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十六章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六章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电影红河谷里有一句经典台词:头人的女儿永远是头人的女儿,差巴的儿子永远是差巴的儿子。狼生的成不了羊,乌鸦生的成不了孔雀。正因为阶级牢不可破,所以革命才那么可贵。

    然而,革命成功后五十年…….这句话又成了铁律经典。

    王红军家里解放前在城里开了五金铺子,他太爷曾经在日本人的工厂里做大工,爷爷子承父业也学了一门手艺,然后两代积蓄终于当上了小资本家,在煤城不但有了自己的铺子,还有了自己的房子。再后来,小资本家成了罪过,自家的房子也成了公有制的大杂院儿,一个没房子的部队干部搬进了他们家,这个人后来跟他们成了亲家。

    李牧野其实是有些羡慕王红军的,他们家有历史,这厮没啥文化,心机也不深,但吹起牛逼来总是滔滔不绝。其实真比较起来,无论是文的还是武的,王红军在李牧野面前都矮半头,唯独在本地的人脉和家族历史,李牧野只能自愧不如。

    就比如他这个老婶儿。

    季雪梅真办事儿,房款缴纳的当天下午,公安方面就来了消息,老魏家同意和解,冲着季雪梅那个还在位置上的叔叔的面子,钱也没有特别多要,只为圆个面子才要了二十万。

    事情办得非常圆满,孟凡冰感激不尽。李牧野私自匿下了两百万这件事没有东窗事发。接人的那天,孟凡冰请李牧野陪着一起去的。陈炳辉脸上挂着彩,但形象依旧不凡,高傲的气质因为脸上的伤又多了几分桀骜冷酷。他看到孟凡冰,立即张开了怀抱,俩人抱在一起。

    陈炳辉问:“为了捞我没少花钱吧?”

    孟凡冰说:“只要你平安出来,花多少都值得,就怕我有钱都花不出去,这次还多亏了我朋友李牧野。”

    陈炳辉冲李牧野点点头,道:“不打不相识,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你也是给哥们儿出了一口恶气,幸亏能帮上忙。”李牧野客套道。

    陈炳辉道:“她跟我说起过你们俩以前的事儿,你这个人够个汉子,今天我刚出来,外头还有些事情着急处理,等我办完事儿,把小冰的钱还上,咱们再找个地方好好喝几杯。”

    他被抓的时候那个局还没被破掉,所以他还不知道几个同伙都已经风紧扯呼了。李牧野自然不会说破,随口含糊应付了一句就借口不当电灯泡告辞了。

    陈炳辉是个狠人,一个江湖浪子,充满了不安分不稳定的因素,危险又暴虐。

    对于这个人,李牧野不想跟他有太多牵扯。

    但有些事却并非不想就可以的,所以才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感悟。

    ??????

    人在江湖混,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一个敌人的报复心理。

    自从上次从洪文学家离开后,李牧野先换了住处,又买了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平日里深居简出,单位也很少去。但最近还是有了不好的感觉。这事儿并不奇怪,钱太多,事儿太大,洪文学当时迫于局势才会妥协,事后回过神来自然是要报复的。以他的社会人脉找到李牧野只是时间问题。

    王红军有一天打来电话说有人拿着一张图像来这里打听你。网吧小弟是个傻逼,说看着挺像的。李牧野知道自己被人给盯上了。格外留心下,接连数日在网吧附近看到一辆省城牌照的黑色轿车,却从没见过车里出来人。

    这叫蹲坑,非常专业。

    这座城市不能继续生活下去了,不管这个盯上自己的人是洪文学还是别的什么人,总之暂时必须远走高飞才会安全。

    报纸上对于特钢厂合资项目被骗走数亿元的事情做了连篇累牍的报道,洪文学作为主要领导难辞其咎。最终处理意见下来后却让所有期待看他笑话的家伙大跌眼镜。调离煤城常务副市长岗位,下一站,省城。职务,省经贸委副主任,依然是副厅级,位置却比之前还重要。

    李牧野是在北上的火车上看到这则消息的。车和房子都留给了王红军代为照管和使用,李牧野孤身一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这一趟的目的地是满洲里,据说那座边境城市跨国贸易十分活跃,美元兑换相对煤城要方便也安全的多。

    暂避风头,兑换钱币就是此行的目的。

    装钱的大拉杆箱就斜靠在床边,卧铺里其他三名乘客分别是一个对面铺的一个老人,对面上铺的学生妹和自己这边上铺的中年汉子。李牧野仔细观察过这三个人,老人像是个文化人。学生妹一脸痘痘却不怎么青春,明显是中了书本的毒有点未老先衰。上铺的中年汉子一看就是经常出差坐火车的主儿,准备十分充分,上车后不是喝就是吃,还是个烟鬼。

    九月的东北依旧是酷暑难耐的天气,卧铺车厢里的味道十分动人。

    中年汉子的黑猫香烟和酱熏猪蹄,青春痘学生妹的例假,老先生最干净,睡觉都不脱鞋,可惜后半夜睡的太沉,不知不觉蹬掉了,车厢内顿时像多了一坨屎。李牧野的鼻子特别灵敏,捂了两个枕头也挡不住这龙蛇混杂的味道一个劲儿的鼻孔里钻,又通过嗅觉神经传导到大脑里,终于反射出作呕的感觉。

