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神奇铁匠铺 > 第309章 义无反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9章 义无反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蝉尊者乃证得菩萨果的大能,菩萨一怒,自有异象。

    作为佛国边境最繁华的一个城市,天上有业火,烧了整整三天,所有修佛之人皆是胆战心惊。

    金蝉尊者为何这般怒火滔天,他手下的佛军折损过半,连带自己也受了重伤,不可能不生气。

    战争有胜就有负,被飞云军打败也无可厚非,但金蝉尊者很不甘心,若非张冶帮飞云军炼制双道意的上品先天灵宝,他佛军也不能会输成这样。

    所以金蝉尊者最恨的人,俨然不是飞云军,而是张冶这个修为不高,但手段不凡的锻造师。

    可是飞云军中的探子基本被拔出,张冶躲在军中,金蝉尊者也对他无能为力。

    金蝉尊者为此患了心病,虽然他是证得菩萨果的大能,但这一怒一嫉,境界好像有所跌落,金身黯淡无光。

    这一天,一操蛇罗汉进入寺庙:“尊者,有冥界传来的消息。”

    金蝉尊者没有多大兴趣,但还是吩咐道:“说。”

    “飞云军主帅的元神前往冥界,被伏鬼尊者发现,用一道轮回之力将其重伤。”操蛇罗汉面有喜色。

    金蝉尊者愣了愣,在天空烧了三天三夜的业火化为万丈霞光,可见这对于金蝉尊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但金蝉尊者没有喜形于色,他思索片刻:“给你一个任务。”

    ……

    主帅出事的消息被封锁了下来,只有最顶层的几个军官知道,陈指挥使已经派人秘密联系天尊,看天尊大人有没有办法治好主帅。

    对于这些事情,张冶帮不上忙,依旧锻造着灵宝,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这一天,陈指挥使来到张冶的营帐,她提了两坛酒和一些小菜:“陪我喝酒。”

    陈指挥使的语气不容反驳,张冶想到她这几天也不容易,便停下手上的活,和她喝上一杯吧。

    陈指挥使只顾着喝酒,没有吃菜,也没有说话,这分明是在借酒浇愁。张冶有些看不下去,问道:“天尊那边有回信了吗?”

    陈指挥使摇了摇头:“天尊大人目前不在南天府,要等他回来才知道。”

    “主帅大人吉人有天相,应该能撑过去的。”张冶劝慰了一句。

    陈指挥使点了点头,抓起酒坛又猛灌了几口,过后,她忽然说道:“你以前问我和主帅的事情,今天可以告诉你。”

    张冶以前就随口一问,也不指望她会说,但她今天要说,张冶也不阻拦,有些事情压在心里,还是出来比较好。

    “愿闻其详。”张冶说道。

    “其实,主帅是我丈夫。”

    陈指挥使第一句话就把张冶吓得不轻,主帅和陈指挥使是两口子?怎么看都不像啊!你丫梦怔了吧?

    张冶没有插嘴,只听陈指挥使继续说下去。

    ……

    陈指挥使和主帅是从某个下界飞升上天界的,主帅的姓氏有些少见,姓帅,全名帅靖,张冶当初腹诽主帅是个天生的元帅看来是有根据的。

    帅靖在下界的时候,是个凡间的兵马大元帅,有万夫不敌之勇!机缘巧合,得到天书一卷,借此悟道修行。

    陈指挥使作为她的发妻,也修了天书,到了后面,因为元帅功高震主,遭人忌惮,夫妻二人心灰意冷,便携手共升天界。

    本以为天界是个世外桃源,不曾想残酷异常,夫妻二人相互扶持,只能勉强生活下去。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陈指挥使容貌秀丽,又有一般女子没有的英气,就被某个公子哥给看上了,强行掳回家中。

    帅靖前去救援,但他刚刚飞升天界,又有什么本领,险些被打死。陈指挥使为了自己的夫君活下去,她只好含泪接受了那公子哥的条件。

    那公子哥便放了帅靖,但帅靖生不如死。为了救出自己的妻子,帅靖铤而走险,便修了天书的最后一卷。

    夫妻二人曾约定过,天书的最后一卷,谁也不许去修行,只因最后一卷,乃无情天道。

    修行后,虽然会让人实力剧增,但却不能再有儿女私情。当时的帅靖走投无路,便修了这最后一卷。

    在公子哥与陈指挥使成婚的那个晚上,帅靖重新杀了回来,适时血流成河,公子哥的府上连一条狗都不剩下。

    虽然帅靖救了自己的妻子,但他们却再也回不到从前,无情天道,是奇功,也是毒药,一旦踏上,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帅靖对陈指挥使没了情爱,甚至关于陈指挥使的所有记忆都在慢慢流逝,陈指挥使很痛苦,但她知道丈夫走上这条路也是为了她,所以她发誓,就算帅靖不再记得她,她也要永生永世的跟着自己的男人。

    帅靖在天界杀了人,而且还是杀了一户有些势力的人家,自然逃不了制裁,面临斩仙的处罚,陈指挥使本来可以活命,但她没有苟活,愿意和帅靖一同赴死。

    不知怎的,这件事情传到了天尊耳中,网开一面,给帅靖夫妻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帅靖加入了军中,凭借卓越的军事才能,一步步走到了一军主帅之位。

    陈指挥使一直辅佐着他,哪怕帅靖再也生不起一丝情爱,但她甘愿承受这份痛苦,只要能陪着他,就觉得格外知足。

    ……

    听完了陈指挥使和主帅的故事,张冶觉得好难受,一个为了情而选择忘情,一个为了情而选择苦情,都是苦命的人。

    张冶叹息一声,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没有点评什么,也没有安慰,因为所有的话语,在这段绝恋之中都是微不足道的。

