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三十二章 撑死胆大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二章 撑死胆大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枪口还在冒烟,卧铺上趴着两具光溜溜血淋淋的尸体,心狠手辣的矮个汉子阴测测的看着李牧野。

    生死就在顷刻,这一次比之前在满洲里兑换外币时要凶险了不知多少倍。

    第一这次身边没有陈炳辉,第二这个枪手的心黑手狠程度的确令人发指。

    李牧野知道不能犹豫,更不能实话实说,对方根本不在乎乱杀无辜,更不会容忍一个毫无干系和作用的人在一旁全程记录下他杀人犯罪的过程。

    “我是白鹏的朋友,偶然遇到的。”李牧野先把白鹏拉下水,矮汉抬起的枪口停顿了一下,目光投向白鹏。李牧野却不等白鹏认可这个说法,抢着说道:“兄弟是在国内被通缉,没办法了才想逃出来的,我知道大哥们要找的人在哪里。”

    矮汉的枪口放下了,反问道:“不是在九号包间吗?”

    李牧野道:“那女的不知道具体情况,完全搞错了。”又立即补充道:“大哥你们要找的人叫卡列琳娜,抱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对不对?”

    矮汉眯着眼,盯着李牧野,缓缓点头,问道:“你怎么晓得的这么清楚?”

    李牧野道:“我先前跟她在一个包间,确实在九号包间,后来列车长把她给调走了,还说是为了安全起见。”

    “这么说你晓得她在哪里?”矮汉开始感兴趣了,把枪塞回到腰间。

    李牧野把一多半的注意力放在他手里的枪上面,迅速回答道:“我确实知道,只要大哥肯留我一命,收我跟白鹏一起加入到你们当中,我这就带大哥们把那女的找出来。”

    矮汉看一眼时间,问一句身边人道:“跟齐总约在几点?”身边人道:“下午两点钟,他在前面带车接咱们。”矮汉点头道:“时间不算富裕,告诉兄弟们不要只顾着乱耍了,除了现金和金银首饰,别的货就不要搞了,弄完了那个女的就撤。”转脸对李牧野说道:“你娃儿既然是跟白鹏认识的,那也算自己人了,废话不要讲,赶快带我们去找那个女的。”

    众人出了包间,矮汉在前面拉着李牧野的胳膊,道:“你走前头。”说着,又拔出了手枪。

    李牧野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辉哥说过,越是生死关头越要保持冷静和理性。这种时刻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清醒的头脑和对形势准确的判断。李牧野天生就具备这种素质,这一点从他还是小小少年时计划捅死高小松那件事上就可见端倪。陈炳辉夸李牧野是天生杀手,谋定后动每逢大事有静气。

    李牧野一边走一边心中琢磨,这伙人上车抢劫,同时还身负任务,目标是那位俄罗斯大姐。抢劫是次要的,那个卡列琳娜才是主要的目标。世间有罪,大家都不是无辜的。这女的跟自己萍水相逢,为了活命坑她一下本来没什么,只是她还带个孩子,看这伙人的架势多半连小孩子也不会放过,这就有点考验到小野哥的底线了。

    九号包间就在前面,李牧野之前胡扯卡列琳娜不在这里是为了让矮汉认定自己有活下去的价值。到了这一刻,若是把他们引到这房间里,岂非要被戳穿西洋景?可若是不带他们找到卡列琳娜,错过这个包间又能去哪里找那洋婆子?

    “这里是九号包间吧?”矮汉忽然问了一句:“你不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吗?”

    李牧野身形一顿,立即意识到是自己刚才想的太投入,不知不觉减慢脚步让矮汉有所察觉了。赶忙抢步在前,一边说要得,一边快步来到包间门前,果断的开门进入房间。

    女人不在。李牧野站在门口,利用半开半掩的门挡住后面人视线,迅速扫视一眼室内情形。惊讶的发现孩子正熟睡在卧铺上。在那一瞬间,李牧野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刚忙快步走进去,信手用被子将孩子盖住,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出自己的行李箱,把孩子连被子一起塞了进去。

    矮汉子似乎存了什么顾忌,没敢直接跟进来,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正是这犹豫的一瞬,给了李牧野把孩子塞进行李箱的时间。当他把门完全推开的时候,包间内的情景一目了然,李牧野孤单单一个人提着个行李箱说道:“各位大哥,走吧。”

    行李箱鼓鼓的,甚至拉锁都没完全拉上。矮汉瞥了一眼,道:“你行李够多的?”

