珠宝首饰工匠彼得?卡尔?法贝热所制作的类似蛋的作品,他与助手在1885年至1917年间总共为沙皇与私人收藏家制作了69枚。其中有54枚是为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与尼古拉二世所作,52枚则为复活节蛋,最后只有50枚交付给沙皇。余下有7枚法贝热彩蛋是为了莫斯科的克尔奇家族所制作的。

    彩蛋对于俄罗斯人是象征健康、美貌、力量和富足。这是由于彩蛋与俄罗斯传统的宗教习俗有关,它是一些宗教节日的必备之物,尤其是复活节时教徒们的重要庆典器具。人们对彩蛋像对待圣像、保护神一样把它保存在家中。俄罗斯人还以彩蛋来迎接新的小生命。

    “这东西做的还真是精巧。”李牧野把彩蛋递到年轻男子面前,问道:“知道芝麻开门的奥秘吗?”

    年轻男子看了一眼彩蛋,流露出愤怒之色,道:“无耻的混蛋,你不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句真话!”

    “果然够个汉子!”李牧野收回彩蛋,竖起大拇指,道:“亲爱的小尼古拉斯,我衷心的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坚强倔强下去,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对你来说真的会很艰难。”

    “混蛋的中国人,你究竟想怎样?”尼古拉斯面目狰狞盯着李牧野,道:“混蛋,垃圾,你没有权利这么对我。”

    “我确定我有!”李牧野说着,甩手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道:“这该死的俄语总是不能完全表达出我的意图,以至于让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接下来只好更多使用身体语言来跟你沟通了。”

    耳光响亮,李牧野的手劲儿不小,尼古拉斯一下子被打的鼻涕眼泪齐流。但李牧野只是开了个头而已,接着又连续正反抽了他十几个耳光。尼古拉斯痛哭流涕,破口大骂。

    就这怂样子,真看不出哪里值得那小美人儿动心了。一想到楼下房间的狄安娜,李牧野不禁替她感到不值。

    这尼古拉斯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什么狗屁追求自由,不过是个多了一口傲气,少了几根傲骨的纨绔子弟罢了。今晚这事儿的背后大有文章,狄安娜貌似单纯可爱,而她那个老妈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从电话约定见面时间,到初次见到狄安娜的瞬间惊艳,再到伊莲娜顺水推舟的安排狄安娜邀请自己去巴黎人餐厅吃饭,一步步过来,这个局越发的清晰明了。以李牧野的老道,其实在法国餐厅的时候就有所察觉了。

    如果今晚这个局是圣彼得堡那位金融大亨的手笔,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真的只是为了这么一枚彩蛋?

    毫无疑问,这玩意价值不菲。李牧野托着彩蛋在眼前仔细端详,那些细密的金丝包裹着斑斓夺目的宝石,用巧妙的手工紧密的打造成浑圆一体的样子。这俄罗斯彩蛋都是有机关的,李牧野不确定贸然强力开启会不会破坏了里边的秘密。所以才要从尼古拉斯嘴巴里挖出答案来。

    这小子有点不上道。李牧野还真不好把他如何。一来他是古尔诺夫的儿子,彼得洛维奇等人的旧主;二来这小子分明是受人摆布来做这件事的,如果把他怎么样了,很容易会落人口实授人以柄。

    硬来不成,只好换软性一些的办法。对于这种年轻气盛之辈,最好的办法就是攻心为上。言语刺激无疑是最直接的。

    “其实你说或者不说的意义不大,我早已摸清楚你是从圣彼得堡来的。”李牧野道:“甚至这枚彩蛋,只要找一个专业人士,相信费不了多大力气就能打开它,所以,你现在的坚持,其实毫无意义。”

    攻心为上,李牧野语气里带着杀机,眼露凶光,就是要让尼古拉斯认为自己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绝望中的人,很容易产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释怀心理,往往更容易被突破心理防线。

