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六十三章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三章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季雪梅又有新动作了,依然是融资扩股那一套。只是这一次她引入的却是国内地产和仓储业的巨头,龙达集团。

    王红叶打这个电话是为了不让李牧野吃亏,特意通风报信把实底相告的。

    这两年红叶投资的发展跟着国家经济发展一起进入快车道,凭着季雪梅的精明头脑苦心经营和家族人脉的暗中扶持,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发展成了东北地区数得上字号的,资金规模上十亿的财团级经济体。尤其是在房地产行业里,更是成绩斐然。除了连续两年都有成功的地产商品进入市场外,更在东北海洋出口重镇旅大市拿到了令人垂涎的优质地块。

    因此,才引起了龙达集团的关注。

    王红叶介绍说,这个龙达集团是一家来自巴蜀川渝地区的地产企业,之前一直是西南区域的地产业龙头企业。两年前忽然走出巴蜀川渝范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布局,购置土地建设仓促物流中心,开发商品房,建设配套的商业地产项目。

    目前在国内,这家集团公司已经是地产业领域里规模前五的企业。

    季雪梅把这么一条大鳄鱼引进来,固然可以将红叶投资的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但与此同时,也势必会极大的影响到红叶投资的股权分配格局。首先是国有银行套现退出,其次是龙达集团向红叶投资注资,扩充股份数量的同时改变原有股东们的持股比例。这里头,首当其冲的就是作为第二大股东的自然人李牧野。

    简而言之,就是人家要把池塘挖大挖深,董事会已经做出决定。李牧野要嘛接受套现出局的命运,要嘛同意董事会决议,并且放弃一部分股权,接受龙达集团的现金补偿,再降一级成为红叶投资第三大股东。

    明眼人都清楚,这是一个充满野心的强强联合的商业动作。未来的红叶投资必将会爆发出更强的发展力量。到时候,其股权价值势必会有极大的增幅。在这个时候被迫出让股权,便等于是要在不久后的将来吃大亏。

    季雪梅给出的底限是至少让出百分之二十来,按照红叶投资当前的市值估价大约是两亿三千万,股权变更溢价百分之三十,最后龙达集团开出了一个三亿的价钱。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李牧野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最困难的时候,丢在国内的红叶投资的股权居然增值了十几倍。

    从长远看,接受季雪梅的条件不能算是一笔好生意。但从现实需要的角度分析这事儿,接受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红叶投资是自己一手创立了,但是如果没有季雪梅主持大局,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发展到这个规模。所以,这么算起来,小野哥其实是沾了人家的光了。

    李牧野先对王红叶表示了感谢,然后果断的表示,只要价钱公道,可以接受转让股权的条件。并且提出来,自己当下没有时间回国处理这些事,但是会委派全权代理的律师回去,到时候会通过律师授权给王红军,由他代表自己和律师一起处理股权转让的具体事宜。

    这个结果对于季雪梅而言可谓是再理想不过了。作为女儿,王红叶却为此惭愧不已,坚定不移的认为王家一系列作为其实是愧对李牧野,一个劲儿的表示抱歉。李牧野厚颜无耻的安慰她说,我拥有的已经足够多了,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如果这个决定能让你好过些,那就足够了。

    王红叶一下子没按捺住汹涌的情感,大声哭了起来,叫道:“李牧野,我知道自己已经不配你对我这么好了,可是哪怕没名没份,我也想给你生个小猴子。”

    李牧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竟惭愧的面红耳赤,连耳根子都羞臊的通红。最后逃似的挂断电话,面对老崔看过来的奇怪目光,恼羞成怒骂道:“你大爷的,你傻乎乎在这看,你看个球?”

    老崔憨厚的一笑,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先生,能让你的脸红成这样,那位小姐一定是个美人儿吧?”

    “马马虎虎,也就八十五分的水准。”李牧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道:“不过老子脸红可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带给我的好消息,一下子解决了为难我许多天的大难题。”

    老崔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耸耸肩,问道:“那接下来还要在这里看他们捕鱼吗?”

    冰面上一个大窟窿,不断有鱼儿从里边冒出头来,被几个年轻人轻而易举的抓住。李牧野眯眼看着,这就是江湖的真相,沉闷压抑的冰面下,鱼儿们只能勉强活着,当一个看似更好的生存机会出现时,大家争先恐后的抢上去,等待在那里的却未必是更好的生活。

    “不必了!”李牧野道:“在这边住了有些日子,也该关心一下楚老师那边的进程了。”

    ??????

