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十四章 距离产生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距离产生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日子平平淡淡,生活真金白银。情怀固然可贵到可以让人舍生忘死的地步,但像陈炳辉那样的人生,那样的日子,毕竟是极少数。人生的主旋律,始终离不开柴米油盐。

    钱这个字在陈炳辉眼中等同于俗,因为他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或者对他而言,富贵唾手可得,失去的东西却再无法挽回。所以他才可以活的那么超凡脱俗,挥金似土。

    李牧野做不到他那样,至少目前还不能做到视金钱如粪土。李牧野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因为张娜。她身上背着沉重的债,她的债就是李牧野的。所以尽管已经身价不菲,可一旦有赚钱的机会,李牧野绝不会错过。

    卖车款支付了装修费用后剩下的一千六百多万还在银行里躺着。天齐集团的年终财物结算也已经结束,账面刨去分红和来年一季度生产经营所需,还结余两千万。这笔钱的百分之五十五是李牧野可以自由支配的。加上收购天齐集团时剩下的钱,可动用的流动资金有三千万。

    这么计算下来,如果没有张娜那件事,李牧野真的是可以马放南山,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了。

    情怀有毒,李牧野中毒太深,对张娜好已经是融入生命的基因毒素,解毒如同夺命。

    纵然逆水行舟,也要坚持下去。

    李牧野自知自己不是一个特别有才情和能力的人,经验,学识,都不足以为一时人杰。至少在目前看,跟那些真正商海沉浮多年的人物比起来还差些成色。

    吞并天齐集团并非是自己的商业能力卓著,其实靠的是陈炳辉在军界发挥的作用。破了韦洞明和洪文学的骗局拿到那五千万现金,也是在李奇志等人的带领下完成的。

    那天晚上单枪匹马去见洪文学,其实是很愚蠢的做法,而李奇志等人却没有阻拦,直接导致李牧野在洪文学面前露了脸,这才有了后面火车上那件事,最终解决问题的却是被他坑进局子的陈炳辉。

    如今陈炳辉已经离开,如果出了错,就不会有人再帮忙擦屁股了。

    王红军提到的那个项目的确不错,但是把钱以投资的方式交给别人这种事,李牧野自知驾驭不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如果要做那个项目,就干脆些直接买过来单独来干。可这就需要很大一笔钱。手里的流动资金全算上也未必够。

    所以才要等,搞项目的人背着贷款,需要资金把项目进行下去,时间拖的越久他们的压力越大,真正谈收购的时候杀价的空间自然越大。

    ??????

    这些日子,李牧野经常去王红军家的网吧。看似闲玩儿。其实是在摸底。通过各方面渠道来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现在基本上能肯定确有其事了,只差一些关于细节的情报消息有待确认。

    网吧已经换到了厂电影院的老录像厅里,李牧野家原来的房子早搬空了。尽管租金到期,李牧野并没有急着收回。最近王红军领了个外地娘们儿住了进去。受到这娘们儿的蛊惑,在这房子里弄了个赌局,以抽红为业。招来一群赌鬼,整日里把这房子弄的乌烟瘴气。

    李牧野留着这房子就是为了担心哪天李牧原回到煤城找不到自己。所以,王红军在这里怎么折腾其实并不重要。

    特钢厂经过了两轮的瞎折腾改革,效益居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一线工人的收入水平还在平均以上。工作辛苦,好赌和爱喝酒的人就多。王红军的非法聚赌生意居然还不错。

    此刻,这厮正戴着一条新买的大金链子,骚包的挂在羽绒服外面,蹲在墙根儿地下晒太阳。前面空地上摆了个烧烤炉,炭火刚升起来,肉串已经准备好,啤酒倒插在雪地里冰镇。几个混吃混喝的小混子在他周围溜须拍马。

    李牧野从车上下来,一边走一边把皮夹克穿在身上。

    “大雪滔天的喝冰啤酒,让我夸你牛逼呢还是骂你傻逼?”

    “哟,你怎么这么闲?”王红军迎上前来,赔着笑脸问道。

    李牧野道:“没事儿过来溜达溜达,刚从你们家网吧那边过来的,干嘛呢?这是要烧烤吗?”

