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春秋霸途 > 二百五十一 有使远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二百五十一 有使远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国地处东南,东临东海,北边隔长江与中原诸国相望。西边距楚国不远,南部隔太湖与越国接壤,两国都是吴国的死敌。

    经过前两代国君励精图治,吴国国力大盛,有八万带甲精锐,还有首屈一指的水军——和唐国新建的水军不同,这支水军常年和凶残的南蛮海盗作战,是真正的百战精锐。

    新任吴侯阖闾继承父兄遗志,不甘偏居一隅做他的南蛮霸主,反而屡屡刺激楚国,力图伺机西出中原。

    楚王熊侣不堪其扰,便采纳昭阳的建议拉拢越国,利用越国牵制阖闾,使其不敢贸然犯边。

    “吴国不知道我大唐和楚国盟好吗?这时候派使者来是什么意思?”方离揉揉额头,连日来的喜悦被冲淡不少,“他阖闾不在南边跟勾践死磕,派使者来我大唐意欲何为?”

    这事来得太过突然,唐国群臣片刻间都理不出什么头绪,实际上因为两国相隔太远又从无来往,要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使团,方离都差点要忘记这个历史上灭过楚国的春秋一霸了。

    现在的吴国强归强,还真没太多存在感。

    刘封左瞧右瞧见大家都不说话,心中微动,拱手大笑道:“主公,臣听说那阖闾最近跟越国打没占到什么便宜,日子可不太好过啊,莫非是来找我唐国求援兵?”

    “扯淡,找唐国求援,莫非让寡人的勇士飞过去帮他吗?”方离没好气地笑骂道,“休要自作聪明,你这猜测太过幼稚!”

    刘封挠挠头,憨笑道:“小臣这不是看诸公都不说话,缓和缓和气氛嘛,嘿嘿……”

    众人哄堂大笑,沉凝的空气消散下去不少。

    不怪大家风声鹤唳,实在是最近的唐国经不起太大折腾了,吴国这时候横插一脚,让人不得不多想。

    这些从乱世中壮大的国君,没一个是好相与的。

    位列文臣之首的荀彧轻抚胡须,笑道:“主公,刘小将军所言,说不定还真不假。”

    荀彧之言语惊四座,刘封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珠子,殿上顿时聒噪起来。

    有说荀彧肯定是在说笑的,有劝说不必顾忌刘封的颜面想说啥就说的,武将们众说纷纭,只有贾诩、法正和公孙衍嘴角牵出一丝笑意。

    “什么?”方离睁大眼,“文若,你不是在跟寡人说笑吧?大唐离吴国可是堪称相隔十万八千里啊!”

    “是啊,荀尚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吕布也插话道,“阖闾要真求援,为何不去找陈国、宋国,就算去秦国、齐国也比找咱们靠谱啊!”

    “将军莫急,且听荀彧把话说完。”荀彧笑得温文尔雅,“乱世邦交,无非就是合纵连横之道,楚国和我唐国结盟后北方再无威胁,阖闾觉得不安,想要拆散唐楚联盟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我唐楚联盟是那么容易被击破的么?”方离冷笑道,“楚国北方再无战事,同时却也保了我南部边境安宁,如此利益之交,他阖闾怎么可能拆得散?”

    “主公所言甚是。”荀彧拱手道,“但邦交之道虚虚实实,阖闾打的什么主意,主公见见吴国使臣就知道了。”

    方离点点头:“也对,猜来猜去也没什么意思。众卿可知这吴国使臣姓甚名谁,是何人物啊?”

    “禀主公,来使名为伍子胥,乃是吴国大夫。”公孙衍出列道,“此人除了军事是一把好手之外,还尤善邦交,阖闾派他前来,想必绝不仅仅只是为主公贺!”

    “伍子胥?”方离皱眉,这也是个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啊,“听说此人父兄死于楚王之手,对楚国恨之入骨,阖闾把他派来,就不怕寡人直接将其献与楚国吗?”

    这话只是气话,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唐楚虽然结盟,但订下的是平等盟约,方离要真因为伍子胥和楚王有仇就把人交出去,传出去会被列国耻笑到死,唐国屡经征讨才打下来的威严也会瞬间消失无踪。

    但唐国不给,并不代表楚国不会派人索要,熊侣这个“大哥”是什么性子,方离再清楚不过了。

    想到这里,方离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怒道:“这个阖闾,还真会给寡人找麻烦!你们说,寡人该如何处置?”