    陈指挥使将她的一坛酒饮尽,眼眶有些红:“所以为了他,我愿意去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违反军令的事情。”

    陈指挥使说的是主帅,眼睛却看着张冶。

    张冶怔了片刻,好像明白了什么,犹豫片刻:“我收拾一下。”

    张冶起身,将锻造用具收拾了一番,包括营帐内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收拢,随后,张冶重新坐下:“我准备好了。”

    陈指挥使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张冶,这才说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先前不知道,但后面知道了。”张冶坦然说道。

    “你不跑?”陈指挥使又问道。

    “跑得掉吗?”张冶苦笑了一声。

    陈指挥使犹豫片刻,仿佛内心有些挣扎,但她咬牙说道:“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瞒你了,金蝉尊者派人传消息给我,用你去换解药。”

    “验证属实?”张冶没有一点意外之色,只是这般问道。其实,从陈指挥使无缘无故找他喝酒,又无缘无故说了她和主帅的渊源,张冶就猜得差不多了。

    当然,很多话也暴露了出来。譬如,陈指挥使说她愿意为主帅违反军令。

    陈指挥使答道:“本来我是不信的,但他送来一粒解药,已经让主帅好了一半,把你交过去,我就能拿到另一半解药。”

    “你可以恨我。”末了,陈指挥使补充了一句。

    “主帅为你绝情,你为主帅疗伤,站在你的角度,是没有错的。”张冶显得很坦然,“可以上路了。”

    “得罪了。”陈指挥使本以为张冶会大喊大叫,仓皇逃命,不曾想张冶显得镇定异常,这让陈指挥使有些下不了手,不过她说过,为了主帅,愿意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违反军令!

    陈指挥使拎着张冶的后领,眨眼就从飞云军大营消失。

    飞在空中,张冶不是没想过反抗,但这陈指挥使乃玉仙大能,就算张冶穷其手段也无法产生半点作用,所以,还不如省点力气。

    另外,自己被送到佛门手中,不一定会死,否则那金蝉尊者就会要求拿自己的头去交换解药。最重要的是,用自己救主帅一命,也不枉相识一场。

    所以张冶一路显得很安静,陈指挥使因为内心愧疚,也没有说话。

    到了一片脚下没有陆地的天空,一个操蛇罗汉正踩着祥云等候,这里就是接头的地方了。

    “陈指挥使,你倒准时。”操蛇罗汉唱了声佛号,笑眯眯的说道。

    陈指挥使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埋伏,声音幽冷:“解药呢?”

    操蛇罗汉手中翻出一粒金色药丸:“我要的人呢?”

    陈指挥使辨认了一番那粒丹药,和先前的丹药的确是一样的,可以治好主帅的元神受创。

    “我手中的就是张冶。”陈指挥使说道。

    “如何证明?”操蛇罗汉问道。

    陈指挥使皱眉,操蛇罗汉这是怕自己随便弄来一人滥竽充数,可要证明张冶是张冶倒有些难办。

    这时,张冶眼中倒印大道长河,伸手一抓,霸道道意和疾风道意两个道之意境便被他握在手中,这就是让佛门吃大亏的双重道意,比什么证明都好使。

    操蛇罗汉眼中有一抹愤怒:“很好!”

    “陈指挥使,那我们交换吧!”操蛇罗汉说完话,率先将丹药以法力包裹,推向陈指挥使。

    陈指挥使有些犹豫,张冶这么做,让她内心越来越愧疚、煎熬。

    然而张冶却笑了笑,挣脱了陈指挥使,自己向操蛇罗汉飞去,飞到半路之时,张冶拿出一枚玉简:“等主帅恢复,把玉简交给他,必然不会怪罪你。”

    张冶抓过浮在附近的丹药,连带玉简射向陈指挥使。

    那操蛇罗汉心头一惊,顾不得丹药,伸手一吸,把张冶擒到了手中。

    陈指挥使接住了丹药和玉简,她感知了一番玉简,里面只有一句话:“主帅,我是自愿的,最重要的是……我比你帅。”

    陈指挥使浑身巨颤,自己把张冶用来交换解药,不曾想,张冶却为自己脱罪。以主帅的性格,就算知道陈指挥使这么做是救他性命,但主帅保不准会杀陈指挥使。有了张冶的这句话,陈指挥使才罪不致死。

    陈指挥使眼睛有些红,想要说声谢谢,但她说不出口,自己说谢谢,就是在侮辱张冶。

    陈指挥使化为虹光,消失天际。

    张冶被操蛇罗汉抓着,看到陈指挥使离去,心头松了口气,其实他并非说爱慕陈指挥使,只是当她和主帅是自己的朋友罢了,为了朋友,牺牲一下自己,成全二人,这是一种境界。

    想到这儿,张冶还有些沾沾自喜。

    这时,操蛇罗汉说道:“被人卖的滋味如何?”

    “苦中带甜。”张冶嘿嘿一笑。

    “哼,等本座抓你回去,以业火度化,你就笑不出来了。”操蛇罗汉手中用力,把张冶肩膀捏断了一只。

    但张冶眉头都没皱一下,问道:“对了,还为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哼,本座操蛇罗汉!”

    张冶看着光头罗汉脖子上盘旋的大蛇,长了鸡冠,估计都快化龙了,张冶好奇道:“蛇蛇,被操得痛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