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章 千术非正,大道无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章 千术非正,大道无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吃生活是淞沪地区方言,就是找挨揍的意思。李牧野这个时候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小胡子让他立即离开的意图却不难理解。小胡子从容而走,李牧野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一前一后,一直走出车站区域,小胡子忽然站住,转身道:“行了,就带你到这里吧,他们没有跟着了,你自己小心些别再被他们遇到。”

    这个他们自然指的是那些摆残局的家伙。李牧野吃惊的看着小胡子,问道:“他们刚才有跟踪我们?”

    小胡子点点头,从兜里取出刚才赢的钱,随便抽出一张来递给李牧野:“喏,见者有份,这是你的,拿去吧。”

    “我没有做什么,为什么给我钱?”李牧野迟疑的接在手中。

    小胡子看一眼手表,有点不耐烦道:“就当是老子给你当一回干爹吧。”

    这不是一句好话,李牧野看得出对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虽然很好奇他那手指钻象棋的本事,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也无法厚着脸皮提出来要跟人家走江湖去。

    小胡子许是觉着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个孩子有些过分了,又随口说道:“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吧?”

    李牧野点点头,道:“是。”

    小胡子道:“那就听我最后一句劝,能回家还是赶快回家吧,外面的生活不是那么好讨的。”说完,丢下李牧野一个扬长而去了。

    “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用手指把棋子钻个窟窿的。”李牧野看着小胡子的背影大声问道。

    “你看不出这是真功夫吗?”小胡子顿住身形,头也不回反问了一句。

    李牧野道:“我当时就在你身边,看见木头沫了,不太像。”

    小胡子嘿的一笑,回头道:“小崽子,还挺有眼力的。”说着,将一颗棋子丢了过来。道:“看在你在我背上写的两个字的份上,就教你一个乖,道理很简单,下棋的时候特意在这颗棋子上涂了一点药水,先把木头腐蚀的糟透了。”

    李牧野接过棋子,低头看了看腐烂的木心部分,这才恍然大悟,再抬头时,小胡子中年人已经消失在人海中。李牧野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犹豫了一下,撒腿追了上去。

    ??????

    车站东边有一片棚户区,外面是一条小商业街,一家小旅馆门前摆着面摊子,小胡子正埋头吃面,李牧野在一旁看着。

    “为什么跟着我?”小胡子在李牧野的注视下放下筷子问道。

    “饿,想请你赏碗饭。”李牧野眼睛盯着碗里的面条。

    小胡子笑了笑,把碗端起来在李牧野面前晃了晃,放了老大一勺辣椒油在里面,眯着眼,目光如钉看着李牧野,道:“小家伙,这碗饭可没你想的那么好吃。”

    李牧野不敢跟他对视,低垂着头:“总比饿死强。”

    小胡子收回目光,把碗放在桌上,示意李牧野坐下,道:“回家不就饿不死了?”

    李牧野坐到了那碗面跟前,有些迟疑的拿起筷子,应了一句:“能回家谁愿意在外面晃荡。”

    小胡子冷笑:“你看我像好人吗?”

    李牧野挑了一筷子面条,忍着辣吃进肚子,不由一阵咳嗽,呛的满眼睛泪水,仍一口口的咀嚼着咽下去:“好人吃不饱饭也是白搭,你有吃饭的本事。”

    小胡子:“这饭好吃吗?”

    李牧野:“不好吃,但只要能活下去,总有一天能吃到好的。”

    小胡子:“你倒是有几分胆色和野心,可我要是还不打算赏你这碗饭呢?”

    李牧野:“那我就一直跟着你。”

    小胡子哑然失笑:“你还赖上我了。”用筷子指了指李牧野面前的面条,道:“吃吧,先把这碗面吃下去,一口不能剩下,连汤都喝掉。”说完,又跟店家要了一碗面。

    “什么也别说了,先把这碗面吃干净了,然后跟我到房间里再说。”

    旅馆房间里。

    “你小子有点愣,没听过跑江湖的把孩子胳膊腿掰断,弄哑巴了放街上要饭的事儿吗?”

    “听过,但你不会这么干。”李牧野道:“你有吃饭的大本事,根本用不着做这种事。”

    “有点悟性,起码这马屁拍的不着痕迹。”小胡子笑了笑:“那碗面辣吧?”

    李牧野老实的点头,道:“嗓子跟着了火似的。”

    小胡子道:“可如果你是个四川两湖人,吃这点辣子根本不叫事儿,你懂我的意思吗?”

    李牧野点点头,道:“懂,想跟你混就得学会适应四面八方的风土习俗。”

    小胡子满意的:“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不但要懂风土习俗,还要学会那些地方的口音,能听会说,张口就来,这都是基本功。”

    李牧野欣喜的:“这么说你同意收下我了?”

    小胡子摇摇头:“还不算,至少暂时没打算让你进到门子里。”

    “什么叫门子里?”李牧野好奇的问。

    小胡子道:“不该你问的不要问,总之你只要知道咱们不是正式的师徒关系就行了。”

    “不是师徒,那我跟着你该怎么称呼?”

