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十三章 坏和好都是相对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三章 坏和好都是相对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自私的人如果不妨碍别人,其实就可以算是好人了,假如偶尔还愿意为了情怀做一次自我牺牲,就该被看做是大好人。如果这个人又恰恰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算曾经有再多不愉快,李牧野也不得不承认,她其实还可以算是个可爱的女人。

    孟凡冰结束了在煤城所有生意,决定去上海发展。临走前打来电话说要见一面。

    李牧野知道她是为了陈炳辉,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分说阿辉哥的下落和身份。但还是决定去跟她见一面,有些话就算说不清楚也不能在电话里说。

    入冬第一场雪让煤城的空气清新了许多,李牧野裹挟着满身风雪从旋转门走国贸酒店。咖啡厅还是老样子,孟凡冰穿了一件浅紫色驼绒大衣,拿了个李牧野叫不出名字,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包包,坐在那里不时东张西望,神色间有几许不耐之色,看样子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美女一向都是被人等的,李牧野的印象中,自己还真是从没等过她一次。

    “抱歉,又让你久等了。”李牧野走过去,坐到了她对面。招手示意服务生来一杯咖啡。

    孟凡冰歪头打量李牧野,道:“才几个月没见面,你这衣着品味倒是提升了不少。”

    李牧野笑道:“瞎买乱穿,你知道我这个人不重视穿着。”

    孟凡冰嗯了一声,忽然道:“我要走了。”

    “听说了。”李牧野道:“不是要去上海发展吗?”

    孟凡冰低头抿嘴,浅浅的品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道:“李牧野,我知道从那天晚上我一个人逃回家开始,在你心中我就是个自私恶毒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就从未有一刻真心喜欢过我?”

    李牧野想了想,半真半假道:“但也一直都没觉得你很讨厌,其实有过那么一刻还觉得你挺可爱的。”

    “什么时候?”孟凡冰很认真的问道。

    李牧野道:“就是你不顾一切去捞陈炳辉的时候。”

    “嘿。”她轻轻一笑,道:“岑凯伦写过一本书,里边有个很爱慕虚荣自私自利的女二号是我特别喜欢的,岑凯伦借着她的口说,一个女人的一生必须特别珍爱自己,但也不能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没爱过,我那时候着魔了,不怕伤你自尊,比起你来,我那时候是真想跟陈炳辉结婚的。”

    “他走了,去到一个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的地方。”李牧野不等她问起,直接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孟凡冰居然很淡定,微微额首,道:“我知道他并不是真心爱我的,能跟你这种人成为生死之交的男人怎么会真心喜欢我呢?我不怨他,毕竟他也没欠我什么,为他花出去的钱加了利息给我了,要说投入的感情,那也是我自己犯傻,看见他身上那些伤疤的时候就该知道他不属于我的世界了。”

    李牧野道:“上海是个很大的城市,有很多人和机会,不是咱们这座煤灰漫天的城市可以比的,而你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会闪耀的女人,我相信你一定会做的更成功的。”

    孟凡冰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沉默了一会儿,又忽然说道:“李牧野,不管你信不信,有件事我都想跟你说明白。”

    “你说吧,我听着呢。”李牧野搭了一句。

    孟凡冰道:“咱们看电影的那天晚上我后来其实是回去过的,当时我就担心你被那些人打坏了丢在那里没人管,然后就叫了我哥一起过去,只看到了一点血迹,最后就回家了。”

    李牧野点点头,淡然道:“我信。”

    孟凡冰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不太敢面对自己那天晚上以及后来的选择,那时候跟你搞对象,除了是被王红军他们缠的没法子外,其实我自己也有补偿你的心理需要。”

    李牧野笑了笑,道:“我也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从始至终都没有好好待过你。”

    “你那时候是够混蛋的。”孟凡冰道:“我这辈子大约都不会像那时候那样去哄着一个男人了。”

    李牧野道:“当时不无欢乐,可惜时光不能倒流,我也没什么机会弥补了。”

    孟凡冰明眸如水,盯着李牧野,道:“别拿这种模棱两可的话甜和我,我知道你心里头念念不忘的人是谁,张娜在美国给我打过电话了,聊了很多咱们上学时候的事情,最后她还拜托我有时间跟你联络联络,我想她是怕你太孤独了。”

    “她给你打电话?”李牧野有些意外,随即意识到张娜当下的处境一定非常孤独。这丫头担心小野哥太孤独,而她自己身在没有任何回忆的异乡,又何尝不是更孤独?

    孟凡冰点头道:“是啊,她忽然打过来,我还吃了一惊呢,她说在那边的生活很好,就是没个能谈得来的人,于是就想到了我,然后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她其实还是惦记你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方便亲自给你打电话。”

    李牧野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如果不是我有必须留在煤城的理由,真想现在就飞过去找她。”顿了顿,笑道:“我还没坐过飞机呢。”

    孟凡冰道:“我也没坐过,这回去上海终于可以坐到了。”

    “天上飞,总感觉有些不安全。”李牧野站起身,诚挚的伸出手:“你多保重,祝一路顺风。”

    ??????

