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十七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七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列车时速六十,从窗口跳下去,如果下面是荒草和沙漠,还是有很大几率不被摔死的。李牧野看着对面正在专心致志削苹果的陈炳辉,心里头却在想着那仨本意推别人下车,却被别人逼着跳下火车的倒霉蛋儿。

    “这趟列车的卧铺车厢在最后面,那三人跳下去也不会有人注意的。”陈炳辉削好了苹果,却没有自己吃,而是递了过来。李牧野迟疑了一下接在手里啃了一大口,赞道:“行,挺甜的,你这苹果皮削的真干净。”

    陈炳辉说:“你就不问问我是怎么找来的?”

    李牧野摇摇头,道:“你能找来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陈炳辉道:“洪文学通过韦洞明的渠道找人对付你,韦洞明觉着之前那件事儿挺对不住我的,就把这件事的底细告诉给我了,所以,我现在知道你有六百多万的美子现钞。”

    李牧野补充道:“并且我还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陈炳辉笑了笑,说:“我欠了孟凡冰一笔钱,欠了你一个人情,钱我得还,人情我已经还完了,现在咱们得谈钱。”

    李牧野拍了拍拉杆箱,道:“钱在这里,你准备怎么拿?”

    陈炳辉道:“我这辈子最不在乎的就是钱,但也从来不欠谁的,尤其是女人的钱,孟凡冰的钱都是用青春换来的,我听说一共花了将近四百万。”

    李牧野有些意外:“你不打算全拿走吗?”

    陈炳辉道:“韦洞明和洪文学栽了,江湖斗法,赢得起就输得起,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帮着孟凡冰捞我,这就是人情,我认,所以我一直暗中观察着你,今天救你一命算是还了人情,钱是要拿一些的,但是全拿走就太没人情了。”

    李牧野忽然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道:“你刚才说你不在乎钱,本来我还不信,现在真是彻底信了。”

    陈炳辉哈哈大笑起来,道:“别来这套,该拿的钱我还是要拿的。”

    李牧野认真的:“其实你不认这个交情,全部都拿走我也拿你没办法。”

    陈炳辉道:“人生苦短,不能没有钱,但也不能围着钱转圈圈,我是鬼门关里爬出来的人,最知道人要是没了情义,光剩下钱其实跟行尸走肉没区别。”

    这话听着有点太高大上,几乎超出了李牧野对人性的认知。但陈炳辉说的非常认真,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李牧野说:“我也不是财迷,我冒险弄这笔钱其实不只是为了钱。”

    陈炳辉道:“你是想帮一个叫张娜的女孩儿对吧?”

    李牧野点点头:“孟凡冰什么都跟你说了。”

    陈炳辉道:“张礼背锅这事儿我也是见证者之一,特钢厂的集资款跟张礼一起消失后,老张家算是遭了不白之冤,你是张礼夫妇的干儿子,还一直暗恋他们的闺女,所以,我一听孟凡冰说起你跟他们家的关系就知道了你为什么要弄这笔钱。”

    “因为你想把这笔钱追回来,然后堵上集资款的窟窿,目的是想替张礼洗刷冤屈。”

    李牧野算是彻底被这老哥的脑洞给征服了,什么话都不必说,就被他扣上一顶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大帽子。

    陈炳辉认真的看着李牧野,道:“老弟,我欣赏你这样的汉子!咱们结拜个兄弟怎么样?”

    这个时候李牧野哪敢说个不字,更何况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跟他结拜以后,最起码那笔钱的安全系数会大大增加。

    欣然同意,于是二人点了几根烟,敬天敬地后便正式结拜为兄弟了。

    啤酒和烧鸡摆上,陈炳辉说:“哥哥以前是当兵扛枪的,退伍以后没事做,又没脸回家,所以现在就过着四海为家的日子,死到哪里埋哪里,今天这仨人是我扔下去的,回头有事儿全是哥哥扛着。”

    李牧野说:“咱们俩谁都不扛,没人问拉倒,若有人问起来,我就说他们仨上厕所去了,那仨人手机都在咱们手里,这一路荒无人烟,等到他们走到有人的地方报警时,咱们都到满洲里了。”

    陈炳辉点头道:“兄弟你这脑瓜子真透亮,哥哥我就只会舞刀弄枪,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江湖饭也是讲究技术的。”

    李牧野看着他,道:“大哥你要是不觉得委屈,今后咱们兄弟就一起混吧,我肯定是要想尽办法赚很多钱的,今后有兄弟一口吃的,就决不让你饿着。”

    陈炳辉有些犹豫:“哥哥送你到满洲里,陪你把钱换回来都没问题,但要说以后长时间在一起做事就算了吧,不是哥哥不给你面子,其实是有些事情我还不能告诉你,我就怕哪一天遇到翻旧账的人,反倒连累了你。”

    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问道:“大哥,你看我像那种怕事儿的人吗?”

