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十一章 再入江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 再入江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有个目标。确立了明确的目标,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要大胆的去追求。有些人目标明确,追名逐利不择手段,固然有可耻之处,却远好过那些尸位素餐碌碌无为,整日里只是在那里坐而论道混吃等死的家伙。

    李牧野的目标不是名,也不是利,只是把张娜娶回家做老婆。如果完成这个目标的过程里,需要出名,他就会不惜一切的去求名,如果需要拥有很多财富,那他便会全力以赴去追逐财富。

    想到张娜,李牧野忽然想起了某部电视剧中,最后的大魔头终于独霸天下,笑傲皇城,却突然被告知一生挚爱已经自刎身亡。刹那间,这天下无敌的大魔头失去了对世间一切事物的兴趣。

    没有观众的独舞,纵然风华绝代,又有什么意趣呢?

    如果没有娜娜,眼前这未来可期的安稳富足生活又有什么意义?

    ??????

    天河东站的站台上,李牧野茫然四顾,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张平庸之极的脸。这人据说是李奇志的亲戚。之前联络的时候通过网络传了一张照片过来。

    “你就是李牧野?”中年人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李牧野一番,点点头道:“跟我来吧。”

    上了车,中年人驾车,让李牧野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一路七拐八绕穿过高楼林立的市中心,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一片相对不那么繁华,以中低层建筑为主的地区。

    商务车驶入一个院子,门口的壮汉将漆黑的大铁门关上。

    李牧野走下车来,二楼的平台上,李奇志叼着雪茄正乐呵呵看着他,道:“小老弟,你到底还是来找我了。”

    “我是来找钱的。”抬头仰视的姿态让李牧野感到有些不舒服,李奇志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势显然有意为之的。

    时过境迁,当初的师徒情义在江湖人天然的壁垒面前,已显得微不足道。这多年后的会面,彼此间都带着几分戒心和争胜心。再难回到当初的简单关系。

    “这么说来,你不是走投无路了才想到跟我混的?”李奇志弹了一下烟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从容道:“既然是来找钱的,那就不妨说一说你打算怎么找吧?”

    李牧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老道从容,一指自己的脑袋,道:“我这里头有个计划,而你有一支成熟的团队,现在有一笔被洗干净了的黑钱,只要我们合作,可以说是唾手可得,不知道你老人家有没有兴趣?”

    “你小子,真是出息大了,几年不见面,一见面连声师父都不会叫了吗?”李奇志没搭茬,却责怪李牧野的礼数不周。

    “身上还有千丝万缕斩不断,怕咱们爷们儿之间没那个缘分。”李牧野道:“我是来找合作伙伴的,不是来求帮的,这件事办成了对您对我都有好处,如果不能给您带来好处,虚情假意的喊您几声师父,您也未必爱听,若您觉着计划可为,叫不叫师父,在您心中也算我李牧野出徒了。”

    “你先说说这笔钱吧。”李奇志点点头,走下楼梯来到李牧野面前,从兜里拿出一支雪茄在手里摆弄,道:“我先听听值不值得跑这一趟。”

    “那笔钱大概有五千万。”李牧野道:“前阵子,煤城副市长洪文学主持特钢厂与港商合资搞股份制,要求工人们集资入股,一个人最少五千,后来这笔钱被他和厂长张礼带着去港岛接收进口设备,在这个过程中,张礼被人设计陷害,成了在澳门赌场输掉五千万的罪人。”

    “实际上,这笔钱却被洪文学给吞了。”李奇志接过话头说道:“这个叫张礼的厂长背了黑锅,对外,这笔钱已经输给了澳门的赌场,实际上赢走这笔钱的人却是洪文学的同伙。”他顿了顿,道:“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这伙港商才不简单呀。”

    李牧野有些诧异:“是洪文学设计了张礼,跟港商有什么关系?”

    李奇志呵呵笑了笑,道:“要不怎么说你还不够资格出徒呢?”接着又道:“洪文学是干什么的?一个平头百姓成长为副市长,需要多少年?在国内的环境里,他又能接触到多少这种复杂的江湖迷魂局?你觉得这么一个神仙局会是他能设计出来的?”

    李牧野眨眨眼,竖起拇指赞道:“高,真是高,不愧是师父,我服了。”

    李奇志摆手谦辞,脸上却挂着得意的微笑,心情不错,继续说道:“按照我的分析来看,这件事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所谓的港商其实是一伙成熟老道的大老千,打着投资的旗号跟特钢厂谈合作,其实却是为了诈骗。”

    “既然是为了诈骗,为什么拿到了五千万还不离开?”李牧野这回是真有点想不通。

    李奇志道:“自然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那笔集资款。”

    “不是为了那笔集资款,那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钱啦。”李奇志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说道:“难不成他们吃饱了撑的,跑去雷锋战斗过的地方学雷锋?”

