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七章 温暖的巴掌打在无耻的脸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章 温暖的巴掌打在无耻的脸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真正的男人打心底里会怕一个女人,只会因为两个原因。

    一个是敬,一个是爱。

    李牧野对干妈史珍珍是又敬又爱,所以说出退学这话的时候,其实是鼓足了很大勇气的。

    不出所料的,巴掌打在脸上热辣辣的。干妈脸上的失望和愤怒毫不掩饰。

    “您先别生气,能不能听我解释两句?”

    “你解释个屁,你解释,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史珍珍连珠炮似的质问道:“你个小屁孩子,你不上学你想做什么去?还打算离家出走去闯香港吗?你不上学就没有文凭,这社会没有文凭你能做什么?仗着捅了一个高小松跑到社会上瞎胡混吗?小兔崽子,我告诉你,有我一口气在就决不允许你去当二流子,你要敢去混,我就敢让公安局把你抓少管所去。”

    “不是,干妈您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您先别激动,我绝没有那样的打算。”李牧野哄着劝着,捂着脸赔笑道:“我就是真跟不上了,所以想着与其在学校瞎耽误工夫,还不如早点走入社会工作历练,哪怕学一门手艺也好啊。”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史珍珍平复心绪温和道:“你爸没读几天书是因为赶上了那个时代不好,后来又为了我和你干爹的事情被别人批斗了好多年,好不容易熬过去那几年,又因为你妈几句屁话弄出了人命官司,这就是命不好,你跟他不一样,赶上了好时代,只要好好读书,不管将来考个什么学校,哪怕是自费干妈也肯定供你。”

    “您还是狠狠揍我一顿吧。”李牧野强压下心头的感动,硬起心肠固执的将一把笤扫疙瘩递到史珍珍手上,道:“您揍出气了,我掉头就走,反正今天不管您说一千道一万,这书我都是不打算念下去了。”

    “你这臭孩子,怎么就听不进去好话呢?”史珍珍的脾气来了,一把夺过笤扫对着李牧野的屁股狠狠抽了一下。李牧野纹丝不动,史珍珍高高举起笤扫,最后却轻轻落下,道:“你都想清楚了?”

    李牧野点点头,嗯了一声。

    史珍珍道:“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到那天可不许埋怨干妈干爸不供你念书。”

    李牧野道:“念下去最多也就弄个中学毕业证,我这种七科加一起没张娜一科分多的选手连技校都考不上,还不如早点出来工作,学一门安身立命的手艺也好。”

    史珍珍点点头,道:“反正脚下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你以后没出息娶不到媳妇别后悔就行。”说着,瞥了一眼正在里屋假装看书,其实一直关注客厅里边动静的张娜。叹了口气又道:“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有些差距可以用感情弥补,有些差距却是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的。”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李牧野从她眼中看到了深切的担忧和关心,横下心说道:“我不敢说会有多大出息,但一定努力不让您失望。”

    ??????

    时光荏苒,一年后,张娜中学毕业进了重点高中。三年后,她以非常不错的成绩考上了京城某航空学院。

    在此期间,李牧野自己报了一家厨师学校,学了大半年的厨师,忽然跑到技工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在好朋友王红军等人的关照下,生意还算兴隆。十六岁这年,在干爹张礼的安排下以接班的名义进厂,直接被安排在了大食堂。

    在此期间,气功热席卷全国,遍地气功流派,大师多如狗,功友遍地走。连影视剧里都把特异功能当成最热的卖点噱头反复利用。但李牧野却再没见过李奇志那一伙人。江湖就像市中心新开的那家国贸酒店,偶尔路过时惊鸿一瞥到里边的繁华,却并不是谁都能融入到那里的生活。

    李牧野从没有忘记跟李奇志学到的本领,却从未把这本事当成发财的捷径实际操练过。只是在无聊时练练基本功打发光阴。正所谓熟能生巧,一来二去,技艺竟比当初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个时候的李牧野最大的想法是把小饭馆经营成大饭庄,然后在建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上再向张娜发起进攻。

    相对于经营饭店,在国营大食堂的工作很轻松,不仅因为他是张厂长的干儿子,更重要的原因是李牧野虽然从未胡混过一天,但整个地区内的痞子恶棍却都敬他三分。

    之所以人不在江湖,却莫名顶了个江湖名人的光圈,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高小松事件广为流传,甚至越传越神越传越仗义;二是因为恶名昭彰的黑老大王红军曾放出话去,一亩三分地内,他只服李牧野一个。

    如果说这期间还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跟孟凡冰之间那点破事儿了。

    李牧野退学之后,消息传到了王红军的耳朵里,这哥们儿那天晚上承蒙李牧野仗义搭救,从几个杀气腾腾的江湖老炮手中逃过一劫后,对待李牧野的态度立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之后又对李牧野的过往进行了一番了解,由此更认定野哥是个真正仗义的狠人。

    总之,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怎么交?王红军自有章程。他首先盯上了孟凡冰。在他看来,那天晚上李牧野为了孟凡冰拼命,自然是出于对这长腿美女的一往情深。王红军为了促成小野哥跟长腿妹子的好事儿,直接带了两个校外混子找到了孟凡冰。放下话去,就要跟你搞对象,不然迟早花了你的脸蛋儿。