    陈炳辉迟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道:“得,是我这做哥哥的俗气了。”

    越聊越亲近,俩人都挺高兴的,举杯庆祝。李牧野问道:“大哥,有个事儿我必须问清楚了。”

    “什么事儿你说。”

    “你跟孟凡冰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弄钱还给她了。”陈炳辉道:“这娘们儿对我是不错,可我也知道她那性子,只要是遇到比我好的立马儿就得把哥哥我有多远蹬多远,女人有恩于我,我自然牢记着,天塌下来替人家扛起来这是爷们儿的责任,但一起生活就有点扯淡了。”

    “她这个人还是挺真实的。”李牧野道:“我瞅着她好像对你动了真心。”

    “喜新厌旧的人都经常动真心。”陈炳辉一副情场老手的口气:“认真咱们就输了,欠她的钱我可以想法子加倍给她,但这真情我可真给不了。”

    李牧野忽然问道:“大哥是首都人吧?”

    陈炳辉点点头:“四九年我们家老爷子把家搬到了北京城,我们家姊妹多,我是最小的,上头八个姐姐。”说到这里,他的神情有些黯淡,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太闹心。”

    李牧野道:“你这风流性子,在京城一定有相好的。”

    陈炳辉眼中竟闪过一抹柔色,喝了一杯酒,道:“以后有机会一定带你认识她!”

    “这个她是谁?嫂子吗?”

    陈炳辉道:“屁的嫂子,哥哥我十六岁就去当兵了,南疆轮战两年,外事局站了六年岗,转业回来又在外头闲逛了两年,哪有时间给你找嫂子。”

    短短的几句话,勾起了李牧野许多联想,陈炳辉身手厉害,连功夫世家出身的鲁源都自愧不如。这位结拜大哥做事干脆果断略微鲁莽,但其实还是有分寸的,否则以他的身手,痛下杀手的话,魏礼节恐怕就不是断一条胳膊的事儿了。

    他八八年参军,在南疆轮战了两年,之后去了什么外事局站了六年岗,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部门。听着似乎寻常,但只凭他的身手判断,估计这地方也不是谁都能去的。转业以后在社会上闲逛了两年却不肯回家,这又是什么情况?

    “大哥先前那口气可不像是一般的关系。”李牧野又试探了一句。

    陈炳辉道:“其实真没什么特别关系,要说有那也是我在单相思,人家根本不拿眼皮夹我,反正我这辈子是不准备结婚的,但要是一定会跟哪个女人结婚,那就只能是她。”

    “既然这么大决心,为什么不去找她?”

    陈炳辉道:“至少短时间内我是没脸见她,这么告诉你吧,我跟她哥是一起扛上的枪,然后在南疆老山前线我们遇到了一次埋伏战,她哥哥倒下了……为了救我。”说起伤心往事,他忽然掩面,终于喝了一大杯啤酒才把这情绪压下去。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牧野能明显感到他谈话的兴趣淡了。于是也选择了沉默,取出个随身听,放起了军旅音乐。

    能一起喝酒的是哥们儿,但也许仅仅是哥们儿。能一起黯然沉默的却必须是兄弟。

    陈炳辉这个人非常富有人格魅力,只短暂接触了两次,时间上算起来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天,李牧野竟发现自己对这位刚结拜的大哥,差不多是掏心掏肺的感觉了。

    也许真应了古龙的那句话,有的人相互认识一辈子也成不了朋友,而有的人只要几句话一件小事就能做兄弟。

    再漫长的路也会有尽头。

    满洲里,中国最大的内陆口岸,城市面积730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七个巴黎市区,人口只有26万。这个人口数不如中原地区一个稍具规模的小镇。

