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五十九章 不是英雄也不是孬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九章 不是英雄也不是孬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狮子在猎杀行动中绝不会吼叫示威,反而是狮王争霸的时候,必然靠吼叫来壮大声威。

    人也一样,越是心虚的时刻就越要沉住气,稳住神,看清楚局势再出手。

    李牧野现在不能百分百确定干姐夫提莫夫是可靠的。局势复杂,这个时候想当然把提莫夫当成绝对可信任的自己人无疑是愚蠢又冒险的做法。

    楚秦川对李牧野的老成持重表示赞赏,道:“你的谨慎是对的,从警局的反应看,这件事肯定是得到了内政部门某些高官的首肯的,就现阶段而言,咱们跟查尔莫夫的矛盾还没公开化,这个时候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无凭无据的把查尔莫夫的事情说出去,万一提莫夫并不如我们希望的那么值得信任,我们可就真没有退路了。”

    李牧野注意到他用了我们这个字眼,这应该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认可了吧。这老头看似谦和儒雅,但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些傲气。感觉像一个受人之托前来指导别人家的顽皮孩子的老学究。脸上常挂着嘲弄的笑意,眼神高高在上,言语间带着深深的代沟和隔阂感。但这次,他说话的神态严肃,眼神是平视的,言语间透出的是子虽竖子却可以同谋的认可。

    “老板,你的枪法实在是太烂了。”楚秦川忽然冒出一句跟之前话题毫不相干的话来,道:“在俄罗斯这块崇拜力量的土地上,就算你只是想做一个正经商人,做到了这个层次上,就必须掌握一些自保的手段。”

    “我接受过一些训练,不算特别出色,但也不至于毫无自保能力。”李牧野道:“这种事情都是童子功,我的一位大哥说,我的上限也就这么高了。”

    “从专业的角度看,陈炳辉说的没错。”楚秦川道:“但这并不能成为你放弃提升自我能力的理由,我不指望你练成金度勋那样的身手本领,但至少你现在还没达到所谓的上限水准,所以,在动身去基辅以前,我要对你的枪法来几天突击训练。”

    “突击训练?”李牧野有点不屑:“还是吊砖头那一套吗?”

    楚秦川嘿嘿一笑:“如果我的水准跟那些庸碌之辈一样,又怎么好意思拿你的一万美金月薪?”

    “千万别客气。”说到钱的事儿,李牧野来了精神,郑重说道:“我反而觉得您拿的太少了,要知道安德烈和白鹏那俩草包都享受的是五万美金的月薪呢。”

    楚秦川道:“我这个年纪不需要那么多钱,有退休金,再加上你给的工资,养家足够了。”又道:“做大事的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懂得分享的道理,不因为小利而错过人才,安德烈头脑灵活,精通两国语言,熟悉俄罗斯的政治经济环境,其实是很不错的人才,白鹏最大的优点是对你保持着绝对的敬畏,虽然贪财却有自知之明,只那份忠心就值这个工资了。”

    李牧野笑道:“话都让您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现在最好奇就是您打算怎么突击训练我?”

    “打过猎吗?”楚秦川问了一句。

    李牧野摇摇头,道:“在呼纶贝尔玩儿过一次,怕露怯,全是辉哥做的替身。”

    楚秦川道:“枪法练习不是高科技,当一个人的技术要领完全掌握后却还不能百发百中时,那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就是心理障碍,简单来说就是,对使用枪械射杀目标这个动作感到恐惧或怀疑,所以导致击发时出现瞬间迟疑,因此错过正确射击时机,要克服这种心理障碍最好的办法就是生死较量。”

    “靠打猎吗?”李牧野有点怀疑。

    楚秦川点点头,反问:“你见过成年野猪吗?”

    ??????

    三天后,傍晚时分,麻雀山深处一片农场里。

    “开枪!”楚秦川的叫声响彻在耳畔,李牧野的双目被蒙住,除了楚秦川的声音外,还听到了猪蹄践踏雪地发出的急促声音和那头野猪沉重的呼吸声。

    一猪二熊三老虎。

    这些农场里散养的大野猪,凶性丝毫不比纯野生的小,庞大的身躯却更胜一筹。

    这是李牧野接受特训的第三天,左腿部位第一天特训时留下的伤口还没痊愈。

    手里端着23毫米的大口径平双猎枪,楚秦川说这种枪是为了对付非洲五霸专门设计的,枪膛内装着32磅的重型散弹,短距离射击,一枪的威力足以瞬间秒杀一头大象。

    耳朵一直在留意猪蹄踏雪的声音,根据过往两天的经验估算着距离。

    心不抖,手就不会抖。

    有些事情不是想不想做,而是必须去做!

