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六十八章 岁月无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八章 岁月无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的敌人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么邪恶,我们的朋友也未必有我们期望的那般友好可靠。

    阿纳萨耶夫说,在失忆的那几年中,那个打伤他的美国人却主动找来还跟他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们俩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美国人的空手道有很深的造诣,他的手可以徒手切断牛角,也可以做出巧夺天工的手工艺品,而那个人的功夫修养也不差,他们在相互切磋中共同成长进步,直到那个人恢复了记忆,最后用公平的方式解决了彼此间的恩怨。

    “为什么恢复记忆后却没有想着把国内的一双儿女接到身边照顾?”

    “如果,你亲手打死了一个副局级的美国最顶尖的传奇特工,同时又被国内的保密部门严密追查着,并且已经改头换面拥有了另外的人生,易地而处,你会怎样选择?”阿纳萨耶夫道:“当时的那人因为前妻的背叛缺乏勇气去面对过去的生活,并且我以为她再不好也至少会对自己的亲骨肉不错,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到从前的生活。”

    “树欲静而风不止。”李牧野道:“这人想跟过去彻底割裂,他的仇家可未必跟他一样想法。”

    阿纳萨耶夫点头道:“是的,虽然那人一直保持低调,几乎不在人前露面,但还是在几年前被人发现了本来面目。”

    “那个被人撞死的安保人员的妻子在那场车祸中同时失去了丈夫和孩子。”李牧野道:“她偏偏是一个非常精明厉害又执着的女人,所以许多年来从未放弃对真相的追寻,她发现了这个人的踪迹,又找到了他的一双儿女,安排他的女儿跟一个俄国技术员恋爱,又把他的儿子弄到了这里。”

    阿纳萨耶夫无力的点点头,他低着头,似乎不愿意面对李牧野,叹道:“这大概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我懂了!”李牧野忽然说道。

    阿纳萨耶夫道:“既然懂了,就该知道怎么做了。”顿了顿,又道:“好好做一个商人吧,把那个女人想要的真相带给她,顺便告诉她,只要联邦上层没问题,我会接受中国方面的条件。”

    陈淼安排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今天这次对话的内容。

    李牧野终于弄明白那张纸条上简单的几个字却包含了二十二年的恩怨情仇,和两代人的家国情怀梦想。

    “孩子,忘记那个人吧。”阿纳萨耶夫说道:“曾经的李中华已经死了,他不配做一个父亲。”又道:“而你,却是一个很好的商人,那就继续做一个简单的商人吧,跟提莫夫那些人还是要保持距离才好,至于你姐姐的事情,其实是有些复杂的,她对我的怨恨要比你深多了,但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伤害她的。”

    阿纳萨耶夫这个名字深深烙印在他身上,背负着这块土地和新的亲族的期望,现在的他已经做不回李中华了。有人要杀死他,有人想拉拢他,有人想把他掌控在手。在他身上牵扯了太多利益纠葛和不可避免的凶险危机。

    相见不如怀念,这一家人就像刺猬,与其相互连累刺伤,不如远离在安全距离之外。

    “她在这里?”李牧野现在只剩下一个念想了。

    阿纳萨耶夫道:“曾经来过,但现在已经离开了,具体的动向我也不清楚,你只能去问陈淼。”

    “关于额尔金矿业……”

    “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跟我合作开发,第二是把它出售给我。”阿纳萨耶夫干脆决绝的:“我不会给提莫夫那些人机会的,他们想要雅库特的宝藏,就必须得用面包来换!”

    “在商言商,在这个问题上,我更倾向于合作。”李牧野道:“我能告诉你的是,我不是提莫夫手里的提线木偶,也没有指望能因为你的过去,在这块土地上占到什么便宜,但我希望能在这里得到VIP级别的待遇。”

    阿纳萨耶夫给出肯定的答复:“作为一个真心合作的正当商人,这块宝地一定不会让他吃亏的。”

    船缓缓停靠进码头,李牧野站起身道:“从今天起,那个叫李中华的人在我心里彻底不存在了,阿纳萨耶夫先生,我希望能跟你建立新的商业伙伴关系。”说罢,握手道别。

    ??????

    夏夜,莫斯科,老崔家。

    李牧野早把雅库茨克之行的经过通过陈炳辉向陈淼做了汇报。

    楚秦川自然也已经知道事情真相,慨然一叹,道:“想不到当年那件事的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情况,作为当时的安保工作负责人,对小赵父子的不幸,我其实也是有责任的。”他感慨万千的继续说道:“这件事总算有个明确的结果了,小陈也终于可以放下这段过往,而我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事情结束了,您的任务也完成了,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李牧野看着楚秦川问道。

    “我还想留下来。”楚秦川道:“我需要钱,你这儿待遇还不错,你需要安全,那个查尔莫夫还在对你虎视眈眈,就算你远离了政治,也没办法避开这些商业上的对手。”最后:“怎么?你小子还不欢迎我这个老卧底留在你身边?”

