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六十九章 测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九章 测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傍晚,莫斯科郊外,曾经的空军俱乐部,李牧野应邀来此参加一个小赌局。

    屋子里一共六个人,正在玩儿扑克。一种时下在国际上非常流行的玩法,叫做德州扑克。

    提莫夫坐庄,瘦高俊朗的贝尔戈米坐在他下家,满脸横肉的叼着雪茄的大胖子就是查尔莫夫,坐在了提莫夫的上家。李牧野坐在提莫夫的对面,身旁左手边是一个漂亮女人叫伊莲娜,提莫夫介绍说她是个裘皮商人,右手边是个衣着考究,举止温文儒雅的大胡子,名叫柳辛斯基,身份是来自圣彼得堡的城市银行总裁。

    李牧野根据这几个人相互间交流的态度上判断地位高低,提莫夫和贝尔戈米毫无疑问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而其次就是这个柳辛斯基,然后才轮到貌似嚣张的查尔莫夫,最后是伊莲娜。

    此时此刻,李牧野面前的筹码已经是最多的。却丝毫没有引起其他人的特别关注。

    输小赢大是一个合格老千的基础技能。而李牧野在这方面的本事,其实已经是最顶级了。

    在这样的场合里,最重要的不是赢钱,而是通过牌局来了解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从而判断提莫夫把自己拉进这场牌局的真正目的。所以,李牧野一直有意的控制着输赢节奏,尽可能的让牌局进行的激烈有趣并且长久。

    这几个人的赌性被勾起,在伏特加和雪茄的刺激下,说话也越发的没有顾忌。身旁的伊莲娜散发着浓烈的香水味道,尽管对他们来说这个级别的香味其实已经算是比较淡的了,但是对李牧野而言,还是觉得非常刺鼻。

    这女人长的着实美艳动人,牌技比较一般,只能说不算新手。

    李牧野眼中,这几个人当中牌技最高的当属柳辛斯基,概括起来就是三个字:稳、准、狠!提莫夫是个大棒槌,嘻嘻哈哈完全不在乎输赢,如果不是李牧野暗中捣鬼,他应该是最先输光的一个。贝尔戈米阴沉谨慎,很少说话,是个韧劲十足的家伙。而之前暗算过李牧野一次的查尔莫夫却是个老赌鬼,善于观察风向,出手比较果断,很喜欢跟着运气和感觉走。

    “提莫夫先生,您着我东方小帅哥弟弟还真不是一般厉害呢。”伊莲娜拿捏出风情万种的样子,幽怨的瞥了李牧野一眼,道:“这一晚上也没见你赢几次,反而现在你的筹码是最多的,每次轮到你发牌,都给提莫夫先生发一手好牌,这可太不公平了,你看看我,都快输光了。”

    这女人的心很细,观察的倒仔细。李牧野心中暗凛,嘴上打了个哈哈,道:“运气而已,伊莲娜小姐的牌技精湛,接下来一定可以赢回去的。”

    伊莲娜撇撇嘴,道:“牌桌上输了其实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生意场上不要输,我是做裘皮生意的,现在我们这一门生意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除了那些该死的动物保护组织让人不得安宁外,还要受那些来自穷乡僻壤的野蛮人的气,哎,谁让现在的货源越来越稀少了呢?”

    李牧野一副棒槌样子道:“这边的裘皮养殖业不是领先全世界吗?”

    伊莲娜抿嘴一笑,道:“那种级别的货色,我可不敢摆到我的店里卖,我做的是高端皮草生意,都必须是高品质的原生态裘皮才够资格进入到我的店里。”

    提莫夫一指李牧野,随口说道:“亲爱的伊莲娜,今天你可走运了,我的这位弟弟不久前刚从雅库特那边回来,他的本事可不是吹牛来的,连那个该死的阿纳萨耶夫都被他搞定了,你想要高品质的货源,整个俄罗斯境内,还有比雅库特人更好的裘皮供货商吗?”说着哈哈笑了起来,神情十分暧昧。

    “是嘛?”伊莲娜故作惊喜的样子看着李牧野,道:“那我可要跟这位可爱的小弟弟好好亲近亲近争取密切合作呀。”说着,笑嘻嘻贴了过来。李牧野逢场作戏,嘻嘻哈哈,顺水推舟将她抱到大腿上。反而把这骚娘们儿唬了一大跳,哎呦一声挣脱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提莫夫哈哈大笑道:“亲爱的伊莲娜今天遇到对手了。”

    “看吧,还说要跟我密切合作呢,这就受不了啦。”李牧野故作豪态哈哈笑着说道。

    伊莲娜道:“真是个粗鲁的大男孩儿!”又环顾其他人,道:“诸位,牌局到此为止吧,很明显,我们的中国男孩儿朋友已经有足够的水准和实力参与到牌桌上的游戏当中来,接下来该谈一谈我们都感兴趣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谁先说话,往往最说明地位。

    不出意料的。

    提莫夫说道:“我和贝尔戈米老弟只是负责为你们搭桥的,具体要怎么合作是你们几个的问题。”

