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民间绝密事件簿 > 第335章 圣兽去留争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35章 圣兽去留争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爵佳楠吧唧了一下嘴巴,脸色变得深沉了起来。

    他在我的追问和紧盯下,似乎有点为难,却又硬撑着装出了若无其事的神态,但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即将要说的话并不轻松。

    “既然想好了,那你说吧!无论是好的建议还是不好的意见,说出来大家可以讨论。不过在鸣蛇的后续处置工作,咱们还得认真考虑,必须想到一个更完美的措施,绝对不能违背了勘验行动组的宗旨,要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对待。”

    我含含糊糊地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其实,真实的想法是引导着爵佳楠的想法趋向于我的想法,这样,才能实现我接下来的计划。

    无法直接说出我的想法,并不是因为担心有人反对,而是因为照顾大家的情绪。我身为组长,在没有成员的支持下说出唐突的想法,会被所有人误会成既定的决定,那样会导致大家的坚决反对,致使计划搁浅。而此时的爵佳楠说话之前,显得吞吞吐吐的艰难,让我感觉到了有可能会引出想要的话题。

    “从开始答应导致勘验,到鸣蛇的绚丽出现,再到目前被封印的安全,我的思想一直没停止过斗争。”

    爵佳楠压低了嗓门,说话的语气变得毫无力气,仿佛在这一刻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而且脸浮现出了想法居多的为难之情。

    我彻思了片刻,紧盯着他的脸庞,心里确实感应到了他的内心世界,如此沉重的话题,很明显地在表露着可能会遭到反对的危险。

    “你所谓的思想斗争,我心里清楚,是如何处置鸣蛇的问题。”

    为了给爵佳楠减轻心理负担,我借机点开了话题。

    从我的观察来分析,勘验行动组的成员,岳风华很可能与面瘫杨是相同的想法,而爵佳楠的想法与我的计划接近,但拿捏不准是不是完全的相同。至于怡景和常玉茹两个人,肯定是没考虑鸣蛇的最准处置问题,只是随波逐流的思绪。所以,我的主攻方向是爵佳楠,只要能从他的嘴里引出话题,我有办法攻克面瘫杨的坚持,但是岳风华的心思很难改变。

    “虽然咱们已经弄清楚了鸣蛇的来历,但是,能在地球出现如此幻化的动物,那还真是罕世发现。既然我们遇到了能够震惊世界的重大探秘成果,我的意见是能不能将鸣蛇带走,交给科研机构做进一步研究,也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科学发现。”

    爵佳楠慢条斯理地说着,黑瞳滚动视线扫过了岳风华的脸庞,又划过了面瘫杨的雀斑脸,最后的时候才迎住了我惊喜的眼神。

    “我坚决不同意,从表象看鸣蛇是被封印成功了,但是人为的晃动,有可能会导致封印的失败。还有,封印是针对环境的控制过程,如果换一个环境,封印会失效。”

    面瘫杨喊说转过了背着的身子,很细眯的双眼突然睁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怒火已经在瞪着的眼睛里燃烧着。

    “爵佳楠的这个想法我坚决反对,绝对不能带走鸣蛇用于科学研究,我已经答应了道长,绝对不能食言,更不能做对不起道长的任何事情。鸣蛇被封印在这里,让它自然消失是符合发展规律的事情,任何人没有权利改变自然现象。”

    岳风华满脸的肃穆,虽然说话的语气不轻也不重的适,但那虎视眈眈的注视,依然表露出了内心的坚定。

    我从面瘫杨的脸移开视线时,简单地瞟了一眼爵佳楠,心里有些恐慌地将眼神投向了岳风华的眼睛。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温和,满脸沉着的同时,皱眉的动作非常的明显,有点向我示威的感觉。

    “你两个现别着急反对,听我把话说清楚好嘛!”

    爵佳楠慢慢地站起了身子,脸色沉到了铁青色。

    “鸣蛇的出现事实确实是自然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一个很明显的情况是,这样的远古动物在地球存在着,那不是简单的繁衍问题,而是很诡异的超自然现象。所谓的诡异,大家心里很清楚,源自于鸣蛇的幻化和神秘。我想带走送到科研机构,是想彻底揭开鸣蛇的神秘面纱,用科学的方法找到证据,验证是不是三海经里记载的那个鸣蛇,更想知道哪些幻化景象是如何生成的。”

    他笔直的站姿面对着岳风华时,眼睛里闪动着清晰的恳求眼神。

    我心里诧然一亮,他的想法完全与我的计划不谋而合,鸣蛇的精彩出现,彻底颠覆了我之前的不肖一顾,让我清楚地感觉到了万界的惊,而鸣蛇是其更为闪亮的发现。如果对这样的灵物不加以研究,不做更细致的科学发现,那还真是一大损失。

    在我的记忆里,除了三海经里有过鸣蛇的记载之外,好像在其它的献古籍并没找到相同的描述,这证明鸣蛇有可能与传说的龙有着相同的意义,会不会是什么氏族的图腾虚拟。想到这些的时候,才让我有了做进一步研究的计划。

    “是不是三海经里记载的鸣蛇,好像在目前的这种状态下无足轻重,根本影响不到勘验行动组今后的任务。关于鸣蛇自身存在的神秘,那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我的意见是保持现状,没必要做进一步探究,即便是做了也于世无益。”

    岳风华语重心长地说完之后,身向前倾出时,非常缓慢而又潇洒地站了起来。

    他总是显得那么沉重冷静,虽然说着反对的话语,却并没有似乎的争论神态,更没有呈现半点生气的表情,始终如一的保持着成熟谦恭的风范。我瞅着的他的时候,心里涌起了万道钦佩的思绪,可是,在面对鸣蛇的处置问题,我绝对不会因为他的风度而改变,也许其它事情会因为这样的思绪发生态度的转变,但鸣蛇的去留已经成了我内心深处的铁定决定。

    “岳风华的话说得确实有道理,我坚决支持。”

    面瘫杨咧嘴一笑的时候,细眯的眼睛里闪出了喜悦神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