    李牧野心中暗自祈祷小家伙千万不要这个时候哭闹出声,镇静的:“出门在外嘛,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矮汉摆摆手,道:“走吧,带我们去找那个娘们儿。”

    李牧野不敢有丝毫犹豫,拖着行李箱出了包间走在最前面。行不出几米远,就听到前面车厢过道里传来卡列琳娜和列车长的对话声。列车长正说道:“女士,我的任务的是确保将您安全的送达莫斯科,现在列车上出了状况,您必须听我的安排,立即下车,您的孩子我会代为照顾。”

    卡列琳娜道:“我绝不会跟我女儿分开的,如果你们不能保证我和女儿的安全,我并不介意把交易的细节透露给其他人知道,是你们用卑鄙的手段欺骗了我,促成了这场并非出于我们自愿的交易,现在,我的丈夫在莫斯科等着我,他已经原谅了我的过错,如果他见不到我,你们也休想得到任何关于喀山号的资料。”

    李牧野忽然站住脚步,身边的矮汉和四名手下都已经拔出手枪,白鹏也抽出一把雪亮的刀子。李牧野拖着行李箱,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悄悄走过,向着车厢过道走去。心念电转,突然出手狠狠在白鹏的大腿内侧掐了一把,然后猛地一转身,拖着行李箱往相反的方向飞快跑去。

    白鹏吃痛下意识的叫了一句哎哟。

    随即枪声便响起来了。

    自然是因为那列车长听见动静,看见车匪们接近,于是毫不犹豫的对着过道里的匪徒们开枪射击。矮汉等人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事,赶忙各自躲避同时举枪还击。

    一名匪徒被列车长打中了脖子,登时鲜血狂喷,侧身躲避的时候因为脑供血不足,垮在了那里。

    列车长也被矮汉一枪打中了手臂,却依然奋不顾身的守在过道处,一边还击,一边催促卡列琳娜快走。

    李牧野鸡贼的钻进十号包间,白鹏这会儿已经被枪声吓破了胆子,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列车里枪响如爆豆,列车长奋力拉开了应急车门,卡列琳娜却说什么都不肯丢下女儿独自跳车。过道狭窄,矮汉等人无处躲避,只能借着那道铁门的下半截作为掩体趴着还击的同时匍匐前进。

    李牧野钻进十号包间,屋子里没人,估计这会儿原本这房间的旅客正在餐厅被搜身呢。立即跑到窗口,将窗户拉开,随手拽了条窗帘将行李箱绑紧了吊在窗外后关上了窗户。然后一转身又回到门口,隔着门缝看见白鹏还趴在那里,举着刀子连头都不敢抬。

    过道里枪声不断,列车长训练有素,有备而战,双方一时半刻僵持不下。

    李牧野心念一转,忽然开门,一把抓住白鹏的手腕,反手一拧夺走了尖刀,拽着这厮的头发把他生生拖进包间。

    白鹏有点被吓懵逼了,瞪着李牧野质问:“你他吗拉我做什么?”

    李牧野骂道:“傻逼,我救你小命呢,这么多人就数你目标最大。”

    白鹏并不傻,盯着李牧野手里的尖刀又问:“那你抢我刀又是什么意思?”

    李牧野道:“废话,我不先把你的刀下了,你能好好跟我说话吗?”

    白鹏挠挠头,忽然醒过神来,又问:“那你刚才为什么掐我一把?”

    李牧野道:“你个傻逼,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老子隔着玻璃看见那个列车长把枪拿出来了,知道要坏事,所以才故意提醒你一下,是怕你目标大跟那个被打死的哥们儿一个下场,没想到你跟个娘们儿似的,连这点疼都扛不住。”

    白鹏脸色垮下来,担忧的:“哥们儿,你是好心办了坏事儿啊,这回我算彻底完犊子了,老三被打死了,老大心狠手辣,我刚才那一嗓子就算没有暴露目标,他也得要了我的命给老三抵命。”

    李牧野眯着眼,凶狠的:“白鹏,你想不想活下去?”

    白鹏一愣:“什么意思?”

    李牧野道:“人生就像赌博,小打小闹永远成不了气候,登上大场面的机会一辈子可能也就一两次,反正做大做小都干的是掉脑袋的买卖,为什么要给别人当孙子?”

    白鹏一下子转不过弯儿来,直眉瞪眼:“啊?”

    “你想当老大,指着他退休肯定不成。”李牧野目露凶光,道:“反正你回去也是死。”

    白鹏彻底明白了,看着李牧野递过来的刀子,颤抖着接在手中。犹豫着问道:“咱们怎么做啊?”

    李牧野听着外面的枪声,道:“趁着他们跟列车长枪战,你摸过去在后面给他们来个狠的,那列车长受伤了,坚持不了多久,你要是再犹豫下去,机会就错过了,你想想他平常是怎么对待你的,如果他搞定了这件事回去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白鹏想起平日里被老大欺凌的情景,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咬牙切齿道:“好,我去干死他吗个逼的!”

    李牧野道:“对,去干他吗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哥们儿在这给你撑着,完事儿以后我挺你当老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