    “不,聪明的中国小子,你只说对了一部分!”尼古拉斯道:“我是从国外飞回来,专程来取这枚彩蛋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原因让我今晚又回到这令人伤心又绝望的鬼地方。”

    “不可救药的蠢蛋,你还不明白吗?”李牧野道:“你就是人家手里一颗棋子,而且还是已经被放弃的,他们把你找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利用你来给我制造些麻烦。”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尼古拉斯到底没受过什么委屈,沉不住气,反唇相讥道:“你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意图,就更不敢把我怎样,虽然你接手了我们家族的事业,但却永远也别想得到我们家族的全部,一个中国人是不可能在这块土地上取得长久的成功的,因为他们根本不信任你,如果不是你还有些利用价值,他们才不屑这么拐弯抹角的来算计你。”

    他说的没错。李牧野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提莫夫眼中的地位,跟卡列琳娜心中的自己完全不是一回事。俄罗斯女人热情又感性,男人凶猛贪婪而且冷酷无情,像一群高傲的北极熊,只会接受他们认可的同类。

    彩蛋的秘密可以从别的渠道搞清楚,尼古拉斯提供的情况验证了一个事实,提莫夫和贝尔戈米还是更希望把李牧野掌控在手里。今晚这一出算不得什么狠招数,以提莫夫的能力可以说是留了很大余地的。唆使尼古拉斯做这些不入流的小动作,或者激怒李牧野,或者用什么别的办法把李牧野拉下水去,最终目的是拿到控制李牧野的把柄。

    那怪这几个王八蛋一直按兵不动,眼看着雅库特的夏季就要过去了却还沉得住气。

    不禁又想到了阿纳萨耶夫劝自己不要跟提莫夫这伙人搅和的太深的忠告。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合作关系共苦可以,同甘就差些意思了。如果不是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恐怕提莫夫们早就翻脸无情了。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没打算就这么容着小野哥在俄罗斯发展壮大成全盛时期的古尔诺夫级别的金融寡头。

    这个尼古拉斯打一顿给个教训就算了,正如他说的,不想被贝尔戈米们抓住小辫子,最终还得放了他。只是就这么放了他却还有点不甘心。李牧野正暗自盘算怎么从他身上挖到更多时,忽然听到彼得洛维奇通过通讯器说道:先生,那位小姐想见您,很着急。

    李牧野心生不悦,狄安娜要见我,你着什么急传讯?转念一想明白了,这货是念及古尔诺夫的旧情,自己不敢开口求情,狄安娜有这个意思,他就顺水推舟帮忙传讯了。

    反正已经打算放人了,倒可以趁机做个顺水人情。李牧野心念一转,立即想到一个把尼古拉斯剩余价值最大化的做法。

    ??????

    房间里,狄安娜正坐在那里哭泣不止,看到李牧野进来,立即止住悲声,可怜兮兮看过来,像一只受惊绝望的小白兔。

    李牧野面罩寒霜,鹰顾狼视,看着她不说话。

    “李先生。”狄安娜叫了一声,却说不出什么来,最后低头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愚蠢,原本的计划不是这样子的。”

    “原本的计划是什么?”李牧野问道。

    狄安娜楚楚可怜的:“他本来只是想让我帮忙找回那枚彩蛋……”

    “你不觉得他找到你来办这件事的时机有点蹊跷吗?”李牧野打断她的话,冷然道:“他怎么知道你会有机会跟我单独接触的?”

    “啊!”狄安娜愣了一下,她只是单纯,并不愚蠢。立即意识到这件事并不如她所想那么单纯。顿时更加担心起来。她想到如果这是一个针对李牧野的暗杀阴谋,而尼古拉斯作为执行者就更不可能被谅解了,而她自己作为主要帮凶同样难辞其咎。就算李牧野再有风度,也不大可能放过她和尼古拉斯。

    她看着李牧野咄咄逼人的眼神,颤声道:“先生,怎样也好,只求你放过他好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