    三千里地,两天半的车程,这才只是第一天。李牧野就这么昏昏沉沉熬到了天亮。

    大清早,对面上铺的青春痘在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成了一个难度系数颇高的私密动作。其实她的一切动作早被特意早起洗漱如厕归来正在假寐的小野哥了如指掌。

    同样的动作,若是孟凡冰那骚娘们儿做出来,就会给人一种香艳刺激的感觉。

    上铺的中年人在寻摸打火机,这厮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打火机已经在后半夜被睡不着的小野哥丢到窗外。对面铺的老先生也醒了,看到自己的鞋子落在地上,顿时惭愧不已,连声向其他人表示歉意,看来老先生非常有自知之明。

    中年人说,都是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青春痘则有些耻于表达意见,她从上车进到这个卧铺车厢起便一直埋首不语,像一只受惊的鹌鹑,根本不敢发表意见。睡觉之外便是在那里抱着个诺基亚3210手机发短信。

    这手机李牧野去年的时候也曾经有一个,后来被王红军的一个小弟借去客串瓶起子,话筒进了啤酒后失灵了。用这手机发信息只能发拼音字母,并且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真不知道另一端读她信息的人是什么样的奇才。

    中年汉子实在找不到打火机,先前又喝了太多啤酒,终于躺不住放弃了起床烟儿,从铺上爬下来直接奔了洗手间。老先生在床下拉出提包翻出洗漱用具,抬头问李牧野:“小伙子,你不去洗漱吗?”

    “我起的早。”李牧野低头收拾床铺,头也不抬。

    必须换个座位了。

    李牧野有些后悔买了卧铺票,原本想图清静,人少是非少,舒舒服服睡两天就到地方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外面的车厢人多手杂其实眼也杂,这里头看似肃静,可很多时候却总有不得不离开的原因,而让大拉杆箱经常陷入无人看顾的境地。可是总不能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呀!

    中年汉子从厕所回来,没有弄到打火机,嘴里叼着烟,五脊六擞的样子。在车厢里转了一圈儿,问李牧野:“老弟,你从来不抽烟吗?”

    李牧野没搭理他,用手指了指青春痘,又指了一下车厢里不准吸烟的牌子。

    中年汉子不以为忤,反而眼睛一亮,道:“这么说你是抽烟的,那你一定带了火机吧?”

    李牧野道:“前面车厢里有卖的,你自己去买一个。”

    中年汉子不悦道:“远水不解近渴,规定是八点钟以后才有流动贩售车,实际上得九点左右才出来,我这不是憋急了嘛。”说着,竟不经过李牧野的同意便凑过来翻看李牧野的包,还似不经意的踢了李牧野的拉杆箱一下。

    李牧野心中一动,一把将他推开,骂道:“你是不是傻逼?没经过我同意就敢动我的东西。”

    “别激动嘛,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就是借个火。”中年汉子不为所动,翻看了包以后又把目光投在拉杆箱上。

    李牧野眯眼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找病?”

    “我找我的打火机!”中年汉子反问道:“我打火机昨晚睡觉前还在,怎么到早上就不见了的?”

    李牧野毫不示弱盯着他:“你打火机找不到了关我屁事?你凭什么翻我的东西?”

    中年汉子道:“就他吗你起来的早,我不问你问谁?”

    李牧野已经可以断定他不是真的找打火机的,也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其实早就被盯上了。之所以人家一直没动手,完全是为了先确定那笔钱的下落。现在的问题是,中年人是一个人,还是另有同党?

    对面上铺的青春痘正坐起来,李牧野感受到她的目光正在看着自己的侧面。门口传来脚步声,是老先生洗漱归来。进门就说道:“通前面车厢的门锁死了,我丢了点东西,想找乘警帮忙寻找都没法过去叫人。”

    李牧野嘿的笑了,不是笑别的,只是在笑自己太嫩,这仨人演技固然不错,但其实也并非全无破绽。这个时节上学的大学生们都早已返校,青春痘的出现其实是有些蹊跷的,三个人都是从煤城上车的,在一票难求的情况下,这仨人全都是从煤城上车,并且全都搞到了卧铺票,最后四个煤城人凑到了一个车厢里,如果换做李奇志恐怕早就炸了。

    这仨人是一套车,一个赶车的,一个拉车的,一个是板车。青春痘换那玩意儿都不动地方,显然就是那个车,中年汉子一马当先看来是拉车的,老先生把握全局必是赶车的无疑。

    青春痘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甩手短刀,老先生把眼镜放在一旁。

    中年汉子嘿嘿冷笑,道:“小崽子,你胆儿真肥,带着这么多钱上路,就敢这么直眉瞪眼的往满洲里跑。”

    李牧野说:“甭废话了,想怎么着就立即动手吧。”

    老先生看了一眼窗外,冲中年汉子点点头,道:“进呼纶贝尔了,一千里地没站点儿,把这小子扔下去短时间内也没人能发现他。”

    李牧野这回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憋一夜才动手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敲车厢的门,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问道:“李牧野兄弟是不是在这个车厢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