    小胡子道:“我姓李,我这岁数赶上你爹大了,你就叫我李叔吧。”

    “巧了,我也姓李,叫牧野。”李牧野高兴的:“李叔。”

    李奇志点点头,道:“我就叫你小野,暂时你就跟着我混吧,至于咱们有没有师徒的缘分,还得看祖师爷的意思。”

    “祖师爷的意思?”

    “刚还夸你有悟性,这就犯糊涂了。”

    “哦,明白了,说到底还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做我这一行可不单只是骗几个小毛贼混碗饭吃那么简单。”李奇志道:“吞丸变火,翻牌弈棋,跑江湖的手段都得懂点,除了这些,手底下还得会点把子,眼睛得会看风色,三教九流的人物拿眼一打就看出个七八分来,装神扮鬼都得手到擒来,就这些学不好,别想进到门子里来,我说看祖师爷的意思,就是要看看你小子有没有这个毅力和悟性。”

    “这回真明白了,李叔,我一定好好跟您学。”

    ??????

    三个月后,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市场旁的凉茶店里。

    “李叔,要不咱们还是换一个人吧。”李牧野念叨道。

    “不行!”李奇志面无表情,态度坚决道:“门子里有规矩,过水搭桥不回头,前期的活儿做了,水深水浅探过了,桥也搭起来了,不可能撤了。”

    “可那老太太是个好人啊,而且孤苦伶仃一个人,她儿子出门许多年都没回过家,连个电话都没打过,说不定已经死在外头了,咱们要是骗了她的补偿款,她就没法活了。”李牧野还是觉得这事儿太过分,据理力争道。

    李奇志眉头微微紧了一下,摇头道:“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行规就是行规。”

    李牧野想了想,道:“那要不这样吧,我跟您也有几个月了,这些日子跟您学了许多东西,也挣了点钱,这钱我全给您,咱们还是别做这笔买卖了。”

    李奇志低头沉吟,良久,忽然抬头道:“小野,从今天起,咱们分道扬镳吧。”

    “啊?”李牧野一愣,忙问道:“为什么呀?就因为这笔买卖吗?大不了以后的买卖我不分钱就是了,您别不要我了啊。”

    李奇志摇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因为你跟祖师爷没缘分。”

    李牧野争辩道:“这怎么会呢?这几个月我跟您学本事,您不是总夸我能吃苦,悟性好,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吗?”

    李奇志并不否认,点点头道:“是的,我必须承认,你学本事确实不含糊,但是要想在门子里混碗饭吃,可并不是光有本事就够了,我这么跟你说吧,有些同门,本事没你学得好的,也能在门子里活的好好的,原因很简单,心性,你入门的年纪偏大,之前的心性修养已经定型,干我们这一行的必须得够狠,关键时刻要六亲不认,你根本做不到,趁现在入行尚浅,调头还来得及,我劝你还是回家吧。”

    李牧野不服气道:“我不就是不愿意骗那老太太吗?怎么就上纲上线到端不起这碗饭的地步了?您之前说好了的,来东莞做完一笔买卖就收我入门,这老太太是好人,而且孤寡无依,我就想换个人做买卖,这有什么错?”

    李奇志道:“首先,这老太太不是孤寡无依,她有儿子;其次,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忌讳就是同情心泛滥,同行之间可能是搭档,也可能是死敌,你的心太软,在这一行里就别想走的远;还有,你还没满十四周岁,就算真杀了人,回去也不至于劳教,人生还有走正道的机会。”

    他说话的口气非常认真,神情严肃的让李牧野好多话都不敢说出口来。认识李奇志三个多月,他一直都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就算是传授牌技千术的时候也总是带着三分玩笑的样子。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李牧野有点不知所措,他的口气太坚决,这件事看来很难挽回了。

    李奇志看着李牧野,道:“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让你彻底明白明白吧,实话告诉你,那老太太就是我的老母亲,这次回来我是打算接她去广州定居的,之所以告诉你要做这笔买卖,其实就是为了试探你的心性,如果你够狠也够绝,我会收你入门,然后放你入江湖由着你自生自灭去,但如果你不够狠,我就有义务送你回到正道上去,大道无穷,这是为你好。”

    “啊!”李牧野大吃了一惊,道:“那老奶奶是您母亲?”李奇志默默点头。李牧野终于确定他是真要跟自己分道扬镳了。忽然感到一阵颓丧,不只是因为要跟李奇志分别,还因为通过这件事他发现自己确实不是吃这碗饭的材料。李奇志说的没错,老千这行当,本事是其次的,心性才是最重要的。不够狠的人身上破绽太多,注定在这一行里走不远。

    李奇志能丢下老娘多年不归,就这一点,自己便做不到。

    “您说我还有机会走回头路?”

    “人间正道是沧桑。”李奇志点头道:“你现在回北方去自首,我保证你不会蹲大牢,如果有缘,咱们也许还能再见面。”又道:“你虽然没进到门子里,但毕竟跟我学了一身千门的本事,分手在即,我有句话要交代你。”

    “您说。”李牧野虽然不舍,可终究只是个孩子,李奇志态度坚决,他也只有接受安排的份儿。

    李奇志道:“千术非正,你既然要走正道,今后能不用就不要用,万一用了,惹来麻烦,任何时候都不许说是我教你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