    这是生与死的考验,一共有两枪机会,但李牧野根本不打算用到第二枪。

    三十米内是最适合这把枪发挥威力的距离,也是最有把握命中的。李牧野根据声音的大小判断距离,当认定机会合适的时候,果断扣动了扳机。

    砰!

    大口径猎枪发出怒吼,狂奔而来的野猪被轰掉了半边脑袋,尸体借助着惯性又前冲了十几米,停在了李牧野身前不足五米的地方。鲜血狂喷出老远,李牧野一把扯掉了眼罩,默然看着这头三百公斤的巨兽。

    楚秦川满意的:“很好,这是今天第二十头,也是这次突击特训的最后一头了,现在你已经具备了一名枪手的本能,记住这种不是你死就是它亡的感觉,不管是野猪还是敌人,在生存竟逐面前,你没有其他选择。”

    李牧野提着枪走到野猪尸体面前,神情木然呆立半晌道:“一堆好肉不要浪费了,让农场的人拉回去,晚上烤了吃吧。”

    楚秦川道:“今天恐怕没这个口福了。”

    “什么意思?”李牧野一皱眉,道:“这就要动身了吗?”

    楚秦川点头:“是的,飞机都定好了。”

    李牧野叹了口气,无所谓的样子点点头。

    从陈炳辉卧底诈骗集团,与之偶然结识,引来了陈淼的关注,被她选中设计踏上俄罗斯的土地,至今已有两年。人生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般难以控制。为了曾经失去的,眼前拥有的,未来渴望拥有的,就算明知道这个中俄贸易掮客不好当,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勉为其难的滋味不好受,李牧野的情绪全带在脸上了。

    “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最担心的是明天的饭辙。”楚秦川忽然说道:“那时候国家在还债,搞赶英超美,天天放卫星吹牛皮,公社生产队的那点粮食全用来填牛皮坑了,当时在二机部,我是搞安防工作的,由于粮食供应不足,领导就搞了一片试验田种麦子,后来粮食长出来了,领导却因为这事儿被扣了一顶资产阶级思想根子没清除干净的帽子。”

    李牧野不确定他忽然说出这番话的目的,疑惑的看着他。

    楚秦川继续说道:“虽然领导被审查了,我们却还是得到了想要的粮食,大家填饱了肚子,嘴上不说,心里头都很感谢那位首长,我们警卫班在负责监督他劳动的时候,总是会悄悄替他把活儿干完,那会儿最喜欢的就是跟他聊天,真长见识啊!有一次我就问他,您为什么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还要批准我们自己种粮食?”

    他走了几步,找了块石头坐下,接着说道:“当时那位首长对我说,饿肚皮的人是没有资格想其他问题的,而作为带头人必须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所以他就做了。”

    李牧野若有所悟,缓缓点头。

    楚秦川又说道:“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但有些事情英雄却办不到,所以我才会在这边不能立足,反而是你这小混蛋在这边混的风生水起,这是我的局限,也是英雄的局限,更是你为天下先的机遇和舞台,一个男人除非没有机会,否则绝不会错过一个开辟属于自己的时代的机会。”

    李牧野道:“我本来只是想做个合格的商人,在这边冒点风险赚点卖命钱,等赚够了老婆本儿就回家娶媳妇。”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却没想到会被选中,成了两国之间在某种层级上的一个交往渠道,对于绝大多数野心勃勃的商人来说,这是一个左右逢源的赚大钱的良机,从这个角度讲我应该高兴才对。”

    楚秦川道:“你不是那绝大多数当中的一员,但你比绝大多数普通商人都有资格得到这个机会,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以后就算赚到了足够的钱,也未必有命去拿着这些钱回去讨老婆。”

    李牧野道:“这就是事实,不是我凭空猜测的。”说着愤然将手里的猎枪摔在地上,道:“如果没有额外的风险,我又何必在这里举着这么个破玩意跟野猪赌命?”指着左腿上三天前那头小野猪留下的伤口,接着说道:“您是英雄没错,我他吗也不是狗熊,可我跟你的理想不一样,你是有崇高信仰的人,而我,从小到大都在被人抛弃,如今只剩下那一点念想,要是那天晚上死在老崔家,连他吗一个烧纸的人都没有。”

    楚秦川道:“孩子,我能理解你的担忧和痛苦,但我只是个还有点余热未散的退休老头儿,对你当下所处的境遇无能为力,不过在我看来,你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不管要面对多少风险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逐渐强大,直到成为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加重语气问道:“你懂我的意思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死,唯有放手一搏。”李牧野的神情逐渐坚定,“基辅,老子准备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