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十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季,但对李牧野而言,零下二十五度的天气里,只要有张娜在,便哪里都充满阳光和温暖。

    十九年共同成长的记忆,曾经的亲情,一朝转化为爱情,澎湃的激情把两个年轻人冲击的晕头转向。尽管没有冲破最后一道防线,却依然如鱼得水般享受。与同孟凡冰之间的无媒苟合相比,这才是真正的恋爱生活。

    美好的感觉总是短暂而隽永,张娜的寒假很快就结束了,踏上了南下的列车。依依惜别的时候,干爹张礼拍着李牧野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珍惜年轻的时光吧,不管今后命运把你们带到哪里去,总归是一段最值得珍藏的宝贵记忆。”

    李牧野不解其意,但干爹的话语中却有认可他和娜娜之间这段感情的意思。这让他心里很是开心,以至于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张礼话语中另外一层含义。

    过了年,李牧野二十岁了,在无限惆怅和思念中守着小小的网吧,在度日如年中期盼着暑期快些到来。

    “听说了吗?咱们厂要跟港商合作搞股份制了。”网吧里一个青年工人在游戏间歇跟身旁的同伴说道。

    另一人道:“早就听说了,公私合营,在册职工都必须入股,一块钱一股,每人最少五千,否则就得买断下岗,全厂一共就一万来人,照这么算,最多能集资五千多万,这笔钱也就够改造二号炉车间的,张大忽悠说要打一场翻身仗,我看玄乎。”

    张大忽悠就是张礼,关于厂子里要搞股份制的事情,李牧野也早有耳闻,食堂作为机关直属单位,连动员会都开过了。集资入股的五千块钱早就准备好,作为娜娜的男友,自然要坚定不移的支持这件事。

    时下,招商引资在全国都是大事儿。特钢厂是市里头合并了三个厂子后组成的重点企业,这样的合资项目自然也就成了市里的重点项目。上上下下都在传着这件事。李牧野作为张礼的干儿子,却根本无心关注这些。他除了不规律的上班外,其他时间就是在网吧关注暑期到来的日子。

    网吧经营情况好的超出了预期,在这座娱乐生活相对匮乏的老工业城市里,这东西的魅力简直不可抵挡。四块钱一小时的网费,天天都有人喊贵,网吧的五十台机器却天天爆满。随时都有等候排队的玩家喊着老板给我留机器。

    头一个月下来,李牧野算了一笔账,五十台电脑的上机销售费用,每天包夜满座是四百块钱,白天日常平均在两千二左右,加一起超过两千五。

    不但机器能赚钱,香烟饮料方便面火腿肠的销量也很可观。日均销售量超过了八百块,刨去成本也有百多块的利润。

    招了个网管,月薪六百,包吃住。吃的自然是李牧野从食堂免费打回家的饭菜。光纤费八百一个月,电话费两百,工商执照一百,食品卫生费五十,最大的开支就是水电这一项。李牧野是在家里搞的网吧,直接走了厂子食堂的大功率工业线路,每度电要比外面商铺经营节省六毛钱。一个月下来将近两千。

    另外,从定点单位买消防器材花了四百块,拿到了安全消防许可,又在卫生局的附属企业进了一台空调和冰柜,总共花了两千六,才拿到了卫生合格许可。不过这两项费用基本属于一劳永逸,最多也就是一年一孝敬。

    最后再去掉杂七杂八的更换零件,购买游戏硬盘之类的费用。细算下来,每个月的经营成本大约五千块钱。净利润则是一个非常令李牧野感到意外的数字。

    从年后春寒料峭的二月份到红红火火五月槐花香,满打满算四个月的时间,李牧野已经收回了先期投入的全部成本,净赚了一个网吧还尚有少许节余。

    时间来到六月,眼看着暑期临近,李牧野最近在考驾驶证。打算买一辆二手车,等暑期到来时亲自开车去接娜娜。就在这个时候,厂家属区忽然流传出一个不大和谐的消息。

    张礼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全厂一万多人集资起来的五千多万。

    第一次听到别人传这件事的时候是五月下旬,李牧野当时完全没有当回事。但很快这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而李牧野才想起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去看干爹妈了,于是这一天就买了些吃食去拜访。