    王红军道:“纯粹是闲的瞎胡闹,过来陪我整几瓶?”

    肉串自然有小混子去烤,二人进到屋子里边喝边聊。

    李牧野旁敲侧击,把话题引到汽配城那件事上。

    王红军说,那件事儿就别提了,那几个人办贷款的银行跑了一个信贷科长,带出一溜坏账,就包括他们已经拖欠三期贷款那件事。还查出来他们办贷款的时候跟那个信贷科长之间有猫腻,然后银行就把他们的资金账户里的钱扣走了。这帮人没有钱继续项目,就更没办法盈利偿还银行贷款,因为信誉出了问题,贷款是不可能了,所以就想在民间拆借。

    李牧野更关心的现在他们怎样了。王红军说,还能怎么样,全抓瞎了呗,这事儿我小婶儿在家里说过一次,她警告我爸说,无论如何不能掺和到这里边去,搞项目的是个高干家的子弟,如今家里老子倒霉了,正是破鼓万人捶的时候,谁跟他合作准倒霉,搞不好吃不到肉还弄一嘴骚气。

    “这么好的项目就这么垮了是有点可惜了。”李牧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王红军道:“我们家老头儿也说可惜,他们这项目已经投了两千多万,最多再追加一千万就能见到效益,那项目的投资人都急疯了,一千万就给四成股份,这要是我有这一千多万,投进去就能占到四成股份,你想想,那可是省城黄金地段十五层楼十万平米的商用物业,真跟白捡钱一样。”

    李牧野砰然心动,道:“要不今天就喝到这儿吧,我拉着你去那地方瞅瞅。”说完,不容分说,拉着王红军直接上车就奔了省城。

    ??????

    一路上李牧野都在问自己会不会太着急了?反复分析这件事儿靠不靠谱。

    一个无根无底的无名小卒,二十岁的小青年儿突然跳出来要接手投资数千万,预期上亿的项目,这里头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之前想想没关系,现在却是要实打实的运作这件事,就不能再想当然的去做事了。必须筹划好每一个细节。

    东台汽配城,位于省城人口稠密区域中心地段。底部四层裙楼面积为九千六百平,总使用面积超过十万平,依照每平方米单价七千的行情计算,只要能顺利完工,就只是这个地块和地面物业的价值就超过了七千万。

    这是一块肥肉,可吃起来的难度的确有点大。想要吃进肚子里,还不会把自己吃坏了,光有钱还不成。那就好像小儿携明珠行于闹市,不但买不来自己想要的,说不定还得勾搭来一群坏蛋,把自己给搭进去。

    李牧野年纪不大,社会阅历却很丰富,谦虚好学,知道自己先天不足,做起事来才更需格外谨慎。

    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遍,这里已经停工,通过走访周围的人,道听途说了一些情况,基本跟王红军介绍的差不多。

    王红军跟个傻子似的跟在后面,完全闹不明白李牧野的意图。在他眼中,李牧野充其量就是一个借他的关系搭上小叔小婶,然后靠着倒腾进口车赚了点小钱的小暴发户。真正的大头都被他小婶儿季雪梅赚走了。所以他完全想不到李牧野这么折腾的目的并非是要参股,而是想要整盘接手。

    天近傍晚,往回走到煤城中心步行街附近的时候,李牧野主动提出来请他吃饭。

    哥俩选了个坛子肉饭馆,王红军屁股挨凳子就喊着要酒。李牧野随便点了四个菜,要了两盘饺子,故意没点酒。

    王红军一脸鄙视:“真没劲,这都到家门口了,喝两杯能怎么地?”