    正如提莫夫说的那样,陈淼在基辅这边的确有着不可思议的能量。

    马尔科夫竟然真的被释放了,从一个倒卖非常规武器的叛国者,大事化小为一个受手下蒙蔽,犯了失职错误的将军。这个过程只用了一个半月。

    楚秦川对具体的过程讳莫如深,李牧野没办法了解详情。唯一知道的是总算可以对提莫夫有个交代了。

    这件事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时间拖了两个月,期间提莫夫方面几次催促,随后又变成了恳切请求,随着时间推移,马尔科夫的境况越来越差,最后那边也终于做出了一些让步。

    李牧野以超低价格,用抵押换购的方式得到了古尔诺夫留下的全部股权的百分之七十。这相当于农工银行百分三十五的股份权益。加上自己本来拥有的农工银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在农工银行内,李牧野已经是最大股东。

    虽然这些年受到政府打压,农工银行的股价贬值的厉害,从高峰期的百亿美金规模,到如今总市值还不到五亿美金。可谓是早已经走下王座的破落户,但对李牧野而言,这样的结果已经意味着他正式接替了古尔诺夫过去的咖位,成为寡头经济的俱乐部成员。

    资本市场上展示出的价值未必能完全代表一个企业真正的价值。在正式成为农工银行的新董事会主席后,李牧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农工银行名下的资产做了一次细致的盘点。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了解自己有多少资产,企业有多大发展潜力,更重要的目的是想找出陈淼这么处心积虑扶持自己坐上这个位置的真正原因。

    这件事不是短时间内能弄清楚的,李牧野安排下去以后便忙活别的事情了。这些日子,楚秦川都是跟在身边,几乎寸步不离。从乌克兰回来,这老头子就一直摆着一张臭脸。看得出,他的心情不太好。李牧野旁敲侧击的打探过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只好自己在肚子里腹诽分析这老头郁闷的原因。

    第一个念头是想家了?很有这个可能。李牧野以己度人,觉着这个可能性不小。别人怎么想的不知道,反正野哥自己挺想回到国内的。自己一个准孤儿都这么想家,他这个年纪,满堂儿女加上孙男娣女一大堆,怎么会不惦记?

    这一天,抽了个时间李牧野开门见山就问楚秦川是不是想家了。

    楚秦川这个人一向是只有他想说话的时候才会说,否则,便是李牧野怎么旁敲侧击的瞎打听,也不会说出任何实质性的内容。面对李牧野的问题,楚秦川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金度勋死了。”

    “死了?”李牧野吃惊道:“病死的吗?”对于这个帮自己除掉古尔诺夫的朝鲜老特务,李牧野除了心怀敬意外,还有一点特别的愧疚感。那一晚,老金同志显然是有意把女儿托付给自己的。他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而自己却没能替他照顾好金香姬,这么长时间碍于情感障碍,明知道她在老楚家,却对她不闻不问,这事儿办的的确不怎么仗义。

    楚秦川摇头道:“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接受这样的结局?”又道:“被人打死的,我们从乌克兰回到莫斯科的当天,他去刺杀金相云,得手以后被乱枪打死在当场。”

    李牧野听罢不禁慨叹:“他这辈子活的有点憋屈,死的却是真壮烈。”

    楚秦川道:“他是个英雄,从来都不需要同情,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李牧野道:“虽然我很钦佩他,但在我看来,做你们这样的英雄太累了,如果把他的遭遇换做是我,当初宁愿带着老婆孩子离开那个国家,好好的一家人就不应该分开。”

    楚秦川深深看了李牧野一眼,道:“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成为英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有时候英雄是被逼出来的,当时代的选择降临时,我们都没有选择余地,你从小到大遭遇的不幸,我只能为此感到遗憾,但是对于你的观点我永远持保留意见。”

    “我管你持什么意见。”李牧野有些反感这些大道理,楚秦川的说教让他听的有点烦躁,老子挨饿的时候你口中的时代可没有给我半点格外的同情和照顾。没好气的:“最受不了就是你这一点,总习惯性的把你自身用六十年建立起来的道德体系往别人身上硬套。”

    楚秦川没想到这句话引起李牧野这么大反应,有点尴尬,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大火气,老话说的好,老要张狂少要稳,作为过来人,我希望你能明白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你可以改变国籍,却改变不了血脉肤色,我们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老金那样的英雄,只是……”

    “我也不会去做金度勋那样的人。”李牧野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并且我还没打算改变国籍,更不会忘了自己的祖宗,我们是江湖人,但也有祖师爷,有规矩和底限,该怎么做不需要任何人指指点点。”

    楚秦川眼眸一翻瞧着李牧野:“我倒想听听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