    家里只有干妈史珍珍,据她说张礼已经失踪了半个月没音信。从干妈闪烁其词的眼色当中,李牧野已经瞧出了一些端倪。三天后,再来拜访时,张家只剩下铁将军把门。打给娜娜,手机没有信号。忙又打到学校寝室,结果被同寝室的女生告之,娜娜作为交换生被选派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

    李牧野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登时如遭雷击。他举着电话,站在银行门前,忽然想起李奇志说过的一句玩笑话,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也不要抱怨,那只是因为你太容易被欺骗。

    永远不要指望一只小白羊站在荒原上会得到善意的对待。

    之后数日,李牧野疯狂的试图联络上娜娜,甚至开始学习英语,熟悉与出国有关的法律法规。直到忽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越洋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娜娜头一句话:“哥,对不起,他是我爸爸呀,妈对我说,我们是一家人,不能够分开的。”

    “所以……”李牧野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咬牙道:“你就要跟我分开?”

    娜娜道:“不管你怎么怨我都好,但请你不要误会我对你的感情,我爸不许我打这个电话,但他架不住我没完没了的磨,所以才批准我用公用电话打给你,他告诉我说,他被副市长洪文学设计,在澳门输掉了那笔钱,合资厂的账目对不上,港商追究责任,爸不想当替罪羊,就暗中联络了旅居美国多年的姑姑,也就是我姑奶,然后就带着我和妈到了这边。”

    “那些钱不是干爹拿的?”李牧野问道。

    张娜道:“肯定不是啊,我们家的日子过得足够好了,他根本不需要为了那笔钱去冒身败名裂的风险,我爸是被人设计陷害的,市里头有人打算分了那笔钱,却要把脏水泼到他身上。”

    “你们是怎么去到美国的?我的意思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你做交换生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能办到这种事的恐怕非富即贵。”李牧野道:“干爹如果没有拿那笔钱,就不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张娜道:“都是我姑奶帮忙办的,她是做贵金属生意的,同时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校董之一,当年因为姑奶,我爷爷一家在玟鞷期间遭了很多罪,姑奶一直挺愧疚的,她在这边死了丈夫,自己又没有生孩子,好多年前就张罗着要把我们一家带到这边了,前些年我爷病的厉害不敢走,后几年爷爷走了,我爸又舍不得他在国内的事业……”

    “懂了!”李牧野想起了年初时火车站送别时张礼说的那句话,问道:“是不是很早以前你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张娜道:“哥,我不想骗你,交换生这件事在寒假结束的时候就定下了,我上火车前两天爸爸已经跟我说了他的决定。”

    “这么说来,你是不太可能会回来了?”李牧野的声音又冷又硬,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抛弃,但这一次的伤却似乎比任何一次都来的沉重,以至于让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哽噎的呼吸困难。

    电话那边陷入长久的沉默,许久才道:“哥,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还记得寒假结束前那一晚我去找你那件事吗?如果……”她顿住了一会儿,接着道:“我其实是做了把自己完全交给你的打算的,如果那时候你想要我,或许现在,咱们之间就会少了许多遗憾。”

    “我答应了干妈的事情,怎样都会做到。”李牧野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潮涌,道:“如果,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开始找渠道,办手续去美国找你,我们之间还有没有可能?”