    走在所谓的城市街道上,放眼望过去,一条狗肠子大街直条条,两边分出几条横道,便几乎是整个市区的全貌了,这个规划还真是容易。

    一九九二年,这座城市被国家列为首批边境开放口岸城市。从此,除了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外,这块土地上又多了更丰富的中俄贸易资源。

    滚滚财源并未让这里变的特别繁荣,却实实在在给这地方带来了许多机会。

    投机者们在这里寻找机会。外币兑换,走私商品集散等业务空前发达。尽管在这里承担美元兑换业务的金融掮客很多,而美元也是最受欢迎的货币,可李牧野还是用了半个月时间才兑换出陈炳辉需要的钱。

    小心驶得万年船,二人来到满洲里后,为防备洪文学的人找到,没有选择租住在酒店宾馆里,而是直接买下一栋民居暂住,在陈炳辉的建议下又买了一辆丰田巡洋舰吉普车。

    连日来,都是陈炳辉负责驾车,李牧野联系兑换业务。中间也不是没遇到过黑吃黑的主儿,但都被陈炳辉犀利无敌的身手给解决了。有一次,他甚至赤手空拳从三名持枪者手中夺下武器,变戏法似的在几秒钟内将三把枪分解。那貌似神秘的枪到了他手中简直成了最简单的拼装玩具。

    满洲里的外币兑换圈子开始流传一个消息,内地某位高官的公子携带大量美子来到满洲里,同时还带了一个中南海级别的保镖。凡是老实跟他交易的都赚到了,而那些有黑吃黑打算则纷纷吃了大亏。

    交易越来越活跃,那些不友好的事件反而遇不到了。到了十月末的时候,已经把全部美元都兑换成了人民币。分别存入李牧野个人开具的五个账号里。

    这当中陈炳辉曾经给孟凡冰转账了四百万过去。孟凡冰收了钱,哭哭啼啼的把他大骂了一番。陈炳辉说,钱不够还可以多给你一些,但咱们之间的关系真的不能继续下去,否则会连累你送命的。孟凡冰顿时有些傻眼,一个劲儿打听陈炳辉究竟是做什么的。陈炳辉就说,若是告诉了你,就得亲手杀了你灭口。

    这话别人说就很像吹牛逼,出自陈炳辉之口就很像是真的。孟凡冰不哭闹了。陈炳辉就对她说,这世界很大,你只在煤城这个小圈子里生活过,所以一遇到我就觉着好得不得了,而你其实完全值得拥有更好的。所需要做的只是换一个生活环境而已。你得罪了魏家,煤城已经不适合你发展了,为什么不考虑卖掉资产去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发展呢?

    花花世界,锦绣豪庭,明星名流,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甚至还有健硕的洋帅哥,过着毛片一样的生活……陈炳辉投其所好的画了一张大饼给孟凡冰,那之后,她再也没打来电话。

    陈炳辉感慨笑言:这个骚娘们儿就是这么现实的可爱。移情别恋的速度比曹操还快。

    李牧野说:珍视是相对的,这世上有的人值得用生命去呵护,有的人只配拥有利益。这个道理无论是对待朋友还是女人都通用。

    在如何对待孟凡冰的问题上,哥俩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

    带来的美元已经尽数兑换成了人民币,李牧野却并没有就此离开满洲里。因为他接到了一个重要的邀请。

    李牧野在兑换美元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当地走私头子,绰号:王爷,是个蒙古族。

    有一次喝酒的时候,王爷就问李牧野对车感不感兴趣。李牧野说我有一辆二手巡洋舰开着还可以。王爷说不是这种挂着假的牌子上不得台面的货色,而是全新的,走过法院拍卖这道程序的干干净净的好车。

    同款的丰田巡洋舰,国内海关正规渠道引入的价钱是一百一十万。而在只隔了一道国界的俄罗斯联邦,售价只相当于国内的五分之一。别人看到了不公平,王爷在里头找到了商机。

    王爷在整个呼纶贝尔地区都是个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通过走私的方式把车子从俄罗斯弄进来,再自己举报自己将车辆让海関罚没,再通过法院拍卖的方式洗白合法化,最后进入到他那座比巴黎市区面积还大的农庄里。

    他对李牧野和陈炳辉感兴趣,不是因为这两个人有多精明身手有多了得,而是冲着那个高官子弟和中南海级别的保镖的传说来的……他邀请李牧野和陈炳辉去他的农庄走走看看,顺便研究研究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这是个机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