    李牧野仔细想了想,忽然醒悟过来,眼睛一亮:“他们是为了煤城市政府从银行拉来的投资!”

    “孺子可教!”李奇志点点头:“现如今整个国内都在搞招商引资,有的地方政府为了谋求政绩,脑门子热的能烤白薯,一看到外资就不管不顾的一头扎上去,这就给了很多职业老千们可乘之机,这伙人分明是利用了洪文学的贪婪,坑了张礼的同时也给你们特钢厂挖了一个大坑。”

    “意思是他们帮助洪文学设计了张礼,然后又通过洪文学骗到市里的贷款?”李牧野延伸思路分析道。

    为了这件事,出发前李牧野特别做足了功课。特钢厂合资项目总投入为十二亿。由三家联手运作,市政府作为牵头者承担总投资的百分之四十,特钢厂则提供厂房设备抵偿百分之二十五,那五千多万的集资款就是用作采购设备的。而负责联络设备的人正是港商。同时,他们还要承担百分之三十五的项目资金。

    李奇志什么功课都没做过,却只是听了个开头,便猜想出这个局的全貌。

    现在,特钢厂采购设备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接下来港商们可以选择撤资,同时起诉煤城市政府和特钢厂违约,以此来要求大笔违约金。但这并非他们的终极目标,因为这么一来,市里头肯定不会接受。必定会全力斡旋,为了留住港商们,他们会拿出资金来二次采购设备。港商则可以趁机提出为了资金安全,要求全面介入资金管控环节……

    在这个局中,洪文学是唯一的生死门。通过那五千万,他们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人。

    李牧野听到这里已经彻底服气了,有些担忧道:“如果只是针对洪文学我还有几分把握,可如果对方是经验老道的大老千,那我这两下子可就不够用了。”

    李奇志轻嘿了一声,说:“我十六岁出道,三十二年江湖路走过来,什么阵势没见过?所谓千门六阵,摆来摆去,万变不离其宗,这三环套月的迷魂阵看似复杂,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拿住了他们的掩将,看住他们的火将,切局截胡也并非没有机会。”

    李牧野道:“这么说来,您有办法切进这个局去?”

    李奇志看一眼壮汉,又看了看面貌平庸的中年人,道:“如今江湖这碗饭是越来越不好吃了,从去年初开始,国家严厉打击伪科学,那些名头响亮的大师全被干趴下了,没趴下的也都跑去了国外,咱们过去玩儿的那一套不灵了,我一直想着找个机会赚一笔退休金,今天,这个机会送上门来了,你们愿意不愿意跟我走一趟?”

    ??????

    五羊城,走马观花,来去匆匆。

    三天后,一行五人已经回到了东北。

    这五个人分别是,风将李牧野,正将李奇志,提将秋雪花,火将鲁源,谣将王宝书。这几个人当中,除了李奇志外,李牧野只接触过一个鲁源,就是当年的二师兄。

    老千做局讲究上八和下八,上八者又叫千门八将。分工仔细,分别是正、提、反、脱、风、火、除、谣,合称千门八将。下八将分别是撞、流、天、风、种、马、掩、昆。

    所谓“下八将”,也是老千之中最不正统,最低能的。本来老千只有“八将”,只以高明的“手术”去令别人上当。但渐渐有些不学无术之辈,但求达到骗财的目的,绝不顾及其他,甚至事败使用暴力等等,江湖上的人就称此等不正宗的老千做“下八将”。

    李牧野提供经费,并且是这个局的发起者,但作为老千他还太嫩,这个正将首脑还得李奇志来担任。

    五个人离开火车站便立即分头行事。李奇志带着年轻貌美的秋雪花住进了酒店,孔武有力的二师兄鲁源单独找了个登记不是很严格的小旅馆住下,王宝书则直接奔了报社。

    李牧野回到网吧,立即把王红军找来单独密谈。

    “王哥,咱们哥们儿处了有些年了吧?”李牧野丢了一根烟过去。

    王红军道:“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就冲你把这网吧以那么低的价钱卖给我家,这份人情就够哥们儿还一辈子了。”

    李牧野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请你带俩人去国贸大酒店住几天。”

    王红军愣了一下,道:“兄弟,你没事儿吧,那地方死贵死贵的,还收不了管理费,你让我去那住什么?”

    “钱我出,你们就是去白吃白住,顺便给我盯紧一个人。”李牧野道:“这个人叫韦洞明。”

    “新闻里常念叨的那个港商?”王红军直眉瞪眼的问:“盯着他做什么?”随即眼睛一亮:“怎么的?兄弟你想从他身上干一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