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四十一章 生意就是生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一章 生意就是生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嘴巴可以撒谎,但正常的身体反应却办不到。李牧野说,我不是正人君子,确实经不起这么猛烈的诱惑。可我也不是傻瓜,你想要的显然不是我。这是一桩生意,我觉得不适合掺杂进来太多个人感情。

    “我是第一次!”金香姬说:“尽管我曾经受到过很多取悦男人的训练,但真枪实弹的做却还是第一次,你们中国男人不是最看重这个吗?你为什么还要抗拒?难道是我在你眼中还不够好?”

    “我说了,这是一桩生意,既然是生意就要按照步骤来,谈感情之前应该先建立信任和共同的交易的意向,然后再谈好价钱。”李牧野抱着膝盖,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金香姬道:“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建立信任啊,李先生,既然你的身体已经接受,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难道是因为楚秦川?相信我,他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条件,所以才会给我这个机会来跟你谈这桩生意的。”

    “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理解他的这个决定。”

    她已经认定了李牧野的身份是行内人,李牧野索性就坡下驴顺着她的口风套她的话。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你们的内部出了问题,莫斯科站有人出卖了你们跟卡列琳娜的交易情报,楚秦川正在谋求晋升,所以想把这件事压下来,在莫斯科站内部解决掉,他不敢再信任自己的手下,只好秘密跟我父亲达成条件。”

    “你父亲?”李牧野有些吃惊:“你是说,你加入那个什么青羽特种部队,跑到这里跟一个陌生男人上床是奉了你父亲的命令?是亲生的吗?”

    “当然是亲生的!”金香姬严肃的:“正因为是亲生的才会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只有最忠诚的战士才有这样的资格为祖国和将军献身,你们这些修正主义错误环境里长大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李牧野站起身跨出浴缸,围了一条浴巾,道:“随便你吧,但我是不会碰你的。”

    金香姬坐在浴缸里没动地方,口气坚定的:“无论怎样我都会完成任务的,就算牺牲也无所谓!”

    有的时候,脱裤子不容易,提上裤子更难。江湖险恶,而美人计往往是最常见又最有效的手段。一个出色的老千,必须培养自己绝对的自控能力。李奇志的左手只剩下三根手指,就是因为错爱了一个女人。李牧野当然不希望自己重蹈覆辙。

    躺在床上,夜不能寐。

    金香姬居然在客房的门口打了个地铺,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李牧野已经不抱任何幻想能在今晚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浴室镜子后面的东西。记得阿辉哥曾经教过自己,一些特殊部队会传授一种冥想休息的方法。只要配合呼吸节奏进入半睡半醒的冥想状态,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睡眠效果。

    这方法并不会让人力大无穷,却可以帮助特战人员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充足的精神意志。金香姬现在的样子多半就是这调调。李牧野半夜的时候起夜上了一次厕所,脚刚沾地就看见她翻身坐起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李牧野索性不着急了,东西就放在那里,迟早有机会拿到手。

    次日上午,李牧野在睡梦中醒来,看到金香姬正在客厅的窗口做拉伸练习。,曼妙的身材,惊人的柔韧性,充满了魅惑。可是对李牧野而言,经历过昨晚的刺激,再大的诱惑都不算什么了。

    总统套房的浴室和卫生间是分开的。这一点真是太操蛋了。李牧野在解手的时候愤慨的想到。金香姬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李牧野,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我陪你在莫斯科到处走走?”

    “也行,不过我这人不喜欢瞎溜达,你就陪我搞搞市场调研,顺便访一个人。”

    ??????

    春寒料峭的时节,莫斯科依旧是寒冬的温度,大街上行人不多。

    白鹏被李牧野打发出去找私家侦探打探李牧原的下落。李牧野在金香姬的陪伴下出门走走。

    城市里有许多古旧又浑厚的建筑,只从外观上辨认,几乎很难想象其内部的具体功能。就比如现在,如果没有金香姬陪伴,言语不通的李牧野真的很难找到这家购物中心。金香姬介绍说,这家索非亚购物中心里有一座中国城,做跨国贸易的中国人当中,生意做的比较大的都在这里经营。不管你是找人还是找生意,这里都是首选之地。

    闲逛的时候李牧野一直悄悄留意金香姬,有些细节挺有意思的。她虽然穿着华贵,口袋里的钱却似乎并不跟她的衣着匹配。很多商品她明明已经两眼放光,但每次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都不例外的放弃了。

    在一个小商品柜台前,她先拿起一个烟斗仔仔细细摆弄了半天,最后一番讨价还价后放弃了,然后又看中了一副银质的精美套娃,只问了一句价钱便放下了。

    “喜欢就拿着吧。”李牧野道:“我付钱。”

    “还是算了吧。”金香姬不出意料的拒绝道:“你有理由不接受我,我也有同样的理由不接受你的馈赠。”

    “你们的预算这么紧张吗?”李牧野指着套娃说道:“这玩意貌似不值多少钱。”