    公孙衍认为伍子胥对楚国恨入骨髓,实在是个麻烦,应该不听对方任何言论,短暂接见后命他即刻离开荥阳,以免引起楚王猜忌。

    贾诩却对此持有不同意见:“主公,唐楚两国密不可分,阖闾不可能不知,此时派伍子胥来唐肯定还有其他目的,主公不妨听听他怎么说,再做决定。”

    荀彧也赞成道:“我大唐立于列国之林,不可光靠刀兵,主公莫要担心楚国,如果楚王真有了芥蒂,臣自有办法化解。”

    方离想了想,决定遵从荀彧和贾诩的建议,命礼部以周礼接待吴国使团。

    见国君已经做下决定,公孙衍也没多说什么,低垂下的眼眸中却露出些许暗色。

    三日后,伍子胥一行抵达荥阳,刚到驿馆就迫不及待地求见唐公,方离爽快地答应了。

    次日一早,唐国文武重臣齐聚大殿随方离接见吴使。

    方离现代特种兵出身,凡事讲究个实用,比起楚国金雕银饰华丽宫殿来,还是秦式的简单大气更合方离胃口。

    在方离的授意下,整个唐国宫城以秦国建筑为蓝本,又辅以后世西汉时的建筑风格,看起来越发恢弘厚重,却又像新生的唐国一般充满朝气。

    伍子胥心中对方离有了个“务实不务虚”的评价,到了大殿之外时,已经将在吴国拟好的言辞全部推翻,重新打好了腹稿。

    见到方离,伍子胥恭恭敬敬行礼道:“吴国使臣伍子胥,奉我主令,恭贺唐公喜得贵子!”

    “吴使快请起。”方离乐呵呵地打着哈哈,“现在说喜得贵子还早呢,没准是个女娃!”

    伍子胥也笑道:“不论是位公子还是公主,都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儿子还是女儿的话题到此为止,方离和伍子胥彼此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个幌子。

    对于这个历史上历经坎坷,最终一手帮助阖闾灭了楚国,顺便报了满门血仇的狠人能说出什么话来,方离还是很好奇的。

    于是开门见山道:“先生和楚有大仇,唐楚盟好天下皆知,吴伯派先生来,就不担心先生的安危吗?”

    虽然吴国是个伯爵国,越国更只是个子爵国,不过两个地处南蛮的难兄难弟仗着山高皇帝远,早在几代之前就各自称了王,但自称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中原诸国对阖闾还是以吴伯称之。

    方离当着伍子胥的面也称呼吴伯,也是表明和中原诸国同样的态度——寡人等都没称王呢,你个南蛮子凭什么?

    伍子胥倒是满不在乎,对自己的身世也毫不避讳,闻言拱手道:“伍子胥出使的是唐国而非楚国,我王为何要担心?莫非唐国是楚国的附庸吗?”

    唐公称“吴伯”,伍子胥就坚称“我王”。

    看来这伍子胥是准备走犀利派的啊。

    方离摸摸鼻子,觉得对方那满头白发越来越刺眼了。

    这话不能不反驳,却不能由方离这个国君来反驳。

    “咳咳,大夫此言差矣。”法正出列道,“唐国与楚国早有盟约,即便将大夫你交与楚王,也是出于对盟友的信义,怎么就成了楚国附庸?大夫未免也太小心眼了。”

    伍子胥笑:“如此说来,唐公是定下心要将外臣献与楚王熊侣了?”

    ...

    大殿中一片安静,方离简直像吃了个苍蝇一样膈应。

    这是成心不给他这个唐公台阶下啊!

    荀彧和贾诩也甚是无语,这时候明明只要稍稍拍下马屁,讴歌讴歌唐公的仁慈贤明,话题也就过去了,这伍子胥至于这样吗?

    荀彧暗叹一口气,认命地出来和稀泥:“大夫言重了,我主只是出于关心而已,还是说正事吧。”

    舌战第一回合,唐国惜败。

    伍子胥看起来特别好说话,闻言果真转移了话题,拱手道:“我王这次派外臣前来,除了恭贺唐公喜得贵子之外,亦是想与唐国签订友好盟约,做个兄弟之国。”

    说完,伍子胥从袖子中抽出一卷帛书,示意一旁伺候的侍者递上去。

    自从唐国发明白纸之后,中原各国纷纷效仿,这种邦交国书很少有用帛书的了,现在再见到,众人竟觉得有些陌生。

    落后啊...

    方离一边摊开帛书一边想。

    阖闾在国书上洋洋洒洒一大堆全是废话,总结起来就是他吴王久仰唐公大名,以前没交往只是因为没空,现在有了空,马上就派遣使者修好来了。

    最后,阖闾还写到如果方离愿意,他愿邀请唐国一起相王!

    相王,就是几个国家的国君聚在一起,互相承认对方为王,一般由周天子派使臣象征性地赐个祚肉,以示称王顺应礼法。

    现在春秋大陆,除了南边两个愣头青之外,就只有熊侣被周天子承认了“王”的封号。

    方离嘴角抽抽:“先生,寡人的眼睛没出问题吧?吴伯要邀请寡人一起称王?”

    他要是想称王姬郑敢不同意吗?还用得着他阖闾大老远的跑过来邀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