    柳辛斯基说道:“亲爱的李,我很高兴今天能在这个地方认识你,我们都清楚的知道,东西伯利亚是一块摆在那里,却谁都拿不走的宝藏,那里不仅有兽皮,还有石油,天然气,黄金和钻石,这些巨大的财富就安静的躺在那里几千万年,而我们却不得不遗憾的看着它们继续躺在那里,每年只能有极少数被发掘利用,而我们能得到的只有更少。”

    李牧野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了今天这场聚会的目的。额尔金矿业在雅库茨克取得突破性成功,让这帮贪婪的老毛子看到了分一杯羹的希望。他们对阿纳萨耶夫毫无办法,却希望能从自己这里找到把手伸到雅库特的渠道。

    稍作沉吟后说道:“我这俄语说的不成,有些时候可能表述不清楚真实的意思,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平安回到莫斯科,见到了老朋友,又认识了新朋友,作为一个生意人,最重要的成功秘诀就在于人脉,至少我是这样看的,所以,我做生意的原则一向是有钱大家赚,渠道共享,相互帮忙,多个朋友就可能多一条财路。”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贝尔戈米忽然插言道:“看来我们的中国男孩儿对合作成立新公司是持开放态度的,在这个基础之上,无论谈什么都容易多了。”

    这老货果然不是好鸟。他这是有意的把老子往他们挖好的沟里带。

    李牧野心中暗骂,嘴上却道:“看来贝尔戈米先生的理解能力是超强的,我还没说出来的话,他倒先猜到了。”大声的:“没错,我这次从雅库特回到莫斯科,就是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再回到那边大展拳脚的,不瞒各位,我对成立新公司是非常热衷的,不仅仅是持开放态度,更是充满了期待。”

    “所以,我的计划是成立一家规模超大的贸易公司,先在勒拿河沿岸建立三十个固定的仓储物流中心,专门运输那边的特产,美丽的裘皮,鲜美的鱼子酱,只要是能赚大钱的生意统统都插上一脚,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加大对额尔金矿业的投入,要买入加拿大的最新寒带工程设备,提高金矿产能,还有,如果条件允许,我还希望新公司能跟联邦快运公司合作,在那边的冻土层上铺设一条铁路。”

    李牧野摆出一副野心勃勃的嘴脸,滔滔不绝说个没完。屋子里其他人都纷纷皱起了眉头,最后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查尔莫夫先冲着提莫夫歉然一笑,然后对李牧野说道:“恕我直言,这个计划在我听来完全不具备可行性,很显然,这是一个需要很多很多资金的计划。”

    柳辛斯基接着道:“这里是莫斯科,不是纽约,在纽约人们经常夸夸其谈的是数十亿美金以上的项目,而在这里,我们更喜欢用务实的态度去谈论合适的项目,我很欣赏你的野心,但无法接受这鲁莽冲动缺乏实干精神的计划。”

    李牧野流露出失落的神态,伊莲娜摊手说道:“很显然,年轻的孩子,你的黄金铲子需要太多的动力才能开动起来,而这并非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提莫夫轻轻咳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看来我们的小狮子在他第一次集会中就要遭遇滑铁卢了,这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不过好处是可以让我们发现一个错误的选项,直到我们找到正确的方式。”

    李牧野心念电转,分析当下的局势,眼前这几个人多半是属于某个类似俱乐部成员的小团体,而其中,这查尔莫夫是曾经派人暗算过自己的,当时查出真相后却没对提莫夫说起,这才有了眼下这个集会。那天的刺杀自己的行动过程中,莫斯科警方的表现有很多可疑之处,提莫夫就算没有参与到里边,也不大可能毫不知情。

    换句话说就是,在提莫夫这个干姐夫心中,老子这条小命还不如这个小团体的某个成员来的重要。如今老子终于收到邀请加入到这个小团体当中,从这几个人的反应看,他们显然更感兴趣的是雅库特那边的商机。这几个人,其中伊莲娜是生意规模最小的,给人的感觉像个花瓶,今天出现在这里不过是想跟着捞点好处而已。

    查尔莫夫似乎还对上次没有把李牧野干掉,顺利接手古尔诺夫的产业那件事不能释怀,所以言语间没什么好脸色给李牧野。他那个德行就像个因为父母从外面抱回一个孩子而被分走了糖果后心生不满的孩子。这个昔日寡头当道时代里的巨头传奇,如今已经彻底被招安成了个不入流的小人物。

    最莫测高深的人是柳辛斯基,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大胡子总是一副彬彬有礼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有一个细节特别值得注意,就是每当他说话的时候,那个同样不苟言笑的贝尔戈米都会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其他人包括提莫夫在内也绝对会保持认真倾听的态势。也许,他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个来自圣彼得堡的银行总裁那么简单。

    今天这场聚会看似简单,但其实却是暗流涌动,他们隐瞒了柳辛斯基的真实身份,安排伊莲娜这个美人在自己身边毛手毛脚,又让查尔莫夫这个自己曾经的竞争对手一次次的跟自己别苗头,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今晚这场聚会更像是一场有针对性的测试,他们是在通过牌局,女人,还有对头在刺激自己,测试老子的反应。

    问题是,他们究竟想通过这场测试得到什么结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