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庶子为王 > 624.第623章 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624.第623章 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欧阳傲枫斜了子俊一眼,这小子居然不把法衣算计在内,失策啊,出口是一通打击,刺激的子俊小脸都红了,发誓要破了对方的仙衣,怎么着也要偷两颗桃子。

    子骞控着大阵凝聚灵针,专门偷袭眼睛,那是左刺右刺,刺下刺,招招不离眼睛,这是人体的弱点,不利用子骞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么好的攻击地方怎么可以放过呢。

    依娜凝聚一根铁棒,招招不离菊花,看得欧阳傲枫嘴角直抽,想要教训几句吧,冒似这攻击手段还是自己教的,现在终于尝到了苦果,算了,随她去吧。

    乔纪书带着落月宗五大长老齐战乔阳,居然战不下,乔纪书一阵皱眉,这天涯阁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人物。

    在防御大阵的边缘,九尾狐与混沌正在打量乔阳的战斗,混沌指着一个老头说道:“那家伙最弱,可惜我不是对手,要不然我一定咬掉他的手指,那里面一定有宝贝。”

    九尾狐眯起眸子,沉思片刻,摇着九条尾巴,说道:“我可以让对方有三秒钟的迷幻时间,你能得手吗?”

    “如果他离阵法近一点,身边没有人跟着,应该能得手。”混沌道,把各方都估算了一下,咬到嘴里跑,还是来得极的。

    乔阳没有取出长剑攻击,只用一块金砖砸的乔纪书几人手忙脚乱,在这时接到了九尾狐的提示,也没多想,把那个实力最弱的长老逼到了防御阵的边缘。

    九尾狐立刻使出天赋神通,把对方迷住,混沌抓住机会冲出防御阵,一口咬掉了对方的手指,连着纳戒一口吞下,转身冲进了防御阵法内。

    疼痛让林长老惊醒,紧接着看到流血的手掌与缺失的手指,气得林长老嗷嗷怪叫,也跟着攻打防御阵,却不想乔阳一砖头砸来,把后脑勺砸出一个血洞,差点把神魂砸散。

    林长老赶紧防御,大声叫道:“宗主,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抢了地图。”

    地图?子骞眼底闪过精光,支起耳朵想听听是什么地图,居然让对方劳师动众出动这么多高手围攻他们。

    “阁下,你不觉得你们的手段太下作了吗?居然偷我落月宗宝物。”乔纪书忍着怒火,运转仙源,把脸的伤口修补,嘴巴也没停着,“如果阁送还抢走的纳戒,那么一切作罢,否则我落月宗跟阁下没完。”

    “抢到手的东西是我的,还回去,你脑子有坑呢?”乔阳撇嘴,吃进嘴里的东西再吐出来,乔阳没这习惯,再说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现在不下杀手,只是因为没到时间。

    乔纪书一听怒了,别的都好说,地图的事情绝对不能后退,这关系到他成帝的大业,也关系到落月宗未来的发展,如果落月宗能出现一位仙帝,那么落月宗有机会与无极宗开天宗并肩,成为太皇天的三大势力之一。

    面对乔阳的拒绝,乔纪书别无他法,只能选择战斗,子骞突然向欧阳傲枫传音,让欧阳傲枫追问地图的事情,欧阳傲枫眼精光一闪,擦,不会是搞错了吧。

    难道是子骞抢了别人的纳戒,然后混沌背锅?欧阳傲枫又看了子骞一眼,眼珠子转了一圈,笑道:“落月宗好歹也是太皇天有头有脸的宗门,为了一个纳戒结仇划不过,要不还给他们吧。”

    还?乔阳斜了欧阳傲枫一眼,欧阳傲枫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乔阳还没发话,但是混沌不干了,大叫道:“我凭本事抢的,为什么要还,不还不还我不还。”

    “不是一枚破纳戒吗?看你稀罕的,跟没见过东西似的。”欧阳傲枫撇嘴,混沌不干,说什么也不还。

    欧阳傲枫看着乔纪书,耸耸肩,说道:“不是一枚破纳戒吗?要不算了,你说说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赔给你们,那枚纳戒送给小孩子玩吧。”

    乔纪书气的鼻子都歪了,他要的不是那枚破纳戒,他要的是乔振英手的那枚纳戒,那里有着关于太皇崖内部的地图,那是落月宗几代人的努力成果。

    乔振英站在船急道:“谁要那枚纳戒了,快把我的纳戒还给我,我们说的是我的那枚。”

    “你的,谁见你的纳戒了?你在哪丢的赖到我们身,能不能要点脸,别什么事情都赖我们行吗?”欧阳傲枫眼皮一吊,对乔振英没有好脸色,丫丫的色胚。

    “是你们偷的,这一带只有你们的船通行,不是你们是谁?”乔振英急了,大声道:“别的东西不还可以,里面的地图必须还,那可是太皇崖的地图。”

    呀,太皇崖的地图,呵呵,子骞偷着乐了,好呀好呀,进了太皇崖,先照着地图走一圈,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居然让这帮老头子哪么着急,指定有好东西,嘻嘻!

    “闭嘴!”乔纪书气得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后辈,怎么是个不长脑子的,本来还有可能还,现在指定不会还了,他们哪个是傻子,冲太皇崖三个字也不会还。

    欧阳傲枫套出消息,眼睛一瞪,义正辞严高声道:“那位没长毛的小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的什么狗屁纳戒我没看着,再敢往我们身泼脏水,我弄死你!”

    乔阳眨眨眼睛,哦,原来如此啊,乔阳收起了金砖,手多了一把长剑,抖抖手里的长剑,乔阳的目光落在了乔纪书的脖子。

    骂道:“老匹夫,我敬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如此龌龊,居然敢诬赖好人,看我不劈死你。”

    说着乔阳摆出了拼命的架式,好像真的被人诬赖似的,浑身下冒火气,看得乔振英一头雾水,难道真不是他们抢的,那会是谁呢?

    乔振英迷糊了,乔纪书也有点迷糊,看几人的表情,真的不像是偷了纳戒的人,而且当时付长老战斗时,这些人都在船,并没有去过落月宗的大船,那会是谁呢?

    林长老最亏,他什么都没做被人抢了纳戒,最重要的还被说成了破戒,一声爆喝林长老提刀砍向乔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