    “一分一厘都是祖国的。”金香姬白了李牧野一眼,道:“我们这些有机会来到外面工作的人,需要时时刻刻牢记将军的教诲,不能让那些腐朽肮脏的想法玷污了劳动党人的纯洁信仰。”

    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他吗爱死不死去。李牧野被噎的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金香姬恋恋不舍的离开这个摊位,李牧野直接付钱把她看中的两样东西买了下来。

    中国城里的商品以日用化工用品和手工艺品居多,这些东西能带来的利润有限,除非垄断,不然鼓捣一年也不如帮着楚秦川做成一笔生意赚到的多。李牧野转了一大圈也没对哪一个项目产生兴趣。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牧野主动提出请客,金香姬这次没有拒绝,却说饭钱可以在她的工资里扣除。商场里有一家中餐馆,金香姬点了一个宫保鸡丁,李牧野要了个水煮肉片,吃饱了饭,李牧野抬腿就走。金香姬在后面说道:“你买的这两件东西怎么不拿着?”李牧野头也不回道:“玩够了,没什么意思,丢掉不要了。”

    金香姬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拿上了那两件东西。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他反正是不要了的,留下来也是便宜别人,自己捡了去,不能算是拿他的。大不了以后发了工资还给他好了。

    下午继续瞎转,虽然没找到心仪的项目,却也并非全无所得。

    时下的俄罗斯,可谓是百废待兴。因为找不到新的增长点,经济建设几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老百姓的口袋里没有钱,各行各业都不大景气。金融寡头们操纵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通过银行收购了许多国有企业,一些资源类的优质资产被保留,绝大多数没有多大利润,却与民生建设息息相关的行业被他们丢弃到一边。俄国政府为此做了许多工作,但却收效甚微。

    在这个到处充满暴利投资机遇的时代里,很难找到有实力又愿意在民生基础建设项目上投资的商人。比如,农牧业的颓废就直接导致供应紧张,过度依赖进口,只外汇流失这一项就让这个巨大国度陷入痛苦中。市政府门前的广场上,长期聚集着抗议的人群,要面包,要温暖,要公平,要工作,五花八门,甚至还有抗议出生率的。

    李牧野特意买了个笔记本电脑,回到房间里便开始查询关于这方面的信息。

    接连数日,几乎都是闭门不出的状态。期间卡列琳娜两次派人邀请他参加家宴派对都婉言谢辞了。

    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广袤的领土,但绝大多数都是极北地区的苦寒之地,一年到头适合农作物生产的周期很短,产量也极低。比较而言,最适合搞农业生产的区域只有莫斯科以南的伏尔加河流域。其次是靠近外蒙,地广人稀的彼司克地区。但就算是这两个地方的农业生产也不能算发达,用来供应俄联邦全境的粮食和农副产品需求更是远远不够。

    金香姬完全无法想象他这么做有什么用意。

    安德烈奉召而来,白鹏办妥了请私家侦探寻找李牧原的事情后也回到了酒店。李牧野把他们两个叫到房间里开了个碰头会。基本敲定了未来的投资方向。

    如今俄联邦政府为了解决粮食和副食生产问题,正推出新政,大力支持国内外资本进入这一行,在土地买卖租赁,贸易税赋,人力资源等方面都有非常好的优惠政策。如果不是那些金融寡头从中作梗,这一行其实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说干就干,李牧野从来都是看准了就出手。

    安德烈负责注册成立牧野农牧业投资有限公司,然后去伏尔加格勒找当地政府洽谈畜牧养殖和蔬菜种植项目。白鹏立即动身先去彼司克实地勘察土地,水源和民生环境等硬件条件。李牧野坐镇莫斯科,负责资金统筹调配,联络国内通过红叶投资的关系,寻找招募农业牧林行业的技术专家。

    李牧野说:“搞农业投资是非常受周期限制的生意,前期投入大,还要承担许多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最直接的是气候因素,也不排除其他不可控情况,比如土地所在地的当地农民是否愿意接受外来人等问题,因为变数太多,所以咱们不能在一根绳上吊死,我的意思是不单要搞生产,还要做贸易。”

    安德烈有些担忧的:“搞生产政府肯定是大力支持的,但如果搞贸易就不同了,俄联邦的粮食贸易生意主要掌握在那些金融寡头手里,其他人很难插足进去,这些金融寡头手握巨资和人脉,上上下下黑白两道都有他们的人,连政府都不敢跟他们正面对抗,如果我们做的事情让他们感到不高兴了,后果会是非常严重的。”

    李牧野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但不管做什么,困难总是会有的,我们要做的是解决困难,而不是畏难不前!这件事由我出面去做,政府方面我有些门路,应该能得到一些支持,毕竟这不是一件坏事,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咱们不能完全指望联邦政府,除了仰仗朋友帮衬外,还要发展一些自己的力量。”

    安德烈被李牧野的雄心打动了,主动说道:“我的兄弟崔可夫也想为您工作,他会开车,对莫斯科非常熟悉,我想推荐他来担任您的司机。”顿了一下,又道:“崔可夫以前是轮胎帮成员,有一些门路,或许可以帮到您。”

    李牧野想了想,慨然同意道:“行,让他来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