    院子里的积雪被清扫的非常干净。王红军带来两个人,正在廊檐下抽烟,冻的嘶嘶哈哈直跺脚。乌兰珠抱着笤扫,冷脸看着他们。

    李牧野从外面走进来,诧异问道:“不认识你王哥吗?怎不招呼客人进屋里坐?”

    乌兰珠没好气道:“什么客人,他是来找麻烦的。”

    王红军正快步走来,眼露凶光,似乎来意不善。李牧野将乌兰珠推到身后,迎上去问道:“你什么情况?”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情况?”王红军怒冲冲过来,挥手便是一拳,直奔李牧野的眼眶打过来,边打便叫道:“李牧野,我拿你当亲兄弟,你敢欺负我妹妹!”

    果然是为了王红叶来的。李牧野本能反应,后撤步一让,抬手抓住了王红军的拳头,依照陈炳辉教的往怀里一拉又翻手一扭,果然将王红军按倒在地。一招得手,心情大好,看来阿辉哥传授的这些擒敌格斗的技巧还是管用的,威风凛凛喝道:“你个傻逼,问清楚怎么回事儿了吗就过来动手?”

    “我妹妹昨天早上回家大哭一场,问什么事儿也不说,就让我跟你断交,你说我不找你找谁?”王红军胳膊被拗的嘎巴作响,疼的这厮冷汗直淌,却依然咬牙切齿不服不忿。

    李牧野把他松开,骂道:“你个傻逼,长个脑子不会转圈儿,也不想想,我明知道你妹家的情况,还有咱们这层关系,我能欺负她吗?”

    “那她为什么哭?”王红军不甘道:“还有我小婶儿也说你不是东西。”

    李牧野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觉着我跟你堂妹好的话般配不?”

    王红军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李牧野,半天才一拍脑袋,道:“我明白了,我妹妹那天早上跟你表白了。”

    李牧野点点头,道:“你总算还没傻到家,你堂妹小经历少,不知道这里头的事情,你算是老江湖了,你摸着良心说,就凭咱们哥们儿的交情,就算这事儿美的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可我但有三分义气,能同意吗?”

    “不能!”王红军其实不是很确定,只是被一句老江湖给捧的有点发晕。下意识循着李牧野的思路回答了一句。

    李牧野道:“还是的啊,咱们是这么好的哥们儿,你对我是知根知底的,我有精神病史,而且这些年乱七八糟瞎混得罪了那么多人,咱们这种人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折腾进去了,再说你堂妹是什么人?正经体育大学毕业的体校老师,家庭条件更是没的说,她现在瞅着我不错也就是一时冲动,没有阅历才犯糊涂,你能跟她一般见识吗?”

    “不能!”王红军坚定不移的摇头,满脸愧色,道:“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小野哥,哥们儿错了,我这一听,你是真给哥面子啊,这要是换了别人,有这好事儿还不得削尖了脑袋往前冲啊。”

    李牧野不无遗憾的样子,点头道:“其实你妹妹还真是挺耐看的一个人儿,可惜我没这个福气。”

    王红军一骨碌身从地上站起,道:“兄弟我明白了,这事儿真不赖你,我这就回去跟我小叔和小婶儿说清楚。”

    李牧野忙叮嘱道:“小姑娘都矜持爱面子,你说的时候讲究点技巧,可以说是我误会了你堂妹的意思,然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才把她给惹急了,对此我深表歉意。”

    王红军眨巴着眼睛,连连点头,道:“成,我明白,这事儿你真给哥面子,你说但凡你有少一点点义气,跟我妹胡搞一阵子,最后再把她给坑了,那我在家里还能呆了吗?”

    李牧野道:“得,误会解释清楚了,我看你也挺忙的,就不留你吃饭了。”

    王红军讨了一顿揍,连口水都没喝到,还觉着李牧野这事儿办的特仗义,他自己挨了揍却还是欠了一个人情债。叫上两个小弟往外走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觉着也许是个补偿的机会,回身道:“那个小野,我听小婶儿说你在做进口汽车生意,我爸有个朋友打算在省城那边搞个汽配城,好像是个挺好的项目,找我爸参股呢。”

    “既然是好项目为什么要找你爸参股?”

    王红军道:“他们其实不是冲着我爸,而是奔着我小叔两口子去的,这里头有什么事儿我搞不懂,不过反正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项目就对了,地段特别好,听说汽配城干起来以后,就算不赚钱,光是地皮就能值回成本。”

    “你说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拿到项目以后就投入建设了,弄了大半年,然后银行贷款出了问题,工程都快干完了,资金链好像出问题了,特别缺钱,指望着我小叔两口子投资才找到我爸的。”

    “明白了,我谢谢你的好意,这项目听着不错,可不适合很多人合伙做,除非他们打算把这项目卖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