    李牧野知道不能拒绝,光棍的:“我求之不得!”

    定下去留的问题后,一老一少之间的隔阂消散了许多,说起话来已多了几分自家人的随意。

    楚秦川问道:“提莫夫那边你打算怎么说?”

    李牧野想了想,道:“只要陈淼那边不说出去,我想把那件事烂在肚子里。”

    楚秦川点头表示赞同,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提莫夫首先是一个政客,就算跟你的关系再怎么亲近,也都会在心里保守底线,如果那件事被他知道了,绝不会像陈淼这么客气的。”

    李牧野道:“我现在可否这样认为,如今我已经完成了陈淼对我的期待,今后的日子可以摆脱她的操纵,彻底做一个单纯的商人了?”

    楚秦川道:“历史会记住你的贡献的,如果你需要帮助,其实还可以找她。”

    “这话是她说的吗?”

    楚秦川点点头:“她对你带回来的结果非常满意,就在今天上午,雅库特共和国派出了代表团出访黑省,小陈对我说,接下来会展开一系列的合作项目,预计年内就要修铁路通航运了。”

    李牧野点点头,口气淡然道:“能帮上忙就好。”

    楚秦川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牧野,老半天才带着疑惑的口气问道:“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在乎那件事吗?”

    “他不欠我什么!”李牧野道:“至少他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们江湖上有句老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怨自艾是低级的做法,我更喜欢强者自强不息的方式。”

    楚秦川又问道:“你就没想过利用这层关系,争取到一些补偿?”他半玩笑的口气又说道:“要知道别人有钱是号称富可敌国,而阿纳萨耶夫却是真正的富有一国的财富。”

    “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姐姐的下落!”李牧野岔开话题道:“陈淼告诉我说李牧原跟了一个俄国人,之前跑去雅库茨克住了些日子,后来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圣彼得堡,数日前,她派去暗中监视保护的人在圣彼得堡跟丢了,然后就失去了我姐的消息,我怀疑这事儿跟联邦那些鹰派政客们有关。”

    楚秦川想了想,不确定的:“很难说,首先你要想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你姐姐跟阿纳萨耶夫之间的关系暴露了,那你的秘密岂不是也藏不住了?陈淼做事向来缜密,这个可能性太小了。”

    “那依着您的看法呢?”李牧野秉承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优秀传统,力争将老楚的每一分剩余价值都榨取出来。谦虚的问道:“您觉得我姐姐为什么会失踪的?”

    楚秦川眯着眼沉思了片刻,道:“很可能是有第三方人介入了,否则她没本事甩开陈淼的人,这种事情一定有专业人士指导才可能办到,而且还必须是她主观上愿意的,我想在雅库特的时候,她已经跟阿纳萨耶夫秘密见过面了,也许是在那时候被某一方面的人盯上了吧。”

    李牧野皱眉道:“我姐这辈子太不幸了,我现在有能力让她过上好日子了,却偏偏一次次的擦肩而过。”

    楚秦川道:“关于你姐姐的经历,我在了解你们姐弟资料的时候也知道一些,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同时也很坚强,我不认为她会是那种接受命运摆布的女孩子。”

    “真恨自己还不够强大啊!”李牧野感慨的:“老师,如果我能有你或者阿纳萨耶夫那样强的能力该多好。”

    楚秦川道:“你入门的年纪虽然有点偏大,但还是有一些提升空间的,不过习武讲究心无旁骛需要全身心的投入,你俗务缠身,这一点却是很难克服。”

    李牧野道:“我在江湖上的师父曾对我说,学本事靠的是虔诚和坚定,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只有日积月累的勤奋,好在我还算年轻,就算达不到你们那个层次,也尽量能练出一身自保有余的本事。”

    楚秦川笑了笑,道:“你不必这么谦虚,要说自保有余,只要不牵扯太危险的事情,只应付查尔莫夫之流,你现在的能耐其实已经差不多可以实现了。”

    “还不够!”李牧野眯着眼道:“我不是小富即安的性格,人在江湖,居安思危才能长久,我想要守护的东西越来越多,身上的本事自然是越大越好,所以,我想从今天起,踏踏实实的跟你学本事!”

    电话忽然响了,是提莫夫打来的,邀请李牧野去参加一个小型聚会,说是要为他引荐几个重要的朋友。

    李牧野先借口看一下日程安排,然后征询楚秦川的意见,后者点头说,该来的迟早会来,你要在这边做生意,不管正当与否都不要想跟那些人毫无瓜葛。李牧野认可了他的意见,打给提莫夫表示接受邀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