    “愿意喝就陪你喝点儿,你别吵吵把火的,这他吗公共场所,你这一叫唤,跟耍猴似的全看咱们了。”李牧野没好气的:“你要再吵吵我就走,哥们儿不陪你在这丢人。”

    “我操,认识你这么些年了,还第一次知道你是这么有素质的人。”

    “这叫修养,多看几本书吧,没坏处。”李牧野招呼服务员拿来一打啤酒,道:“喝吧,敞开了喝,完事儿打车回家。”

    王红军道:“我就烦你这磨叽劲儿。”说着,举杯先干为敬喝了一大杯。

    李牧野浅酌了一口,道:“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可一直都没逮着合适的时机,正好今天是个机会,就多跟你啰嗦几句,你要是能听进去就听,听不进去就当我放屁。”

    王红军说:“咱们之间说点什么还用打预防针儿吗?你今儿说话咋这么不痛快啊。”

    李牧野道:“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叫距离产生美,里边有句话说的特别好,不管是彼此是什么关系,就算是最好的哥们儿,也得有个合适的安全距离,通俗的意思就是无话不谈的两个人交谈的时候,有些话也是要挑着说。”

    接着道:“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可能会有些不好听,所以我要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王红军又喝了一杯酒,居然有些期待的样子:“行,你说吧,不管多难听,我大概受得了。”

    李牧野道:“说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小叔不是在那个位置上,就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咱们俩现在能这么安稳的坐着聊天儿吗?”

    王红军摇头道:“不能,要是我小叔不管我,估计我早就进去蹲笆篱子了。”

    李牧野道:“你倒有这个自知之明。”顿了顿,又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是保持现在这个势头不务正业下去,你小叔小婶儿很快就会不管你了,因为你在跟他们交往的过程中,已经十分接近他们的安全距离了。”

    “哥们儿,你已经是二十八的人了,不能总是给他们找麻烦,你活着该有个明确的目标了,这么稀里糊涂瞎胡混,保不齐哪天就折腾出你小叔也摆不平的幺蛾子来,明白吗?”

    王红军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吭哧了一声,沉重的点了一下头。

    李牧野接着说道:“嚣张跋扈很容易,那是卖祖宗的德呢,真牛逼的人不需要随时把牛逼俩字写在脸上,就像你之前那个傻逼样子,真遇到个官儿比你小叔大的,你能牛逼到哪去?”

    王红军道:“这话也就你跟我说,换二一个我都真当他放屁,可你小野哥不同,哥们儿对你服气啊,你不但仗义,也够狠,眼光准,有魄力,我爹就总跟我说多跟你学学,前年在纪念馆门口,要不是你拦着,我已经闹出人命了,现在想想,当时那些鼓捣我对那小子下死手的,不是傻逼就是没安好心的王八蛋,也就你敢过来对着我的刀子扇我一大嘴巴。”

    他说的是两年前一次打架斗殴事件,当时对方有个人是他争风吃醋的对手,已经被打倒在地,而他手持短刀在手下众弟兄的鼓噪下正骑虎难下,是李牧野赶过来迎着刀子给了他一个大嘴巴还夺走了他手里的刀。

    “你能有这个想法, 就说明我没看错你。”李牧野给他倒了一杯酒,道:“小哥,咱们之间认识有六年了,以前咱们都是瞎胡混,那是因为小,出了事儿家里给兜一下也算正常,可现在,要还是跟那时候一样心里头没数那就说不过去了。”

    “你的意思是想劝我改邪归正?”

    “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今后不管混的多大,心里头得有个数,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碰。”李牧野道:“就最近跟你瞎混的那些小崽子,天天直眉瞪眼的在你家网吧外头闲逛,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路子,咱们家业越来越大,得懂得爱惜羽毛,像这种脑袋里缺根弦儿,出手没轻没重,没事找事儿有事办不了事儿的小崽子,你不能再亲自接触了,懂吗?”

    王红军不是真傻逼,李牧野是极少数让他心服口服的人之一。这番话并无贬低他的意思,虽属忠言却并不逆耳。他很容易就接受了,点头道:“我大概跟上你的思路了,行,你接着说吧,哥们儿觉着还可以接受。”

    李牧野盯着他的眼睛,道:“哥们儿,如果你还想跟你小叔他们恢复到以前的安全距离,那你就得琢磨赚钱的正经营生,资源共享的前提是你得到对方的资源的同时也能给对方带来好处,就算他们是你的亲叔叔也不能例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