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庶子为王 > 112.第112章 比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2.第112章 比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东方鸿运走进大殿,眼角扫到朱美丽与清风居然稳稳坐在原位,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心里一股邪火蹭蹭往冲,眼看要爆发,皇后眼急手快,但手紧紧握住了东方鸿运的手,微微摇头。

    清风的身份不低,是药王谷堂主的儿子,如果真的因为这个发怒,很容易被药王谷抓住把柄,他们虽然无理,但是不能不给堂主面子。

    东方鸿运看着皇后的眼神,他从皇后的眼神里看到了担忧,看到了压抑,看到了忍让,东方鸿运深吸一口气,眼神狠狠扫过大殿,最后落在朱厚光的身,眼底闪过杀气。

    欧阳傲枫一直在悄悄观察东方鸿运的表情,并没有错过那抹杀气,心里一阵冷笑,当然也没有错过皇后的小动作,心里对皇后的评价又高了几分,不愧能成为一国主母,这份心性确实难得。

    东方鸿运强压怒火,来到首位坐定,重重哼了一声,老太监立刻喊了一声平身,众人起身归坐,场气氛变得相当紧张。

    清风不屑的哼了一声,朱美丽则是勾起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至于心里在想什么无人知道。接下来东方鸿运只是简单讲了两句话,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赵国队伍里走出一人位四十多年的年人,嘴角留着八字胡,此人迈步走到场,冲着东方鸿运与皇后施了一礼,大声道:“久闻燕国多才子,许某不才,在此讨教。”

    东方鸿运只是撇了一眼许士才,站在东方鸿运身边的老太监淡淡喊了一声,“准。”

    许士才的眼神闪过一丝怒色,想他也是赵国有名的才子,没想到东方鸿运如此高傲,连应话都不肯,居然让太监对答,这让许士才心里相当不满。

    “在下许士才,见过各位,有礼了。”许士才心性不错,虽然心里有怒火,面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兴院三大才子拱手回了一句:有礼有礼。只是说完后,他们感觉气氛有点不对,想收回自己的话已经晚了。

    “各位,在下有一下提议,那是我们以菊花为题材,一,谁的诗词更高一筹,你们何人敢应战?”许士才自信的眼神扫视群场,嘴角带着丝丝冷笑,这个题材的诗他可是想很久了,自信满满。

    欧阳傲枫看着许士才自信的样子,相当不满,捅了一下刘清低声说道:“你”

    “我?”刘清指着自己的鼻子,眼底全是惊讶,他自己有多大本事自己清楚,哪里敢应战啊。

    倒是张清泉反应很快,推了一把刘清,低声道:“有傲枫在,你怕什么”

    对呀,刘清一想有欧阳傲枫在自己身边,那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大声道:“我来应战。”

    刘清的声音从角落响起,立刻引来众人的视线,东方鸿运看到刘清先是皱了一下眉头,当他看到刘清身边的欧阳傲枫,眼底闪过笑意,倒是忘记这小子了。

    慧仁公主与刘尚对视一眼,眼底闪过担忧之色,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他们太清楚了,如果是另外两个儿子,那么他们二人一定会自信一笑,可是刘清这小子,唉,头疼啊。

    欧阳苍海在看到刘清时猜到欧阳傲枫一定也在那儿,只是想不通这二人怎么跑到角落坐了,他们的位置可是排得很靠前啊。

    不管众人怎么想,嘴却是什么也没说,一副看戏的模样。

    许士才看着坐在角落的刘清,眼底的不屑之色更浓了,根据经验,能坐在那种地方的,都是身份有限之人,想来才华也是一般。

    摸摸八字胡,许士才大声道:“众花开罢我花开,笑傲秋风伴篱笆,独立枝头迎风雪,抱香而去终无悔。”

    说完,许士才得意洋洋扫视一周,最后视线落在了刘清身,却看到刘清一拍大肚子,扯着嗓子叫道:“什么破诗,这也叫诗吗?今天小爷让你知道什么叫好诗。”

    本来还想附和几句好诗的人一下子止住了,到嘴边的话梗在喉咙,憋得很难看,赵国使者团更是发出吁声,但是这些都无法阻止一位身怀大才的小胖子。

    只见刘清清清嗓子,大声道:“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

    言罢,刘清挺着大肚子,四下拱拱手,脸尽是得瑟的神色。

    此诗一出,大殿内响起一片议论声,显然,刘清的诗许士才高出不止一个台阶,而且题材是许士才出的,谁知道许士才在家想了多久才想出这么一首诗,反观刘清,那可是盏茶功夫想出来的啊。

    东方鸿运脸色已经恢复,嘴角升起淡淡的笑容,看到刘清赢得漂亮,他也感觉脸倍有面子,至于那诗出自谁的手,暂时不用管了。

    许士才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自己苦思三个多月的诗,居然一下子被别人下去了,而且诗词内有几个字还跟他一样,可是排列不同,意境也不同了,他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许士才心里不服,大声道:“我还有一首,请赐教。”

    刘清眼睛微眯,眼角瞅到欧阳傲枫,看到欧阳傲枫微微眨眨眼睛,脸尽是自信笑容,顿时心里有底,大声道:“好说,好说。”

    说完,刘清坐了下来,他得坐下来看看欧阳傲枫接下来写了什么诗,至于自己赋诗一首,嘿嘿,刘清没想过。

    许士才被那两句好说噎得半死,强压心里怒火,大声道:“菊尽百花残,雪落枝头压。风雪奈我何,傲立寒风。”

    许士才声音落下,眼神射向刘清,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小胖子还能不能作出第二诗,他三个多月的苦思可不是只有一首作,想到这,许士才发出冷笑。

    却看到刘清缓缓站起,拍拍自己的大肚子,脸笑得菊花还灿烂。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