    “哥,我们一家三口来到这边是迫不得已,姑奶为了这事儿付出了很大代价,自然也提出了一些条件,其中一个就是要求我爸和我妈离婚,然后再娶生子,为我们家延续香火。”

    李牧野从她的口气里感受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道:“干爹和干妈的感情是最艰苦的岁月里历练过来的,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所以,姑奶奶就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张娜道:“她希望我能跟她继子的儿子结婚,这样一来就可以平衡雷迪亚珠宝集团董事会内部的矛盾。”

    “你怎么说的?”李牧野叹了口气,这种豪门联姻的戏码电视剧里看多了,没想到这倒霉事会出现在生活中,还轮到了自己女友的头上。

    张娜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没办法拒绝,否则,我们一家就没办法在这边立足,我总不能看着爸爸妈妈离婚吧。”

    李牧野道:“所以,你给我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是要告诉我,咱们之间彻底结束了?”

    “十年,哥,我们还有十年时间。”张娜道:“我虽然同意了订婚要求,但前提是要完成学业,就在今天上午,我已经重新报考了医学院,即是说,从现在算起,当我读完从学士到博士的全部学位之前,我都可以不必真的跟那个人结婚。”

    “如果十年内,你能……”她有些欲言又止。显然是因为她将要提出的要求难度很大。

    “你能再多告诉我一些关于我那位竞争对手的消息吗?”李牧野攥紧了电话,依然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从绝望到希望,跟没有被再次彻底抛弃比起来,奋斗十年又算得了什么?

    那个人叫刘麒,二十四岁,哈佛商学院毕业,雷迪亚珠宝集团市场部副总监,集团大中国区执行总裁助理,董事会成员,拥有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个人身家保守估计也要超过十亿美金,如果能得到张娜姑姑的认可,他很有机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集团董事会主席。

    ??????

    比猪一样的队友更悲催的是有一个神一样的对手,而自己却连猪队友都不如。

    李牧野挂断电话以后,直接去找了王红军的老爹。

    这位经营福利劳保厂积累了一点家底的大叔觊觎李牧野的网吧非止一日了。

    “三十万,网吧你拿走。”李牧野开门见山道。

    “太贵,买不起。”大叔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笑眯眯看着李牧野。

    李牧野多余话不说,直接把一张账目流水单子拍在桌上,道:“做生意,贵不贵是次要,值不值才最重要,这是网吧这个月的账目流水明细,你看完了再做决定,如果你还觉着贵,那我就去找一舒网苑的老板谈,直接要五十万不二价,给你这个价钱,完全是冲着跟你家红军哥这些年的交情。”

    “这么好的买卖你怎么不做下去了?”王红军老爹拿起单子看罢多时问道。

    “赚钱太慢!”李牧野干脆的回答道。

    这句话把这位大叔吓了一跳,“这你还嫌慢,你小子想去抢银行吗?”

    李牧野咧嘴苦笑:“急需要赚大钱,怕是抢银行都未必赶趟。”

    为了姐姐,李牧野敢去杀人。为了张娜,李牧野更不在乎眼下十分难得的未来可期的安稳日子。

    “三十万按说是不贵了,但我真有些不凑手,大侄子,你看能不能再低点儿?”

    “听工商所那边的老郑说,上头已有文件,为了整治网络经营乱象,过了今年十月份,网吧经营许可的门槛要提高一大截儿,一张门票就要十二万,所有相关手续不合格的黑网吧都不允许经营下去了,到那时,我那一张许可证就值二十万,再加上那些机器设备,其他各部门的许可手续,如果三十万您还嫌贵,那就真别怪大侄子有好事儿没先想着您了。”

    “得!”王红军老爹一咬牙一跺脚,道:“就按你说的价钱,三十万,这网吧我接手了!”

    李牧野道:“网吧卖给您了,房子我可不打算卖,您要是不打算换地方,还得交一笔租金。”

    “要不你连那个房子都卖给我算了。”王红军老爹取出一根软玉溪递过来,道:“叔给你个大价儿!”

    “不卖,租金可以意思意思,但房子不管您给多少钱都不卖。”李牧野道:“我留着这房子,我们姐弟在这城市里才算有个家,万一哪天我姐回来了,才好找得到我。”

    “大侄子,我嘴欠多问一句。”王红军老爹给李牧野把烟点着,问道:“你卖了网吧以后打算去哪一行发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