    孟凡冰吓的都不敢上学了。时间长了扛不住就想转学,结果根本没用。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她老爹出面请了所谓社会人出面摆平,可王红军根本不给面子。还放出话来,除非她跟小野哥好上了,那就是兄弟们的小嫂子,自然就不会继续纠缠,否则,这事儿没完。

    社会人把话带回来,孟凡冰一开始自然是不肯。那件事她们家办的不漂亮,本就有愧于心,这时候再去找李牧野岂非自取其辱。尽管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但正所谓好女怕缠郎,她架不住王红军等人没完没了的骚扰。最后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主动找到了李牧野,拐弯抹角的提出来,要跟李牧野谈一场假恋爱,时间限定在高中毕业前。

    在她想来,以自己校花之容,这样的要求是给李牧野极大的面子了,李牧野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所以她胸有成竹的找上门去提出了这个要求。第一次李牧野用一个字回答她:滚!

    孟凡冰哭着从李牧野家跑出来,除了事情没办成这个原因外,更多是因为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杀人犯的儿子眼中竟远非她所想的那么魅力无穷。

    又过了几天,王红军又找到学校去纠缠。孟凡冰万般无奈下,终于想到了已经绝交许久的张娜。先违心的道了个歉,然后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哭哭啼啼的求了好半天。张娜耳根子软心更软,于是带着她找到李牧野。

    “哥,这事儿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张娜一个照面就把李牧野满肚子拒绝的话堵了回去。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唯独对张娜,李牧野不是给面子的问题,而是还没学会怎么拒绝。

    李牧野点点头,道:“可以,名义上你可以跟别人说在跟我处对象,实际上我并没什么时间搭理你,也没有一般所谓男朋友的义务陪你做任何事,如果你打着我的旗号惹出什么麻烦,这个约定立即取消,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说这话的时候,李牧野傲娇狂妄简直不可一世。话说完,孟凡冰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

    “你凭什么这么嫌弃我?”她哭哭啼啼说着:“我学习比你好,家庭比你好,长得不丢人,凭什么让你这么瞧不上?”

    李牧野冷漠的看着她,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唯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原因是,这话说的太不给面子,会不会让张娜不开心。不过事实证明李牧野多虑了。张娜虽然带着孟凡冰来求情,但内心当中还是向着李牧野的,上次的事情她也窝了一肚子闲气,眼前李牧野用这种方式羞辱孟凡冰的自尊,此举正合她意。

    孟凡冰升入高二那年,李牧野跑到高中附近开了第二家小饭馆。从那以后,孟凡冰就开始表现出假戏真唱的意思。一天晚上,李牧野跟王红军等人喝酒多灌了几杯,醉醺醺回到家,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孟凡冰光着腚躺在身边。

    李牧野虽然老成自律,但毕竟是青春少年,以为酒后失控木已成舟,索性就破罐破摔。结果翻身上马一枪见血后才发现上了她的当。这时候的孟凡冰已经十八岁,比之中学时候出落得更加亭亭玉立,着实是个馋人的主儿。初尝滋味后,一个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另一个正是干柴烈火,自然不免结下许多次露水姻缘。

    虽然如此,但李牧野丝毫没有动摇过等她高中毕业立即跟她说拜拜的决定。只是没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出现了意外情况。孟凡冰高三那年认识了一个叫魏礼节的哥们儿,为了这位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儿子,她不但主动提出了分手,还用一半商量一半警告的口吻,明确提出了从此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的要求。

    李牧野的心里从来没把她装进来过,自然没什么不愿意的。只是想到若是就这么放任她把自己蹬了,在极力促成这件事的王红军面前有些说不过去。既然她想攀高枝儿,主动提出和平分手,那就得付出些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三万块钱的封口费。

    这笔钱在当时来说,相当于一个在职工人两年的工资。但对于孟家而言并不算多大的负担。孟凡冰的老爹当了十年的小车队一把手,这可是个公认的肥差。材料费,维修费,午餐费,保养费,小汽车更新换代采购的回扣,哪一年都不少捞。

    李牧野在食堂上班,专门负责酒水采购销售这块。单位招待经常从这个环节走账,通常都是小车司机们负责具体操作,打着上支下派的名义,私下底弄点花账也是在所难免。因此没少了跟小车队那帮大酒包打交道,一来二去自然熟知底细。

    正式分手,或者说交易成功那天上午,李牧野从单位出来,用公文包顺了两瓶五粮液夹在腋窝下走进自己开的小饭馆。一进门就看见孟凡雨父子两个等候在那里。

    递钱的时候年少气盛的孟凡雨有些不甘心,多了一句嘴说道:“山水有相逢,你玩儿了我妹妹,还讹我们家这么大一笔钱,我孟凡雨有生之年绝不会忘记这件事。”

    啪!

    李牧野狠狠抽了他一嘴巴。把钱摔在孟凡雨的脸上,说道:“给脸不要脸,舍不得这个钱就不要进这个门,既然来了还这么多废话!”

    这一巴掌把孟家父子打醒了,意识到事情闹大,孟凡冰的名声必定臭不可闻,自然嫁入官宦门第的机会也就没了。只好捏着鼻子忍下这口气。还是那句话,山水有相逢。煤城这地方从来不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故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